5.0

2022-09-02发布:

99精品视频只有精品高清7天龙九部之仙剑

精彩内容:

雨過天青,江南初夏。

  是時徽宗政和二年,帝晉童貫爲檢校太尉,使遼。命蔡京複新法,茶稅過四
百萬貫。始建二靈塔,上書福延聖壽,保國愛民。

  同年,遼主如春州,幸混同江釣魚,界外各部皆朝,遇頭魚宴,酒半酣,命
諸部次第起舞,獨阿骨打辭不能,谕之再叁,終不從。它日,遼主密謂北院樞密
使蕭奉先曰,「前日之燕,阿骨打意氣豪雄,顧視不常,可托以邊事誅之,否則
必诒後患。」

  奉先曰,「粗人不知禮義,無大故而殺之,恐傷向化之心。假有異誌,蕞爾
小國,亦何能爲!」

  遼主乃止,阿骨打之弟烏奇邁等,嘗從遼主獵,能呼鹿,刺虎,遼主喜,辄
加官爵。

  姑蘇城外,河畔漁鄉,袅袅炊煙。叁五個稚童在一小丘下嬉打,似在爭搶什
麽物事,當中圍著一男童,年約六七歲,手裏抱著件木馬,早已壓壞了形狀,但
任憑余人怎樣奪扯,不肯放手,那幾個頑童搶的急了,扭打更盛。這時,傳來幾
聲嬌呼,「燕兒,燕兒,你在哪裏?還不快回!」

  衆童聽到這呼聲,對視幾眼,一哄而散。那男童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緊張的
擺弄著木馬,發覺馬腿斷了一條,漆黑的眼珠漸漸泛紅。不消片刻,呼聲之人尋
到此處,一身青布衣裳,雖然破舊,卻極是潔凈,是位清秀絕倫的麗人,看樣子
二十幾歲,頭上梳著婦人髻。

  麗人見了男童,有些愠色,斥道,「燕兒,你又與人打架了?」

  男童舉著壞掉的木馬,「娘,他們搶我的東西!」

  麗人接過木馬看了看,臉色漸緩,「燕兒,娘改日再給你做個,走吧,快回
去。」

  母子二人轉過幾條小路,到了一間茅屋,屋內甚是貧破,幸得麗人生性好潔,
收拾的一塵不染,竈上冒著騰騰的白氣,想是蒸著的東西熟了,麗人揭去蓋簾,
盛了幾碗粗米飯,擺了桌椅,進到內室。

  這內室裝陳奇特,雖是簡陋,處處貼著金紙,乍看去富麗堂皇,木床上坐著
一男子,更加奇怪,穿著件縫縫補補的黃袍,面貌俊秀,依稀是個美男子,頭上
卻白發叢生,雙目呆滯,坐姿卻又威儀十足。

  麗人行到男子身前,盈盈施禮,「愛妃免禮,朕這就用。」

  麗人起身扶著男子到木桌邊坐下,又去了一碟小菜,把米飯送到男子嘴邊,
男子想是餓了,狼吞虎咽,叫燕兒的男童默然不語,靜靜的吃得飛快。

  用過飯,麗人收拾了會兒,給男子梳了梳頭發,便坐到紡車旁,咯吱咯吱的
紡著,男童則蹲到麗人身邊。

  「燕兒,等娘一會,好教你識字。」

  男童點了點頭,麗人見麟兒一天天長大,去年的衣物便穿不下了,心中既是
寬慰,又是悲苦,想自己本是奴婢,也就罷了,可兒子出身尊貴,怎能如此碌碌
一生?想到傷心處,不覺落了兩行清淚。

  天色漸晚,麗人點上一支蠟燭,燭光忽明忽暗,正要喚男童,不知何時,那
男子來到近前,赤身裸體,陽物巍然挺立,笑道,「愛妃還不侍寢!」伸手向麗
人抓去。

  麗人柳腰一擺,方待閃身,不料男子身法極是迅捷,五指砰的握住麗人太淵
穴,麗人頓時手臂酸軟,發不得力,知曉抗拒不得,便柔聲道,「皇上……暫且
放手……臣妾……臣妾這就去服侍。」

  男子哈哈大笑,嘴角流出一口涎,仍未松開麗人,麗人喊過男童,「燕兒,
你先在這坐會,娘有些事要忙。」

  男童想是慣了,只點著頭,麗人隨著男子進了內室,除去外衣,只剩貼身小
衫,無奈地躺到榻上,男子雙目放光,伸手扯去麗人內衫,一身雪白豐盈的嬌軀
露將出來,酥胸翹挺,腰肢綿軟,玉腿修長,胯下芳草如茵,陰戶飽滿粉嫩。男
子胡亂的在麗人胴體上親撫摸啃了會,挺著陽物向麗人小穴插去,亂頂了幾下,
卻不得其門,麗人只得用手扶了扶,引著陽物插入,男子甚是暢快,摸著麗人的
乳峰挺聳陽物,麗人暗暗垂淚,卻又怕男子發狂,勉力輕吟哼叫,約有一炷香,
麗人耳內忽地傳來聲冷笑,大吃一驚,扭頭看去,室內竟有兩道碧油油的光盯著
自己,麗人慌忙推下還在插弄的男子,扯過衣服蔽體,怒叱。

  「什麽人?這等無恥!」

  不知怎麽,室內的燭光忽地燃起,只見一紫袍漢子站在近處,面貌清隽,陰
冷傲然,手中提著男童脖頸。麗人見愛子遭擒,急火攻心,胡亂裹上衣物,抓起
墻邊的短劍,飛身向紫袍漢子刺去,紫袍漢子也不還手,身形微閃,形若鬼魅,
麗人連連變招,卻連衣角都未曾沾到。

  「你是何人,見了朕還不跪下!」

  陽物還未軟去的男子被打斷好事,惱怒異常,赤身站起,指著紫袍漢子喝道。

  紫袍漢子顯是對男子大感興趣,碧光一掃,男子打了個冷戰,縱身一躍,推
開麗人,奪過短劍,一招燕子抄水,劍身嗤嗤作響,真氣凝注,直刺而去。

  麗人知道男子雖然瘋癫,武功卻還剩下大半,天下敵手不多,凝神觀瞧。男
子劍勢淩厲,身法飄逸,剎那間,連換了幾種劍法,見不能傷敵,左掌發力,遙
遙的劈去,內力雄渾,赫然是少林掌法,足下更連環飛踢,卻又是南派獨門之技。

  而紫袍漢子絲毫不爲所動,移形換影,抓住男童在室內閃來閃去,死死盯著
男子。

  男子劍勢如風,平生所學天下武功一盡使出,仍不能傷到紫袍漢子半分。

  紫袍漢子看了百余招,冷冷一笑,「你的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呢?」

  手指半扣訣,目中碧芒如電,向著男人一指,喝道,「定!」

  男人竟赫然定在半空,形若木雕,麗人駭極,生平所見絕世高手,也不能這
般如此,不由雙膝發軟,顫聲道,「你……你是人是鬼?」

  「自然是人,可某家的名號你等凡人豈知,我問你,你可是慕容家的阿碧?」

  麗人幾乎暈去,拼命點了點頭。紫袍男子忽地探手,掌內現出一道綠光,罩
在男子身上,閉目沈思,盞茶的功夫,睜開雙眼,似乎很是失望,喃喃自語,
「想來是時機未到,強求不得,他雖是慕容後裔,終歸肉體凡胎,怎知那物件的
隱秘,暫且忍耐幾時。」

  說罷撤了綠光,又向麗人看去,但見衣不蔽體,雪肉粉股,煞是誘人。麗人
見紫袍漢子目光漸轉淫邪,又驚又怕,加之麟兒在人手上,想要奮力一搏,還未
動身,那漢子一揮手,麗人全身酸軟,動彈不得,紫袍漢子嘿嘿一笑,再一指訣,
麗人衣物盡化成粉,嬌軀橫著飛起,落在床榻上,不知被施了什麽手段,忽地雪
膚泛紅,蜜道奇癢,淫液潺潺,昏昏沈沈間只覺一根粗大無比的肉棒插入小穴,
舒爽透頂。頃刻間竟廉恥全無,挺動著肥圓雪臀,淫聲四起。

  卻說姑蘇夜色,月朗星稀,青天之上,目力不及之處,有霞光閃動,瑞氣縱
橫。一名紫衣少女踏劍禦空,忽地眉頭一皺,玉指捏了個劍訣,撥雲下望,見邪
氣沖天,卻看不清究竟。少女不敢停留,飛劍化作霞光而去。不多時,只見數十
位禦劍飛行的男女修士或道裝或俗衣停在空中,爲首之人,一身白衣,腰系杏黃
絲绛,發挽道冠,明豔不可方物,足下卻無飛劍,只是淩空虛度。紫衣少女上前
稽首,「稟師尊,弟子探查歸來,下方不知何方妖孽作祟,施了禁制,弟子慚愧,
未曾知曉究竟,還請師尊定奪。」

  道裝麗人秀眉微蹙,輕聲道,「我等便要趕回蜀山,但除魔衛道本是我輩職
守,紫青雙劍,隨我昊天鏡!」

  言罷寶相莊嚴,淩空一指,一面金光閃耀,巨輪般的寶鏡浮現出來,鏡上真
言耀動,數道金光直射至姑蘇城外,那紫衣少女和另一位青衣少年隨著金光踏劍
疾飛,瞬時便至。昊天鏡浮在半空,金光更盛,霎時邪雲散去,紫衣少女仗劍清
叱,「妖孽,還不現身!」

  那紫袍漢子正享淫欲,粗壯肉棒插得麗人細腰款擺,肥臀緊挺,欲仙欲死,
淫液四濺,忽覺一道金光射進房內,心頭一驚,背後升起一團綠霧,擋住金光,
腰下卻不停止,猛杵了麗人蜜穴數下,麗人浪哼連連,雪臀抖動,一股浪水噴了
出來,渾然不知所處。紫袍漢子騰身而起,來到房外,擡頭望去,冷笑道,「道
是何人,原來是蜀山小輩擾了某家好事,長眉的徒子徒孫這般清閑了?」

  紫衣少女不看則已,猛地滿面飛霞,「淫……淫邪之徒!」

  原來紫袍漢子的粗長肉棒猶自挺在身下,雄赳赳氣昂昂,煞是威猛。那青衣
少年劍眉一挑,喝到,「狂徒,蜀山門下紫青雙劍今日要衛道除魔,休要猖狂!」

  劍訣指去,青索劍青光一閃,淩空飛起,帶著龍吟之聲直撲紫袍漢子,紫衣
人哈哈大笑,單拳一握,一口青色巨鍾把身形罩了起來,青索劍正刺在鍾上,劍
光四射卻刺不進去,青衣少年連催劍訣,仍不得入,紫衣少女見狀趕忙祭出紫郢
劍,紫青兩道霞光魚龍飛舞,繞著青色巨鍾卻一籌莫展。忽地,那巨鍾裹著紫袍
漢子慢慢浮了起來,猛然向紫青二人撞去,速度極快,青衣少年大驚,捏了法訣,
口中喝到,「不動如山!」

  一面晶墻擋在巨鍾來勢之前,然那巨鍾旋轉不停,頃刻碾碎了晶墻,少年玉
面泛紅,嘴角滲出鮮血,少女想要拉走少年,已然不及,巨鍾到了身前。

  正這時,半空中傳來正氣凜然卻又曼妙無比的嬌柔聲,「昊天鏡!」

  寶鏡垂下金光,將紫青二人攝入光中,巨鍾撞上金光,铮铮作響,退了下去,
紫袍漢子從巨鍾中現身而出,臉色凝重,目光炙熱豔羨看向空中,那白衣仙子淩
空俏立,杏眼微合,竟如若無物。

  「原來是蜀山掌教夫人到了,好厲害的昊天鏡,哼!」

  白衣仙子身後衆弟子紛紛怒喝,仗劍變要來取,仙子沈吟一聲,「正邪殊途,
但你既修真,爲何對俗世中人做此茍且之事?容你不得!」

  說罷玉指向足下一點,叁瓣金蓮由火而生,金光璀璨,托起仙子,仙子櫻唇
輕啓,吐道,「萬法皆破!」

  音浪無形無色,紫袍漢子早已巨鍾護體,但瞬間巨鍾化作青霧,消遁無形,
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慢!」

  紫衣人強忍體內靈氣翻湧,情知絕非敵手,從懷中掏出一面鐵牌,鐵牌上刻
著巍巍蜀山,山下卻血雲滾滾,「掌教夫人,你看,我也是蜀山百年之約中人,
如今約時未到,你要破了約定不成?」

  白衣仙子聞言蹙眉,看向鐵牌,「蜀山之約約期未滿,我自不會破了誓言,
但百年前一戰正邪會鬥,我荀蘭茵怎未曾識得你?」

  「見牌如誓,掌教夫人,你不識我可沒什麽相幹!」

  荀蘭茵躊躇片刻,歎了口氣,「也罷,你去吧!」

  收了足下金蓮,飄飄而去,衆弟子憤憤不平,「師尊,那邪人殘害平民,怎
就放過?就算蜀山之約破不得,也該救下被害之人才是啊?」

  荀蘭茵淡然一笑,「你等修爲尚淺,不知縱使大羅真仙,也有力不能及之時,
此人既有盟誓鐵牌,一切所爲,早成定數,他日自有報應,隨我回蜀山吧!」

  紫袍人看著蜀山衆人消失在夜空中,嘴裏不住湧出血絲,露出一點獰笑,解
去頭上紫帶,額頭上赫然一只血眼,已經殘破不堪。

  「荀蘭茵,蜀山掌教夫人,正道五百年第一美人,你竟修成了叁瓣不滅金蓮,
真了不起,想來離長眉那個老烏龜也差不遠了,不過我拼了數十年修爲,終讓你
著了道,老子今日得了你的仙體,看看妙一真人都他媽的妙在哪?」

  言罷取出一幅絹紙,額頭上的破碎血眼忽地睜開,盯在絹紙上,不多時,一
幅美人畫像呈現出來,正是妙一真人荀蘭茵,惟妙惟肖,與真人一般無二,不過
那身白衣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具天生地成,完美至極的胴體。雪膚如玉,
纖侬合度,腰細如柳,雙峰怒聳,臀如滿月,一對筆直的長腿間毛發皆無,些許
淡淡粉縫若隱若現。

  紫袍人桀桀狂笑,「荀蘭茵啊荀蘭茵,你修行數百年,原來功夫都用到了奶
子和屁股上,什麽道心,什麽正邪,什麽真仙,你既然修了叁瓣金蓮,爲何給自
己弄了這麽大這麽挺的奶子,這麽肥這麽翹的屁股?長眉老兒吃得消嗎?老子終
有一日要肏了你仙體,看看你的騷樣!」

  邊笑著回到房內,攬起那猶在高潮中徘徊的麗人,念了陣法咒,現出一頂大
轎,把被定住的男人和幼童扔到轎內,閃身而入,一團綠霧裹著大轎撞破屋頂,
破空而去,紫袍漢子一手攥著絹畫,望著恍如仙人的荀蘭茵,一邊架起麗人長腿,
挺著肉棒,肏了起來,仿佛身下呻吟著的正是妙一真人。可憐夜半姑蘇,萬家燈
火,卻猶若不覺。

  東京汴梁,徽宗趙佶。

  書案上一幅花鳥逼真絕倫,徽宗左看右瞧,頗有不滿之意,向書案下跪著的
一人說道,「右相,你來看,吾總覺不妥,到底是何處不妥,卻不能言。」

  那人躬身近案觀瞧,默然。

  「陛下金筆,當世已無能及,縱吳道子複生,不過如此,想書畫一事,無有
盡善盡美者,陛下不必煩惱。」

  徽宗又看了陣,才問,「右相何事奏報?」

  「陛下,臣等苦思,今宋遼結好,國泰民安,庫府充足,征西夏事竊可爲之,
奏請聖裁。」

  「右相所言甚是,君思誰可爲之?」

  「臣思樞密院童道輔可爲。」

  「準。」

  「陛下,道輔掌帥印,靖西將軍卻非常人所能,臣奏請天波府楊門穆氏掌靖
西將軍。」

  徽宗略驚,「哦?楊門忠烈,吾何忍衆寡上陣拼爭,他人可行?」

  「陛下,穆氏忠勇,且正當盛年,足當此任,非她不可。」

  「嗯,準。」

  且不說兵符道道,直奔天波府,楊門女將要替夫遠征。一代天驕,穆氏桂英
領靖西將軍鏖戰沙場,紅塵中不知多少狼子野心,觊觎美色,曠世媚肉,落于何
人。單表西南一隅,佛事之國大理,檢校司空,雲南節度使,憲宗皇帝段譽繼位
多年,勤政愛民,一方和睦。然心向佛主,宿寢天龍,後宮不免寂寥。

  「世子,莫要摔了!」

  一稚齡男童嬉戲跑鬧,衆宦官唯恐傷了世子,身後追趕,跑著跑著,撞到了
來人。來人爲首兩位宮裝貴婦,一高一矮,矮的淡黃衣裙,一對笑眼,甚是美貌,
眼神飛舞,帶著些頑皮,高的黑裙罩身,臉上蒙著黑紗,窈窕動人,卻帶著些陰
冷之氣。

  「嘉兒,怎麽不聽話,這般吵鬧?不像你父王,連你妹妹都不如。」黃衣貴
婦道。

  「哼,還不是像你?像他父王有什麽好了,躲去天龍寺?」

  黑衣貴婦抱怨了幾句,宦官們上前施禮。

  「木娘娘千歲,鍾娘娘千歲。」

  「下去吧。」

  黑衣貴婦擺了擺手,作勢要打男童,男童躲到了黃衣貴婦身後。

  「木姐姐,不如去她那瞧瞧?」

  「她還不是整天的胡思亂想,寫字畫畫!」

  黑衣貴婦面如寒霜,卻跟著黃衣貴婦走到一處宮殿,宮殿茶花遍地,芬芳滿
室,一位絕代佳人正托著香腮魂遊天外,麗色無鑄。

  「語嫣妹子,發什麽楞呢?」

  仙路漫漫,人間紛擾,此去經年,十年輕輕逝,彈指一揮間。荀蘭茵金蓮已
成四瓣,穆桂英破西夏踏馬凱旋,王語嫣了塵事古井無波,天上人間本無緣,哪
想到一絲紅線輕牽,互羨芳顔。道心藏不住雪峰豐饒,铠甲掩不去玉臀肥滿,宮
闱鎖不下柳腰纖纖,叁千裏江山出名穴,終一日褪去華服分高下,擰腰擺臀爭先。

  荀蘭茵,有蜜道,蜜道之難難于上青天。穆桂英,胭脂駒,千古名器疊翠九
連環。王語嫣,博今古,媚骨催淫縱橫床第間。笑看朱顔辭鏡,冷對美人華發,
不知何年。蘭茵浪哼,桂英嬌喘,語嫣赤面。豐乳蕩如波,肥臀擺如電,鳳穴滴
淫汁,快活似神仙。待到一泄再泄時,任她修行百年,任她沙場征戰,任她母儀
大理,不顧領秀蜀山,不顧亡夫妒眼,不顧宮闱流言,中出內射管夠,只求高潮
連連。

  有道是世間美色,能者據之,這叁人宛如星空中閃耀的叁顆明燈,到底便宜
啦何人的巨陽,且看天龍九部之仙劍。

99精品视频只有精品高清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