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1发布:

中年夫妇大白天在宾馆拍(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六【上】

精彩内容:

本帖最後由 q900627 于 2011-4-21 11:42 編輯
第六卷

  第一章

  「老大!你也太狠了吧!娶了人家還算計人家家裏人,你不怕她跟你翻臉。」

  玉玄子爲南宮冰雪報不平的說道。

  「如果她真的愛我的話,她不會生氣的,雨微就不理會我罵她爹是只缺德的老烏龜。」我不滿他的

反抗,看來他又對某個侍女有好感了,一定與南宮冰雪有關,要不然他敢如此的和我作對。

  「那是因爲雨微妹妹和睿親王斷絕了關系,可是那人沒有,等等,老大……你不會是要……你好厲

害。」玉玄子醒悟過來了。

  笨蛋,終于升級了,我就是這個想法。我點著頭,讓南宮冰雪和南宮世家翻臉,這怎幺可能,所有

的人都不理解。

  「姑爺,查薩哈請求見您。」小雲進屋打斷了我們的話題。

  「讓他去書房等一下,我馬上就過去。」我微笑的向衆女抱歉,將懷中的舒兒抱到椅子上坐下後離

開。

  「舒兒,如此讓相公疲累,你不怕相公的傷勢會惡化嗎?」雨微擔心的問。

  「放心,相公醫術高明,自己的身體狀況相公會知道的。」舒兒夾了一塊肉給她微笑的說道。

  「你說什幺?」我從牙縫中擠出這幾個字,不敢相信皇帝老哥給我開的條件「皇上……皇上說要王

爺和玮琪即……即日圓房,給皇族一個子嗣,不要讓玮琪福晉再受苦了。」查薩哈顫抖的說道,嗚!誰

來救他,和藹的王爺怎幺像個吃人的老虎。

  「這是哪個王八蛋說的!說大爺沒有碰玮琪的。」我氣的拍桌子,如果讓我知道我一定宰了他。

  「是……是福晉她自己說的,她說王爺你不把她放在心上。」查薩哈一口氣說完,反正也是死,活

了這幺久也只有這此活的不耐煩。

  「呃!……」我驚訝的沒有多說,這事太奇怪了,玮琪讀的是漢書禮教應該清楚的很,怎幺會突然

發生這種事隋,一定有問題。

  「查薩哈,如果你去替大爺辦一件事,大爺我就不算計你。」我邪笑的看著他。

  查薩哈急忙跪下說道:「王爺,你有任何事只要吩咐,奴才一定替你辦好。

  「好!替大爺注意玮琪娘家的舉動,大爺想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有什幺計謀要算計到我的身上,還有

給大爺調查十六哥的死固,那時大爺我調離京城,到底發生何事,大爺我非知道不可,那一年發生的事

情太多了。」我心中的疑慮越來越大,現在就連身邊女人都似乎在算計我。

  「喳,奴才一定將這件事情辦好,請王爺放心。」查薩哈說完便磕頭離開。

  「有意思,雖然計謀算計到大爺我頭上,大爺我倒要看看是什幺事。」我走出書房,朝玮琪的庭院

走去。

  「小姐……不……不好了!姑爺去……去找玮琪小姐了。」小美急忙趕入聽荷居將正在討論上官家

事情的衆女驚擾了。

  在舒兒這邊,「福……福晉,姑……姑爺去找,找玮琪小姐了。」小雲氣喘籲籲的趕到大廳,大家

吃飯地點。

  兩邊的女子全部驚呼,「什幺……?相公怎會!」舒兒的不安在擴大,「快!快去找向晚!必須阻

止相公,他會做錯事的。」

  「也許不是我們想象的,可能是有什幺消息要帶給玮琪。」雨微溫柔的猜想安撫衆女。

  「那也得去看了知道,我們決去。」柳涵英微微一笑,起身示意快去。

  兩邊的女子急往位蘅蕪苑的方向趕去,而我悠閑的走往蘅蕪苑,位于紫軒閣西北部,與聽荷居相近,

有折帶朱欄板橋相通。院外一色水磨磚牆圍護著「清涼瓦捨」,大主山分脈穿牆而過。院內有插天的大

玲珑山石和堆山,遍植名卉異草,垂檐繞柱,萦砌盤階:兩邊是抄手遊廊,正房五間廈連著卷棚,四面

出廊,更比別處「清雅不同」。

  環境優雅的讓我不由的停止了腳步,「好美,讓她住在這裏,正是適合。」

  我喃喃自語。

  「姑……姑爺,你怎幺會……」小竹驚訝的看著我。

  「怎幺,玮琪是大爺我的福晉,大爺難道不可以來看他嗎?」我奇怪于小竹像見鬼的表情。

  「可以,我去通報一下小姐。」小竹急忙趕上樓,「小姐,王爺來訪。」

  玮琪眉毛微挑,似乎在意料之中,微笑的說道:「請王爺上來,給王爺準備一杯熱茶來。」

  「好的!」小竹乖巧離開,請我上樓。

  當我進入古典優雅的房間的時候,就見房中沒有擺設,衾褥也樸素,認爲過于「素淨」,顯示出主

人的端莊、穩重的品性。

  我看到一個絕塵的女子正在畫畫,我被好奇心吸引的來到佳人的身邊。

  「王爺……」玮琪給我行禮,我拖住她的手時,我們的眼光碰在了一塊,不知道爲什幺,只要一

看到她那幽怨的神情,我的怒火就不打一處,想好好憐愛她一番。

  「王爺,你……」玮琪發現我眼光中的不對勁,我指尖輕撫她溫熱滑潤的肌膚,嘴唇也從她的臉

架移到她柔軟的唇瓣,舌尖輕描著她的唇形,想哄她張口讓我進去,大手更是探進她的衣襟裏,撫揉著

她那揉滑的肌膚。

  玮琪緊閉著雙眼,手緊抓著衣角,不想屈服于自己的欲望,也不想放任自己的感情,我那若有若無

的溫柔,那是她在十二歲時從我身上感受過的溫柔,也一直眷戀不忘的幸福。

  但她的身體仿佛有自己的意志一般,在我的輕哄下輕啓紅唇,我的舌頭靈巧的滑入她的嘴裏,深吻

著她,挑逗她的甜蜜,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碰觸的機會。

  不知在何時,我已褪她的單衣,她身上只剩下一件白色的肚兜,我的手肆無忌憚的探了進去,握住

她豐滿的胸脯,聽見她的喘氣聲,我的嘴角浮上一抹征服的滿意。

  玮琪的手不自覺的摟住我的頸項,仰起身子渴求更多。

  透過燭光,我看到她緊閉的眼睛,我低頭在她的耳邊輕哄道:「把眼睛張開。」低沈的聲音沒有我

平常的細柔,像是如幻夢殷不真實。

  玮琪被我的聲音盅惑,緩緩張開眼睛,她直直望入一雙深潭的眼眸,從她的眼睛我清楚的了解到,

她並不愛我,而在我的眼眸裏她卻看到了失去的理智,但她卻讓我對她做出如此親密的事來。

  「不要再繼續下去。」玮琪呻吟出聲,再繼續順從我們的欲望,我們會做出不可挽回的事隋。

  我的手沒有離開她的胸脯,我可以感覺到她的輕顫,和她輕微的呻吟聲。

  我不想就此停下來,想讓身下的女人變成自己的一部分是如此的深深吸引我「不」玮琪清楚的感受

到我的欲望,去不知道如何的拒絕。

  就在這裏,一陣腳步聲傳入我們的耳裏。

  「是誰?」我動作迅速的拿過她丟在桌上的外衣,將她整個人包裹起來,並挺身擋住來人的視線。

  玮琪在我身體的遮擋下,動作快速的穿好衣服。

  爲什幺無法拒絕他?她竟然讓自己陷入這種尴尬萬分的局面,不曉得她有沒有淫蕩的呻吟出聲被人

聽見?

  這種歡愛的場面她這輩子都沒有過,十六王爺只會顧及自己的欲望,從來都不顧及她的感受,她的

意識裏男歡女愛只有痛苦。

  玮琪穿好衣服後,一個優雅身型,雙眼炯炯有神,比女人更像女人的男子從門口出現了。

  「對不起,呃……老大,打擾你們了,我是無辜的。」玉玄子滿臉歉意,要不是舒兒說可以做他的

後台,他也不會撞見如此香豔刺激的場面。

  玉玄子希望眼前正瞪著他,滿臉殺氣卻帥氣的我,不要固爲欲望沒有滿足就拿他開刀,雖然同爲男

人,他很清楚那是什幺滋味。

  「K ,NND ,你不來會死人,大爺我的好事全沒有了。」我邪氣的看著他,滿臉的怒火,算計在腦

牛旋轉。

  「老大……,不是我啦!舒兒她們請你下樓。」玉玄子小心的說話,以免被我算計的永無翻身。

  我眉毛一挑,看了玮琪一眼,歎了口氣,「玮琪!你該搬到相公的院子裏了,害相公被人罵,你很

開心嗎?」我望著根本對我無情的人,爲何要寫信對額娘投訴。

  「相……相公放心,玮琪今晚就搬去。」玮琪眼中有明顯的殺氣,卻微笑的回答。

  我和玉玄子離開才下樓時,「老大……爲什幺,玮琪她要……」不待他說完我已經接口道。「不

要告訴任何人,大爺我不想打草驚蛇。」

  「老大你……,玮琪她……」玉玄子看著我只有在沙場上才會出現這種嗜血的表情,讓玉玄子的

話,語無倫次。

  「放心,大爺我會讓她乖乖的聽話。」我強烈的霸氣讓玉玄子不多說了。

  和大爺我比智謀,那就試試,大爺我不將你吃的連渣都不剩,就不是好色如命的人。

第二章

  「你……你這個色胚,居然連自己的嫂嫂都不放過,你是畜生。」還沒等舒兒問原因,蕭湘就忍不

住開口罵道。

  我本來就固爲自己的女人要算計自己就不爽快,這個女人還嫌棄大爺我,一時忍不住開口道。「K ,

NYYD,大爺要上準與你有什幺關系,皇額娘責怪大爺我冷落妻室,還在外面胡鬧,要大爺讓玮琪有大爺

的孩子,怎幺!大爺不碰她難道讓你代她生。」

  「你……你混蛋,王八蛋!」蕭湘這位大家閨秀也忍不住開口大罵。

  「K ,女人,不說大爺我沒有提醒你,你這樣很有可能荷爾蒙失調,更年期綜合癥提前會讓你衰老

的更快的,你最好不要再發火了,女人不是最注重美貌嗎?

  「我邪氣的提醒著。

  「完了!」舒兒歎息的搖頭,我和蕭湘正式開火了,這吃恐怕是徹底的決裂了。

  何向晚也覺得難辦,怎幺會變成這樣,讓她如何處理。

  「好了!離開吧‘大爺我餓了。」我短短的幾個字讓一些人都摸不著頭腦,當我將就近的雨微抱起

來時,舒兒頓時明白了,她囑咐何向晚安頓好玮琪,便飛快拉著涵英,琴心五女離開。

  「向晚姐姐,你家相公肚子餓了,可以和你一塊吃呀?爲什幺帶已經吃飽的人離開。」莫玲珑不解

的問。

  「傻瓜!你再長大點就明白了,我們去吃飯吧!玲珑的肚子也餓了吧!」何向晚羨慕莫玲珑的天真,

這樣的時光她也曾擁有過,如果不是答應師傅,要讓武林正氣長存,她也不會失去如此美好的時光。

  「相公,你……」雨微抗議的聲音消失在我的口中。

  我抱她往床邊走去,將紗幕放下來,和她躺在床上,相視而看,舒兒此時也帶著其它幾個趕了進來,

我將站在床邊躊躇不前的衆女用手一拉,她們便來到我的懷抱中,衆女起身卻被我壓了回去。

  我的手順著脖子下滑,解開雨微的領口,拉下她的外衣和單衣露出她的白哲無暇的雙肩,我一只手

撫著她的後背,另一只手毫不客氣的探進她藍色的肚兜,當我和舒兒視線相交,熱情在這一瞬間點燃。

  白哲的胸脯出現在我眼前,讓我想起在浴池見到她赤裸的站在水裏是,渾身燃起想跟她一起燃燒殆

盡的狂熱。

  我進入她的身體後,舒兒狂熱的喊叫出聲,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沖擊的她無力還擊。

  「好相公……饒了人家……讓雨微她……她們……」舒兒已無力把話說完,元陰的狂洩被我運用

「天魔寶錄」牛的吸字決吸的一滴都不剩。

  我依言的轉向雨微她們,帶她們登上高峰,又從絢爛中回歸平靜。

  事後,慕容聽雨靜靜躺在我的身上,平息自己的喘息和顫抖,我又不由自主的動了幾下。

  「噢……討……討厭!」她赤裸裸的身子上泛著一層汗水,聲音庸懶的嬌斥道。

  我不敢放肆,只是輕撫她香汗淋漓的身體,吻著她滑嫩的雙肩,平息自己因以一戰七還沒盡興,滿

腔灼熱的欲念。

  慕容聽雨強支起身子,小手摸著我覆著一層薄汗的胸膛,她不想我痛苦。

  我抓住她妄動的手,兩人四目相對,我將她的小手包在自己的大掌裏。

  看見我眼裏的無限疼愛,慕容聽雨明白的將頭放回我的胸膛上,靜靜的感受著這一刻兩心交會,身

子也隨之動了幾下,解除我的痛苦。

  如此一來,又引發一場大戰,我從她身後進入,讓她享受到另一番滋味,將她帶入雲端。

  「相公……噢……不行了!」聽雨伴著狂熱的喊叫與呻吟全身顫抖的跌如我的懷裏,看著疲累的佳

人感到分身上一陣吸允,我不由自主的將生命精華射入盡頭。

  「哦!……好多。」聽雨呢喃一句後,便在我身上沈睡了。

  廳堂內,我環繞著身邊的人,除了白雲觀青松道人、鐵掌銀劍南宮太極,南陽判常錫安,白奇縣的

雙鈎太保孟剛,奇丐以外還來了許多的人。

  「拜見王爺,有王爺主持大局,看來這次一定非常的太平。」南陽判常錫安拍我的馬屁說道。

  「K ,NYYD,大爺我對江湖上的事情沒有興趣,要不是向晚太累了,讓大爺我主持,大爺我才不願

意呢!」我心裏如此的想著,卻不敢發作,剛開始就得罪人,的確不好。

  「王爺,我們今天只是來拜會,過幾天就是武林大會了,希望王爺那天親自前來,看我們的比武,

我相信一定會非常的公正的。」奇丐看著我的不在意就明白我沒有興趣,他也不願多說。

  「好的,本王會去的,你放心,還有非常好的戲在後面等著看呢!」我邪氣的一笑,「各位,如果

大家覺得沒有什幺事情,請回去休息,各位還要養好精神比武呢!」我好心的提點他們。

  衆人一聽就知道是擺明的逐客令,都氣的臉都紫了,我看不過去的是那些門徒看向晚,弄歡的眼神

讓大爺我看了就火大。

  待她們離開後,我就發作了,「K ,YYD ,大爺我的老婆給你們白看了這幺半天,已經非常的客氣

了,如果不是給你們面子,大爺我見都不想見。」

  舒兒看到我那想殺人的眼光,逗的不住大在笑,「相公,你居然會……,不說了,好現象,向晚她

們在相公心中的地位不小哦!」

  我的氣還沒有消,舒兒衆女都微笑的看著我,何向晚更是在我臉上香了好幾下,「相公,不要這樣,

人家只是應酬他們,對相公,人家都可以如此的服侍你了,相公還有什幺不高興的。」

  「唉!相公知道,可是一看到那群人,大爺我就想扁他們。」我邪氣的一笑將向晚摟在懷中親吻起

來。

  「老……老大……呃!」玉玄子高興的叫我,看到我殺人的眼光的時候停了下來,「老大,你想見

的人來了,希儀,希儀她來了。」玉玄子不想得罪不二莊的人,在那裏他沒有後台。

  「你說什幺,希儀來了,怎幺這幺快!」我急忙抓住他詢問。

  「老大,在客廳,她們都在客廳。」玉玄子微笑的說道。

  我不理會在場所有驚奇的人,微笑的往客廳跑。

  當我進入大廳時就看到一位婀娜娉婷,姿態優雅,像一朵珍貴的鮮花,眼若秋水,清麗明媚,除了

她臉上那朵荷花,她也稱得上是個絕色的美女,女孩也見到我在打量她,那種強烈的占有欲讓她心跳臉

紅。

  「主子,你……」駱方心看著我的表情欲言又止,我淡然一笑,「我美麗的荷花仙子,這十二年,

你過的好嗎?」

  王希儀驚訝的看著我,「你……」我微笑的看著她,從她的脖子上取出那塊王佩。「希儀,我很

高興你還戴著它,如護身符一般。」看到我真誠的眼光,佳人似乎想到了什幺,希儀驚訝的喊道:「星

星……你是星星。」

  我開心的笑了,「希風,希強,你們不是說希儀已經將本王忘了嗎?爲什幺她還記得,難道本王不

夠資格娶她嗎?」我邪氣的望向正在悠閑喝茶的兩人,這次你們兩個混蛋和姓王的一塊被大爺我算計吧。

  「王爺的福晉個個貌美如花,做爲希儀的哥哥,我不希望有人傷她的心。」

  希風毫不畏懼的對上我。

  有膽!我心中贊歎著,微微一笑,看著希儀道:「你相信你哥哥的話,星星會不疼愛你嗎?」

  王希儀看了我一眼,又看王希風,那堅強頓時出現在眼中,開口說道:「不怕,星星會疼愛我的,

我從星星眼中看到比父母他們更多的愛,如果星星將來不疼我,我就休夫。」她的話一出,就連她的兩

個哥哥都驚訝的看著,擁有奇思妙想的寶貝妹妹。

  舒兒她們趕進來時看到這一局面都笑出了聲,「我終于明白相公爲什幺會喜歡你了,你很堅強樂觀,

可以從你的身上找到相公的影子,難怪相公會想起你的。」舒兒的話讓王希儀也看我,從我的眼光中,

她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

  「哥哥可以放心了!星星的性格我知道,他喜歡漂亮的女孩子,以前他就喜歡調戲漂亮的姐姐,所

以大哥不用歎息,星星雖然不可以給像大哥和大嫂一樣衷心的愛情,可星星對我的疼愛一定不少于大哥

對大嫂的愛,星星有許多的福晉,我雖然也會生氣,但是愛他就要愛他的全部,這個世界上也只有他不

介意我的胎記,你看他有如此多的絕色福晉在身邊還記得我,我已經非常的滿足了。」王希儀溫柔的看

著我,讓她記挂在心上十二年的人。

  從接連不斷的聽到我身邊在不斷增加女人,她的心就會疼,有時她會擔心我會不要她,現在一切如

往昔,她就非常滿意了,現在她都有些喜歡舒兒了,固爲舒兒的眼光中只有我,我就是她的天。

  「王爺!請你好好照顧好希儀,我們沒有話要說了,這是希儀的決定,如果王爺虧待了希儀,我一

定不理會你是什幺恭親王呢!」王希強非常堅定的說道。

  「哇!師姐夫,我好崇拜你呀!居然敢對老大如此的說話,二師姐找了個好人家。」玉玄子不顧自

己死活的在邊上叫喊。

  「K ,NYYD,大爺我給銀子你話,你居然敢紅杏出牆,去誇贊別人,好你就這幺閑,那大爺調你回

京城好了,聽說張侍郎的女兒還等著你回去呢!」我在一邊將看玩笑的希儀抱入懷中思考道。

  王希儀被我的行爲逗得臉都紅了,「呃!老大!我是說笑的,別如此對我。

  「玉玄子看到小美殺人的目光哀求道。

  「對了,希強,名瑤在大爺我下江南的時候要大爺我帶她向你問好,她說’皓月初圓,暮雲飄散,

分明夜色如晴晝。

  漸消盡、醺醺殘酒。危閣遠、涼生襟袖。

  追舊事、一饷憑闌久。如何媚容豔態,抵死孤歡偶。

  朝思暮想,自家空恁添清瘦。

  算到頭、誰與伸剖。

  向道我別來,爲伊牽系,度歲經年,偷眼觑、也不忍觑花柳。

  可惜恁、好景良宵,未曾略展雙眉開口。

  問甚時與你,深憐痛惜還依舊。‘「我的話讓明月看向王希強,王希強用殺人的眼光看向毫不在意

的我。

  哼!敢和大爺我作對,你們的弱點大爺我又不是不知道,不納妾的癡情種,大爺的老婆們雖然也有,

不過沒有你們家的醋缸多的可以容天了。

  王希風不想波及到自己,連忙起身道:「妹夫,我們住在悅來客棧,等爹娘來爲你們主持婚禮就回

揚州,如果妹夫有興趣,不妨去揚州遊玩,那時我們在作陪,天色不早了,我們先離開。」

  「那就不送了!」我邪氣的一笑,目送他們離開。

  「姑爺!玮琪福晉請您去一下。」小竹不解的帶著原話。

  「告訴她,我馬上就去,馬上!」我邪氣中散發著怒火,讓舒兒不解,「相公,你……」我沒等

她將話說完便搶先道:「相公這次上逼不得已,你們不會生相公的起吧!」

  「沒有,這是聖旨,沒有辦法反抗的,希望相公好好的待琪姐姐。」雨微的溫柔不比唐婉兒差,她

完全是賢妻良母的典範。

  「會的!」那也要她對相公好,不算計相公之後,我心中答案是口中話的後繼。

第叁章

  我住在東宅西園,有序結合的房子裏。即以池水爲中心,由東部住宅區、南部宴樂區、中部環池區、

西部內園殿春籍和北部書房區等五部分組成。

  全園布局外形整齊均衡,內部又因景劃區,境界各異。園中部山水景物區,突出以水爲中心的主題。

  水面聚而不分,池西北石板曲橋,低矮貼水,東南引靜橋微微拱露。環池一周疊築黃石假山高下參

差,曲折多變,使池面有水廣波延和源頭不盡之意。

  園內建築以造型秀麗,精致小巧見長,尤其是池周的亭閣,有小、低、透的特點內部家具裝飾也精

美多致。園內地盤不大,園外無景色可借,造景頗難。但因布局設計巧妙得宜,湖山、池水、樹木、建

築,得以融爲一體;而于假如山一座、池水一灣,更是獨出心栽,另辟蹊徑,兩者配合,佳景層出不窮。

  望全園山重水複,峥嵘雄廳;入其境,移步換景,變化萬端。

  湖石假山占地僅半畝,而峭壁、峰巒、洞壑、澗谷、平台、瞪道等山中之物,應有盡有,極富變化。

  池東主山,池北次山,氣勢連綿,渾成一片,恰似山脈貫通,突然斷爲懸崖。而于瞪道與澗流相會

處,仰望是一線青天,俯瞰有幾曲清流;壯哉,美哉,恰如置身于萬山之中,全山處理細致,貼近自然,

一石一縫,交代妥貼,可遠觀亦可近賞,無怪有「別開生面、獨步江南」之譽。

  我走在東部住宅區的時候,就不住的想我和玮琪之間的關系,到底是什幺關系?當我進入一間室內

陳設華麗新穎,極爲精致的房間內,我看到了玮琪平靜的躺在繡塌上看書,那是一種非常具有誘惑力的

姿勢,可是她眼中的幽怨與隱藏得很好的仇恨,讓我沒有了色心。

  她是帶毒的美女蛇,一不小心就會被整死的,難怪聖人說千萬別得罪女人,可大爺我似乎也沒有得

罪過她。

  「相公!你站著不累嗎?」玮琪看著望著她兩眼發神的我問道。

  「哦!看著美女,相公不累,你繼續看書,大爺我就在一邊坐著就可以了。」我在一邊微笑的說道。

  玮琪倒是驚訝的停止看書,「相公,昨天你還如此放肆的對我,今天怎幺變得乖巧了,難道昨天舒

兒妹妹爲難相公了。」玮琪微笑的調侃著我。

  「沒有,舒兒只是要大爺我好好待你,可大爺不知道該用什幺身份對待你,雖然十六哥是個陰險的

混蛋,看你以前還算是大爺我的嫂嫂,跟那混蛋沒有關系。」我邪氣的拿起書桌上的畫筆,旋轉著逗玩

時說道。

  「你……哪有人如此罵自己的哥哥。」玮琪不解的看著我。

  「k !那混蛋本來就是混蛋嘛!大爺我又沒有說錯,真不明白,這幺聰明的人居然會嫁給他這個卑

鄙的小人。」我無聊的在紙上亂塗。

  玮琪被我頂得無話可說,「好了,反正那混蛋也不在了,大爺沒有必要和你爭他的事鬧的不愉快,

誰不知道你們是有名的神仙眷侶。」我說這話時看了看己經鐵青了臉的玮琪,k !難道大爺我說錯了,

全京城的人都如此說,怎幺能怪大爺我。

  「相公!你現在才是我夫君,難道還要用不相幹的人難刺激人家,你才開心嗎?」玮琪說完便撲到

床上哭泣起來,她的嗚咽出聲,聲音殘破得令人心疼。

  這下可將我弄得慌神了,我丟下畫筆走到床邊,坐在這美女蛇的繡踏上安慰道:「k !算了,是相

公不對,寶貝你別哭了,相公不說了還不成嗎?」

  我翻過己經滿是梨花的小臉,幽怨的眼光讓我爲之後悔,我不由自主的封住她的唇。

  這個熱吻在火熱中還帶著源源不絕的柔情愛意,仿佛不只是四唇的貼合,我己將自己狂熱的情感完

全灌入她體內也貪婪地要求她的一切……

  當我更進一步地吸允她口中的蜜津時,玮琪雙腿酥軟得幾乎要融化成泥了。

  「別這樣……」玮琪羞得連耳根子都燙紅了,她想推開我,但我卻把她擁得更緊,她的小手貼在我

心口上,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我心跳得多快

  這個吻非常細膩且令人眩暈,在玮琪即將因缺氧而昏迷時,我才不捨得離開她的唇,纏綿地移到她

的臉蛋,鼻梁眉心和額頭,一記比一記更溫柔,仿佛正在宣示些什幺。

  玮琪心醉神馳地偎在我的懷中,一顆芳心被暖流漲得滿滿地,可就在這時我卻剎風景的清醒過來,

該死!現在是什幺情況了,我的欲望在爆發,出于私心我現在的欲望告訴我要占有她。

  「哦!你做什幺?」玮琪驚喊著但很快地發現——糟了!

  她整個人被我壓在身下,兩人的身軀正以非常親密的姿態貼合著,粗曠男性氣息完全包圍著她。

  「你……快點起來!」玮琪又羞又驚,根本不知道怎幺辦了,以前沒碰過此中狀況。

  我沒有移動身子離開,反而故意稍微挪動身子,讓跨下的亢奮剛好抵住她的兩腿之間。

  沒錯,原本我只是想懲罰她對我的欺騙,但,沒有想到一碰到她柔軟溫熱的身軀後,雙股之間居然

立即起了反應。

  「你……」玮琪嚇白了臉,「相公,你快起來!」她根本不敢迎視我那充滿欲望的火熱視線,僅能

以雙手抵在我胸前想推開我。該死!現在你還不可以碰我。

  「寶貝!我是你相公!有必要讓你享受到快樂!」我在耳畔沈聲戲說著,抵住她的東西居然變得更

加粗大了!玮琪聲音顫抖說:「我我我……我不要,會疼,你起來。」

  我沒有回答她,卻將色手伸入她的衣襟內,隔著肚兜撫模她圓潤飽滿的乳房。

  「啊!」剎那間,玮琪只覺得一股熱流直往腦門上沖,整個人像被推入火堆……

  玮琪香甜的純和柔軟的身軀,正對我發散著巨大的吸引力,我只想狠狠地吻她!

  侵略的唇印上她的唇瓣,我以拇指和食指扣住她的下領強迫她松開雙唇,火辣的舌也一並侵入靈活

地與她的丁香小舌糾纏,不讓她有機會躲開。

  玮琪想將我推開,但誰著我吸允她小舌的動作,她整個人感到更加昏沈,仿佛置身雲端一般,單一

個吻就可以令她昏頭轉向,身子虛軟得像是棉花。

  我利落地解開她的衣服的紐扣,一並扯下肚兜,「不要!」玮琪嚇壞了,伸手想悟住自己胸口,卻

被我把抓住兩腕,將她的受臂高舉過頭,也讓她白哲的嬌軀成一個誘人的弓型,更貼近她。

  我技巧熟練地撫遍她整個上半身,眼瞳蕩漾的滿是贊賞和欲望,我沒想到這個看起來纖瘦的小女人

身材居然如此豐滿誘人……

  「快停止……」玮琪雙頰如火在燒,她突然對自己的身子感到好陌生,隨著我大手撫摸過之處,每

一處肌膚都在發燙,熱流還不斷地湧向小腹……

  「放輕松。」我誘哄著,「我保證你會喜歡接下來的感覺。」我不耐煩的扯開自己的衣服,超大力

氣讓衣服扯裂開來,但完全不在乎迅速地讓同樣不著半縷的上半身壓住她。

  「啊……」玮琪忍不住發出低吟,她從來不知道原來兩具滾燙身子交疊的感覺竟如此奇妙且美好,

激起更狂野的火花。

  州良舒服吧!小女人。「我的色手壞壞地在她的乳尖兜圈子,讓它柔軟變爲堅硬。

  「別這樣,不要……」玮琪更本承受不了這樣的挑逗,身子泛過陣陣酥麻。

  「現在可不是說不要的時候。」我邪肆笑著,繼續搓揉那更加腫脹的乳蕾,然後以兩指夾起它火熱

的唇毫不猶豫地覆蓋上去。

  「啊……」玮琪吶喊道,夭啊這是什幺感覺?他怎幺可以對她這樣?但她的身體爲何更加發燙……

  也許是我「天賦異察」不但我的愛戀史非常的「精彩」,而且,在這方面的技巧我還是非常’優秀

‘的,簡直可以說是一流。

  我故意繼續在她的乳頭上以螺旋狀緩緩按摩,力道時淺時深,速度非常的慢,存心要折磨她。

  「噢噢……」玮琪意識昏沈地發出嬌吟,芳心無法壓抑地加快頻率跳動,甚至期待她的下一步動作。

  「你真美!」此刻這副嬌憨的誘人模樣,簡直令我無法移開視線,下體的需求更加瘋狂,如果不是

怕傷了她,我多想立刻占有她!

  「啊啊……’,玮琪頻頻顫抖著,兩手緊緊抓住我的肩頭,她快不能呼吸了,全身所有的知覺似乎

全集中在乳頭上,下半身卻空虛得可怕。

  「別這樣,我很……難受,啊,很難受……」「難受嗎?」我的笑聲充滿欲望,「放心,我會負責

解除你所有的痛苦。」

  玮琪衣服早就脫了,所以下半身只剩一條褒褲,我一扯下來,修長的美腿則完全暴露在我眼前,活

色生香的景色刺激我的視覺感官,迅速往下傳遞,更苗壯了我的欲望。

  我的手指在她滑膩的大腿上來回磨挲著,粗糙的指腹角蟲碰著絲緞膚質帶給兩人感官更劇烈的沖擊,

我的喘息變得渾濁,色手有意無意的碰觸她的女性禁地。

  我支起身子,迅速的封住她的小嘴,雄健的身體牢牢地壓住她,鉗制她的動作,色手直攻擊她兩腿

間的溫熱源泉……

  「啊……」绮麗的風景迎面襲來,玮琪驚喘著,她毀了!這個惡棍居然這樣撫摸她最私蜜之處,那

她將來怎幺辦?玮琪想推開我,甚至奮力的彎起腿瑞我的下體,但我很快地發現她的目的,不但將她壓

得更緊,甚至把她的兩腿拉得更開。

  「不要,不要這樣……」玮琪己羞得快暈眩!

  「可人兒,乖,別在亂動。」我更纏綿地吻住她,一路吻到她的耳後,呵著燙人的熱氣,「年一知

道很美嗎?來放輕松」

  玮琪的耳後是她非常敏感的一個部位,誰著我不斷地呵氣,玮琪只覺得全身都快融化了,身軀不知

不絕放松,幽谷間緩緩流出花蜜。

  「噢噢……」玮琪不知道自己發出的聲音嬌柔得簡直要把我的骨頭都融化掉了,玮琪清楚地感受到,

我一步步地撐開那緊室的信道。

  「哦哦……」玮琪己經完全不知道該怎幺辦了,推又推不開我,事實上,她也沒有多余的力氣去應

付我。

  我深入的手指肆無忌憚地抽送,很快地芳香的花蜜完全包裹我的指腹,隨著我一再入侵花蜜流得更

多。

  「不可以,不可以……」玮琪頻頻搖首,無助地咬著朱唇,她不該是這樣的,她不能這幺放肆啊!

  這邪惡的男人害她不夠嗎?現在還將她推落深不見低的欲望之谷,她己完全失去自我。

  「別咬自己,咬我。」我命令著肩膀一頂,承受她的噬咬,肩膀上傳來的些微刺痛卻更刺激了我的

欲望,是時候了,我再也無法忍耐下去,我的驕傲不住要破褲而出了,解開褲帶迅速脫下它往一旁一丟。

  亢奮的驕傲便刺入花苞裏,不住的律動起來。

  「啊!」瞬間,玮琪像被卷上浪頭頂端,美麗的彩虹包圍了她,她難以忍受地輕扭纖腰。

  「小女人,你在誘惑我嗎?」這樣會讓我失控的,「我粗吼著,因爲小腰的搖擺讓她的豐乳隨之輕

晃,在加上分身上的刺激,這不是任何男人控制得了的。

  「我沒有,噢噢……」玮琪己經不知道自己在喊叫些什幺了,我在她身體內輕旋,全身的歡愉都;

凝聚在這一點好似只要我稍加用力就可以徹底殺了她!

  我的分身探入更深,仿佛將她帶到某個不知名的境界,花苞像是開始燃燒,急需要解脫,一波又一

波的快感折磨,令她幾乎崩潰了。

  「哦噢……不要了……饒了我。」玮琪最後在顫抖和狂洩中倒在我懷裏昏昏欲睡,而我也一次又一

次將生命精華送到她體內。

  翌日,陽光射在床上,讓歡愛的兩人更動人,男人早上的性欲是更強的這句話一點也不假,見到美

麗的幽怨女孩子面帶笑容,更讓我想多疼愛她。

  「寶貝你醒了,相公,抱你去洗鴛鴦浴如何」我見到疲累的睜開V 眼的玮琪說道。

  「不要!你出去,出去。」玮琪見到我,想起昨夜的歡愛,她就害怕,她害舊將芯交出來,計劃實

施不了。

  「寶貝你怎幺了,來相公在這裏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內。」見到懷中寶貝的發抖,我的色心完全消失,

只想好好保護她。

  玮琪沒有說什幺,眼光中只有幽怨,任我給她淨身,不說一句話的隨著我出房門吃早飯。

  見到她的模樣,我就火大,想問清楚原因,她到底恨我什幺。可我沒有,我在等待查薩哈調查的結

果。

  「相公,今天是武林大會的開幕,相公要去嗎?」何向晚微笑的說道。

  「不了!今天相公在這裏休息,等正式比武時相公再去,我會調玉玄子他保護你們的。」我在臉上

親吻了幾下,等她臉通紅才放開她離開。

  佳人離開撕嬌慎的白了我一眼,微笑的取笑道:「看來相公怕吃醋殺人,所以不想去。」

  我邪邪的一笑,沒有多說什幺,「相公,的確有一些,不過相公還是想嘗一次等待滋味。」可是我

卻不知道,一個惡毒的計劃卻在蕭湘腦中形成,看來她對我的仇恨的確不小。

 第四章

  目送何向晚和常弄歡離開,我將陪我站在門口的舒兒攔腰抱起,進入房去休息。「相公,你的傷可

是沒有完全好,相公還是不要如此辛苦的好。」舒兒在我耳邊小聲說道。

  「你這個寶貝,相公的傷都好的差不多了!相公吃了保命丹藥,不用擔心。」我邪肆的吻了她的臉

蛋,看向正在和王希儀說話的上官芯等人。

  王希儀也看向色迷迷的她的我,臉不由羞紅起來,衆女一看都忍不住嬌嗔的白了我一眼。

  「相公!」王希儀不自然的喊著我,我邪氣一笑,「希儀,如果你還是不習慣叫大爺我相公,沒有

關系叫星星也可以,大爺我不介意。」我悠閑的坐到衆女的身邊,摟著已經漸漸融洽的王希儀說道。

  「相公,你偏心,爲什幺以前就沒有讓我們叫你星星。」鳴風對我撒嬌的說笑。

  「好了!我的寶貝!你們是越來越會調侃相公了!看到你們融洽的很,相公非常的放心,還好後院

沒有著火!要不然大爺我會有受不盡的苦。」我邪氣的一笑。

  「哼!沒有後院著火!王爺,好大的風涼話,搶了人家的未婚妻,王爺還會如此的說笑。」一個諷

刺的語調在大廳中響起。

  我挑眉一看,蕭湘帶著一個相貌普通,卻有一雙陰險細眼,我看了就心煩,「K !NND ,大爺我搶

了哪個混蛋的未婚妻子,你故意找茬是不是。」(雲霄閣: /forum-viewthread-tid-2099365-fromuid-670876.html" target="_blank">(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一【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一【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二【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二【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叁【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叁【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四【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四【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五【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五【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六【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六【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七【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七【下】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八【上】


(非原創)採花大帝——卷八【下】

中年夫妇大白天在宾馆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