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2发布:

久久国产欧美成人网站催眠网路

精彩内容:

西元2017年,網路的發展已經到了將「虛擬實境」廣泛應用在各方面上

就像我就讀的高中,就是應用虛擬實境在功課上,以效果來說確實是比老師在課堂
上說破嘴要來得好。

只是,也會有無法吸收的學生在……我算是其中之一吧。畢竟將精神都用在玩電腦
和網路遊戲上,就連青梅竹馬的她也是對我不抱持期待。

我的名字是天空明,是森野高中的二年生;至于我的青梅竹馬光野真名,則是從幼
稚園就住在隔壁的,有著一頭紅色短髮的活潑美少女……如果我的眼光沒有異樣的話


不過我還有另一個身份:駭客。不過並不是那種人人喊打的惡質駭客,而是定時測
試各大廠商有無安全漏洞,或是測試新版軟體的 BUG 等等……。基本上現在已經滿
多人去從事這樣的行業,而且那些廠商也會給我們經費來堵漏洞或 DEBUG,所以說好
賺,也確實是有辦法單靠這一個技巧來生活就是。

事情,是發生在午夜的一場網路討論會。

那時候,因爲目前廣泛使用的 OS 正開放新版測試,所以我們這堆人自然也就會常
聚集在一起討論起來。只是討論到後面,常常就會跑題。

不知怎幺的,突然有人提到了關于「催眠」-雖然說實際上大多是在談相關的情色
文章或是情色遊戲,不過我卻不由自主地往另一個方面想。

將催眠的技術應用在虛擬實境的話……?

因爲這樣的動機,我開始狂找關于催眠的書籍資料。在花了一整個星期日的時間之
後我發覺到,所謂的催眠,其實可以簡化成「將資訊輸入到潛意識」的一種動作。

以前就有電影院將可樂的資訊安插在電影中,以數十秒分之一的速度在螢幕上「閃
」一下,結果就讓當時可樂的銷量暴增百分之五十以上……姑且不論數據對不對,不
過這個手段後來就被禁止了……。

當然,我不會作得如此明顯,而且這對我來說還只是理論階段,還得作實驗成功才
行。

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覺的程度,才是一個駭客應該有的禮儀。(不過這只能管到有良
心的,惡質的就只能請他們自求多福了。)

而我身邊唯一可以找到的實驗對象……就只有我的青梅竹馬了。

----

詳細的程式寫法與侵入方式我不方便在這裏說明,總而言之我將程式藉由之前幫她
修電腦時植入的後門程式放進去,然後藉由虛擬實境的啓動時同時啓動……之所以設
定成這樣,是因爲虛擬實境本身就是個「催眠視覺」的程式,在相輔相成之下效果會
更加地顯著。

當然,因爲是實驗,程式的植入必須分許多次進行-不過好在她對電腦是一知半解
,而且加上我還是電腦專家(尤其是駭客方面),她對我說的話還真是深信不疑呢。

而爲防連我自己也中獎,除了程式碼上有追加對特定人士的迴避外,我自己戴的眼
鏡上也有做出迴避措施。這樣在往後使用虛擬實境學習時,才不會出狀況。

然後,就這樣過了一個月之後的某個晚上……。

正當我在二樓的寢室處理著安全漏洞的報告時,窗戶傳來了輕輕的敲打聲。

我停下敲鍵盤的手:「怎幺又從窗戶進來啊?」

「唉唷,這樣比較快嘛。」隨著聲音,短髮的少女穿著便服從打開的窗戶爬進來-
是真名:「還在忙電腦啊?」

「不忙沒錢可以賺啊,我又不像妳,父母都在家。」我的父母在去年就移民到美國
了,我是因爲還有高中要讀才沒有跟著被踢過去。

「唉呀,我現在家裏也只剩下我一個人啊,你忘了我爸媽上個月才出差,起碼要年
底才會有回來的時候嗎?」真名一邊說,一邊大力地坐在沙發上-隨著身體的動作,
我隱約可以看到她的胸部在衣服內劇烈起伏著。

她並沒有穿內衣。

「好啦,今天又要借什幺漫畫?嗯?」她會爬窗戶到我房間,通常也只是借漫畫回
去看而已。

「嗯,不過我想看看再回去,可以嗎?」她一邊說,一邊從我旁邊的書櫃裏拿出一
本漫畫,就坐在我的床上看起來了。

不過她拿的漫畫……是成人漫畫。

我將椅子反過來作,一副等著看好戲的心情,看著接下來的演變。

不出我所料地,才經過五分鍾多,她的臉頰就出現了紅潮,胸口有著明顯的起伏;
再過幾分鍾,她就空出一只手開始不規矩地,隔著衣服在撫摸著自己的胸部;胸部摸
夠了,手指便往下移動,拉開了牛仔褲的拉鍊,露出了粉紅色的私處,然後就用手指
不斷地在小紅豆與私處之間遊移著。

她連內褲都沒有穿。

「啊……嗯……喔……嗯……」她一邊吞著口水,一邊加快手指移動的速度,私處
也開始滲出透明的液體,甚至滴落了床單,在床單上出現了水痕。

半小時後,她突然弓起身體,全身像是抽筋般地僵直後,就整個人靠牆攤在床上喘
著氣,顯然是達到了高潮。

「妳最近常常自慰嗎?」我語帶好奇(其實是明知故問)地問道。

「嗯,也不知道怎幺回事,這一個月心血來潮就常常自己來……」喘著氣,她顯然
沒發覺到自己竟然在我的面前自慰。

「很舒服吧?」

「嗯,是很舒服,不過我想要更舒服一點……」她指了指手上的情色漫畫:「老是
自慰都膩了,讓我嘗一下做愛的感覺好不好?反正你是男的嘛……」

她一邊說,還一邊用手撥動著自己的私處,一副誘惑我的模樣。

「要我幫忙可以,不過妳總得做點表示吧?」

「唉唷,真小氣……」她一邊嘟囔著,一邊起身走了過來;而我也將椅子坐正,就
這樣看著她拉開我褲檔的拉鍊,將我那已經漲的過火的分身拿出來:「唉呀,還真大
呢……」她讚歎完後,便開始用舌頭舔著我的分身,雖然生疏,不過對于還是第一次
的我,遠比自己自慰還要沖擊著我的感官。

結果令人洩氣地,才叁分鍾我就將精液噴在她的臉上。

「嗯……有點腥,不過還滿好吃的……」不在意自己的臉和衣服都被精液濺到,她
品嚐著我的精液,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

在她把臉上的精液都舔完後,又回過頭繼續舔著我的分身,直到我的分身又再度堅
硬起來爲止:「唉呀,和漫畫上說的一樣耶……」讚歎完後,她便把牛仔褲脫掉,露
出了有著些許陰毛的私處。

她正想連上衣也一起脫掉,我連忙制止:「就這樣上來吧。」

「嗯,好啊。」對于我的提議,她顯然十分同意-她輕握住我的分身,雙腳一跨坐
在我的身上,將分身對準她自己的私處後,就將屁股慢慢往下沈,讓我的分身鑽進她
的體內。

「嗚……」畢竟是第一次,在我的分身鑽進她的私處時,她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些
許的鮮血從交合處滲出些許-這是她還是處女的證明。

直到她整個屁股坐在我身上,讓我的分身進入了一個緊到會讓我打咿索的溫熱的洞
後,她才鬆了一口氣:「哈、哈……沒想到還真有點痛……不過現在應該沒問題了。


「辛苦妳了。」我擦掉她因爲疼痛而漏出來的眼淚後,就用吻來安慰她-而她也十
分高興地,用更激烈的舌吻來回應我的安慰。

而隨著下體開苞時疼痛的逐漸消失,她的屁股也開始扭動著。

「想要了?」我離開她的嘴唇,問道。

「別、別問了啦,快點……快點賜與人家快樂……」她開始懇求我,屁股也開始時
而上下,時而左右搖擺動著。

「那,自己動吧。」

「喔、嗯……」聽到了我的話,她開始嘗試將屁股大幅度地上下動著-顯然刺激太
大的關係,她每動一次身體就會直顫抖好幾次:「啊啊……好棒……身體……停不下
來了……啊……阿明,早知道我就早點找你了……」

我沒繼續說話,只是拉起她的衣服,讓沒有胸罩保護的胸部露出來,並用雙手玩弄
著。

「啊啊……阿明,胸部、胸部好舒服……」她緊抓著我的肩膀,屁股不斷地起起落
落。

「以後妳就常常來讓我玩吧……」

「嗯,好啊,我要給你玩、我要讓你玩……」在接近高潮的沖擊之中,她只能盲目
地回應我的要求。

興致一來,我抱起了她,將她放倒在床上。在我開始抱住她的腳猛力沖刺時,她也
高興地雙手撐著床,不斷地用屁股來回應我的沖刺。

在幾近半小時的肉搏戰後,我和她幾乎同時間大叫著,在她全身僵直的同時,我也
在她體內放出了我的第二發精液。

在極度的疲累之中,我和她互擁,沈沈睡去。

--

張開雙眼,就看見她那安穩的睡臉。

看來這一個月的漸進式催眠相當有效果,讓她能夠完全無視于貞操的觀念,就這樣
把她的第一次給了我。

內容?抱歉,無可奉告。

要開始正式進行計畫了呢?還是繼續在她身上試驗呢?正當我考慮時,她帶著細微
的哼聲,醒了過來。

一看到我醒過來,也不管我的分身還深埋在她的蜜穴裏,就撐起上半身說道:「你
已經醒來啦?」

「是啊……」我一邊說,一邊雙手依然不知足地在她的身上移動著。

「不要啦,癢死了。」她口裏這樣說,身體卻沒有任何阻止我的動作,甚至于我還
可以感覺到從她的蜜穴傳來的擠壓感。

「……要嗎?」

「來啊,誰怕你。」脫掉了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休息一晚後的她,「性」致也很
高昂。

就這樣,我們兩人又在床上玩到了中午,才爬起來準備中餐。

看著只穿著圍裙的她,在廚房幫我做菜的樣子,我有一種滿足的感覺-不管是現狀
還是程式的成功。

我趁著她在做菜的時間,回到房間電腦前檢查著這個還沒命名的程式。

「嗯?這個是……」看到一半,我發覺到程式裏有個選項我竟然忘了關。

一般的木馬程式都具有隨網路擴散的機能,而我們駭客爲防程式被濫用,這個機制
通常都會關閉或是拿掉。

不過很顯然地,我在寫這個程式時,忘了加入關閉擴散的選項……。

現在共享軟體的發達,連她自己也裝了一分類似的軟體,這幺一來,那個程式恐怕
已經隨著共享軟體而複製出去了吧。

對于一個尚未完成的程式而言,這可不是好現象。

但是要挽回的話,就必須製作清除軟體……那就等于是讓我全盤招供了,我還不想
把自己的工作給搞掉。

看來只有靜觀其變了……而且我這邊的程式也得繼續改良才行。

「阿明,煮好啰。」樓下傳來她的呼喚聲。

----

在度過了充滿性慾肉慾的一天後,第二天星期一的早上,一到學校我就被英文老師
找過去調整虛擬實境的相關設定-畢竟英文成績不好的我,只好用這招來爭取過關的
機會了。

不過當我在檢查程式時,卻發覺到主機端電腦的程式裏,「果然」也有我所寫的催
眠病毒。

要解?不解?那一瞬間我的思緒停在這個選擇上。

「怎幺了?」英文老師或許是看到我的異狀吧,連忙跑過來詢問。

我們班的英文老師「瑪莉亞.阿茲.雷」是個留日的美國人,有著一頭金色的亮麗
長髮,不過對于電腦是屬于那種一知半解的人,所以我才有趁虛而入的機會。

「電腦好像中毒了,光靠電腦內的掃毒軟體好像清不掉的樣子。」我這句話一半是
實話。

「唉呀,這真糟糕……」瑪莉亞老師並沒有顯得特別慌亂的模樣:「那,就像上次
一樣好了……網管那邊我會去說明的。」

老師說的「上次」就是直接連到我的電腦進行遠距離掃毒,雖然後來網管抗議,但
是在瑪莉亞老師以及其他同好的保證之下,到後來不單單不了了之,反而讓我成了特
例,變成「暗黑網管」般的存在。

更何況,這間學校的網管基本上只比瑪莉亞老師的等級要高一點而已,畢竟這種「
免費打工」對于對電腦有高知識的專家來說沒有任何的吸引要素。

當然,我所做的確實是「掃毒」-不過是將主機裏的舊檔案置換成新檔案。

接下來就看實驗的效果了。
很快地,又經過了一個月。

今天又是利用虛擬實境教課的時間……說穿了,除了數學和體育之外,幾乎所有的
課都或多或少用上了虛擬實境。就以我個人的感覺來說,有點氾濫。

不過這倒也間接造成了我的實驗之成功-當然網路的自由分享氾濫也是主因。

這段時間以來,我自然又繼續在我的實驗上加料直到我滿意爲止。

而成果,就像現在一樣,我坐在某位女同學的面前桌子上,而我面前的女同學兩眼
呆滯,呆呆地坐著,原本戴在臉上的3D面具也拿了下來放在一旁。

而我的分身,正大棘棘地展現在她面前。

我在催眠程式裏加入了關鍵詞,這樣可以讓他們的生活作息和平常一樣,以避免他
人注意。

現在可以說整間學校都處于催眠狀態之中-關鍵詞和指令可以利用廣播,以人類聽
不到的頻率發送-當然這還得先擺平負責廣播的老師與學生。

「我一拍妳的肩膀,妳就會醒過來。」我輕聲地說道:「妳醒過來之後,妳會想要
去用嘴巴去舔食著妳面前的東西,而且我所說的話妳都會照做。記住,不要用到牙齒
咬,妳才會有可口的果汁可以喝。知道了就點點頭。」

在我的暗示下,少女輕輕地點點頭。

確定之後,我拍拍肩膀,她原本呆滯的眼神立即恢複正常。她接下來的動作就是用
手輕輕地捧起我的分身,然後用舌頭輕輕地舔著,就像是在舔棒棒糖一般。

「來,用口含進去,然後將頭前後擺動。」在我的指示下,少女張開嘴將我的分身
含進去後,便努力地將頭前後擺動,以口來套弄我的分身。

我並沒有對她的身體做出任何動作,只是好整以暇地看著她服侍著我的分身。

過了十幾分鍾後,我感覺快要射精了:「要、要出來了。」

我雖然這樣喊,但她顯然已經含上了瘾,完全沒有離開的迹象。

就這樣,我把精液盡數射進了她的嘴裏,而她並沒有被我射出的精液嗆到,十分有
技巧地將我的精液全數吞了進去。

等她吞完後,我好奇地問道:「妳以前有做過口交嗎?」

「嗯……我的男朋友有教過我……不過已經和他分手了。」她誠實地說道。

事後,我讓她恢複催眠狀態,只是我還是讓她記得她有幫我口交,唯一的改變:這
是在虛擬實境裏的場景,並非現實。

接著,我利用網路的遠隔遙控,利用廣播解除學校學生的催眠狀態。

看著她恢複後,那一副紅著臉,帶著害羞與滿足的模樣,讓我更加確定實驗的成功


下課後,我快步地往保健室移動-因爲在那邊還有一個測試在等著我。

來到保健室前,我敲敲門:「我是天空明,我要進來了。」

「啊,請進。」裏面傳來的是女性的聲音。

「謝謝。」得到允許,我就打開門進去保健室-只見保健室的老師依川星子正和另
一位女同學談天。那位女同學也是我熟悉的人,是學校前幾名的校花,同年級隔壁班
的「佐藤千鶴」,是個有頭亮麗黑色長髮的美少女,還是茶道社團的社長,不過因爲
有點貧血,所以時常來保健室報到。

我還沒等老師問我,我立即以關鍵詞讓我面前的兩人陷入了催眠狀態。

「聽的到我的話嗎?」

「嗯。」「聽到了……」

「等妳們從催眠狀態醒來時,妳們會忽略我的存在,但是依然可以聽到我的聲音,
而妳們也會聽從我的話,並視爲妳們的想法,也不會有任何的反抗,因爲我所說的話
就是妳們所希望作的……知道的話就點一下頭。」

兩人點了點頭。

「妳們一聽到我的拍手聲,就會從催眠狀態醒來……」

我一拍手,兩人立即恢複原狀。

恢複原狀之後的兩人,完全沒發覺我的存在,繼續談笑風生。

「現在,妳們會覺得房間很熱,但是妳們完全不會想到要開窗戶,而是一件件脫掉
身上的衣服。每脫一件,妳們就會涼爽一點,但隨即妳們又會感到悶熱,而繼續脫掉
身上的衣服。直到赤身裸體爲止,妳們才會感覺到舒服。」

我一說完,千鶴首先有了反應:「老師,好像……有點熱耶……」

「嗯……空調好像有點問題……」依川老師也露出了有點疑惑的表情。

現在時節是六月,可以說是不熱不冷的時期,所以空調也只是開送風而已。

「那我把上衣脫掉看看會不會涼一點好了。」

「那我也脫掉上衣好了。」就這樣,兩人不約而同地把上衣脫掉,露出了胸罩-千
鶴的胸罩是常見的白色,老師的胸罩則是肉色的。兩人的胸部在胸罩的襯托之下,看
起來都有起碼D罩杯的實力。

「嗯……還是有點熱耶……」這次有點不耐的換老師了:「連裙子都脫掉好了。」

「我想也是……」接著兩人站起來,就把裙子脫掉了-現在的兩人就只穿著內衣內
褲,還可以看到兩人的陰毛隱約地在內褲裏顯現。

「……不行,還是有點熱。」這句話剛說完,老師就站起來,索性將內衣內褲全部
脫掉-頓時赤身裸體的依川老師就出現在我的面前,擁有著 D 罩杯實力的胸部在去
除胸罩的覆蓋後,露出了完美的外型。

脫光衣服後的老師,露出了舒服的表情:「這樣總算涼一點了。」

「那我也……」看到老師把衣服脫光後,一副舒服的模樣,千鶴也跟著照做,不久
一副年輕的裸體也出現在我的面前-也許是因爲千鶴身形比較小,所以胸部看起來還
比老師的大了一點。

千鶴在把內衣內褲脫掉之後,也露出了舒服的表情:「啊,這樣就涼多了……好舒
服喔……」

「……千鶴同學還是處女嗎?」

「嗯。」沒有意識到是我的詢問,千鶴點了點頭。

「等一下妳們會發覺到我的存在,但是妳們並不會認爲在我面前裸體有什幺不對,
因爲妳們覺得這樣很舒服。然後老師會要求我幫妳替千鶴上一場性交的課程,妳們不
會認爲這有什幺不對,因爲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我話說完後,老師轉過身來望著我:「對了,天空同學要幫我一下嗎?有件事要麻
煩你。」

「可以是可以,不過是什幺事呢?」我知道這是明知故問,不過還是得裝一下。

「因爲千鶴同學想要知道怎幺做愛,所以得麻煩你實際示範一下。來,先把衣服脫
下來吧。」

「啊,好的。」在老師的吩咐下,我將衣服全數脫掉,就這樣叁人就一絲不挂地同
處一室。

因爲在我進來之後,我就隨手把門鎖起來了,所以不怕會有人闖進來,而且現在學
生大概也下課跑光了,也不會有人靠近這裏……即使真有人進來,我也有辦法處理。

「那我就先示範一下好了。」老師讓我坐在椅子上,說道:「等下千鶴看我怎幺做
,妳就照著做就好了。」

「是的,還請老師多多指教。」千鶴一副拭目以待的模樣,顯然把做愛當成了一般
的課程。

「那幺……首先,這是口交。爲了讓男人的分身可以進入我們的陰道裏,所以必須
給予必要的刺激。」解說完後,老師便把我的分身給含進了口裏,開始用口套弄著我
的分身。

「哇……這樣的東西,可以含進嘴裏嗎?」千鶴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哈……含不進去的話用舔的也可以,總之只要給予刺激,讓分身硬起來就可以了
。當然如果可以讓他射出來的話……」聽到千鶴的疑惑,老師特地先把我的分身吐出
來解釋著。

「射出來?」

「嗯,就是男人的高潮。男人的精液還是養顔聖品喔,可以吃的。」解答完後,老
師又繼續地刺激著我的分身。

不過,老師啊,是誰和妳這樣說的啊……我可不想因爲這個因素而被搾乾啊。

吞吐了好一陣後,老師才把我的分身吐出來:「來,千鶴,妳自己來試試看。」

「啊,是的,老師。」聽到老師的吩咐,千鶴立即和老師一樣,跪坐在我的跨下,
然後用手握著我的分身:「唉呀,好熱啊……」

「來,看妳能不能將天空同學的精液給弄出來。」

「啊,是的。」聽了老師的吩咐,千鶴立即盡可能地張大嘴巴,便將我的分身給含
了進去。

「別用牙齒,只要運動妳的嘴唇和舌頭……」在老師的教導下,千鶴的動作也越來
越熟練。甚至于除了用口含之外,老師也教了許多關于口交的招式,千鶴也幾乎是一
教就會,彷彿天生就該爲男人服務一般。

只是,畢竟在早上就射過一次了,現在要我在口交的狀況下射第二發出來,還真有
點強人所難。

不過老師也不是硬要我在口交的狀況下將精液社出來,在看千鶴都會了之後,就示
意千鶴停下來:「好了,口交的部分就這樣,現在是正式的性交……天空同學,麻煩
你來到這張床上。」老師一邊叫我,一邊自己就躺在床上,,打開雙腳,一副任人宰
割的模樣:「由你採取主動位可以嗎?」

「啊,是的,老師。」老師的命令我自然是十分樂意,來到床上,我順勢就抓住了
老師的雙腿。

「對,就這樣……你把身體往前推進,我來誘導。」老師起身握住我的分身,而我
也照著老師的吩咐,將腰往前一挺,就這樣進入了老師的蜜穴之中:「啊……沒想到
天空同學的東西還滿大的……」

「這就是……性交?」千鶴仍是有點疑惑。

「嗯,當然不只如此。」微喘著氣,老師繼續解釋:「因爲我已經不是處女,所以
那裏不會流出血……雖然說第一次會有點痛,不過也只會痛第一次而已。來,天空同
學,你將腰前後擺動,這樣我就會更舒服了。」

「是的,老師。」聽到老師的話,我自然開始將分身前後擺動,而老師也開始露出
淫蕩的氣息:「啊、天空同學的……這幺快就頂到了…… 啊啊……好棒……」

近距離看著老師淫蕩的演出,千鶴看的是臉紅心跳,兩手不知不覺地就往自己的密
處移去,輕輕地撫摸著。

由于之前就已經刺激過了,老師的蜜穴也有著讓我直打咿索的蠕動感,在老師達到
高潮的同時,我也不禁將第二發精液射進了老師的體內。

「啊啊……射進來了……不管了,反正很舒服……」任由我把精液全數射進了體內
,老師有的只是舒服的表情與滿足的笑容。

稍做休息後我轉頭一看,這才發現千鶴坐在地上,雙手還埋在兩腿裏,一臉潮紅。

「唉呀呀……千鶴自慰到高潮了嗎?」老師想要起身,卻發現我的分身又開始硬起
來了:「呵呵……天空同學,看到千鶴同學的樣子,又想要了嗎?」

「對、對不起……」我連忙道歉-雖然也是裝的。

「沒關係的。」笑了笑,讓我從她身上離開後,老師坐在床上面對著千鶴,打開雙
腿,大棘棘地將蜜穴呈現在千鶴眼前:「這就是體內射精後的情況……雖然很舒服,
不過除非你想要孩子或是安全期內,不然還是體外射精或是戴上保險套比較安全。」

「……是的,老師。」千鶴的回答有點無力。

「那幺,就請天空同學來和千鶴進行實地演練啰。上來吧。」在老師的吩咐下,我
抱起渾身無力的千鶴放在床上:「會有點痛喔,麻煩請忍耐一下。只要放輕鬆就好了
……」

「……嗯。」也不曉得是害怕還是興奮,千鶴躺在床上,就把眼睛閉上。

我輕輕地抓著千鶴的雙腳打了開來,這才發現千鶴的蜜處已經可以說是氾濫成災了


我抓著自己已經硬挺的分身,先頂在千鶴的蜜穴口。

「嗯……」也不知道是舒服還是嚇到,千鶴的身體抖了一下。

「要進去啰。」

「嗯。」在告知之後,我便將腰部往前一頂,分身竟然比我想像的,還順利地進入
了千鶴的體內。

這一頂,千鶴整個人弓了起來,張大著嘴卻吐不出一句話,過了快一分鍾才又恢複
平躺的模樣,直喘著氣。

「會痛嗎?」

「我、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覺那裏……有點漲……」

「不會痛嗎?」聽到千鶴的話,我不禁往我們兩人的交合處一看-確實有些許的血
液滲了出來,千鶴應該是處女沒錯:「有血液……但是我沒感覺到有頂破東西……」

「我想千鶴應該天生就沒有處女膜吧……也或許是薄到沒有感覺而已。」老師想了
一下後說道:「天空同學,你就先保持這樣的姿勢別動,等千鶴同學適應之後再開始
動。對女生溫柔才是好男人的表現喔。」

「問題是好男人通常都得孤獨一生啊。」這句話我倒是沒做作-在網路上一直流傳
著「當女生對你說『你是好人』的下一句,通常就是『你會找到比我更好的』或是『
我不適合你』等類似的分手文」這樣。

「唉唷,沒人陪你,我和千鶴陪你就好啰。」老師指了指千鶴:「千鶴似乎開始舒
服啰。」

「天空同學……你能夠……動一下嗎?那裏好像有點癢……」此時千鶴也開始要求
我了,腰部也有明顯的扭動。

「對了,我順便教個新動作好了。」在老師的教導下,變成了千鶴騎著我的狀態,
也就是男下女上的姿勢:「這樣妳就可以自己動了。」

「是的,老師……啊,裏面……好漲……」千鶴一開始很勉強地將屁股上下移動,
時間一久,腰部的移動不但不吃力,反而還越來越快:「啊啊、好棒……這、這就是
做愛……腰、腰停不下來了……」

「啊,千鶴同學的裏面……好緊好熱……弄得我好舒服……」

「啊,謝謝、謝謝指教……天空同學的東西,也弄得我好舒服……啊~不行,好像
什幺東西要沖出來了……」

「那就是高潮的前兆喔……」老師滿意地看著我和千鶴的淫亂行爲:「天空同學,
把精液深深地打進她的心吧……」

「啊……不管了,我的體內,要塞滿天空同學的精液……啊喔喔喔……要出來了…
…快點,一起……」

「千鶴……嗯喔喔喔喔……」

「啊啊啊啊……」在一陣狂亂的叫聲之中,我和千鶴都達到了高潮-相對于我整個
人脫力無法動彈,千鶴則是幾乎保持著騎在我身上的樣子,完全失神狀態。

等到我們都恢複了行動能力後,我再次讓她們進入催眠狀態:「等妳們醒來之後,
依然會記得剛剛發生的事情。妳們會認爲這是一場成功的學習經驗,但妳們不會向其
他人提起。而且以後只要我提出要求,妳們都會十分樂意地接受我的要求,因爲這是
十分舒服的學習……」

「是的,十分舒服……」兩人依然赤身裸體,就這樣站在我的面前,兩腿間還有著
精液淫水乾掉後的痕迹。

「那幺,明天學校見啰。」解除催眠之後,千鶴和老師一起拖著疲憊的身體各自回
家,而我則是握著她們的內衣褲當勝利品,也高興地回家好好休息一番。



一踏進家裏,從廚房就傳來真名的聲音:「回來啦,等一下就煮好啰。」

「謝謝喔。」我將書包放在沙發之後,就往廚房走去-此時的真名,全身上下就只
穿著一條圍裙,正在快樂地幫我煮飯。

現在的真名並沒有埋入「關鍵詞」,不過在之前的催眠程式漸層洗腦下,只要家裏
沒有外人在的狀況下,就一定是赤身裸體,有時還會就這樣光著身子從窗戶爬進來,
一副不以爲意的樣子。而且對我可以說是百依百順,我想就算叫他光著身子大白天逛
大街,只怕她也會照做不誤吧。

不過,既然我自認有把她當作女朋友看待,那自然也不會讓其他人有眼睛吃冰淇淋
的機會。

真名的性慾也出乎我意料之外,從吃完飯後的洗澡開始,她就用她的蜜穴一直「咬
」著我的分身不放,直到洗完澡後的休息也不放過。

現在的我已經不需要寫作業了,只要專心地做著網管的工作就能夠順利畢業,也能
繼續待在學校裏擔任網管的工作。

「讓我生你的孩子吧。」騎在我身上,真名這樣提議著:「我這兩叁天是危險期…
…」

「危險期是一回事,妳忘了我們家的遺傳病了嗎?」我苦笑著-我們家族的父方一
直有著「精蟲稀少症」的困擾,到我這一代雖然數目和常人差不多,但卻都是無法受
孕的「假精蟲」,生育的機率幾乎可以和零劃上等號。唯一慶幸的是,我的性慾倒是
可以號稱「不倒翁」,有著平常人叁到四倍的「勇猛」度,也因此才禁得起真名的壓
榨。

就連我的出生,也是借助人工受孕才得以完成的。

當我知道我也有這個遺傳疾病時,還真差點沒把老爸扼死。之後我也下了宣示-沒
後代不要怪我。

現在父母在國外出差,有一半的因素也是準備再生第二胎,以及找出解決的方法。

不過現在想想,我的蛋蛋怎幺有辦法及時製造出這幺多的「無用物」啊……一天叁
四次的射出都還有剩。

「好!那我要天天在肚子裏塞滿你的精液,我就不相信生不出來。」她一副「壯志
豪雲」的氣概,我看了只是更多的無奈。

此時,電腦那邊傳來了 MSN 簡訊,我立即抱起真名坐在電腦前-是我的老網友,
ID 叫「莫非」的人,取的是男性 ID,但實際上是女的(我曾經看過照片,長的還不
賴,是個金髮美女,看起來不到30)。

她常常會自誇自己是外星人,擁有壓榨男人的實力……當然我們這群人只是當作笑
話看而已。

不過會這樣吹噓自己性能力的女性還真的不多就是了。

「以下檔案是極機密文件,看完了就銷毀吧,不是病毒,沒事的。」隨著這句留言
之後的,是一個大約 1MB 的壓縮檔。

「好,就和妳拼一拼。」我笑了笑,按下下載鈕。

下載完後,我解開來看……是一個文字檔,檔名是由八位數組成的數字,一時間看
不出什幺異狀。

我讓真名抱著我繼續享樂,然後我側著頭看著文字檔的內容。

但是看沒幾秒鍾,我的眉頭卻皺了起來。

內容所敘述的,是一連串關于「不老不死」的實驗,而且竟然還有外星人參與。而
且更糟的是,成員一覽竟然有著我父母的名字!

「這到底怎幺一回事?」我用單手以最快的速度打字詢問對方。

「就你所看到的這樣。」她只回答這句話而已。

看來只好硬著頭皮看下去了-不過在此之前,我先讓發洩到一段落的真名先回家去
休息,她雖然有點不願意,不過也還是乖乖地從窗戶爬回她家了……看她連衣服都不
穿就往窗戶爬出去,顯然她來我家時也是沒穿衣服吧。

大大地吐了一口氣之後,我繼續看下去-裏面的內容除了成員之外,就是相關的實
驗大綱,包含基因的修改在內。

那些都不是我主要想知道的,所以直接拉到最後面……在結果的討論之中,果然如
我所料地出現了「性功能增進,但精子存活率極低」的字串。

我果然也是這個實驗的成品之一。

此時,MSN訊息傳來:「看完了嗎?」

「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正如你所看到的,就是這幺一回事。想知道得更詳細的話,明天中午學校頂樓見
吧。」之後,她就下線了。

老實說,現在我的腦袋還一片混亂。

此時,真名又裸體出現在窗戶邊:「我今天睡你這邊可以嗎?沒你陪我睡我會睡不
著……」

「……那妳要讓我發洩一下嗎?」

「當然,我是妳的嘛……」聽到我的化,真名倒是十分慷慨:「不過你可要讓我的
裏面都塞滿精液喔。」

「那是當然。」帶著亟欲發洩出來的一股氣,我抱住真名,往床上倒去。

久久国产欧美成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