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2发布:

被黑人玩得站不起来拿一个合同卖一次身

精彩内容:


  張燕的心情及其矛盾,她想擺脫目前的困境,但又談何容易?她曾濃妝豔抹地把自己送到周行長面前,暗示他只要給她20百萬貸款,她什幺都可以做。可那老頭竟然說什幺,「你不覺得自己太老了點兒?」生氣管生氣,總不能等死啊!

  彪子可不是個好惹的,要是還不出錢,保不住他會幹出什幺事兒來。

  連著幾天,張燕是一籌莫展。早晨起來就覺得累得慌,百無聊賴地把自己泡進澡盆裏。溫熱的水使她感覺稍稍好一點,一邊抽菸,一邊想她的心事。

  張燕在社會上混也算有年頭了,可是運氣太背。別人幹什幺都賺錢,她看了眼熱,可偏偏輪到她幹了,是幹什幺都是賠。這不,都叁十好幾的人了,還是像天上飛的風筝,不著邊。去年稍一不慎,就幾乎到了要跳樓的地步。雖說這裏磕頭那裏作揖的挺過來了,可債馬上要到期了,錢在哪兒呢?

  曾經有人勸過張燕,說她運背主要是身邊沒有一個男人,還是嫁個人吧!張燕心裏想你們知道個屁。想自己一沒學曆,二沒資本,憑什幺在建築行業混?要是早嫁人了,怕還混不出今天這模樣了呢!

  想到這裏,張燕覺得有了一點勁兒。她掐滅菸頭,跨出浴缸,站在大立鏡前。

  她撲哧一笑,想起了範大偉。

  心裏有了目標,張燕一下子就精神起來。她對著鏡子抹豐乳寶,一邊揉一邊端詳自己。她發現自己這幾年的確老多了,先是奶子下垂了好多。去年她還不抹豐乳寶呢。也是,給人摸多了吧,再挺也會耷拉下來的。她沖著鏡子做了個鬼臉。

  前些日子她在一次應酬中遇到範大偉,就發現他看人的眼神不一樣。聽人說他手裏有一批工程,要是——張燕看著奶子像充氣似地鼓了起來,自己的希望也在鼓。她下意識地把奶頭染深,用指尖捏著向外拉了拉。要是能拿到個工程,彪子那邊就好說一點。再說,有了工程,她就不一定非吊死在周行長這個老不死的身上了。張燕套上一件薄薄的黑色T 恤,心裏有點把握了。這豐乳寶還真管用,都用不著戴乳罩了。

  描眉塗唇下了一會功夫,張燕拿起手機,對照名片給範大偉打了個電話。電話那頭響了好一陣子,一個女的接的,嬌嘀嘀的說範總不在,就挂了。張燕楞了一下,拿著電話的手怎幺也放不下來。我得跑一趟。張燕孤注一擲。

  張燕到範大偉辦公室正是時候,女秘書剛剛坐下來,用手理著有點淩亂的頭髮。看樣子是和她的那個範總親熱了一下,張燕想。不等女秘書起來擋駕,張燕已經推開了她右邊的門。

  「範總,要見您真不容易哪!預約說您不在,還好是順路,來看看您。不認識了吧!」「怎幺會呢?請坐!是張總啊,請都請不來。有事吧?」「是啊」,張燕看出範大偉已經認出了她,但是那雙眼睛裏沒有第一次那種味道。才跟那個小騷貨幹過?真是背透了。張燕心裏想,嘴上可是一點兒也沒露出來。「聽說您範總手裏一大把工程,能不能分一點給我乾乾,我都快餓死了。」「是減肥餓的吧?看你身材多好,該挺的地方挺該收的地方收,哪像我這樣一身膘啊!」望著埋在大板椅中打哈哈的範大偉,張燕從他的話裏聽出一點希望。她走到範大偉的辦公桌前,上半身探過去湊向範大偉,遞上一支菸。範大偉的眼光立刻向張燕低領口掃過來。

  「張總,我可是真的來求您。您不會見死不救吧!」「工程倒是有,就是不知道張總願不願意吃,吃得下吃不下。」範大偉把煙刁在嘴上,手裏拿著捲成一卷的圖紙,朝張燕比劃著。

  在張燕看來,範大偉把手中捲成筒狀的圖紙暗示她,願不願意給他特殊服務。

  「怕沒有大到我張燕吃不下的吧!」張燕暧昧地朝範大偉笑。

  範大偉瞇著眼睛,直直地看著眼前這個半老徐娘。心裏陡然升起一股惡作劇的想法。剛才他的確是和女秘書搞了一通,在這種時候,張燕那張臉真是一點也不中看,女秘書不知要比她嫩多少。但是這個騷貨既然自己送上來,怎幺也得讓她嘗嘗我的滋味。這樣想著,範大偉拿起電話,對門外的女秘書說,「小王啊,我要休息一會兒,有人找就說我不在。

  放下電話,範大偉對張燕說,「那幺,你想要多少呢?這裏正好有一個90萬的工程。剛才還有一對姊妹來要呢!」「真的?那你怎幺沒給啊?」

  「她們不肯做,後來勉強做了,也不到位,所以就沒給她們。」「那她們不是白做了嗎?」「那有什幺辦法,又不是我要她們來做的,是她們自己送上門的。你說是不是?」張燕倒抽了一股冷氣。他是在警告我。算了,豁出去了。張燕下了決心。

  「那就給我吧。」張燕隨手把坤包放在沙發上,站起來走到範大偉的身邊。

  「別跟我套近乎。去!趴在茶幾上。」範大偉皮笑肉不笑地說,那眼神就像是鷹注視著腳底下的獵物。

  「別這樣嘛!您範總何必呢?」張燕的眼睛裏露出了一點哀怨,聲音裏帶著一絲無奈。

  「你今天打扮得這幺性感,不就是來找我開後門的嗎?」範大偉示意張燕動作快點。

  張燕只好走到沙發邊,把上身趴在茶幾上。那茶幾是這樣的矮,張燕不得不把屁股蹶起來。他這茶幾不是專爲這設計的吧?張燕想。

  「喲,還真穿著丁字褲呢。」

  叭叭兩聲,張燕屁股上挨了兩巴掌,白皮膚上立刻出現兩個紅印。

  「哎,輕點。你以爲是玩妓女啊!」張燕手從背後伸向屁股。

  「你得比妓女更聽話,我出的不是一般嫖雞的價。不然的話,還是跟那兩姊妹一樣。把褲子脫了,屁股掰開。」張燕感到一陣的屈辱,眼淚都快要淌出來了。她想站起來說,我不要你的什幺破工程了。但她實在沒有這個勇氣,她需要工程,而只有他範大偉有工程。然而,她總不能就這樣忍受他欺負,連個妓女都不如吧?恰在這想反抗,又不願意反抗,想不反抗,又不能不反抗的當口,範大偉的一只大手用勁壓在了張燕的腰上。張燕用力扭動了一下,沒有用。張燕如釋重負。女人在脅迫之下做的任何事情,都可以得到自己寬慰的解釋。她不這樣又有什幺辦法呢?

  張燕順從地把內褲退下,兩腿叉開,伸得筆直,等待著範大偉的進攻。

  範大偉看著張燕蹶起的屁股,下面就有點挺起來了。他把張燕的雙手背過來抓在手裏,讓張燕的臉支撐著上半身的重量。

  張燕不是沒有過肛交的體驗。在還沒有在社會上站穩腳的時候,她曾主動讓一個需要求他幫忙的家夥幹過,她的感覺是除了痛一點快感也沒有。但那一次,那個家夥是預先給她塗了一種油的。自那一次以後,她有一週大便拉不乾淨的感覺。總之,她害怕肛交。

  一根硬硬的東西頂在張燕的屁股縫裏,她感到一陣疼痛,下面竟然進去了。

  張燕太緊張了,原來範大偉並沒有插入她的後門,而是插入了她的陰道。陰道松多了,儘管她還沒有準備好,那裏幹得刺痛,但還能忍受。她感覺到範大偉騰出一只手來捏她的奶子。

  隨著範大偉的進進出出,張燕很快就感到滑爽了,嘴裏不由自主地呻吟起來。

  「要喊就大聲點,你這個騷貨!」範大偉起勁地抽插,胯骨重重地敲擊在張燕的屁股上發出嘭嘭的響。張燕的臉在光滑的茶幾上前後磨擦著,叫出的聲音也不那幺順暢。

  算起來,張燕也有一週沒有心思玩了,債務的事把她搞得焦頭爛額。範大偉有力的抽插喚醒了她的性慾,她感覺到水不斷地湧出,撲哧撲哧的聲音,歡快地傳入她的耳朵。她有點進入狀態了。

  範大偉半個小時前與女秘書搞,現在又在張燕身上插,原本他並沒有多少激情,更多的是惡作劇。可是當飽滿的奶子握在手中,下面又被緊緊地包裹著時,他有了快感。可以說,他的陰莖實質上是在張燕的陰道內變得堅硬的。

  變得越來越堅硬的陰莖自然不滿足于鬆弛的陰道,範大偉把目標朝向了位于上方的肛門。

  就像風鎬插進水泥地的一條縫隙,一陣強烈的抖動,張燕感到了難以忍受的疼痛。她用手使勁掰著自己的屁股,咬緊下嘴唇,不敢感出半點聲來。

  「配合點兒!」範大偉在喊。「基礎都打不下去,這工程給你我能放心嗎?」張燕可憐巴巴地把屁股又往上擡起,頭已經頂在牆上。一根粗大的樁正在緩慢地但無法搞拒地向她的的體內推進。裂開似的疼痛濃縮成一串眼淚滴落在茶幾上,幻化成一個90萬的數字沈澱在記憶中……手裏拿著一份大富豪私人會所西樓的裝潢合同,張燕連再看一眼的心情都沒有。剛剛蓋上去的鮮紅的圓形公章,怎幺看怎幺像是一個被外物撐圓了的肛門。

  一週之後,張燕恢複了身體,還了債務,還貸款買了一輛小汽車。坐在舒適的駕駛座上,張燕抽著煙。透過擋風玻璃,一個中間露著一段雪白肚皮的小妞摟著一個中年男子的腰朝她這邊搖過來,張燕的臉上掠過一絲看不見的微笑:口袋中有錢的感覺真他媽的好,只要自己想得開,忍得住,這錢怎幺來又有什幺關係呢?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妹妹的小嫩屄        老婆在我面前被網友幹       性感絲襪小保姆的誘惑        我與老媽之間的秘密       淫蕩的妻子
夜,媽媽的慾望        出租房子搭上老婆思芸        母女叁人        和日本少婦的不倫之戀
我和老姨的秘密        

被黑人玩得站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