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中文字幕天天看片亚洲欧美戚芳的新婚之夜

精彩内容:

第一節

  卻說狄雲被萬家陷害進了牢獄,戚長髮又不知所終後,戚芳被迫留在萬府。

  一個年輕女子在外無依無靠,自己青梅竹馬的師哥突然變成了淫賊,又失去
了相依爲命的父親,從前活潑開朗的戚芳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整日價悶悶不
樂。

  早對戚芳垂涎叁尺的萬圭當然不會錯失良機,天天陪戚芳打發苦悶的光陰。

  日子一長,終究讓萬圭遂了心願,答應將終身托付給他。

  于是萬府選了個良辰吉日讓二人成婚。婚禮上新娘經不住衆人好意和不懷好
意的反覆勸酒,不知不覺多喝了幾杯女兒紅,兩頰飛上了兩朵紅雲,呼吸也急促
起來,被丫頭扶進了洞房。而新郎萬圭則被衆賓客團團圍住,還在有一杯沒一杯
地狂飲不止。

  此時洞房外傳來一陣嘈雜聲,幾個醉醺醺的男人大呼小叫,東倒西歪地闖進
了洞房。

  原來當地有鬧洞房的習俗。這幾個不是別人,正是萬門八弟子中的大弟子魯
坤,二弟子周圻,五弟子蔔垣,六弟子吳坎,七弟子馮坦,八弟子沈城。除了四
弟子孫均平時沈默寡言,少與衆人交往沒有參加外,八弟子(萬圭是老叁)都齊
了。

  見裏面還有兩名丫頭,魯坤把臉一沈道「還不出去?」二人只好出去。于是
諾大一間洞房就只剩下新娘和幾個男人了。

  只見新房內紅燭高燒,照得如白晝一般;新娘頭上蒙著頭巾坐在床邊。其實
此刻戚芳頭腦昏昏沈沈,知道來人不懷好意,怎奈一則身爲新娘不好翻臉,二則
酒喝過量有心無力,只好任人擺布。

  衆人團團圍住了新娘子,有幾個已坐在了床邊。衆人見新娘因爲練武而生成
的異常誘人身段,都不禁色心大熾,雖然是師父的兒媳,萬圭平素又霸道慣了,
但這幾人也不是省油的燈,加之法不擇衆,鬧洞房又是當地習俗不好深究,故衆
人今晚均是色膽包天。

  大弟子魯坤年紀最大資曆最深,這拔頭籌的事理應由他來做。

  只見他深吸一口氣,猛地扯下了新娘的紅頭蓋。大概由于紅布掩了一天的緣
故,霎時一股處女特有的幽香撲面而來,分外濃郁,直是芬芳醉人,只見新娘子
滿面嬌羞,一張俏臉兒似桃花似的豔麗無比,紅裙下豐滿的身軀曲線凹凸有致,
高聳的胸脯一起一伏,吐氣如蘭,把幾個色中餓鬼竟看得癡了,好半天才回過神
來,好幾個已發現下體蠢蠢欲動,有的竟已高高昂起。

  還是魯坤首先發難,他粗魯地一把抓住新娘豐滿的胸部,由于新娘胸部又大
又柔軟,那十根又粗又黑的手指竟已深深地陷了進去。

  「好奶子,夠爽!」魯坤禁不住大聲讚歎。旁邊的人看得手癢心癢,哪裏還
忍耐得住,一擁而上,將新娘作爲獵物,如衆佝搶食一般撲了上去。那蔔垣張開
大嘴在新娘臉上啃來啃去,弄得新娘滿臉都是臭哄哄的口水;周坼將一張大鬍子
嘴堵住了新娘的櫻桃小口及秀鼻,搞得戚芳沒法呼吸,口中塞進了一支又厚又大
的舌頭,不停地在新娘的檀口中攪來攪去,並不時地發出「好香!」「嗯,真他
媽的香」的胡言亂語。

  吳坎捏住了戚芳一個飽滿的乳房不肯放手;馮坦抱住了戚芳的一條潔白光滑
的大腿撫摸不停,並且將鼻子放在新娘紅裙下陰戶的位置拱來拱去好像狗一樣聞
個不停;最可憐是小師弟沈城已無處下手,急得團團亂轉,最後竟將雙手放在戚
芳的肉臀上象揉麵團一樣狠命揉將起來。

  戚芳遭到這樣的野蠻襲擊,早已驚慌失措。雖然她已聽說本地有鬧洞房的習
俗,但絕想不到會野蠻至此,這和強姦有什幺區別呢?爲了保住自己的貞操,戚
芳拚命扭來扭去,但一是衆人人多且都是習武之人且武功都在戚芳之上,加之戚
芳又多喝了酒,根本就無濟于事,反倒是美女的掙紮更激起了色狼的性慾,衆人
覺得更加刺激,動作更加粗野不堪,簡直就將新娘當作他們的洩慾對像施暴不止


  老大魯坤是情場老手精于男女之事,但平日多在煙花柳巷中找些風塵女子滿
足性欲,碰到戚芳這樣的性感尤物又是處女畢竟不多,當然不肯放過,連口水都
快流出來了。

  兩只巨爪在戚芳衣服外面搓揉半天,突然一把將戚芳衣領扯破,並從開口處
用力撕開,只聽「嚓」

  的一聲,就將外衣撕了大半塊,露出裏面的粉紅肚兜。那一對玉乳像一對小
西瓜似的就在肚兜下一起一伏,好像隨時要噴薄而出,把個魯坤看得兩眼發直,
迫不急待地將肚兜一把扯下,于是兩只沈甸甸的飽滿玉乳倏地一下彈了出來,幾
乎彈到了魯坤鼻子上,同時一陣誘人的奶香和馥郁的女人香氣撲面而來,厚重得
彷彿有形質似的化不開。

  魯坤哪裏還忍得住,忙不疊地張開血盆大口將新娘的奶頭一口叨住,啧啧有
聲地吮吸了起來。同時兩只手也閑不住,一手一個抓住兩只處女巨乳死命地揉捏
起來,不時地用拇指和食指撚住那兩粒鮮紅欲滴、大如花生米、豔麗如櫻桃的奶
頭猛搓,只見那兩顆奶頭在男人的手指刺激下已漲大到了極致,紅得看上去幾乎
要滴出血來,有時竟被男人捏成了兩個薄肉片。

  那兩個肉球也遭到了猛烈襲擊,被兩只粗大有力的手緊緊握住,十指深陷雪
白的乳肉中,一塊塊的乳肉從手指的夾縫中冒了出來,黝黑的手指和白色的奶肉
形成鮮明對比,分外猥亵。戚芳看著自己從未被男人碰過甚至看都沒看到過的乳
房被一個幾乎是陌生的男人搓圓按扁,傷心的淚珠兒滾落不止,啪嗒啪嗒地打在
奶子上。而這反而更加激起了魯坤的獸性,竟然用力將滿嘴黃牙咬在那稚嫩而漲
滿的處女奶頭上,猛地向外一拉,活生生地將香奶頭扯出了兩寸!

  把個小西瓜似的球形奶子扯成了圓錐形,疼得戚芳「啊」的慘叫了起來。




                第二節

  話說魯坤那又髒又臭的黃牙用力咬住了戚芳的奶頭狠狠往外扯,疼得戚芳大
叫起來。

  衆人怕外面人知曉,忙用新娘的紅蓋頭塞住了戚芳的嘴,可憐一個玉人兒叫
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只有眼淚在眼眶中打轉,臉兒漲得通紅,呼吸急促進來
,不斷噴出一陣陣少女口中特有的香氣,真所謂吐氣如蘭,熏得衆人慾火大熾,
那魯坤用嘴將姑娘的奶頭拉到極限後,冷不丁地把嘴一張,那奶頭噗地一聲彈了
回去,頓時引起一陣乳波蕩漾。

  衆人見此豔景,如得了號令一般,七手八腳都來搶佔這兩個元寶山。每只奶
子都被叁、四只手握住,都拼了命的捏,就彷彿那不是肉做的而是麵粉做得,又
有幾張被色慾弄得變了形的臉在乳房上咬啊,蹭啊,有的把眼睛鼻子嘴巴一古腦
兒全埋在了那又軟又香的乳肉中,還使勁把兩只肉球往中間擠。

  不一會兒那兩只白白的奶子就已布滿了牙印、口水和骯髒的手印,並且愈發
鼓脹起來,就像兩只打足了氣的氣球。

  不知何時,衆人已紛紛掏出了胯下那醜陋之物,紛紛搓弄起來,幾條肉槍凸
頭稜角,跳動不止,如幾條怪蛇吐信般,而新娘那白淨鮮嫩的肉體則是群怪蛇的
盤中之餐。

  周坼的陰莖較短但是很粗,青莖暴起,發出一種男人性器的腥膻味,已迫不
急待地塞進了新娘的櫻桃小口中,將那封嘴的紅蓋頭直頂入姑娘喉嚨深處,害得
她差點窒息,又嗆得眼淚直流,且被那股騷臭味弄得差點作嘔。

  周坼享受著肉棍被溫暖的女人口腔包住的感覺,還能感到泡在戚芳分泌的唾
液中好像陰莖在洗溫泉,人快活得要升天一般,自謂人間極樂也不過如此罷。

  光泡著還不過瘾,他把個處女檀口當作陰戶一般大力抽插起來,姑娘的兩腮
幾乎包不住粗大的肉棍,弄得眼珠子都鼓起來了,不停地分泌著口水,順著嘴角
往下流,而那還在姑娘身上到處亂舔的馮坦馬上撲上去津津有味地吃了個精光,
口中還不停贊道「好吃!好吃!」

  而那吳坎還在戚芳的乳部上流連忘返,此時也掏出了那根細長的雞巴,雖然
不及周坼來的粗,但是卻足足有九寸長,硬得如金石一般,還在不停地跳動。

  吳坎用手握住雞巴,使勁往那白如雪、軟如棉的乳房上刺去,將那乳肉深深
地頂了一個坑。他感到好似頂在一團棉花垛上,說不出來的舒服,肉體酥麻得要
化掉一般。

  他並不就此滿足,又往裏頂了一些,直到頂到最深後被乳肉自身的彈性反崩
回來,卻又用兩只粗大的將那兩堆雪山從邊緣往中間夾,直至形成一道深深的乳
溝,並將陰莖放在乳溝裏抽動起來,竟將乳溝當作了陰道來了個「雙乳夾棍」,
閉著眼體會著那種柔軟若綿的感覺,自感到身在雲端。這邊幾個搶佔了雪山溫泉
,而那處女寶地,草原峽谷還是被大師兄魯坤搶先佔領了。

  他早已一把將新娘子的肚兜完全撕破,姑娘下體那聖潔之泉眼立刻暴露在衆
人的色眼面前,只見萋萋芳草間一條深深的幽谷,幽谷中間流淌著一道潺潺的小
溪,已然呈春潮上漲之勢,那黑油油的草地打濕了一大片,發出一陣陣處子幽得
夾雜著一股女人陰部的淫水氣息。

  魯坤一蹲身,對準那如饅頭般凸起的處女陰戶中細細肉縫,將肉棒用力頂入
,只見那玉門在那粗大的陰莖的強行進入下被迫向兩邊分開,大、小陰唇緊緊的
包含著肉棍,好像不想讓它逃脫似的。

  處子的陰道是如此之緊,魯坤感到微微有些痛感,往裏深入異常艱難,竟已
感到一種想一射爲快的快感,他咬牙吸氣拚命忍住射精的慾望,先讓粗大的肉棍
在陰道中停止不動以適應這種緊裹住的感覺,待極度興奮感過去後,方才試著抽
動起來。

  那種陰莖與少女柔嫩的陰肉緊密厮磨的感覺真是說不出的爽,因爲此時從未
與男人肌膚相親的戚芳的陰部在肉棍的刺激下已春潮氾濫。男人稍一用力,陰莖
已長驅直入,直頂到那處女膜上,雖只是一層薄薄的肉膜,龜頭都能感到被微微
彈回的感覺。

  已經意識有些模糊的姑娘此時也感到緊張劇烈顫抖,因爲她知道成爲一個婦
人最關?的時候已經到來了,只不過奪去她貞操的男人竟不是她的丈夫。魯坤二
話不說,用力捏住戚芳那充滿彈性的粉臀,沈腰運氣,死命往裏一頂,龜頭已似
鋼槍一般毫無憐惜地刺破了處女膜直抵花心。

  戚芳疼得大叫一聲陰戶不由自主地緊縮,同時一股鮮紅的血水緩緩地順著陰
道流了出來,和著先前的淫水,紅白相間,觸目驚心,沿著雪白的大腿根部流在
了厚厚的褥子上,把床單打濕了一大片。




                第叁節

  新娘子痛苦的哀鳴並沒有引起魯坤的天良發現,倒是使他更加興奮。肉棒開
始有節奏地深入淺出,每次都直抵到新娘的子宮口,每次抽出都帶出一絲絲淫水
,糊得新娘子的陰戶外一團粘稠的白漿,而先前的血迹則有些沖淡了。

  每次抽插都引起戚芳上面肉球大幅擺動,幸好有吳坎在上面緊緊地抓住奶球
才沒讓它們左右搖晃。魯坤一邊強暴著新娘子一邊得意地問道「爽吧,美人兒?
」戚芳咬著牙,閉著眼,一言不發地忍受著淫賊的肆虐,淚水似乎已流乾了。她
只是感到痛苦和屈辱,沒有一絲的快感。

  大約抽送了一袋煙工夫,魯坤已然被新娘又緊又濕又暖的美肉洞穴弄得全身
酥散,龜頭奇癢,後腰陣陣發麻,再也忍耐不住,用盡全力狂插了十來下,像要
把戚芳的陰戶掏料才肯罷休,直到快感的頂峰,突然精至,遂一古腦兒全噴在新
娘的子宮裏。射了還一直頂在花心裏面享受射精後的快感,直到陰莖完全變軟才
戀戀不捨拔出來。

  這邊在乳房山上施暴的吳坎、在胭脂口中濫入的周坼,在舔新娘陰戶和屁眼
的蔔垣,在新娘柔軟的小腹上磨槍的馮坦先後達到了快樂的顛峰,都一射爲快了


  只有那急得如熱鍋上螞蟻、只知道到處亂抓亂摸卻無處下槍的小師弟沈城還
沒有盡興,卻也沒有什幺時間讓他舒服了。此時已大約交了一更天,先前外面鬧
哄哄的酒席已漸漸安靜下來,衆淫徒的酒也醒得差不多了,想到鬧洞房竟將新娘
輪姦這事可鬧大了,都不約而同地緊張了起來。

  周坼首先發話:「大師兄,咱們今天這事……要是讓師父和叁師弟知道了可
不得了啊。」沈城年紀小,膽子也小,臉也嚇白了,道:「大師兄,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

  其它人也傻了眼,剛才那股子色膽都跑到爪哇國去了。

  還是老魯坤閱曆深遇事沈著,他腦子裏飛速地打了幾個轉,已有了點子。對
周坼道:「二師弟,你辦事麻利,趕快去找一套新娘子的衣裙、蓋頭來,越快越
好,還有,記住在廚房裏找些新鮮豬血放在豬尿脬裏用線縫了取來。」對吳坎、
蔔垣道:「你倆將這床、桌、椅什幺的收拾乾淨。」

  把新娘的破衣裙扯下一塊遞給沈城:「你把新娘全身擦乾淨。」

  對馮坦道:「你去門口把風。」衆人才七手八腳地動了起來。

  沈城嚇得直打哆嗦,手碰到新娘子那潔白如玉卻布滿汙穢的大腿上,抖得差
點連破布都捏不住了。魯坤罵了一聲廢物,膽子這幺小就別來搞女人啊,一邊一
把搶過上下抹了個遍,好歹把一灘灘的淫水擦乾淨了。

  這時周坼已找來了一套嶄新的新娘服,衆人手忙腳亂地弄了半天幫替新娘子
穿戴整齊(因爲此時新娘已被折磨得全身癱了一般動彈不得),老練的魯坤將盛
了血的豬尿脬小心翼翼地塞進新娘窄小的陰道深處,還扶整了一下新娘烏黑的雲
鬓,又四處掃視了一般,看基本上過得去了,就瞪圓了銅鈴般的兩眼,惡狠狠對
戚芳說道:「新娘子你知道怎幺做人吧,你要是把今天的事說出來,就算我們幾
兄弟完蛋了,恐怕你在萬府也就完了,你還是識相一點,乖乖地做你的新娘子,
就當什幺也沒發生,還能保住你在萬府的地位,包你享不完的榮華富貴。哈哈哈
哈。」說完一陣淫笑,完全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好像已把新娘吃定了似的。

  周坼有些不放心,問道:「叁師弟不會看出來嗎?」魯坤道:「賢弟放心,
想那萬圭飲酒過度,醉也醉死了,哪還看得出真假。」

  然後對衆人道:「時辰已經不早,咱們趕緊走吧。」臨走時魯坤看著呆呆地
坐在新床上的戚芳,又補充

中文字幕天天看片亚洲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