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日日摸日日碰夜夜添女偶像私下的淫蕩生活(四十.四十一)转

精彩内容:

第四十章
自從鄭恩地被她弟弟和金澤明強奸過後,鄭恩地就一直被他們當成性玩具一樣一直用不同的方法奸汙她。每天當鄭恩地有回家陪鄭民基時,他們都會用不同的方法玩弄她尤其是鄭民基。就好像今天一樣,休息的鄭恩地身上穿著一件鮮黃色的短袖連身裙,緊身的那一種,裙子很短,露出她粉嫩的大腿,而且幾乎要看到內褲,不過沒有人會看到的,因爲她根本就沒穿。
這幺辣的裝扮,使鄭民基帶他同學進門之後,就不斷地被好幾雙眼睛盯著,這些小男生正處青春期,對異性有反應是很正常的,尤其是像鄭恩地這幺迷人的女偶像,一定令他們異常興奮吧!
果然過了不久,鄭民基就按耐不住了,開始把手放在鄭恩地的大腿上,她沒有抵抗,而且還抓了一個抱枕放在腿上,掩飾她弟弟的動作,以免被他同學看到。
鄭恩地兩姐弟兩個不動聲色,像是在專注地看電視,其實在抱枕底下鄭民基已經把手漸漸地伸進鄭恩地的連身裙內了。
鄭恩地把雙腿微微分開,好讓她弟弟可以直接攻入她的私處。鄭民基沿著大腿內側,輕輕地往裏面摸,很快地他摸到了鄭恩地稀疏柔軟的陰毛,然後停下動作,訝異的看著他姐姐,鄭民基發現鄭恩地既然沒有穿內褲。
鄭恩地給她弟弟一個甜甜的微笑,然後把食指放在唇邊對鄭民基眨了眨眼睛,「不可以說喔……」鄭恩地悄悄地說。
鄭民基知道自己的姐姐既然這幺配合他之後,就開始大膽地撫摸鄭恩地的私處。鄭恩地看見鄭民基兩腿之間有明顯的鼓起,不過他盡量調整坐姿,讓勃起不那幺明顯。
其實鄭恩地覺得鄭民基根本不需要掩飾,他的一些同學早在剛進來的時候就勃起了。
在鄭民基的挑逗之下,鄭恩地很快的就濕了,淫水潺潺地流出。然後鄭民基進一步地把手指插入,在鄭恩地的陰道口進進出出,使得她開始輕聲地喘息,雙手緊抓著抱枕。
「姐姐,妳是不是不太舒服?要不要到房間休息一下?」鄭民基突然抽出他的手,以所有人都聽的到的音量問鄭恩地。鄭恩地當然明白弟弟是想在房裏和她做愛,就點點頭起身和鄭民基到房間去了。
一進房間鄭民基就脫掉鄭恩地的連身裙和胸罩,使得她幾乎全身赤裸,只剩下襪子沒脫。鄭民基把鄭恩地壓在床上,吸舔她的乳房,使鄭恩地的乳頭很快的就硬了起來。然後鄭民基脫掉褲子,彈出早已勃起的陰莖,就直接插了鄭恩地的肉穴裏。
「啊……」鄭恩地叫了出來,然後鄭民基也開始挺著腰用力的抽插幹他姐姐。
「啊……啊啊……」
「啊,恩地姐姐,妳的那裏還是好緊,啊……好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年紀輕的關係,鄭恩地的陰道還是如處女般的緊。鄭民基的動作很粗野,根本只是把鄭恩地當成性發泄器罷了!果然在幾分鍾後,鄭民基就射精了。他抽搐了幾下,把精液全都射在鄭恩地的陰道裏面。鄭民基抽出陰莖之後便摟著鄭恩地,而她也倒在她弟弟的懷中喘息。
「……民基啊,你弄得姐姐好舒服,人家還要……」鄭恩地一邊說一邊握著弟弟的陰莖上下套弄,沒多久它又硬起來了。鄭恩地低下頭去將它含在口中,鄭民基也一邊玩弄著她的乳房,一邊讓鄭恩地替他口交。
「姐姐,妳好漂亮……讓我再好好的愛妳一次吧。」鄭恩地停止口交,然後趴在床上,將屁股高高地盌起。
「嗯……這次從後面進來好嗎?」鄭恩地感覺到自己的私處已經流出大量的液體,沿著大腿內側滴下,鄭民基當然受不了誘惑,很快地又插起她來。
這時鄭恩地突然發現,在房門口有許多雙眼睛在偷窺,原來鄭民基的同學們早就發現他們在房間做愛了,一群小男生擠在門口看免費的A片。不過鄭恩地不但裝作不知情,還更淫蕩的呻吟,讓這群觀衆能一飽眼福。
「啊啊……民基……啊……不要……不要停……啊……弄得人家……喔……啊啊啊……」鄭民基可能因爲剛剛已經射了一次,所以這次很持久,再加上旁邊有別人在偷看,鄭恩地這次終于達到了高潮。
「啊……啊……人家要洩了……啊啊啊!」鄭民基把陰莖抽了出來,要鄭恩地再替他口交。
鄭恩地吸舔他龜頭上的液體,然後用她的小口吞吐弟弟的陰莖。有時候鄭恩地也舔舔鄭民基的陰囊和睪丸。就這樣舔了不久以後,鄭民基把精液射入鄭恩地的口中,然後倒在一旁休息。
鄭恩地沒有將全部的精液吞下去,只喝了一些,其他的精液沿著她的唇邊流出來,鄭恩地特地讓精液留在她臉上,沒有去擦拭。
這時鄭恩地對著門口的那些觀衆說「嗯……你們還有誰想要來幹我的啊?」鄭恩地張開澄澈的大眼睛,用表情和言語挑逗他們。鄭民基的同學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打開門一群人蜂擁而上。
動作比較快的那個人已經脫好褲子,直接把陰莖直接插進鄭恩地的陰道,由于剛剛看了一場激烈的好戲,硬度和長度都已相當足夠,一插進來就搞的她不停地淫叫。
「啊啊……啊……已經……插到底了啦……啊……啊……」其他慢一步的人只好在一旁先用手過過瘾,不過有個人比較聰明,把陰莖插到鄭恩地的嘴裏,幹她上面的嘴,使得鄭恩地不能再繼續呻吟,只能發出「唔……唔……唔……」的聲音。畢竟是初中的小夥子,在鄭恩地扭腰配合之下,很快就射精了,兩人幾乎同時射在她的陰道和嘴裏。
其他人當然又繼續卡位,想要插入鄭恩地的陰道,他們想試試看能不能同時將兩根陰莖塞入,不過試了很久並沒有成功,其中一人乾脆插入鄭恩地的肛門,讓她被前後夾攻,「啊啊……好痛……啊……不要幹屁眼……好不好……啊……啊……」
由于幹鄭恩地屁眼的那個人尺寸很大,所以插的她唉唉叫,再加上另一個人又在鄭恩地的陰道中翻攪,使她被幹的快要昏過去。
「啊……受不了了……人家又要洩了……啊……啊!」鄭恩地被他們兩個插到高潮,他們也在她陰道和肛門抽搐的時候射精了。鄭恩地覺得她已經不行了,但是還有一些人還沒爽到,他們還是繼續姦淫她,畢竟機會難得嘛。
「嘿!真的很緊哪!這樣幹妳舒不舒服啊?」
「嗯……啊啊……舒……舒服……啊……啊……」
沒想到現在的初中生這幺厲害,有些人可以撐半個多小時!現在鄭恩地的私處被幹的又紅又腫,流出許多他們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把整個屁股和大腿都弄得濕答答的。鄭恩地被幾個毛頭小子幹的達到好幾次高潮,他們一些在旁邊休息的人一邊欣賞一邊討論。
「看民基姐姐的乳房好挺好漂亮啊!」
「嗯,我剛在幹她的時候有摸喔!很軟很軟耶。」
「啊……啊……啊……啊……」
「恩地姊姊,叫大聲一點,好好聽喔!」鄭恩地被搞的陰道已經有點疼痛了,但感覺還是很棒,不想停下來。
「餵,換我了吧?你幹了幾次了啊?」
「才兩次而已啊!」就這樣,apink的主唱鄭恩地被自己弟弟和朋友一直幹,終于在第六次還是第七次高潮的時候就昏了過去。
當鄭恩地醒來的時候,那些小男生已經走了,只剩下鄭民基。鄭民基說她昏了以後他們就不敢再繼續幹,先走了。
鄭恩地現在被幹得全身上下到處都是他們的精液,雖然想到到浴室沖洗一下,不過她下面被幹的好痛,根本無法走路,于是鄭民基便把鄭恩地抱起,帶她到浴室幫她將身上的黏液洗乾淨,當然吃豆腐是一定有的,在洗澡的過程中鄭民基用他的手把姐姐的身體都摸個遍,結果當然是又一場大戰了。
時間真的快的很快,不知不覺中mr.chu的宣傳期已經完了,現在雖然公司有打算準備另一個專輯,當還是有幾天可以休息的。今天孫娜恩看了天已經黑成一片,加上冷風吹進她的身體,她便縮著身體快步走下回宿舍。
正當經過四樓時,孫娜恩看到一位怪異打扮的人戴著墨鏡,怪裏怪氣的晃著,還不
時看著她,讓孫娜恩毛骨悚然便快步走下樓。當孫娜恩下樓時,他聽見那人的跑步聲,于是她便跑了起來,結果孫娜恩被他從後面抱住。那人一手嗚住孫娜恩的嘴巴,還給她一個拳頭打在她的腹部。
孫娜恩便無力的癱軟在他身上,這怪人開始撫摸她。由于孫娜恩複部疼痛,便無力抵
抗,他便身近孫娜恩的衣服裏,開始放肆的捏著她的奶子,另一手開始往下體摸去。
孫娜恩無力的任他粗暴蹂躏著自己的肉體,便聽到他低沈的聲音,還有他重重
的喘息「操!終于找到機會幹這個apink的面門了,奶子真大!!是不是長來給我捏爆吸幹的?」
當孫娜恩以爲自己將會在這被陌生人強暴感到絕望時,一團黑影快速朝向這裏,便發出大吼聲。
 「餵!!你在幹什幺!!」一位中年男子發出大吼,煞時那壞人便丟下孫娜恩,快
速跑掉,中年男子追不上了,于是就回頭看孫娜恩怎樣了。
孫娜恩擡頭一看才發現原來是這裏的警衛,剛剛在一團黑影裏沒看的清楚,而且當時也腦袋空白,現在一看發現警衛身高不高,有些矮小,但是有著粗狀的身材,雖然有著大肚子,但手臂粗狀,身材魁梧。雖然臉上油光滿面,嘴大齒黃,圓圓肉肉的臉蛋,顯的有些可愛。
「肚子好點了嗎?不好意思,要是早點知道的話就不會讓你受傷了。」
孫娜恩窩感動說「真的很謝謝
你oppa,要不是你的幫忙我剛剛早就被汙辱了。」
沒多久在宿舍的樸初珑便下來關心問道「娜恩啊,你沒事吧,嚇死我了,謝謝您林伯伯。」
孫娜恩這時才知道原來這警衛叫林伯
伯,聽樸初珑說林伯是個很負責任警衛,讓許多住家安心不少。聽完了樸初珑對林伯的介紹,不知爲什幺讓孫娜恩對林伯有種奇妙的感覺,就好像當初她被公廁清潔工人調教的時候。說老實話,只從那清潔工人被樸初珑的家鄉師兄們暗地裏解決後,她已經很久沒被男人幹了,最多也是自己解決罷了。
幾天後,孫娜恩便常常跑到警衛室跟林伯聊天喝茶下下棋,久而久之就熟悉了。林伯是個幽默風趣的老伯伯,時常說著他以前的事迹,何和他妻子的愛情往事,都讓她感到意外的開心與歡樂。
這天非常非常的冷,但由于林伯伯要講著他的故事所以孫娜恩準備了一些飯菜和湯高興的去找他。當孫娜恩在警衛室料理東西時,她突然發現林伯伯一直偷看著她。當孫娜恩發現這點後,于是就故意的放慢速度,時常露露大腿、屁股甚至內褲,都讓林伯伯無遮蔽的看著,她想現在林伯伯也知道她是故意的吧?
當孫娜恩坐下跟林伯一起吃飯時,她還將身體傾斜,故意露出深深的乳溝。孫娜恩我
看了看林伯伯,發現他好像眼神呆滯,嘴張開開的,看來是看傻了吧。
「oppa?oppa?怎幺了?」孫娜恩調皮的問道。
「喔喔…沒事沒事,嗯娜恩啊,你做的菜真好吃。」林伯伯急忙的轉移話題。
 「oppa,你不是要講你跟太太的最後一段?」孫娜恩笑笑問到。
以爲孫娜恩不知道他偷看她,于是林伯伯立刻正經的說起他和妻子的愛情故事,而孫娜恩也聽的津津有味。談到興奮時,林伯
伯還邊喝著酒講他在床上的雄風呢!!
孫娜恩也聽的臉紅耳赤,雖然跟清潔工人調教時已經有過經驗,但不知爲何從林伯口中說出,有種幻想是自己跟林伯的交歡的畫面,一想到孫娜恩面臉紅心跳著。由于氣氛越來越淫亂,林伯又喝的有些醉勛,林伯便說出一些贊美孫娜恩的話語。
「娜恩阿!你的身材真的很棒耶……不愧是idol啊。胸部大!有翹臀,細腰,痾……真的是太棒了……我老婆都沒有你棒呢……痾!」林伯醉勛著邊打嗝邊說著,他臉上一片紅潤,又吃得滿臉油膩,在有燈光有些灰暗下看上去,顯的有些頹廢與年老。
而孫娜恩也在這種氣氛下,也醉亂情迷了,不知什幺時候開始,她也不清楚了
。現在孫娜恩聽著故事也順手喝著林伯倒的美酒,就在林伯的床上雄風故事與贊美之下,她已經有些欲火了。
他們倆互看沈默了幾秒,孫娜恩感到自己的心跳跳的好快好快,而她看著林伯時才發現他已經和她面對面,身體相隔已經不到一把尺的距離了。在互看了幾秒和酒精的刺激下,他們兩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被脫了下來。直到他倆變成赤裸的肉蟲,林伯伯肥胖的身軀加上壯碩的手臂環抱著孫娜恩的身體,遊走著她的皮膚。
時間已過了十二點,深夜裏,公寓的一角,外面風大冷冽,而在這小小的警衛室裏,上演著一出老少交歡的火熱戲碼
,激烈的交合著,任誰都無法理解的一切。
  「嗯啊!!哦喔……喔喔……棒死了!!嗯阿!!!oppa用力插我!!」
「爽阿!我的小情人、小老婆,你真是太棒了!!喔!!」林伯伯極力的喘息。
 「對!oppa!好深!!就是這樣阿!!啊!!再來哦喔……娜恩要死了……娜恩不行了、oppa的你太棒了…果然是我的oppa太……太厲害嗯啊!!」屋裏淫亂的氣氛,淫蕩的交歡聲,下體激烈的拍擊聲,孫娜恩和林伯伯接吻的唾液聲,還有孫娜恩的淫水直流,和孫娜恩的淫蕩叫聲,傳片整個警衛室。
「哦……oppa我又要來了!!嗯阿……唷喔……不行了……要去了!!嗯阿。」孫娜恩
被林伯伯抱起站著幹了起來,奶子懸在半空,大幅度不規則的晃動,他一口咬定著
,不停的咬著吸著。
「不行……娜恩不行了阿!!這樣子幹起來好害羞喔!!哦喔!!……阿啊!
!」被林伯伯擡起一上一下的幹著讓孫娜恩舒服到了極點。
 「哦唷……不行了!!娜恩要去了哦喔……oppa!!用力啊!!!!」孫娜恩又高潮了。孫娜恩無力的趴在林伯伯的身上,重重喘息,她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渴望過,這已經不知多少了次。
「再來吧!娜恩寶貝!!oppa我要開始羅!!」說完林伯又開始猛烈的抽送。林伯伯肉棒一次又一次的頂到孫娜恩的花心裏,還用力的捏著孫娜恩的奶子,開始給 她重重的撞擊。
「oppa......不……不行拉……好棒……好舒服!!阿……好棒……捏爆娜恩的奶子,幹
濫我的小穴……嗯阿!!阿阿喔!!……」在林伯伯大力的抽送下,孫娜恩也開始淫亂呻吟著。
「要射了!!嗯啊!!!」一陣長吼,林伯又再度把濃稠的精液再度灌近孫娜恩的小穴裏。
「好……燙好熱,oppa你好棒……娜恩……愛死你……了…」孫娜恩抱住他的頭。林伯伯抽出大肉棒,『滋~~滋』精液緩緩的從孫娜恩的小穴裏流出來。林伯伯咬起孫娜恩的奶子,而她則在享受高潮後的滿足感。沒多久孫娜恩又發現林伯伯的肉棒又勃起了,于是警衛室還是充滿著淫亂的氣氛。
「嗯啊!!oppa……你真的是幹死娜恩了啊!!哦喔!!!好棒!!」孫娜恩在經過一夜的淫亂後,她的體力已經快沒有了。
「oppa好棒!!嗯阿……幹濫娜恩嗯啊!!……娜恩要幫oppa你生孩子……娜恩愛死你了……娜恩不行了嗯啊!!……啊!!哦喔……」淫蕩的胡言亂語讓孫娜恩變態的快感感到一陣舒服。
 『咻~咻』濃稠精液,噴灑在孫娜恩的身體上,在灰暗的燈光下,讓她顯的一片
狼籍,彷佛真的被強暴似的。孫娜恩的下體和子宮都充滿了林伯伯精液,奶子上也是滿滿的齒痕印,身體上到處都適抓痕跟齒痕。
或許是孫娜恩本性淫賤吧,當然也可能是那清潔工人調教的結果,孫娜恩覺得跟這外樣貌奇醜的警衛交歡了一整夜,讓她的心裏感到一陣滿足,看來以後可以享受這變態的快感了。



第四十一章
今天李承協趕完通告下班回家後,才想起隊員還有別的通告,現在宿舍只剩下自己一個人,正想出外吃飯的時侯手機響起,一看原來是aoa的隊長申智珉的來電
「承協啊,今晚來我們宿舍吃飯吧,妳宿舍剩下你一個人吧,不要出外吃飯啦,雪炫她們今晚都有通告,過來陪陪怒那吃飯吧」
李承協他之所以和申智珉熟是因爲之前他們曾經合作一首歌曲叫《god》,所以他們一直有保持聯絡。不過其實李承協一直哈申智珉很久了,他最喜歡的是申智珉雖然年紀輕輕,卻擁有一對驕人的巨乳,他每次見到申智珉時也不其然注視著她那對衣服也掩蓋不了的巨胸,而且最重要的是在aoa中申智珉的胸圍只算是下位圈罷了,其他的真的是胸器啊。
aoa的宿舍離n-flying家的宿舍不遠,只要步行十分鍾便到達,畢竟同一間公司的嘛。
「承協啊,先等一會,差不多弄好飯菜了」
「沒問題怒那,我先看電視」今晚天氣突別熱,申智珉只穿了背心和一條很短的褲,當她彎下腰把飯菜放在卓子上時,她那對巨乳幾乎從背心跳出來,李承協裝作若無其事,但是他的肉棒已開始變硬了。
「怒那,我到廚房來幫妳吧」不久李承協說道,其實他只想走近點看申智珉的巨乳。一直以來他不知幻想過多少次可以用手握著申智珉的胸部,也不知想著她多少次來打飛機了。
「怒那,妳還要弄多久?還有什幺東西還未煮好?」李承協脫了上衣走進去,只剩下短褲,因爲太熟絡的關係,申智珉看了也沒什幺反應
「妳總是那幺急,再等一會就可以了」李承協走近一看,才發現申智珉既然沒有載胸罩,加上廚房有點熱,她的汗水把那件白色的小背心弄得有點「透」,乳頭幾乎也清楚看見。李承協看到這情景,肉棒已硬得很厲害,幸好申智珉沒注意到他那凸起的短褲。李承協趕繁的走回飯桌那邊坐下來,不消一會申智珉弄好了菜,兩人就開始吃钣,可惜李承協雙眼還是忍不住注視著申智珉的巨乳。不久就連申智珉開始發現有點不對勁,說著
「承協啊,妳在看什幺?」
可能是積壓了很久吧,李承協突然大起膽子來,說著「怒那,當然是看妳的大奶子啦,妳穿這種小背心坐在我旁邊,我怎能專心吃飯阿」
申智珉聽到李承協的回答,有點生氣也有點羞怕,臉頰開始紅起來。
「真…真的很吸引妳嗎….」申智珉這時才發現李承協那凸起的褲裆,她邊看著邊說
「嘩~承協啊。你爲什幺硬得那幺厲害….不是因爲我吧….」
「怒那,不是妳是誰?aoa隊長eh!我已喜歡妳很久了,我不知多想把妳抱住,多想親妳的嘴….」李承協一邊輕聲的說,一邊捉住申智珉的手往他褲內伸進去。
「承協你….你幹什幺呀….咦?….怎幺…..怎可能….怎可能會那幺粗大….」申智珉的臉頰巳紅得很,可是她沒有反抗的意思和動作,于是李承協開始更大膽,一邊褪下褲子,一邊捉著她的手套弄著他的亀頭。
申智珉目不轉睛的看著李承協的大陽具,口裏說著「好大呀….給這條大肉腸操一定….一定會……承協妳….你不嫌棄妳怒那我年紀比你大嗎?」
「怎會呀怒那,你也只是比我大一歲,能夠跟妳在一起,我就算一生只操妳一個穴也可以阿,妳看,我的亀頭那小洞已興奮得有水出來了…」
「是….是阿….是有水出來了,….我…我也是阿…..要不要….要不要怒那幫你清潔一下…..」說完申智珉揭開那長長的枱布,蹲在地上幫李承協口交。李承協嚇到一下,他想不到申智珉既然是這幺淫賤,不過她的舌頭很靈巧,更最重要是她每次吞吐也發出很強的吸力,口交的功夫真有一手。
接著,申智珉用她那對巨乳夾著李承協的陽具,只露出亀頭的部份,然後不停用舌頭輕掃他那亀頭上的小洞。李承協也用手指夾著申智珉的乳頭上下搖動,摩擦著他那條肥大陽具的根部。申智珉的巨乳像波浪般起伏,這情境對李承協來說真是世間難求。
「承協,妳手指夾得怒那乳頭也痛了…..還是只用口吧,好嗎?」李承協也點一點頭答應了,畢竟這時侯申智珉說什幺他也聽她的,難得aoa的隊長既然在他胯下幫他口交嘛。
申智珉看到李承協答應後,她吹得更深,令李承協不是覺得她在幫他口交,而是他在操著申智珉的小嘴。申智珉的手也沒閑著,她自己也在搓弄她下面的小洞,李承協細看之下,發覺她的小內褲也濕透了。
「呀….怒那,妳好厲害….不,不要再吹了,我快忍不住了…」
申智珉咪著雙眼看著李承協說「射在我嘴裏吧….唔….怒那也….唔…..怒那也很久沒吃過….沒吃過了….唔….給怒那…給怒那多一點…..」
「怒那妳要….妳要吃什幺」李承協有點驚訝這真的是他認識的申智珉嗎,也太淫蕩了吧。
「唔…..唔…..你不要玩弄…..玩弄怒那了…..唔…….當然….當然是你的精吧….唔….」申智珉一邊說話嘴角就一邊流出口水。
「呀….怒那….我….要射了…」李承協按著她的頭,不久就把精液全射進申智珉嘴裏,申智珉沒有立即吐出陽具,而且還大力的吸了幾下,這下爽死李承協了。
這時門外有人聲傳來「歐尼,我回來了,快開門吧」聽到有人回來,李承協跟申智珉呆了一呆,而且聽聲音他們發現既然是申惠晶回來了。
申惠靜突然回來,令李承協有點手忙腳亂,他馬上抽起短褲,望著申智珉示意應該怎做才好。
只見申智珉好像很鎮定的樣子,想了一會就說「承協,你先進房間裏,等一下怒那給你點驚喜…..快,快進房間關上門吧」李承協有點摸不著頭腦,可是還是照看她意思做,不過他還是很擔心,于是他留下了小小的門隙,愉看申智珉怎樣解決這問題。
「歐尼,怎幺那幺久才開門呀?」
「惠晶啊,平常我趕通告回來叫妳開門,不也是很久才開門給我嗎?現在還怪歐尼了」
「歐尼,妳說什幺阿,妳看,別誣賴我哦」申惠靜笑笑說道。
「是是….我的乖惠晶,是歐尼誣賴你,其實是雪炫她們的錯對不對」
「這才差不多,歐尼你看,我剛剛買了這東西」李承協看著申惠晶從包包裏拿出了一支假陽具,頓時嚇到一下,怎幺aoa成員那幺開放啊,不過看著申惠晶拿著那假陽具的樣子,李承協那剛射完肉棒又再開始擡起頭來。
「惠晶啊,怎幺這支大東西我沒看過的?去哪買的?妳買了新的玩意怎幺不告訴我?是不是留著自己玩?」申智珉問道。
「才不是呀,我剛剛試過它的「功能」才買的,不然像上次那樣,妳嫌這嫌那的,又說震動不夠,又說太幼,妳看,這黑桻子多粗,震動比上次那條更厲害,最重要是「雙頭」的,不像以前那樣,妳玩妳的,我玩我的,多沒意思。這次可以一邊「摣」著歐尼的胸部,一邊享受著被桻子抽動的快感了。歐尼,妳說好不好阿」
聽到申惠晶的話,李承協很驚訝申智珉既然跟自己的成員原來也一起「做」過的。可是他想到,如果有機會跟這兩姐妹或者aoa全員一起做的話,會是多幺的爽啊!想到這,李承協的小肉棒巳興奮得從頭頂上的小洞留出水了。
「哎呀~惠晶妳這儍女孩,歐尼我今天給妳準備了份禮物,比妳手上的玩意好玩很多,妳先等一下」這時申智珉推開房門,叫李承協走出去,還示意他要先脫掉褲子。李承協這才完明白申智珉剛剛對他說驚喜的意思,于是他脫下所有衣服,昂然闊步走出客廳。
「惠晶啊,剛趕完通告回來呀?那假東西好不好玩?」李承協一臉正經的問。看到李承協全身赤裸裸的走出來,申惠晶她十分驚訝,加上看見他那條已堅硬的大肉棒,她滿臉通紅起來,低下頭答他說「op…oppa….妳…妳怎會在這裏的….」
看著申惠晶穿著性感華麗的舞台服裝和那羞答答的樣子,李承協的心裏更是興奮。申智珉好像若無其事,叫著申惠晶坐在沙發上,而她坐在申惠晶右邊,示意李承協走過來。李承協站在申智珉面前,大陽具剛好對著她的臉,申智珉她興奮的說道「惠晶阿,這東西比那些假的好過一百倍,而且又很美味,今天等歐尼教妳怎吃吧,好嗎!」
話一說完,申智珉就一口含著李承協的大肉棒。
申智珉一邊含著一邊看著李承協,好像是看著他有什幺反應似的,而李承協則一邊享受著申智珉那溫暖的口,一邊看著坐在申智珉身邊的申惠晶。一開始時,申惠晶由剛開始的偷看,變作愈看愈近,到最後還問申智珉說「歐尼,oppa的東西真的…真的很好吃嗎?」
「唔…..唔…是呀….唔….惠晶….妳….你承協oppa的大….大肉棒真的很…..很好味呀….唔….」申智珉她一邊給李承協吹箫一邊回答申惠晶,口水不停沿著李承協的陽具流到陰囊掉到地上。
這時李承協問申惠晶「妳看你歐尼吃得多開心就知道啦,惠晶,妳要不要含一下,不過,智珉怒那她好像吃得不想放開口,妳先問問妳歐尼吧,我看怒那她這樣子,現在內褲也應該濕透了。」
申惠晶真的伸手去摸申智珉的內褲,發覺真的是濕透了,一臉興奮的問道「歐尼,我也想吃阿,能給我含一下嗎…」
這時申智珉萬般不願的答道「乖惠晶啊,妳….妳怎不能給歐尼吃飽才吃…唉~算吧,就先給妳含一陣子吧。」
話未說完,申惠晶已張開她的小口含著李承協的亀頭,不過她沒注意到這時申智珉淫笑著給李承協打了個眼色。
申惠晶正用她溫暖的小嘴給李承協含著,坐在旁的申智珉也沒閑著,她拿出申惠晶剛帶回來的假陽具放在身旁,叫李承協也坐下來,然後叫申惠晶先橫躺在沙發上,把頭放在李承協的小腹上繼續吹奏,而她就一頭裁在申惠晶的大腿中間,用她那又尖又長的舌頭玩弄著她的肉穴。
「唔…..唔…歐尼….怎…怎幺這次…這次會這幺興…興奮的….唔…」申惠晶一邊給李承協含著陽具一邊問申智珉。李承協只看見申智珉沒回答,反而她的下巴不停有申惠晶的淫水流到沙發上,不到一兩分鍾,只見申惠晶從小腹那裏開始全身抽搐了幾下,小嘴也吐出了他的陽具,就軟灘著身子,閉起雙眼在深呼吸。李承協邊用手隔著衣服摸著申惠晶的一對奶子,一邊用他已硬到不得了的陽具輕輕拍打她的鼻尖。
「惠晶阿,妳享受完了就不理會oppa了?這不公平呀,對吧?」
「對…對不起oppa,可是…可是我一嗅到你陽具那腥腥的味道,我…我下面不其然的興奮起來呀。」
這時申智珉一邊玩弄著那支假陽具一邊答道「惠晶,這就是真正陽具的威力了,遲些妳可能不太會再想玩這支玩具了。」只見申智珉將口水塗在那支假陽具的亀頭上,就往她下面的騷穴放進去,「噗吱」一聲,已沒入了叁四吋,之後申智珉把那支東西拉出又拉入,她的騷穴就不住流出淫水
「..呀…唔…..唔….爽呀….唔….可是….可是它怎…開關震動的…的….呀…開關在那裏按呀….」
「歐尼,等我來幫妳」申惠晶遵下身子幫申智珉弄那假陽具,可是她那時屁股卻翹得高高的。李承協心念一轉,用手揉了幾下 他的陽具,就揭起申惠晶的裙子,往她的肉穴插過去。由于申惠晶剛興奮完,肉穴還是濕淋淋的,使李承協這一插直接直入到頂。
「呀…..呀….oppa你…你快停…..呀….你…呀….oppa你的大陽具….好粗….呀….又長….到頂啦….呀….頂到子….子宮啦….呀…」
李承協一邊繼續猛烈抽動一邊回答道「惠晶啊,妳不喜歡入到頂嗎?妳真的要oppa我停嗎?」
申惠晶她已答不到李承協了,她只能發出淫叫聲,李承協雙手拉著申惠晶的腰,使他更容易發力,更容易把他的陽具插得深點。
李承協一邊抽插著申惠晶,一邊看著申智珉,示意她走過來。申智珉雖然捨不得放下那支玩具,不過還是像母狗一樣爬過來,任得那支假陽具在她的騷穴裏震動著。
「怒那,快點吸吮我的乳頭」申智珉聽了立即像婊子一樣,用她的舌尖不停輕掃李承協的乳頭,然後又吸又吮,弄得他爽極了。
「妳這倆姐妹真是合拍….呀….惠晶你的洞夾得oppa我陽具很緊….我也快射了,怒那,我可射進惠晶的肉穴裏嗎?」
「你問惠晶吧,那肉穴是她自己的,我管不了。」申智珉一邊吻李承協的乳頭一邊說道。
「惠晶呀,妳想怎樣呢?不過歐尼可以告訴妳,當陽具射精時,精液直噴到子宮去會很爽的,要試嗎?」
「呀….呀….好呀….好….惠晶….惠晶要….要精液呀….唔…呀….oppa…多….多射點….多射點精….行嗎…..唔….」李承協聽到申惠晶的這番話巳再忍不住,將他的精液盡送到申惠晶的肉穴裏去。結果這次到他軟癱著身子,躺在申惠晶身上,而他的陽具還未拔出,亀頭處感覺到申惠晶的子宮還在不停抽搐著。
申智珉則那邊還正在自娛著,李承協心想,等一下回了氣,再幹狠狠的幹申智珉一次,看來今天可以把這兩個aoa的婊子給幹了,不知其他的又是幾時呢。
今天晚上aoa有一個商演在釜山,表演完後因爲時間已經很完了,于是aoa成員和工作人員就在釜山的一個酒店裏過一晚。大約晚上1,2點時,因爲肚子餓了,又不想麻煩經紀人,于是駕照的是樸草娥就駕著車去買東西和成員吃。因爲酒店的廁所不夠多,加上不想浪費時間,樸草娥連裝都沒卸,直接穿著《貓步輕消》的黑色小緊T,套上黑絲襪,黑高跟的打歌服就出去了。。行經途中有間加油站,樸草娥在油站的商店裏買了一些食物後,突然她想上個廁所,于是就走到油站的廁所去解決。當樸草娥走近廁所時,這時候她聽到男生洗手間傳來幾個人在打鬧的聲音,好奇心驅使下她走進去看看他們在幹嘛。
走近一看,原來是兩個外勞,看起來好像是日本人的樣子,穿著普通T在聊天,聽到了樸草娥搭搭搭的高跟鞋聲,他們轉過頭看著她。
「你是誰!?看什幺!?」其中一個比較瘦一邊大聲斥責一邊向樸草娥那兒走過來。當他越走越靠近,害樸草娥不得不跟著往後退。
「小姐,妳是誰?幹嘛偷聽我們說話?」那外勞上下打量樸草娥,眼中不安好意「難道妳是來跟我們一起玩的,那又另當別論了」
「你說什幺?別亂來啊!」樸草娥一邊退後,一邊弱氣的喊道。
「當然是完成人動作遊戲咯」瘦外勞說完使個眼色,另外一個比較壯的外勞不知道什幺時候已經繞在樸草娥的後面,握住她兩只手手臂往後拉。樸草娥雖然想往前跑但是手遭到拉住,掙脫不開,竟然就這樣站在原地兩腿開開的哪裏都動彈不得。
「小姐,你打輸了唷。」瘦外勞說完話以後摸著自己的褲子由下往上看著樸草娥,一副準備要撲上來的樣子,由于他的頭只到樸草娥的肩膀,他突然之間兩手隔著她的黑色小緊T,抓住樸草娥兩邊的乳房,然後開始上下上下的搓揉使勁。
「啊…啊…做什幺!?啊…好大力!不…!住手!…啊啊…」樸草娥被瘦外勞由下往上的強襲給驚嚇,不由自主用喊了起來。瘦外勞陶醉的一面繼續兩手抓住樸草娥的奶子大幅度的上下瘋狂玩弄,一面陶醉的說「小姐,打輸了就一起來玩玩吧」這時壯外勞在後面依舊抓著樸草娥的手,樸草娥除了上半身因爲奶子被抓住而跟著前後搖擺以外,根本無法掙紮「呃啊!….啊啊…喔…停…啊啊…停下來…拜託…喔喔喔…不要…啊」樸草娥沒想到兩個外勞竟然在廁所裏給把她制服了,而且還在廁所裏公然玩弄她的胸部。
瘦外勞摸了一會兒後說「哇,小姐,你有一雙好長好漂亮的腿,摸起來一定很滑」說完後他兩手順勢往下,摸上樸草娥的小腿內側,來回細細撫摸,像是品賞一樣藝術品般的,越摸越快,然後是大腿內側,環繞著她的腿瘋狂磨蹭撫摸。
「呃啊…啊啊…拜託…」樸草娥開始嬌喘起來「啊…啊…喔…啊啊…求求你們,放過我…不要…啊」瘦外勞兩手摸夠了樸草娥的長腿以後,抓住她的緊身短褲,一口氣往下一拉,然後手直接就摸上樸草娥兩腿中間。現在四只手指並排貼住樸草娥的內褲,開始前後前後的搓擦。
「咿啊…啊啊…唉喔喔…咕嗚…救命…不要啊…求求你…oppa,不可以了…唉唷…啊啊…」樸草娥被瘦外勞的手掌這樣前後不斷大力搓弄挑逗,本來就憋緊的膀胱現在似乎到了鬆開的極限。
「拜託不要!!我快尿了!!不行了!真的不要啊…啊啊…啊…咕恩…咕恩哼…」瘦外勞一聽到樸草娥快失禁,手勁竟然使力加快,來回速度不增反減,陣陣從騷穴傳來的摩擦感像是熱浪一樣瘋狂擊打膀胱的門戶,弄得樸草娥哇哇大叫。
「吼唷!哎啊…啊啊…要怎樣都可以就是不要再弄了!…最多等下我聽你們的話就是了,啊啊…住手啦啊啊….!」
瘦外勞聽了說道「怎樣都可以嗎?那來玩真心話,小姐妳幾歲啊?」
「哎喔喔喔…我…啊…我25歲…啊啊…」
「那妳叫什幺名字?」
「咕嗚…嗚嗚喔…賢智…賢智…」樸草娥看那兩個外勞好像不認識她,于是立刻編了一個假名。
「別騙我!!!」瘦外勞語氣突然凶狠,手勁來回更使力。
「樸!!樸草娥!!…啊啊…啊啊…」
「那,既然是那個最近很紅的aoa成員嗎?這樣你現在被兩個外勞這樣玩有什幺感覺啊?」瘦外勞淫笑的問道。
「啊哼!…嗚喔喔喔…很…很丟臉啊…啊哼…啊喔喔…放過我,求你,啊啊…都這樣求你了…」這時候在樸草娥背後抓住她兩只手的壯外勞突然右手也擠進她兩腿中間,由後方夾攻,四指貼著樸草娥的翹臀,大拇指抵住她的屁眼位置,反覆來回的上下按摩,這下子被前後夾擊的狀態下樸草娥完全受不了了。
「救命…來人…我不…不行了!!啊啊!…咕啊…啊啊…恩哼…恩啊啊啊!!!」雖然還穿著小內褲,但是已經突破極限的摩擦感爆破了膀胱的大門,金棕色的尿水滲過小內褲筆直的一洩而出,像是條小瀑布,灌射在樸草娥兩腿前面的地板上。
「嗚嗚…恩哼哼…嗚喔…哼…哼哼…」羞恥的樸草娥抿緊嘴唇呻吟,任由無法控制的尿液持續的放縱噴洩,全身的力氣這時也隨著一去不回頭的棕榄色尿柱全部流失。
「25歲到現在第一次在男生廁所尿尿吧?樸草娥xi」壯外勞在背後摸著樸草娥的翹臀一面諷刺她,此時樸草娥已經無法回嘴或是逃走,只能癱坐在地上喘氣和任由剩下的金尿洩在腿間。
看到樸草娥已經失去抵抗能力,軟癱在地上,兩個外勞架著她的腋下,把樸草娥拖到男用直立式小便座,按住她ㄧ屁股坐在小便座裏面。樸草娥整個背靠在便座裏,兩條玉腿向外攤開,失神的眼睛望著外勞們。
「樸草娥xi妳一臉舒服解脫的樣子,看起來真迷人耶」樸草娥無力開口回瘦外勞的譏諷,看著他解開自己的褲子拉鍊,彈出已經硬挺的雞巴,抓著她的頭往雞巴方向推。樸草娥只不過掙紮了兩叁秒,無力的她就順從的被推到他兩腿之間,吞了進去。
「咕嗚…嗚嗚…咕…恩嗚…」樸草娥依然坐在小便座裏,上半身向前傾,小嘴把瘦外勞的雞巴整根吞進喉嚨最深處,含著來回吹吞。
「嗚嗚…恩哼…咕嗚,咕嗚…恩哼…」就這樣,配著鼻孔吐出來嬌滴滴的氣音,兩只手掌撐在瘦外勞大腿上,被抓著頭,樸草娥ㄧ前一後,一前一後的乖乖又吹又舔,肉棒無情的在她口裏插送來回,滑入滑出。每一次進出都整支入到喉嚨最底部,瘦外勞也開始呼吸重了起來。
「哼,哼…韓國的女偶像真爽,好好用,棒透了,好好用喔,哼」樸草娥像只小羊一樣,順從乖巧的來回吞吐瘦外勞的雞巴,腦中已無法思考只求能快快完事。
  就在此時,樸草娥感到內褲被拉下來,壯外勞的手貼在她屁股上,另外一樣肉棒已貼到她騷穴門口。樸草娥知道他的肉棒早已漲大難耐,叁兩下直滑入樸草娥肉縫裏,先在裏面停了幾秒,然後就啓動,前前後後的幹著她,兩片陰唇自然聽話的迎上,然後緊緊包住。
「恩哼…嗚嗚…咕嗚…嗯嗯嗯嗯…咕恩…恩哼…」帶著哭音和呻吟,樸草娥就這樣被兩個外勞一個在前一個在後的輪姦了起來,什幺偶像的優越感,羞恥心,早消失無蹤,剩下的只有洗手間裏面小嘴口交的滑動聲,肉棒撞擊屁股的啪啪聲,還有叁個人各自的喘息。壯外勞像條公狗,上半身趴在樸草娥背上連臉都貼了上來,下面的腰部催動著肉棒,帶著貪婪以及力量在她的肉唇之間來回,兩手環抱住樸草娥的乳房,夾著她的乳頭又搓又彈弄。瘦外勞則兩手整個環住樸草娥的頭緊貼著他的腰,俯瞰著一面說「草鵝xi,喔…喔喔…小母狗…妳好會吹…喔喔…母狗…吃我的肉棒,樸草娥…愛死妳了…嗯喔…韓國的女偶像的果然好棒。」
「自己國家的完全沒感覺啊」
「對啊真的還是玩韓國的女偶像比較爽耶」
過沒多久,樸草娥感覺到瘦外勞一陣顫抖,她知道他要射了。樸草娥趕緊兩手拍打他的腿邊叫他放開她。不過瘦外勞沒管樸草娥的要求,反而按著她的頭,大批大批的精液在她嘴裏放肆噴射,十秒左右之後漸漸的安靜了下來,軟在樸草娥的小口裏面。瘦外勞退出肉棒,拿了衛生紙擦了擦,欣賞著爆漿的精液從樸草娥嘴角邊流垂到地上。壯外勞和樸草娥的騷穴緊密的來回了幾十趟之後,也終于準備棄械。他拔了出來後噴在樸草娥的黑色絲襪腿上。經過失禁和輪姦,樸草娥現在半點力氣也沒有,垂直的往地上倒下,趴在有尿又有白液的地板上,臉蛋朝旁邊又啊又喔的大口喘氣,像岸上的魚一樣,樣狀悽慘可憐。
兩個外勞撿起樸草娥落在門口的小包包,拿出皮夾,手機,還有車鑰匙,走了出去。十分鍾之後樸草娥勉強的爬到門口,看到她的汽車四門全開,車上東西全被掃光。沒想到一趟單純替隊友買東西吃,竟然以被兩個外勞用輪姦羞辱方式收場。樸草娥緩緩穿回黑色T,脫掉已經髒穢不堪的兩條絲襪,拎起高跟鞋,穿好衣服回去。在路上樸草娥一直擔心過後這兩個認她出來的外勞會怎樣對待她,勒索?把她當成性玩具?還是會爆給傳媒知道?現在樸草娥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日日摸日日碰夜夜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