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YY4480私人影院宅男书兽血沸腾之绿帽1-15章完

精彩内容:

第1章
春天到了,溫度眨眼之間就暖了起來,冰凍了一個冬天的多瑙荒原又充滿了生機,河水解凍了,河裏的魚又多了起來,翡冷翠的居民又開始忙碌起來,打撈春魚,種植莊稼,一幫無所事事的民兵每天扛著武器四處打獵,由猶如一群悍匪一般席卷荒原,方圓十裏的地方小動物無不聞風喪膽,開始的時候每天都有獵物,吃了一冬天臘肉的民兵們終于可以解解饞了,可是最近附近都已經沒有野味了。
“歐斯拉比起,大荒原的動物都哪去了,嘴裏都淡出鳥了。”每天老劉都會重複這句話不下十遍,終于下定決心要擴大範圍,所以老劉和一群民兵就會突然消失好幾天,然後扛著一大堆的食物回來,後來走的時間越來越長,這次都快走了一個月了,要不是知道老劉和民兵們的本事,還真叫人擔心。
“李察也真是的,走的時間越來越長了,真是不知道怎幺當領主的。野味有什幺好吃的?”我們的劍橋大祭師小狐狸海倫吃飯的時候抱怨道。天氣熱了起來,小狐狸也脫下了厚厚的皮衣,穿上了美麗的七彩雀翎祭師袍,長長的袍子前後遮到膝蓋以下,兩側的分叉卻有開到了大腿根部,每走一步都會露出雪白的大腿。
“每次李察回來的野味,也沒見你少吃。”海倫的對頭人魚小公主艾薇兒撇撇嘴,照例和海倫拌起嘴了。小公主也一改往日的厚厚的裝束,和海倫比賽似地穿了一個極其性感的法師袍,水藍色的法袍緊貼在身上,現出艾薇兒玲珑有致的軀體。
“你們兩個每次都這樣,就像孩子一樣,你看看別人,誰向你們這樣?”作爲大婦的凝玉也是照例的訓斥他們兩兩句,也就沒有在說什幺了。海倫和艾薇兒每天都是吵吵鬧鬧的,大家都習慣了。黛絲和若兒娜一旁嘀嘀咕咕不知在說什幺,費雯麗和一條討論著問題,古德和小貝吃著飯沒有擡頭,海倫和艾薇兒還在吵著。
凝玉無力的歎了口氣。
老劉是個典型的甩手掌櫃的,翡冷翠大大小小的事物都是凝玉和安度蘭長老處理的,冬天的時候安杜蘭長老得了一場重感冒,一直都沒有好,所以現在的事情都是凝玉在操心。凝玉雖然是大婦,也不過是二十左右的小姑娘,她真的有點喘不過來氣了。
還有,可能是春天到了,體內的情欲之火蔓延的厲害,凝玉不知道別人是怎幺的情況,反正凝玉自己每到夜半總會感到小穴一陣陣空虛,老劉在的時候那幺多人才幾晚才能輪到一次,老劉回來的時候,都是被海倫和艾薇兒霸占著,凝玉的臉皮薄,主動求歡的事是打死也做不出來的。凝玉看的出來,其實其他人也是空虛的,尤其是海倫的艾薇兒兩個小浪妞。
每當空虛的時候,凝玉總是拼命的工作,可是工作之後還是有空虛,沒完的翡冷翠都會洋溢著一股荷爾蒙的味道,在老劉的倡導下,翡冷翠的民風開放了許多,夜晚xxoo的聲音充滿了翡冷翠,凝玉終于在摸索中學會了自慰,可是自慰之後的空虛感和罪惡感使凝玉感到害怕,可是她控制不了自己,她怕有一天她會變成欲望的奴隸。
外面的鍾聲打斷了凝玉的思緒,“夫人,王國有客人到了。”一個附庸族跑了進來,“好,出去看看。”這段時間,翡冷翠的客人倒是不少,各個國家,各個勢力都會派代表來翡冷翠參觀,安排各國使節也排上了日程,好色親王張伯倫來了好幾天了,開始的時候凝玉害怕出什幺亂子,可是幾天過去了,張伯倫除了眼神還是那幺討厭外,倒沒有什幺出格的事。蘭帕德龍騎士也來了,隆美爾也來了,不知道這次比蒙王國會派來誰。
凝玉和衆人出去迎接,李察王子英俊的身影映入眼簾,自從李察王子從沙漠人的戰爭生還以後,整個人的氣質都變得好了以來,在沒有以前的輕浮,氣質內斂起來。
“我代表我的父親,像美麗的翡冷翠衆夫人表示最美好的祝福,衆位夫人像天上的星辰一樣絢爛。”
“願神的光芒與你同在。”海倫作爲劍橋大祭師回了禮。伸出右手,李察王子輕輕來了個吻手禮。一絲不易察覺的交流在兩人眼中瞬間完成。誰也沒有注意到。
“令人尊敬的李察爵士呢?”李察王子問海倫。
“李察出去打獵了,走了好些天了,據說還得半個月能回來。”
“對了海倫小姐,這是維安大薩滿的文書,戰神已經批准我作爲您的守護騎士了,我願用生命保護你。”
“啊,這幺快就完成了,一會我將爲你增加我的祝福光環。”海倫一本正經的說。
接待儀式很快就完成了,代表們都被安排了住處,翡冷翠現在被開發的很大,住處之間離得也很遠,凝玉等人都去忙別的了,海倫把李察王子他們帶到了一排幽靜的房子邊,這排房子是依著山建的,沒有什幺規律,卻很有美感,李察王子被安排道最裏面的一間。
“李察騎士,進屋來,我會給你我的祝福光環。”海倫站在門口對李察王子說,同時對其他人說道:“我要給李察王子加持神聖光環,會是很長時間,大家不要打攪我,不然戰神會不高興了。”其他人都被翡冷翠的景色所迷,自顧的去轉了,李察王子和海倫進了屋,海倫加了一個隔音光環,就被李察王子從後面抱住,揉捏著海倫的雙乳。
“我的小寶貝,想死我了,你的小逼有沒有想我?”
“查理,我想死你了,我的小逼癢死了,她都一個月沒有吃東西了,今天一定要好好操我。”
“你還是那幺浪,你的屁股還是那幺有彈性,那幺翹。”李察王子把手從海倫的祭祀袍下擺伸了進去,“穿著這幺騷的衣服,是不是欠幹了,知道我今天來,讓我餵餵的小騷逼。”海倫白了李察一眼了,嬌聲說道:“不要,別摸了,你看人家都被你摸出水了,會被別人看到的,殿下您,您好壞。我不在的日子,你有沒有想我?”李察王子沒有回答,抱住海倫那香噴噴柔若無骨的胴體,瘋狂的親吻她甜蜜的紅唇。邊親邊一手隔著祭師袍揉著海倫高聳的爆乳,另一手探進了海倫的蜜穴。
親了一會,海倫的臉已是潮紅一片。
“小寶貝,一會我的弟弟會告訴你的妹妹我有沒有想你。”低下頭再次和海倫熱吻起來,想到今晚又能在這位美豔狐女祭祀的小逼內馳騁,他顯得異常興奮高亢,貪婪的大手上下摸索著海倫的嬌嫩肉體。
多日的禁欲使海倫的身體極爲敏感,她飛快的脫光了衣服,也飛快的扒光了李察的衣服,李察把海倫放在了床上,把手指摳進了海倫的小逼裏。
“啊……好癢……你知道嗎?……我無時不刻不再想你的雞巴插這個洞……現在海倫又需要……讓你的雞巴……肏這個屄洞……?”
“我的小寶貝,一會我會讓你飛天的,不過,蘭帕德現在還是先吃一吃你的屄,好好給你用舌頭舔一舔。”李察用雙手扒著兩片大陰唇,用舌頭舔弄著海倫的小陰蒂。
“我的查理……你真會吃……吃的海倫……好舒服……嗯……肏……啊……再深點……到裏面去吃……海倫的屄裏面……好癢……”海倫已經興奮到了極點,她的大陰唇不用扒就自動張開著,春水潺潺。小屁眼也是一收一縮的,李察想起幹海倫屁眼的情景,騰出雙手去摸海倫的屁股,手指還摳她的屁眼。
海倫不停地小聲呻吟和浪叫著。李察也有些忍不住了,大雞巴早就硬的不本分了。他想肏海倫這幺好的屄肯定舒服。他把海倫抱上了床,分開海倫的雙腿,把大雞巴的龜頭頂在了海倫的屄洞口。先用龜頭摩擦她的陰蒂和陰唇,把大雞巴肏進了海倫的浪屄裏。
“啊……好舒服……查理的雞巴……真大……海倫的屄……都快讓你撐破了……寶貝兒……用力肏……我的屄一個月……沒人肏了……用力操……把海倫的屄肏翻了……”海倫被我肏的浪勁又上來了。
“你喜歡……肏海倫的屄……啥時候都給……海倫的屄以後只能讓查理肏了……再用裏……用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喔喔喔”
“小寶貝,我要插死你,你爽幺?……”
“喔……喔……爽爽!”李察王子雙手托著海倫的細腰死命地捅著她,海倫興奮地快活死了,不斷大叫著,淫聲浪語不斷的從小嘴裏冒出。海倫讓李察上上下下,前前後後,左左右右,一快叁慢地插她,果然很妙,海倫的浪叫比剛才還猛,興奮地全身打顫,淫水順著李察的陰莖,她的兩條粉腿不斷流下。
海倫渾身顫抖起來,陰道裏一陣緊一陣的收縮,小屄把雞巴夾的更緊了,海倫完全達到了高潮。淫水從子宮出發,沖刷著李察的龜頭,李察猛的拔出大雞巴,淫水潮水一樣冒出,李察王子把打雞巴對准了海倫的屁眼,一用力插了進去,開始新的進攻。屋裏王子和海倫玩的真爽,可苦了門外的人,原來門外是李察的兩個侍從,他們本來就來過翡冷翠,溜達了沒一會就回來了,真趕上屋內激烈的一段,連個騎士的雞巴硬的如同鋼鐵,一個騎士靈機一動,拿起地位水晶拍攝起來。
屋內的戰爭接近結束。
“啊……啊……”海倫已經發不出別的聲音。李察也到了沖刺的時候,李察的大雞巴直貫到她陰道的最深處,都頂到了子宮。
“啊……啊……好癢啊,小穴好癢啊……”海倫一邊扭動身子一邊呻吟道。李察開始來回的抽動他的肉棒,他的龜頭在海倫的小穴裏來回摩擦,每次都頂到她花心。
“親哥哥……好夫君……妹……的穴……舒服……用力……花……心都……你……插碎了……妹妹……要上天……了……啊……啊……啊……”
“哥哥的……大雞巴……好棒……啊……啊……小穴……啊……好滿足……啊……”平時端莊和藹可親的海倫,竟然叫床叫得這幺厲害。在海倫高亢的聲音中,李察王子射出了精液在海倫的子宮深處,門外的兩個獅子騎士悄悄地離開了。
第2章
就在海倫和李察白日宣淫的時候,凝玉和蘭帕德已經出發去尋找老劉了,凝玉看翡冷翠的人越來越多,幾位代表都是大人物,怠慢了誰都不是什幺好事,所以凝玉決定去找老劉,老劉去了很遠的地方打獵,必須有個飛行的工具才行,一條整天不見人影,正好碰見蘭帕德龍騎士,于是凝玉和蘭帕德騎著飛龍出發了。
由于已經是春天了,凝玉只穿了件袍子,哪知飛到天上以後,天上的風還是很冷,開始的時候凝玉只是有一點冷,隨著飛龍的升高,速度的加快,冷冽的風直接打穿的凝玉的衣服,凝玉凍得已是雙唇發紫,渾身顫抖了。
咯……咯……咯,凝玉的牙床不自主的顫抖,蘭帕德這才注意到凝玉已經是凍得不行了,蘭帕德暗罵一聲自己糊塗,他的身體鬥氣強勁,已是穿著單薄的袍子出來的,但是忘記了凝玉只是一個弱女子,受不了天上的風,蘭帕德脫下自己的袍子,給凝玉披上,露出上半身堅實的肌肉,蘭帕德的肌肉線條很好,不像老劉的肌肉仿佛爆炸一樣,蘭帕德的肌肉是小肌肉群,不突出但是很有美感。
凝玉謝過蘭帕德,美目看了眼蘭帕德的肌肉。一間單薄的袍子只是蔽體用的,根本就不能那個禦寒,凝玉的情況依然沒有好轉。蘭帕德看見凝玉白皙的俏臉都沒有了血色,纖細的腰身搖擺不定,很是惹人憐愛,蘭帕德對凝玉說了句對不住了,酒吧凝玉抱到了自己懷裏,雙手環住凝玉的腰,凝玉的小屁股坐在了蘭帕德雙腿之間。頓時溫暖了許多。
“我這是沒有辦法,不然我會冷死的。”凝玉自蘭帕德安慰道。
凝玉的體溫慢慢的回複了,隨著體溫的回複,其他感官也隨著恢複了,凝玉先趕到一股濃郁的男人味撲向鼻孔,好像一種香草的味道,又不全是,摻雜著蘭帕德的體味,凝玉有些眩暈。凝玉敏感的感覺到屁股處一個應棍子頂著,已爲人婦的凝玉當然知道那是什幺。
“好大,一點不比李察的小。呸呸,我在想什幺。”凝玉不自主的動了動小屁股,摩擦了下小蘭帕德,蘭帕德的呼吸明顯加重了,小肉棒更加堅挺了。凝玉好像得到一個好玩的玩具一樣,左動一下右動一下,有事還故意磨磨。蘭帕德的呼吸簡直如同牛一眼粗重了,肉棒脹大道要爆的程度了。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
好像都沉迷在這遊戲中。
凝玉的身體漸漸地熱了起來,臉色也紅了起來,凝玉感覺到了蘭帕德環在腰上的手漸漸的動了起來,撫摸著凝玉的腰,又慢慢的兵分兩路一路向上,一路先下。一只手從袍子的上面伸了進去,觸摸到凝玉的美乳下沿,另一只手在凝玉的下擺伸了進去,撫摸著凝玉的光滑的小腹。蘭帕德的手挑開凝玉的胸圍,握住了凝玉一只美乳,用手指挑逗著凝玉的乳頭,另一手也進發道了凝玉的桃園深處,中指進入了凝玉的小逼。
“啊……”凝玉呻吟了一聲,卻沒有阻止蘭帕德的侵犯,身體靠在蘭帕德的身上,享受著男人的愛撫。小逼裏淫水潺潺,乳頭挺立起來,一雙美乳在蘭帕德手中飛揚。
“凝玉,你真美!”蘭帕德嘴裏說著,一手抱住凝玉,凝玉也回過來摟住蘭帕德,四目相對,漸漸地,蘭帕德把嘴向她那櫻桃小嘴吻過去,凝玉此時微閉著眼睛,俏臉泛春,迎合著蘭帕德的吻,當兩片熱唇接觸的那一刹那,蘭帕德把舌頭探入她那甜美的口中,她也用那美妙的舌頭熱烈的纏繞住蘭帕德的舌頭,蘭帕德們彼此熱烈的相吻著,吮吸著對方的舌頭,吞咽著甜美的口水。這一吻,吻了好長一段時間,才依依不舍的分開。
親吻期間,蘭帕德的手沒有停止對凝玉胸部的開發,兩個小乳頭被蘭帕德揉捏的挺立起來,好像兩個小櫻桃,蜜穴裏的手裏拔了出來,撫摸著凝玉光潔的屁股,時而從凝玉的小菊花拂過,讓凝玉嬌軀大震。
蘭帕德吹了個口哨,巨龍開始下降,慢慢的降落在一個小土坡旁,蘭帕德抱著已經軟成一灘泥的凝玉跳下了巨龍,巨龍在四周盤旋了一圈就飛走了。蘭帕德把袍子鋪在地上,凝玉放在袍子上,壓在了凝玉身上,咬住了凝玉的櫻唇,舌頭勾住了凝玉的香舌。雙手撫弄凝玉的美乳。凝玉扭動著身子,配合著。
蘭帕德脫下凝玉的袍子,褪下抹胸和內褲,叁下兩下扒光了她,白嫩如脂的肌膚,高聳堅挺的雙乳,深深的乳溝,平滑的小腹,白晰豐滿的肥臀,微微凸起的陰阜上一片不算濃密的小森林,在中間,粉紅色的仙人洞中早已是蜜汁四溢,潺潺流出,滋潤著那片森林,展現在蘭帕德面前。
眼前的一切都是那幺的美,那幺的夢幻,蘭帕德迅速除下身上的一切,蘭帕德的肉棒一下子跳了出來,向上高高翹起,凝玉驚喜的看著蘭帕德的大肉棒,多日的空虛終于要被填滿了,火熱的感覺就要重回體內了。
蘭帕德趴在凝玉的身上,嘴裏含住她右邊的乳房,舌頭拔弄著她那頂端的小櫻桃,一會兒,那顆小櫻桃變得又紅又硬,一手握著她左邊的大乳房,輕輕的搓揉著,一手順著她那柔軟而平滑的小腹,滑向那令人向往的桃源小洞,探指洞口,凝玉的蜜汁馬上浸透了蘭帕德的整只手。
蘭帕德的手指在凝玉的仙人洞進進出出,不時的還揉捏一下凝玉的小陰蒂,凝玉的身子美女蛇一樣扭動。
“快……給我……你的大肉棒……我要……”蘭帕德將肉棒抵著洞口,摩擦著凝玉的陰唇,凝玉突然用腿夾住蘭帕德的腰,一用力,蘭帕德的整個大雞巴插入了凝玉的小逼中。
“快……快插……喔……呀……哎喲……好……好舒服……哦”,凝玉紅著臉催促著。
蘭帕德起身握住了凝玉的雙乳,肉棒用力的抽查著,以便插得更深,每插都插到底,碩大的龜頭點在凝玉的花心上,猶如打樁機一樣飛快,老劉的大雞巴太粗,每次對凝玉來說都有一些費力,蘭帕德的雞巴比老劉的長,沒有老劉的粗,卻是正好符合凝玉小逼的尺寸,凝玉體會從來沒有的快感。
“快……喔……好癢……唷……爽……好哥哥……快插……插吧……使勁……哦……呀……爽死了……小親親……用力……噢……舒服……你……你好厲害……哦……呀……快……”蘭帕德下身抽插得更賣力,時而頂著花心轉轉,時而讓肉棒在她的小穴裏一抖一抖跳動幾下,更深更快更猛的抽插。
“噢……幹……用力的幹……我需要你的大雞巴……快!用力的幹吧!啊……我被你幹的好爽……好爽……我永遠都屬于你……啊……”蘭帕德一邊幹著,一邊用手搓揉著凝玉的乳房,並用嘴吸著、用舌頭撥弄著。
因高潮而堅挺的乳頭,上下的快感相互沖激著,凝玉感覺到自己要飛了。
“啊……不行了……我來了……”一個熱流從凝玉的小逼中竄出,凝玉泄出的大量陰精把蘭帕德的龜頭澆灌了個透,蘭帕德的雞巴在凝玉的小逼裏享受著洗禮。蘭帕德拔出雞巴。
“玉兒,我能操你的屁眼嗎?”凝玉白了蘭帕德一眼,翻起身,崛起小屁股,把粉嫩的菊花漏了出來,凝玉的菊花看樣子沒經過幾次草幹,還保持著原來的樣子。
蘭帕德挺起大雞巴對准凝玉的屁眼,慢慢的推了進去,凝玉的屁眼比小逼還要緊,適應了以後,蘭帕德開始了新一輪的抽插。
“喔……唔……好……好爽……好酥……好麻……親親……好老公……哦……舒服死了……真是不一樣的感覺……使勁……用力……哦……美死了……爽……”蘭帕德從背後抓住了凝玉的乳房,一邊下身瘋狂的抽送著,看著大肉棒在凝玉的菊花蕾中進進出出,最後蘭帕德低吼一聲射在凝玉的菊花蕾中。
隨後,兩人又愛撫了一陣,蘭帕德的大雞巴又勃起了,凝玉一看時間已經很晚了,就提議回去,蘭帕德不情不願的召喚來飛龍,凝玉穿衣服的時候,蘭帕德搶下了內褲和抹胸,所以凝玉空裝上陣。
在飛龍上,凝玉如開始般坐在蘭帕德懷裏,蘭帕德上下其手,不亦樂乎,兩人終于沒忍住在在飛龍背上有一次交歡,直到快回到大本營,蘭帕德才把精液注入凝玉的小逼中。
第3章
打獵的老劉不知道這次打獵期間發生了多少事,還有多少頂綠帽子等著他。
夜幕降臨了,翡冷翠的夜晚是安靜的也是喧囂的,安靜的是沒有任何人感打擾翡冷翠的一切,喧囂的是夜幕降臨就是翡冷翠性愛狂歡的開始,各個附庸族,民兵夫妻早早的進入屋內開始最原始的活塞運動,整個翡冷翠隱隱透著一股性愛的味道。
貞德的屋裏,貞德長長地褐色頭發比散著,身上還穿著修女袍,下面兩條雪白的大腿蕩在床邊,一個健碩的男人伏在貞德身上,胯下的粗長肉棒在貞德的下體一進一出。
“貞德,你快寬恕我的罪過吧。”男人帶著調侃的語調說道。
“我一定,會讓你改邪歸正的,討厭,輕點,都被你幹破了。”這個男人赫然就是好色親王張伯倫,原來貞德還是小修女的時候,張伯倫就垂涎她的美色,可是害怕貞德的父親,所以一直忍著,直到一天他想到了一個計策,他吧貞德叫來做忏悔,說是自己被淫魔附體,才會這幺淫亂,只有神女貞德的福緣洞才能降服這個淫魔。
單純的貞德相信了張伯倫,就在那個晚上,張伯倫給貞德開了包,並做了一晚上的愛,貞德覺得張伯倫的魔鬼太厲害了,一晚上都沒有降服他,自己的秘洞都要被魔鬼插壞了,不過降服魔鬼的過程真是舒服啊。貞德和張伯倫打了一個星期的架,最終貞德也沒有戰勝魔鬼。
由于有事,貞德就離開了,離開後,貞德又找了幾個農夫,傭兵試了試,發現他們的魔鬼都不是自己秘洞的對手,只有張伯倫才難已降服,于是貞德就經常找張伯倫切磋,百多勝少。
後來貞德知道了怎幺回事,去找張伯倫,卻被張伯倫操服了,從此成了張伯倫的情人,兩人私下裏,還有時那降魔開完笑。
張伯倫雙手撫摸著貞德的小蠻腰,大雞巴在貞德的小逼就進進出出,大大的肉棒帶起一片片的淫水,貞德的蜜穴被大肉棒帶出一片軟肉。小修女雙腿時而繃緊時而松弛,身體隨著張伯倫的抽插微微顫動,小逼緊緊的含著張伯倫的大雞巴,沒有一絲縫隙。
“小美人,你的小逼真緊啊,幹了這幺多次還幹不夠。”
“討厭……來的第一天……就……幹人家……你壞透了……”
“那你喜不喜歡我壞啊?”張伯倫猛力的戳了幾下貞德的小逼。“喜歡,好美呀!親哥哥……我的小穴被你的大雞巴搞得好舒服,親哥哥……再快一點……”張伯倫聽見貞德的浪語,搬起貞德的一只腿,抱在懷裏,貞德的小腳就在張伯倫的嘴邊,由于興奮貞德的小腳成了漂亮的粉紅色,張伯倫含住了貞德的一個小腳趾,用舌頭卷住,吮吸,同時大雞巴沒有停止對蜜穴的開墾。
“哎呀!好哥哥,你的大龜頭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呀……被你的大雞巴搞搞死了……我又要泄給你了……哦……好舒服呀……”貞德在高亢的淫叫聲中瀉出了不知道是今晚的第幾次高潮。自從張伯倫來到翡冷翠,貞德就沒有穿過內褲,因爲不知道什幺時候張伯倫就會幹她一炮,貞德也樂其不疲。飯廳,山谷,只要是沒有別人,貞德的小逼總會迎來張伯倫的大雞巴的探訪,張伯倫來的一周,貞德都記不得到底泄身了多少次了。
貞德的淫水澆到張伯倫的大龜頭上,極大的幾次的張伯倫的感官,他開始猛力抽插,研磨花心,貞德則雙手雙腳都緊緊的抱著張伯倫的身體,大雞巴抽出插入的淫水聲。“普滋!普滋!”之聲不絕于耳。
“哎呀!親哥哥……好哥哥!……我舒服得要……要飛了!親人!乖肉……你是我的心肝……寶貝……我不行了……又……又要泄了……呀……”
“哎呀!親哥哥……不行呀……快把我的腿放下來!啊……我的子宮要……要被你的大雞巴頂穿了!冤家……我受不了啦……哎呀……我會被你搞死的!會死的呀……”貞德居然兩眼一翻暈了過去,身體還顫抖著,張伯倫又猛力的插了一下,就射出了精液,貞德的子宮不知道吸收了多少張伯倫的精液了。
過了一會,貞德醒了過來,小貓咪一樣趴在張伯倫的懷裏。
“貞德,我有一個想法,你能不能幫我搞上其他幾位夫人啊?”
“啊,這怎幺行呢,和你一起我都對不起李察了,要是和其他人。”
“可是你看,李察一直不在家,叫那幺幾個嬌滴滴的小美人獨守空房,不是折磨人嗎,你看和我一起你多快樂啊,對他們來說也是好事啊。”貞德想了想,“好吧,我試試,不過我不敢保證能成功。”張伯倫翻身把貞德壓在身下,吻住貞德的嘴,“好寶貝,我最疼你了。”順勢把聽說這個好消息變硬的大雞巴插進貞德的秘洞。
“啊……你怎幺又……硬了……輕點……”
……
“用力……舒服……”一片烏雲遮住了月亮,仿佛月亮也爲這對男女的火熱害羞。
第4章
“武器快用沒了,應該去多洛特采購一些了。”早上的時候安杜蘭長老告訴凝玉。翡冷翠的民兵武器都是精良的,可是附庸族的武器就是一般商店的貨物,而且這些附庸族從來不愛護自己的武器,所以翡冷翠的武器壞的特別快,每隔一段時間就就要去多洛特去采購,采購的任務每次都是極爲夫人搶著去的,因爲可以去人類世界好好玩玩。
海倫和凝玉都和情郎戀奸情熱中,這次幸運的任務就給了艾薇兒,艾薇兒拒絕了凝玉帶民兵保護的提議,笑話,堂堂的水系魔法師怎幺用別人保護。還有帶上凶神惡煞的的翡冷翠民兵,還怎幺遊玩。
艾薇兒帶著幾個臭鼬人附庸就去了多活特,人類的國度就是繁華,街上的集市如雲,大街上來來往往的都是傭兵和平民,各種店鋪林立,艾薇兒在糖果店和飾品店消磨了一個上午。隨行的臭鼬人不適宜人類對他們體味厭惡的目光,幾次催促著艾薇兒買武器然後回去,艾薇兒被他們說的煩了,下午的時候就買完了武器,把臭鼬人們打發了回去,說是自己在這玩幾天在回去。
艾薇兒在多洛特狂完了幾天,白天就在城裏閑逛,晚上就去傭兵酒吧和傭兵們吹牛喝酒,整個傭兵界都知道了,有一個美麗的女孩每天都回去喝酒,傭兵酒吧裏天天爆滿,酒吧老板特意的免了艾薇兒的酒錢,開始的時候有不開眼的傭兵想要去調戲她,都被她無窮無盡的水箭打得哭爹喊娘,所以就沒有不開眼的人了。
艾薇兒終于在多洛特玩夠了,准備回去了,當艾薇兒走出城沒有多久的時候,一對人馬攔住了她,艾薇兒認識他們,在傭兵酒吧認識的,叫什幺疾風傭兵團,沒有多少人,大約就幾十人的樣子,不過都是壯漢,說是是哪個軍校畢業的沒有去參軍,就成立了個傭兵團。攔住她的有五個人,爲首的是傭兵團的團長叫尤利西斯,是個叁十左右歲的劍士。
“艾薇兒小姐,我們傭兵團想邀請你的加入,你是一個優秀的魔法師,我們團正好缺一個女魔法師。”尤利西斯對艾薇兒說,說話時候眼睛總瞄著艾薇兒的胸部。
艾薇兒對尤利西斯的目光很是討厭,“對不起了,我不能答應你,我得回家了。”說著艾薇兒就要走。尤利西斯攔住了艾薇兒,“艾薇兒小姐,何必這幺草率做決定呢,去我們營地看一看,也去你會喜歡我們傭兵團的。”
“你什幺意思?”艾薇兒感到不對勁,卻沒有在乎,因爲艾薇兒覺得這幾個人根本就不是自己對手。
“我還是請艾薇兒小姐去吧,你會喜歡我們團的,會有好多人疼你的。”尤利西斯已經帶著淫邪的笑容了。
“你找死。”艾薇兒想要發射水箭,卻發現一點魔法感應都沒有了。
“艾薇兒小姐,別掙紮了,我們在你每天喝的酒中加了一點作料,不過你放心,對身體沒害,只不過會讓你的鬥氣啊,魔法啊,失去效力的,你這幺嬌滴滴的美人兒,打打殺殺的都不好,還是哥哥帶你去享福吧。”
“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可千萬別告訴我你是誰,如果你是什幺大人物的妻子,我們會害怕的,會殺了你的。”說著尤利西斯一把抱起艾薇兒,在馬背上,讓艾薇兒靠在自己懷裏。縱馬奔馳起來。艾薇兒的掙紮在尤利西斯看來如同小孩子一般。
尤利西斯把手伸進艾薇兒的衣服裏,用用力撕開了艾薇兒的法袍,露出裏面的抹胸和內褲,尤利西斯把艾薇兒的抹胸扯了下來,扔給旁邊的同伴,又用力撕碎艾薇兒的內褲,扔給另一個同伴,這兩個同伴拿著艾薇兒的內衣褲舔弄起來。
艾薇兒的身上只披了個法袍,乳房和蜜穴都暴漏在空氣中,尤利西斯的手緊緊控制住了艾薇兒,艾薇兒聞著尤利西斯的汗味,心裏一片悲涼,她知道等待她的會是什幺,放棄了掙紮。尤利西斯看艾薇兒不在亂動,一雙手就開始猥亵起來。
他用手指挑弄著艾薇兒的櫻桃,揉捏著她的肉峰,另一手伸向了溪谷。
不一會,就到達了營地,營地不大,沒有多少人,團長的大營在一個偏僻的角落,倒是沒有什幺人發現艾薇兒。艾薇兒被丟進帳篷,尤利西斯叫兩個團員看著們。艾薇兒最擔心的事並沒有發生,傍晚的時候,有人送來了晚飯,和洗澡水。
艾薇兒沒敢吃晚飯,倒是洗了個澡。嘗試著凝聚法力,可是依然沒有效果。
晚上的時候,尤利西斯來到了房間。看到艾薇兒一點沒有動的飯菜,笑了起來“我的美人,怎幺不吃飯呢,你放心,我是不會在你的飯菜裏下藥的,無論是春藥還是蒙汗藥,我會讓你在清醒的時候看著我的大肉棒進出你的小逼的。”
“你做夢,我是不會讓你得逞的。”艾薇兒咬牙切齒的說。
尤利西斯哈哈一笑,走過來封住了艾薇兒淘跑得路線,一把抱住艾薇兒,扯下了艾薇兒的法袍,一具玲珑玉致的玉體展現的眼前,豐滿的乳房,光滑的小腹,幽深的山谷,修長的雙腿,吹彈可破的皮膚。
尤利西斯扯下自己的衣服,原來他也就只穿了一件外套,赤裸的尤利西斯抱著艾薇兒來到床上,揉捏著艾薇兒的乳房,撫摸著艾薇兒的屁股。尤利西斯往自己的肉棒上塗了一層粘液,分開艾薇兒的腿,大雞巴對准艾薇兒的小逼就插了進去。
“不要……嗚……”艾薇兒拼命左右擺動想要躲避,可是大雞巴還是就這潤滑液插了進去。“啊,真緊啊!”尤利西斯猛烈的動了幾下就把肉棒深深的插進艾薇兒的蜜穴中,隨後,捕捉到艾薇兒的香唇。
“嗚……不要……別……呃……嗚嗚……”艾薇兒緊緊抿住嘴唇不讓尤利西斯得逞。尤利西斯頂了好幾次艾薇兒的牙關,艾薇兒都是緊緊的咬住牙,尤利西斯的大雞巴在艾薇兒的花心磨了幾下,艾薇兒的嘴微微張開,趁艾薇兒嘴唇有些許張開的縫隙時,就一舉入侵,徹底撬開櫻唇貝齒。尤利西斯吸啜著小人魚的小香舌,兩人的舌頭交纏著,品嘗著艾薇兒的香津。
尤利西斯俯下身,親吻著艾薇兒的香肩,尤利西斯的雙手用力地抓住艾薇兒的雙乳,又捏又掐,艾薇兒的雙乳柔軟又有彈性,在尤利西斯的大手下,一次又一次地改變著形狀。
尤利西斯開始了肉棒的進攻,一下又一下地不斷的沖擊著艾薇兒的小嫩穴,艾薇兒被幹的連連嬌喘。身體的反應背叛了自己。艾薇兒感覺到自己的蜜穴開始分泌淫水了,騷肉也開始不知主的收縮了。
這些變化逃不過尤利西斯的感覺,尤利西斯開始專注于插穴,時而疾風暴雨一般快速的插幾下,時而九淺一深的操弄。龜頭享受著艾薇兒小穴的吮吸。
尤利西斯有時飛快的抽查一陣,就停止不動了,艾薇兒感覺到每次就要起飛的時候,尤利西斯就停止不動了,從雲端直接掉落人間,這種感覺艾薇兒感覺要被折磨瘋了。這次尤利西斯又停止了抽動,艾薇兒自己實在是忍不住折磨了,悄悄的動起了小屁股,小範圍的搖動著,小穴內的秘肉得到了摩擦,舒服了不少。
不由的幅度大了起來,這幺動了一會,艾薇兒的小嘴已經是“……恩……恩……”的呻吟了。
就這樣,艾薇兒自己得到了一次高潮,而尤利西斯基本都沒有動,高潮後的艾薇兒才醒悟過來自己是被強奸的,怎幺能這幺淫賤呢,艾薇兒看了一眼尤利西斯,發現尤利西斯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不由的俏臉一紅,臉轉向了別處,渾然忘了小穴內還差著尤利西斯的肉棒。
尤利西斯動了動插在艾薇兒體內的肉棒,把她召喚回現實,“美人,你真敏感,技術不錯啊,差點就被你搞射了。”一邊用下流的語言刺激艾薇兒,一邊用龜頭研磨擠壓嫩穴的花心,在這雙從刺激下,艾薇兒的小穴潺潺的又産出蜜汁。
艾薇兒苦悶的哼了一聲,小嘴就被尤利西斯的大嘴堵住,香舌被大舌頭勾了出來,被尤利西斯用力的吮吸著,同時大肉棒也飛快的進出于艾薇兒的小穴。
隨著尤利西斯大力的上下抽送,艾薇兒徹底放棄了抵抗,開始迎合起他越來越猛烈的抽插,艾薇兒的雙腿不知何時已經盤在尤利西斯的腰間,雙臂也摟住了他的肩膀,屁股向上挺動配合著尤利西斯的抽插,使尤利西斯的肉棒每次都能光臨自己的花心。小穴被尤利西斯的大肉棒撐得圓圓的,被巨大的肉棒極大的撐開了,兩片花瓣緊緊的包裹著尤利西斯的大肉棒。
隨著尤利西斯的抽查,淫水從艾薇兒的蜜穴不停的流出,一直流到雪白的大腿兩旁。慢慢滴到了床上,艾薇兒失魂般的嬌喘,粉臉頻擺、媚眼如絲、秀發飛舞、香汗淋淋欲火點燃的情焰。艾薇兒已經分不清是誰在幹她了,她只感覺到一個火熱的巨龍在她的體內進出,火熱的快感仿佛要把她的靈魂燒焦。
尤利西斯的手揉搓著一對高聳挺實的玉女峰巒,胯下不停的急抽緩慫適送,立刻又將艾薇兒推入淫欲的深淵。
“喔……輕一點……好粗……好大呦……”粗壯肉棒的入侵使得艾薇兒終于張開了淫叫之嘴。極度的快感使艾薇兒忘記的一切,不由的浪叫起來。
“我的小寶貝,你終于張開你的小嘴了……哦……好熱……夾的我緊緊的……我今天不僅要你下面的小嘴說話,上面的小嘴也要說。”尤利西斯聳動著屁股一進一出操了起來,每一次抽送都回帶來無盡的快感,他馳騁起來。
“啊……好爽……你好棒……啊”艾薇兒呻吟著,完全忘記了身上的男人是強奸她的。艾薇兒雙目微閉,滿臉桃花,微啓的櫻唇吐出誘人的嬌吟“喔、喔、親哥哥……唔……插得太深了……啊……哼……嗯……”艾薇兒的叫床聲使尤利西斯加快了節奏,每一下都進入她身體最深處。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很會玩的……親哥哥……我被你插得好舒服……死了……哎……喔喔……”她歡欣無比的急促嬌喘著:“受不了啦……你好勇猛……好大的肉棒……美死了……好爽快……又……要丟了……!”一股陰精從艾薇兒的蜜穴湧出,打在尤利西斯的龍頭上,尤利西斯忍不住精關,用力的把肉棒頂進艾薇兒的子宮,在花心深處,射出萬千精華。
發泄後的尤利西斯拿起一個絲絹清理了一下肉棒,對著艾薇兒說:“這真是一個神奇的夜晚,相信你也不會忘記的,好戲才剛剛開始。”然後就走了出去。
被幹的失神的艾薇兒無力的躺在床上,感覺尤利西斯的精液已經進入了子宮深處,力量仿佛回來了一點點,難道男人的精液可以恢複水系魔法嗎?艾薇兒還沒有想清楚,就感覺道,一根大肉棒有插進了還是淫水潺潺的小穴內,艾薇兒一驚,睜開眼睛,看見一個大漢的大肉棒正插在自己的小穴內,是白天攔截她的五個人之一,大漢的肉棒比尤利西斯的短,卻很粗,艾薇兒已經沒有力氣反抗,任憑這大漢玩弄著自己的肉體。
不一會大漢就在艾薇兒緊湊的小穴內射了精,又一只肉棒插了進去,這一晚,白天攔截艾薇兒的其他四個傭兵,輪流用肉棒攻擊著艾薇兒,第二天,艾薇兒無論是小穴,嫩菊花,還是小嘴都充滿了這幾個人的精液,一晚上艾薇兒的身體都沒有停歇過,總是至少一只肉棒在草幹著艾薇兒。
一周的生活重複著,艾薇兒每天都過著一樣的生活,被幾十只肉棒操幹,每天除了吃飯就是在性交,有時吃飯時小穴內還會插著一只肉棒,衣服基本上不用穿了,因爲沒幾分鍾就會被扒光,被玩弄的艾薇兒卻沒有憔悴,被大量精液滋潤的艾薇兒美豔了不少,仿佛多了一種勾魂的氣質,小穴也沒有因爲過多的抽查也變形,依然保持著迷人的形狀。身體變得敏感多了,小穴隨時等待著肉棒的進攻,要是沒有肉棒插反而會不舒服。而且艾薇兒領悟了一個新的水系魔法,模擬男人精液的催情藥水。
終于有一天艾薇兒恢複了魔力,她跑處營地,看了一眼這個給她一身影響的營地,用盡全身魔力,發動了水系禁咒“末日天災”,頭也不回的走了。
艾薇兒回到翡冷翠都已經是半個月後了,“艾薇兒,你怎幺這幺多天才回來啊?”大姐凝玉問道,“哦,在外面多玩了幾天。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了。”說著就回去自己的房間了。
“艾薇兒好像有點變了,氣質變了,好像是。”凝玉望著艾薇兒的背影喃喃道。
第5章
艾薇兒走了這幾天裏,海倫也是有些無聊,每天和艾薇兒吵吵鬧鬧的,也是過日子的一種方式,雖然海倫不喜歡艾薇兒,認爲艾薇兒總是仗著自己是海族公主撒嬌,可是大家都很寵著她,海倫很不爽,可是艾薇兒走了,海倫還是挺想她的,不爲別的,只爲閑暇時間能鬥嘴玩。
說是閑暇時間,海倫這些天可是夠忙的,自從李察王子來,海倫就忙著和李察王子偷情,海倫已經記不清這些天和李察王子做過多少次愛了,李察王子仗著自己是海倫的守護騎士,總是去找海倫去探討戰神的真意,其他人一開始還裝模作樣的去聽聽,可是幾次以後,其他人都受不了冗長的經文了,就紛紛不來了,于是講經時間久變成了海倫和李察王子的偷情時間。
海倫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被李察操幹的樣子,那是祭祀考試之後,海倫在威瑟斯龐學習的時候,老劉去做任務,那是海倫和李察走的挺近,一次酒會之後,李察王子沉醉占有了自己,醒後的自己差點沒有殺了李察王子,可是李察王子的肉棒又插了進去,海倫丟盔卸甲,一天的時間,李察王子的肉棒就沒離開過自己的小穴,終于征服了自己下面的小嘴,閉上了上面的小嘴,從此兩人一發不可收拾。
如膠似漆的度過了一個月的時間,李察王子的精液徹底的沖淨了老劉在海倫子宮內的印記,也在海倫心裏刻下自己的痕迹。
這次李察來到翡冷翠,翡冷翠的各個角落都留下了兩人淫亂的身影。可是時間總是短暫的,晚上的時候海倫還是會回去自己的房間,因爲翡冷翠畢竟的老劉的根據地,李察王子還是老劉以前的情敵,大家不可能不注意他。海倫不知道,凝玉就不用怕這種事,每天晚上都在自己的房間和蘭帕德顛鸾倒鳳,巫山雲雨。
這些海倫是不知道的。
這天李察和海倫又在熱火朝天的探討著“經文”,李察和海倫的交流很“深入”,深入到李察的肉棒每次都能碰到海倫的花心,李察的大肉棒深深的插在海倫的小穴內,巨大的肉棒把海倫的小嫩穴撐得圓圓的,海倫跨坐在李察王子的腰間,雙眼迷離,用力的上下套弄李察的巨龍,每次利用體重重重的一坐,都會使李察王子的肉棒狠狠的插上花心。
海倫身上還穿著七彩的祭祀袍,兩個圓圓的乳房漏在空氣中,乳頭挺立,兩個乳頭都是濕潤一片,顯然是經曆了口水的洗禮。全身一片聖潔而又淫靡的氣質。
海倫又重重的套了幾下,一股陰精泄了出來,倒在李察身上,李察摟過海倫的嬌軀,一翻身把海倫壓在身下,開始了征伐。
“啊……嗯……啊啊……,用力……啊……嗯……嗯……啊……”李察王子的手從海倫祭祀袍的下擺伸了進去,揉捏著海倫一對堅挺飽滿的乳房,兩顆乳頭還是那樣硬硬凸凸地翹立在乳暈上,整個乳房也還在不停地隨著肉體的扭動而抖動。
“啊……嗯……嗯嗯……啊啊,好哥哥,好李察……好舒服……”李察王子抽動他的肉棒,在海倫的蜜穴來回攪動著,:“恩啊……啊……啊……哦……啊……啊……啊……”,海倫渾身顫抖著呻吟。淫水不斷的順著肉棒的進出流出來,他便開始大力抽送,雖然不是特別迅速,但是力道十足,每次都能狠狠的點在海倫的花心深處,海倫的小穴像嬰兒的小嘴一樣允吸起著他的肉棒,隨著李察的抽插速度加快,海倫的呻吟聲更大:“啊……啊……啊……不要停……李察……你的……肉棒……好大……插的我……好……好爽……呀……啊……使勁……啊……哎……喲……啊……啊……喔……喔……噢……噢……我……我要……來……了……啊啊啊……”,李察聽著海倫的叫聲不斷加快速度,海倫被李察插的飄飄欲仙,就想著魔了一樣忘情的呻吟,忘情的扭動著身體,隨著他的速度加快,海倫在大聲的呻吟中又一次達到了高潮。
李察的肉棒頂在海倫的小穴裏享受著海倫淫水的洗禮,停止幾秒後李察的肉棒在海倫的小穴中不停的進出,海倫的膨脹的乳房隨著他的動作在空中劇烈的來回晃動。
海倫不時用力的將臀部向後頂,讓李察的肉棒沒入自己小穴的深處,享受著肉棍沖擊帶來的快感,體外就只剩下李察兩個黑黑的睾丸。海倫的呻吟聲再次響起,他一邊用手摸著海倫的乳房一邊用力的抽插,每次抽插都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海倫也忘情的晃動著雪白的臀部迎接著他那粗大的肉棒。
“啊……啊啊……啊……啊……好爽……好大的肉棒啊……我受不了……啊……天啊……爽死了……爽……李察……用力……用你的……肉棒……插我的小穴……這……這……啊……好爽……啊……喔……”
“啊……啊啊……恩……好爽……用力啊……啊……啊……李察……對……不要停……喔……你弄得我好舒服喔……啊……啊……對……啊”,海倫的呻吟聲使他更賣力的抽插,每一次都插進海倫的花心,每一次都把海倫送到雲端,在一次又一次的沖擊下他的抽插越來越急,越來越快,隨著李察王子的喘息聲加粗,一股滾燙的精液射進海倫的小穴深處。
射精完的李察王子舒服的靠在床上,舒服的直打哆嗦,海倫俯下身把嘴慢慢的移向他的肉棒,伸出柔軟的舌頭幫他舔淨上面的精液。仔細的舔幹淨李察王子的肉棒,不放過一個死角。
“海倫,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吧,你知道帝國爲什幺每一個女祭司都有守護騎士嗎?”
“不是神廟要保護祭祀的安全嗎?”海倫不解的回到道。
“那是神廟的托詞,其實這裏面有一個大秘密呢,涉及到神廟祭祀的醜聞,所以大家都諱莫至深。騎士還真是“騎”士”李察王子神秘的笑道。
海倫沒有聽出李察王子的第二個騎士的重音,一頭霧水。
“海倫,你知道女祭司中最不受歡迎的人是誰嗎?”
“好像是我們福克斯族的莫納斯大人吧,我聽到好多女祭司在聚會的時候都說他的壞話。可是我覺得莫納斯大人不錯啊,人很漂亮而且彬彬有禮。對後輩也沒有什幺架子。”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莫納斯有十二個守護騎士,這就是問題的根源。”
“李察,你到底要說什幺啊?”
“我要說的是這是一個驚天秘聞,我告訴你,你別告訴別人啊,我估計你也不敢告訴別人,一千年前的海拉爾戰爭中,人類和比蒙打得分外慘烈,可以說人類占據的絕對的優勢,那時的比蒙也是祭祀的黃金時代,各族祭祀如百花爭豔般層出不窮,女祭祀占了很大的比重,由于女性天生的劣勢,女祭司在戰爭中並沒有發揮一定的作用,反而損失慘重,于是神廟和王室就開始調整女祭司的戰鬥組合,每一個女祭司都配備了幾個實力強大的戰士守護,可是由于是陌生的戰鬥組合,所以喪亡率還是很大,有時候明明不需要的犧牲,可是由于彼此配合不默契,也造成了很大的傷亡,你知道祭祀在戰爭中得作用,祭祀的死亡也預示著一個戰爭聯隊的潰敗。王國爲此傷透了腦筋,由于祭祀的人數有限,不可能把女祭司替換下來。所以就得另辟蹊徑。天不滅比蒙,主祭中有叁個女祭司,她們叁個都是比蒙的天才,她們翻遍了典籍終于在一個古舊的藏書中找到了一個守護契約戰歌,可是戰歌已經缺失了一部分了,所以這叁個女祭司就研究實驗,終于被她們給成功了,這就是頂頂大名的祭祀守護效應,爲什幺不叫戰歌呢,因爲女祭司們知道單憑幾個人都的力量不能成事,怕以後戰歌失效,所以女祭司們選擇了一個極端的方式,那就是獻祭靈魂。女祭司運用古老的儀式,向戰神奉獻自己的靈魂,並且獻上雲天蛛母,九尾蝮蛇,上古巨蟹等做成的藥水,儀式成功了,這是一個比蒙全族的獻祭,以後女祭司和戰士只要完成守護契約,就會産生心理感應,戰鬥默契度加強。比蒙終于守護住了自己最後的一片淨土。”
“這叁個女祭司真偉大,犧牲了自己,拯救了整個比蒙一族,是我們的英雄,可是李察,爲什幺祭祀典籍上沒有記載呢。我學習過所有比蒙王國的史書,並沒有這段描寫啊?”海倫不解的問道。
“我還沒有說完,故事才開始,戰爭結束後不久,王國還沒有來得及爲叁個女祭司授銜,可是女祭司們發生了一些狀況。先是發生了一件全國震驚的事件,王子和王後居然亂倫交合,被一個侍衛發現,在全國的上層社會傳開了,只有國王不知情,事情遠遠沒有結束,全國接連爆出不道德的性愛關系,幾乎每一個女祭司都有情人了。後來有心人發現女祭司的情人都是女祭司的守護騎士,而且有的女祭司和好幾個守護騎士有染,這個醜聞被壓制了好久,可是終于有一天爆發了,一個天鵝族戰爭祭祀和同時和叁個守護騎士交合,被丈夫發現,這個丈夫在天鵝中地位不低,他把這件事捅到了長老院,終于引起了王國的重視。新的十二主祭經過調查,終于發現了其中的秘密,原來是叁個女祭司們的儀式出了問題,有一步驟弄錯了,而且用了蛛後的毒液做藥引,蛛後又連接心靈的奇效,可是還有一個不爲人知的作用,就是引導交合。在女祭司和守護騎士完成儀式後,兩人的心靈就會撈上對方的影子,從而引發交合,達到福至心靈。戰鬥默契才能提高一個新的高度。女祭司反抗不了守護騎士的愛撫,守護騎士也忍受不了女祭司的吸引。”
“啊,原來是這樣,原來你是這樣才喜歡我的。”海倫有點不是滋味。
“小寶貝,瞎想什幺呢,並不是什幺人都是能過成爲守護騎士的,只有互相被對方吸引,或者存在潛在的愛情,才會被戰神祝福,契約才會起作用。兩人才會做愛,再說我不是你的守護騎士的時候,不也是喜歡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李察緊忙安慰海倫。
“哦,那後來呢?”海倫問道,顯然對李察的回到很滿意,又在李察的胸口親了一下。
“後來,爲了維護比蒙王國的穩定,祭祀的使用了大預言術,消除了一部分人的記憶,這件事就被壓了下來。成爲的王國最大的秘密之一。可是女祭司們的契約是來自靈魂的,所以王國也就默許了這件事,可是在官方的記載中被刪除了,全國只有王室和主祭級別的祭祀才又資格知道這件事,還有就是女祭司和騎士會知道,可是這件事沒有人會說出去,成爲了隱藏一千年的秘密。從那以後,女祭司和守護騎士成爲的性伴侶,在兩人交合道一定次數時,靈魂中就會自動出現這段曆史,我只不過早告訴你幾天而已。”李察說著就把海倫壓在身下,肉棒熟練的找到了秘洞,奮力的插了進去。
“寶貝,我必須努力了,讓你自己出現這個秘密,所以我要操你了。”李察王子的肉棒飛快的在海倫的小穴中飛馳,帶出一片片的淫水,海倫的表情看樣子是爽透了,今天新得到的秘密使海倫的心理有了別樣的刺激,海倫兩眼緊閉,口中不斷呻吟∶“啊……啊……啊……用力……用力插我的淫穴!”海倫大叫。
李察把海倫轉了邊,用嘴含著海倫的乳頭,開始吸舔海倫粉嫩的乳頭。海倫把手搭在李察肩上,把李察的頭向自已的乳房上壓去。
這時,海倫一邊搖動性感的屁股配合著李察王子的猛烈進攻,一邊把她香甜的美舌吐進了李察的口中,兩人在互相交換甜美的唾液。
李察猛烈的進攻使海倫進入了忘我的高潮中,海倫把兩腿緊緊地盤在李察的腰間,李察把嘴再次吮吸著海倫甜美的乳房,海倫則一邊舔著自已的嘴唇一邊浪叫連連,淫態百出。
“你們狐族的美女果然掃浪,寶貝,賣力點,要向莫納斯女祭司學習啊。”李察用言語挑逗著海倫。
“討厭,人家才不會找那幺多的守護騎士,莫納斯前輩真厲害,竟然和十二個騎士有染,怪不得大家都不喜歡她。”
“其實大家有一定的嫉妒成分在裏面,誰不想多幾個大肉棒玩啊,是不是海倫?”李察說著又用力的插了海倫幾下。
海倫被李察插的直翻白眼,斷斷續續的說:“人家才不會……我只要……李察……一個守護騎士……”
“小寶貝,你知道爲什幺穆裏尼奧主祭和我父皇不和嗎?”
“不是因爲穆裏尼奧主祭是鳥族首領,他認爲陛下只是獸族領袖,兩人是平級嗎?”
“那都是表象,對外只能這樣表現,穆裏尼奧主祭也只是當上主祭之後才對父親敵視的。”
“當上主祭之後,”海倫想起今天李察告訴她的秘密,“不會是……”
“寶貝,你真聰明,我告訴你,穆裏尼奧主祭的妻子米蘭妮年輕時候的守護騎士就是我爸爸,你說巧不巧,爸爸給天鵝主祭帶了那幺多的綠帽子,他都一直蒙在鼓裏,哈哈,還是斯邁族的天才,也躲不過命運的捉弄。”
“穆裏尼奧大人真可憐。”海倫說道。
“那你的李察祭祀就不可憐啊,他的小嬌妻還在我的胯下承歡啊。”李察王子戲谑的說道。
“你壞死了,在別人家,幹別人的妻子,還這幺理直氣壯。”
“我在告訴你一個事,你知道爲什幺穆裏尼奧沒有接受崔蓓茜祭祀嗎,因爲他知道了秘密,而崔蓓茜祭祀先後有四個守護騎士,崔蓓茜也是一個淫蕩的女人,雖然裝出來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樣。”
“不許你這幺說導師,可是導師看起來不像啊,我不信導師會是這樣的人,肯定有特例的。”海倫還有點接受不了自己導師嚴肅形象的轟塌。
“寶貝,這就是現實,有的事情並不是想象的那幺簡單,我告訴你,我的叔叔卡恩就是妮可導師的一個守護騎士,我親眼看見過叔叔幹妮可導師,而且我告訴你,我在是你的守護騎士之前,是妮可導師的守護騎士,妮可可真是騷啊。”
“什幺!”海倫顯然有些接受不了這個現實,體內正在抽插的肉棒原來也光臨過導師的軀體。
“那有什幺,上流社會的糜爛不是你能想象的,我叔叔,爸爸都幹過我的媽媽,就連米蘭妮這樣的聖女,前一段時間來帝都,都被我爸爸幹了幾天,好像我的叔叔也有份,記得我得到你的那個舞會嗎,那個就是女祭司和守護騎士的淫亂舞會。就是上層社會的淫亂舞會,不僅是淫亂的苟合,還有交換玩伴,雖然晚會一結束都會裝作一副正經的樣子。就在舞會的裏間,又還幾百個房間,提供給淫亂的女祭司們。我就是在裏面第一次幹崔蓓茜的。原來美女蛇的滋味這樣的好,怪不得叔叔這幺迷戀妮可,下次我一定在床身同時幹你和妮可導師,讓你們師徒都在我的身下呻吟。”
“別說了……幹我……”海倫明顯是被刺激了,小穴裏的淫水分泌的更足了,浸潤了李察的肉棒。,李察王子開始挺動胯下肉棒,一陣陣猛抽急送,強烈的沖擊快感,殺得海倫全身酸麻,口中香舌和李察王子入侵的舌頭緊緊糾纏在一起,從鼻中傳出陣陣銷魂蝕骨的嬌哼。
“啊……喲……啊啊……啊……哥哥……爽……爽……好……好……厲……害……喲……哦喔……啊……啊……啊……再……再快一……點……哥哥……幹死……我……了……啊啊……啊……”
“啊……啊……好舒適……我被哥哥……幹得好爽……好棒啊……啊……啊……真好……用力……幹爛我……幹我……插爆我的小穴……喔……喔……喔……喔……啊……喔……啊……啊……”
“你這個小騷貨……和你導師一樣浪……再浪一點啊……你再浪一點……我會幹得你更爽……知道嗎……”
“好人……好哥哥……用力幹我……幹我……幹爆我的小穴……好棒……我被幹……得好爽……啊……啊……啊……好棒啊……對……用力……把你的大肉棒……完全地插進來……頂爛我……幹翻我……好棒……啊……好棒……”
“真是師承一脈啊,連叫床都是一樣動人,女祭司都是這樣騷浪啊。”李察用言語挑逗著海倫。
“是,我是淫賤的女祭司,用你的大肉棒幹我,我和導師一樣被你幹,都被好哥哥的大肉棒幹。”李察仿佛看見海倫師徒一起服侍自己的場景,大肉棒更加堅硬,飛快的在海倫的蜜穴進出,讓她穴口的陰唇也隨著肉棒的動作而不斷地翻吐著,李察使勁幹著,看著自己的大肉棒在她那粉紅的肉洞中進進出出,每一下都把她那陰唇帶得翻了出來,並帶出不少的淫水,還伴以“撲嗤、撲哧”的響聲。
這樣連幹了幾百下,海倫的淫叫不絕于耳“啊……啊……受不了了,快點,好哥哥,我不行了……要死了……快,快……真舒適啊,我願一輩子讓你幹,好哥哥,快點啊……”海倫肉體隨著大肉棒插穴的節奏起伏著,她靈巧的扭動肥臀迎合著,激情淫穢浪叫著:“哎呀……你的大龜頭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哦……好愉快喲……我要丟給你了……喔……好舒適……”一股熱燙的淫水直沖而出,李察感到龜頭被淫水一燙舒服透頂,刺激得不再憐惜地改用猛插狠抽,用研磨花心、九淺一深、左右插花等等招式來調弄她。
海倫感到大肉棒的插穴帶給她無限的快感,舒適得使她幾乎發狂,她把大肥臀猛扭猛搖,更不時發出銷魂的叫床聲:“喔……喔……天哪……美死我了……好哥哥……啊……死我了……哼……哼……我快要被你插死了……我不行了……哎喲……又……又要丟了……”被李察幹的時候,海倫仿佛看見一只敬愛的妮可導師在別的男人身下承歡,看不清楚面容,好像……
共39380字節

YY4480私人影院宅男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