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猫眼咖啡厅

精彩内容:

日本,東

  清晨,春日的陽光,灑在正在蘇醒的城市中。

  一條略微偏僻的馬路旁,一家精緻的咖啡廳中,一位是店主也是店員的人,
正在奮力的忙碌中。

  「哈啊……哈啊……」

  咖啡廳一角的操作台,一名妙齡禦姐坐在台子上,正在微微呻吟著。

  「嗯……俊……俊夫……快……」

  雖然她正在喊的應該是她男友的名字,但實際上,咖啡廳內現在就她一個人,
可以看出,這位禦姐應該是很愛這名幸運兒吧。

  「呼啊……快……再快……」

  換個視角,看向禦姐的正臉,不由得爲她的美貌所驚豔,也有不少人,能立
馬喊出她的芳名。

  來生瞳,昵稱小瞳。

  剛剛二十出頭的小瞳,已經長成一位美麗的禦姐,混血的臉龐,及腰的黑發,
纖細卻不瘦弱的身材,渾圓卻不過分龐大的胸部,尤物一詞,非她莫屬。就算她
現在身上僅僅穿著普通的上衣與長褲,那份美麗動人的氣質,也是掩蓋不了的。
當然了,長褲肯定是褪到了膝蓋附近。

  不過呢,現在的小瞳,臉上卻是一片绯紅,眼睛中卻是一片迷離。究其原因
呢,還是她自己造成的呢。

  雖說小瞳是坐在操作台上,不過呢,她也只是坐在一個邊緣上,僅僅用大腿
支撐著自己。懸空的美臀下,應該是一個收集器之類的盆,盆之中,已有不少的
積水。

  顯而易見,這些積水,並不是普通的自來水,而是小瞳自慰出來的愛液,想
必有不少人是爭搶著想喝掉呢。

  「哈……哈……嗯啊……」

  通過愛液的量,可以猜測,小瞳在這裏自慰了挺長時間了,但是小瞳的手卻
並沒有慢下來多少,手中的假陽具,還是保持著高速的抽插中,在小瞳那鮮嫩的
陰道中,飛速的湧動。

  「俊……俊夫……要……要來啦……唔啊啊啊……」

  「哈啊……哈啊……」

  隨著一聲悅耳的呻吟,小瞳終于停下了她自慰的動作。

  「呼……差不多了……今天的用量……哈啊……攢的不少嘛……」

  小瞳俯身看了看水盆中,自己流出的愛液的份量。

  「叮鈴~ 」

  一聲鈴铛的輕響,咖啡廳的大門被打開了。

  「我們還沒開……是俊夫啊,早上好。」

  小瞳原以爲又是忘記了換好休息中的牌子,導緻顧客提前進來,結果一看,
原來是她的戀人,也是剛才小瞳自慰時,嘴中呼喊的名字。

  「喲,早上好,唔哈啊。」

  推門就進的年輕小夥子,也就是俊夫,一臉的疲倦,僅僅是簡單的向自己的
女友打了聲招呼,便隨便找了個位置趴了上去。

  「這麽沒精氣神啊,俊夫,難道又是被科長數落了麽?」

  小瞳一邊提著褲子,一邊向俊夫這走了過來,不過呢,那根剛才用來自慰的
假陽具,似乎被小瞳遺忘在了自己的陰道中,和那簡單被紙巾擦拭掉多余的愛液
的陰部,一起封進了內褲以及長褲的掩蓋中。

  「沒有啊……要只是被科長罵幾句就好了呢……」

  散發著頹廢氣息的俊夫,並沒有看向自己美麗的女友。

  「那……難道是昨晚的行動?你們要看守的藝術品,又被貓眼盜走了?嗯…
…」

  小瞳坐在了俊夫的對面,開始安慰起來自己很喪的男友來。當然,那聲輕哼,
也僅僅是因爲坐在椅子上,那根假陽具被順勢往小瞳的陰到深處推了推,從而産
生的些許不適吧,不過很快就沒事了。

  「那可不啊,明明都調集了那麽多的人手,卻還是被貓眼給偷走了,啊啊啊,
豈可修!」

  「安啦,俊夫,反正現在被偷的藝術品也已經這麽多了,也不差這一個嘛,
想開點~ 」

  小瞳有些好笑的看著眼前垂頭喪氣的俊夫,畢竟,自己的女友就是自己一直
要追捕的江洋大盜,但自己卻不知道這件事,實在是挺有意思的。

  「啊啊啊,我更心痛了,不要再說啦,小瞳!」

  「哈哈。」

  小瞳開心的看著被自己刺激到的男友,或許在這個禦姐的外表下,還有顆腹
黑的心呢。

  「不過你應該忙了一晚上吧,我去給你做頓早餐。」

  「那真是太感謝啊,小瞳。我都一晚上沒吃飯了。」

  不一會,簡便的早餐就端到了俊夫的面前,他立馬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看
來是真的餓了。

  「不要著急,你這樣會噎到的。」

  小瞳倚著左手,看向狼吞虎咽的俊夫。

  「嗯嗯」

  「跟我說說昨晚的經過呗。」

  「還能怎麽樣,我們想了各種可能,結果貓眼居然反過來,用最簡單的調虎
離山就把我們騙的團團轉啊!真的是。」

  「那也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嘛,哈哈。」

  「你不要再說啦!這樣顯得我好傻啊!」

  「哈哈。」

  「小瞳,不要再取笑俊夫了,他也不容易。」

  「好~ 」

  從咖啡廳的二樓走下來的,是一位禦姐,不過看其氣質,更應該被稱之爲熟
女的美麗女性,這也就是,來生家的大姐,來生淚。

  來生淚的年紀並不比來生瞳大上多少,但身爲實質的一家之主,打拼多年的
來生淚,散發出的成熟氣質,可不是什麽人就能夠做得到的。

  一頭棕色的波浪卷,不輸于小瞳的身材,以及嘴唇下,那顆美人痣,來生淚
的名字,很適合這位成熟穩重,卻又有些神秘的女性。當然,平時衆人也習慣稱
之爲小淚姐,這樣也更親近些。

  「早上好啊,小淚姐。」

  「早上好,俊夫。之前聽到你們的談話,昨天的行動又失敗了啊。」

  「是啊,小淚姐。」

  「那被盜的藝術品,是不是前些天那副剛到東京美術館展出的畫?」

  「沒錯,就是那副名爲《和諧之美》的畫,而且還是一個系列畫。」

  「啊?系列?也就是說不止一幅畫?」

  小瞳表現的有些驚訝,然而實際……

  「沒錯小瞳,如果只是一副畫的話,我們也不會被調虎離山啊。」

  「不過說真的,小淚姐啊,那些畫有什麽好,不就是一個女的以各種姿勢和
動物性交嘛。」

  「你這就錯了哦,俊夫,這個系列的畫的價值在于……」

  小淚姐走到了兩人的旁邊,開始抱著雙臂,說教起來。

  「別說教了,小淚姐,你就說些結論吧。反正那些藝術性的東西我一個警察
也理解不了。」

  「也好,這些畫的其中重要的一個價值就是,其中的女主角是作者的妻子,
而畫家能夠一絲不苟的把其妻子與各種動物性交的場面,加以藝術的手法描繪下
來,充分體現了開明,男女平等,自由女性等美好的價值觀,而這也是現代社會
所需要的價值觀。」

  「這樣啊,嘛,這些人性還是啥的我也管不到。不過,小淚姐,你的肚子…
…」

  俊夫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不過卻有些疑惑的問了問小淚姐的狀況。

  「哦,這個啊。」

  小淚姐放下了雙臂,撫了撫自己有些凸起的肚子,一臉平靜的解釋著。

  「這兩天去東京郊外的一些養殖場的成果,畢竟想要切身體會畫家和其妻子
想要表達的情感,實際的去重現這名妻子的行爲,是最直接的方式了。」

  隨著小淚姐的解釋,她也把自己的上衣和長褲往上下褪了褪,好能更清楚的
解釋給俊夫。

  「總共12幅畫,也代表了12種姿勢,雖然畫中的動物有所重複,但畢竟要考
慮到一些安全因素嘛。」

  小淚姐輕撫著自己的肚子,略有些沈醉的說著。

  「不過我也確實感受到了,畫家和其妻子,對于人性解放的想法。而我的肚
子有些大,也是這次體驗的紀念品吧,都是那些動物的精液。當然,爲了能存貯
在我的子宮裏,我也是戴上了一個肛門栓還有陰道也得帶一個。我現在感覺非常
的飽,嘛,或許這幾天可以不吃飯減減肥呢。」

  小淚姐的臉上隨之浮現出來母性的光輝,這也是這次體驗的結果吧。

  「哦哦,這也就是小淚姐這麽懂藝術的原因了吧,我果然還是當個警察就好
了。」

  俊夫有些贊歎的表示,果然萬事萬物沒有捷徑,想要向小淚姐一樣博學,自
己還是不夠勤奮啊。

  「哦,小淚姐,原來你這幾天不怎麽在家,是忙著這些事情去了,我也想去
啊,怎麽不帶我?」

  「還不是咖啡廳需要人嘛,小愛還是高中生,我又去養殖場體驗藝術去了,
這幾天也讓你辛苦了。」

  「唔……」

  「你也別生氣了,小瞳,我屋子還有幾罐多余的動物精液,也算是帶回來的
紀念品吧,你想要也可以拿點。」

  「好的小淚姐。俊夫,你一會幫我灌下,我也想體會體會這種飽腹的感覺。」

  「沒問題。」

  「哇啊啊!要遲到了!」

  說著話,從樓上傳出來一聲急切的聲音,不用猜,這是來生家幺妹,來生愛
的聲音。

  青春活潑的少女,是對來生愛,也就是小愛,最直接的表述。黑色略卷的短
發,靈動的眼睛,相比于兩姐姐稍小的胸部,同樣細嫩的腰肢,以及來生家標配
的大長腿,這就是被姐姐們寵愛,但懂事並不叛逆的來生愛。

  好像一陣旋風一樣,小愛僅僅穿著睡衣,一手拿著一個衣服裹成的大包,一
手提著書包便沖下了樓

  「小淚姐,小瞳姐,你們怎麽不叫我啊。」

  「我叫你了,是你自己說想睡會的。」

  「額嗯……不管這個了,小瞳姐,你幫個忙,幫我穿下校服。」

  「好。」

  「小愛她的校服……?」

  俊夫有些疑惑的問著小淚姐,畢竟遲到這件事對小愛自己就是很罕見的,更
別提俊夫了,所以每次俊夫都是見到穿戴整齊的小愛,但穿個校服還得讓人來幫
忙就有些……

  「哦,話說回來你還沒見過小愛穿她的新校服呢,畢竟小愛剛上高中也沒多
久,你看著就知道了。」

  只見小愛迅速的把睡衣甚至連內衣都脫了下拉,一絲不挂的站在叁人面前,
不過呢,得斟酌斟酌下小愛真的是不是一絲不挂。

  「小愛的學校好歹也是重點高中,對學生的各種要求也更爲詳細,其中一部
分就體現在小愛身上。」

  「從學生的形體上,這個高中就做了不少的規定,從上到下,脖子上得帶一
個項圈,以要求學生遵守校規,兩個乳房的根部會紮上不算太緊的圈,從而凸出
胸部。」

  說著,小愛自己便在自己的脖子上套好了項圈,兩個乳房的根部也麻利的套
上了圈。

  「乳孔內會個塞一根多功能棒,你說是多功能假陽具其實沒有問題。它能夠
對小胸部進行刺激,激發胸部的發育,小愛現在就是這樣,畢竟她的胸部還沒發
育完全。然後呢,對過大的胸部也會進行抑制發育,畢竟過大也會破壞美感。同
時呢,兩個相對會很硬的棒子,也會幫助小愛的胸部更加的挺立。」

  小瞳一手托著小愛一側的乳房,手指輕輕的嘗試撥開小愛緊緊閉合的乳孔。

  「小愛你的乳孔還是這麽緊啊。」

  「那是,我的身體條件可好了。」

  但這也架不住小瞳靈敏的手指,叁兩下便打開了乳孔。另一只手趁這個機會
迅速的將這個多功能棒插了進去。

  「嘶嘶嘶……小瞳姐,你輕點。」

  「還不是你這要遲到了,我只能加快點速度,這也是對你賴床的懲罰。」

  說著話,小瞳又是叁兩下把另一根多功能棒插進小愛另一邊的乳孔中。

  「嗚嗚嗚……好吧。」

  小愛稍微有些難受的抖了抖胸部,當然也是測試看看兩個棒棒會不會掉出來。

  「之後呢便是這個有些複古的束腰了,當然功能不變,只是會變得更加符合
人體健康了。」

  「什麽符合人體健康,小淚姐你沒穿過不要亂說,哼。」

  「好好,再往下就是尿道棒了,這個會伸進小愛的膀胱之中,在膀胱中充氣
擴大,讓學生更頻繁的去廁所,以免尿液積留過多,影響身體。」

  說話間,小瞳便拿起尿道棒直接捅了進去,轉手打開了充氣功能,只不過,
小愛的反應似乎有點大。

  「诶,等,等下!唔!……嘶!啊啊啊……」

  小愛立刻躬下了身子,雙臂抱著小腹兩側,呻吟起來。

  「怎麽了小愛?」

  「嘶嘶嘶……小瞳姐,你也太快了……我才想起來,我起床後還沒上廁所呢
……」

  「額……所以你……」

  「嗯,還沒排出去的尿,甚至都被擠回了……擠回了……輸尿管……嘶……」

  「額……那小愛你沒事吧?」

             小瞳有些尴尬的關心

  「緩一下就好了……不過……這種體驗也還是第一次呢……也……也挺爽的
……」

  「嘛,剩下的就是陰道了,爲了那個處女膜,學校特意準備的會收縮的假陽
具,畢竟正常人的處女膜上是有個洞的。不過這可不是普通的假陽具,連子宮都
能伸進去。等這個假陽具在除了處女膜附近的其他地方脹開後,會持續不斷地低
力度刺激陰道與子宮,從而鍛煉學生的性能力。畢竟這個學校的校訓之一就是培
養處女蕩婦呢。當然了,爲了保證以後學生的陰道有足夠的緊緻,這個假陽具並
不會膨脹太多,刺激程度也不會太高,當然代價就是培養的時間要拉長不少。不
過高中這幾年,應該是足夠的。」

  一分锺都不到,小瞳已經給小愛安裝好了這個特制的假陽具,當然,子宮也
確實的捅了進去。然後就開啓了小淚姐所介紹的那些功能。

  「嗯……天天都是這麽不上不下的,真難受。」

  小愛有些抱怨的揉了揉自己的小腹。

  「別抱怨了,你灌腸液昨晚上灌了沒有啊?每天早上老師會檢查的。」

  「灌了灌了,兩升的溶液,一滴不剩。」

  「那就好。」

  「然後就是雙腿了,爲了腿型,學校配發了特制的緊身褲或者絲襪,專門是
每個人量的,以發育成最好的樣子。」

  「腳上就相對而言普通很多了,專門配發的防水防漏小靴子,每天放學會配
發兩袋學校特供的精液,然後每天上學都要在鞋子裏灌滿精液,讓雙腳泡在精液
中。畢竟人每天都會走動,腳上不可免的會有繭,泡在精液裏也算是軟化硬繭,
再加上多吸收吸收精液,從而美容美白。」

  說著,小瞳蹲下身子,開了一袋精液,向著小愛的一雙小靴子中倒了進去。

  「我才沒有繭子呢,我的腳很光滑的,小淚姐不要瞎說。」

  小愛不滿的伸了伸腳丫子,然後就踩進了剛剛由小瞳灌滿精液的小靴子中。

  「好,我們的小愛最嫩了。」

  剛剛好,精液的液面要溢出的臨界面,就被小愛用靴子自帶的封口封住,一
滴精液也沒流出來。

  「還是小瞳姐的技術最棒了。」

  小愛對于小瞳姐對于量的掌控稱贊不已。然後舒緩著腳趾,讓精液充分的潤
過每一寸皮膚。

  「這滑膩膩的感覺真棒。」

  小愛一臉開心的說著感想。

  「剩下的就是外面的校服了,不過那就是個普通衣服了,校方也在考慮在外
衣上增加什麽功能中。這樣,小愛她全套的校服就解釋到這裏了。」

  「額,這不就用了一袋麽?另一袋呢?」

  「另一袋精液就是學生的早餐啊,當然想配更多的東西也沒問題,但那一袋
精液必須要喝完。不過其實也沒多少,就500 毫升,一瓶水的量。」

  穿好一身的裝備,外面再套上學校的衣服,小愛給另一袋精液剪了個口,就
用嘴叼著向門外跑去。

  「對了,小愛你等下。」

  小淚姐叫住了著急忙慌往外跑的小愛。

  「怎麽了,小淚姐?我這著急啊。」

  「沒什麽事,這是你今天的午飯忘了拿,我特意給你加了點餐。」

  「哦哦,謝啦,小淚姐,小瞳姐,還有俊夫哥,我出門啦!」

  扭身拿起飯盒塞進書包就向外跑,還不忘嘴上叼著那袋精液,俨然一副上學
遲到的元氣女高中生。

  隨著風風火火的小愛跑出了咖啡廳,瞬間熱鬧的空氣又回到了那個靜谧的氛
圍之中。

  「哈哈,小愛還是這麽慌裏慌張的。」

  「別說她了,俊夫,有時候你不也是一樣嘛。」

  「呃……」

  「好了好了,小瞳你快去拿那罐精液,你不想要了麽。」

  「哦,我這就去,俊夫你等一下。」

  沒兩分锺,小瞳就抱著一個得有一升多的罐子下來,手裏還拿著特制的特大
號注射器。

  「俊夫你先抽一管,我脫下衣服。」

  「哦哦。」

  俊夫拿起注射器,便開始從那罐子精液中抽滿這一大管子的精液。

  當然了,罐子打開後,這個氣味就有些……

  「唔……小淚姐啊,這麽臭的麽?」

  「沒辦法的,雖說僅僅是昨天的,但畢竟混合了很多動物的精液,而且養殖
場的環境,怎麽著都是會有味道的,這個味道不臭是不太可能的。」

  「沒事的,俊夫,一會把這些精液全都打進我的子宮裏,就不臭了,畢竟我
對我的陰道的緊密還是很有自信的啦。」

  「也是。」

  「對了,小瞳,今天的飲料配料你弄了沒?」

  小淚姐打斷了小瞳和俊夫的動作。

  「早就弄好了,肯定能用到小愛放學回來。」

  「那就好,要不然帶著動物精液的愛液,客人們可是會不高興的。」

  隨後,小瞳便利索的躺在了剛才和俊夫聊天的桌子上,拿開那根在剛才的聊
天中,一直插在自己陰道中的假陽具,隨後兩個手臂抱緊自己的腿,兩手扒開自
己還在滴出愛液的嫩穴。

  「來吧……俊夫……」

  這時,小瞳反而有些莫名的害羞起來,臉頰上微微泛紅。

  「對了俊夫,小瞳不是也想體驗飽腹感麽,所以你要準確的把注射器的噴口
插進小瞳的子宮之中。順帶,這個特制的注射器頭部,還有一個特殊的塞子,等
注射完畢後可以分離,能夠緊緊的堵住小瞳的子宮口,保證裏面的精液只進不出。」

  小淚姐在一旁提醒著正俯身拿著注射器插小瞳那嬌嫩陰道的俊夫。

  「啊?哦,沒問題,我的槍法可是超一流水準哦,堵住小瞳的子宮也會順利
完成的。」

  「嗯……我相信你……來吧……俊夫……」

  「那我也來幫個忙吧,畢竟小瞳的陰道還有子宮的位置,我比你要熟悉不少,
可以引導你一下。」

  「小淚姐~ 」

  「好啦好啦,來,繼續往裏伸,繼續,繼續。」

  小淚姐雙手放在小瞳的小腹上,感受著俊夫緩慢的插進來的注射器,並且開
始指引著俊夫。

  「嗯……嗯……」

  「停……到子宮口了。」

  「哦,那我動一動,小瞳你感受下注射器出口的位置。」

  「好……」

  接著,俊夫便開始上下左右的晃動著注射器,不過速度稍微有點慢,畢竟都
是小瞳的男友,還是挺會照顧小童的。

  「不用這麽小心的,小瞳她其實受得了,就是在你面前有些害羞而已。」

  「小淚姐!唔!」

  小淚姐沒給小瞳反駁的機會,迅速的推了下俊夫拿著注射器的手,強行的讓
注射器突破了小瞳她的子宮口。

  「小……小淚姐!你……討厭~ 」

  「好啦,要不然這麽磨磨唧唧的,我看著都有點替你累得慌。俊夫,把這些
動物精液灌進去吧,得使點勁哦。」

  「哦,好。」

  說著話,俊夫便使勁一推,這一管子500 毫升的混合精液,就毫不費力的推
進了小瞳的子宮之中。

  「唔……進來了……嗯嗯~ 」

  不一會,注射器已空,500 毫升的精液全都注射了進去。

  「怎麽樣,小瞳?」

  「挺舒服的,俊夫,再來。」

  「還要來麽?你的子宮受得住麽?」

  「這你就有所不懂了,俊夫,雖然在平時,女性的子宮內容量特別的小,但
十月懷胎時,子宮可是能夠裝下5 升的東西哦。」

  「5 升?」

  (百度到的,當然那畢竟是十個月一點一點撐大的,這種情況下,出事別找
我,逃~ )

  「所以俊夫你放心的來吧,我沒問題的。」

  「那好吧。」

  被科普了的俊夫,放下心來,不一會,便把剩余不到一升的精液,全都打進
了小瞳的子宮中。

  「嗯嗯……確實有點漲呢……不過……好飽啊……」

  「俊夫,別忘了把塞子塞上,要不然全流出來了。」

  「其實用不著的,小淚姐,我的宮頸還是很緊的,還有陰道呢,我有信心不
會漏出一滴來。」

  「你別逞強了,這麽臭的精液,要是漏出來,還不會把客人都趕跑的,俊夫,
趕緊給小瞳塞上。」

  「好。」

  畢竟小淚姐才是大姐,俊夫麻利的松下了注射器上的機關,讓塞子順利的塞
住小瞳的子宮頸。

  「嗚嗚嗚……有……有點疼……」

  「你其實怕疼吧,小瞳。」

  「被發現了~ 」

  完事之後,小瞳也站起了身,提上了褲子。雖然一升多的精液遠沒到小瞳子
宮的上限,但小瞳現在的小腹也是凸起了一些。

  「呼,小瞳你開心就好。」

  「謝謝俊夫了。」

  說完,俊夫扭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锺,發現時間也以不早了。

  「行了,時間也不早了,我還得會警局寫昨晚的行動報告了。哎……又得挨
科長罵了。而且現在你們也快該開門了,我就不打擾了。」

  咖啡廳的門外,也開始叁叁兩兩的有人等在門外。雖然咖啡廳的地段其實挺
一般,但架不住小淚姐,小瞳和小愛確實太美了,非常吸引顧客。

  「那小淚姐,小瞳下午見。」

  「回見。」

  「下午見。」

  推開門,俊夫向外面走去。

  門口的顧客看樣子也是常客了,向著俊夫搭話到。

  「诶,是內海警官啊,早上好啊。」

  「早上好。」

  俊夫也和善的向周圍人打招呼,畢竟這些都是小瞳她們的顧客,而且這麽長
時間了,互相之間也可以說算是認識了。

  「咖啡廳快開門了吧?」

  「快了,我想小淚姐她們簡單收拾下應該就會開門。」

  「哦?小淚姐終于回來了,好幾天不見她了。」

  「是啊,聽說小淚姐又去哪研究美術去了,現在終于回來了。」

  「那你們先聊,我還得回警局,再見。」

  「再見,內海警官。」

  「再見。」

  ******************************************************************

  過了一段時間,東京警視廳,犬鳴署

  科長辦公室內,罵聲不斷。

  「XXXXX !XXXX!XXXX!」

  門外,俊夫的同僚們小聲的議論著。

  「科長這是又罵了多久啊?」

  「快一個小時了,內海警官真是慘啊……」

  「誰說不是呢,碰上貓眼這個棘手的案子,而且昨晚行動又失敗了,哎……」

  「工作時間在聊些什麽呢?還不認真工作!」

  就在他們小聲的議論時,一個嚴厲的女聲響了起來。

  「」唔啊啊!是!淺谷警官!「」

  「真的是,就是這種散漫的性格,才導緻總是捉不到貓眼這個江洋大盜的。」

  說話人,正是犬鳴署內有名的女強人,淺谷光子警官。光子是一名典型的女
強人,著裝樣子是個女強人,性格是個女強人,人物外貌是個女強人,接人待物
是個女強人……總之,光子幾乎就是爲女強人這個詞而生的。

  「」是!淺谷警官!「」

  「哼。」

  光子沒再理他們,轉身敲了敲科長辦公室的門,走了進去,打斷了科長數落
俊夫的話語。

  「科長,這是我整理的昨晚的行動報告……」

  隨著辦公室門的關閉,光子的聲音也被截在屋內。講道理科長辦公室的隔音
其實挺好,只不過科長罵人的聲音實在是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