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1发布:

色狠狠色狠狠综合天天婚婚欲醉

精彩内容:

Contents

  昏了頭這座江南的城,下雨的日子總是很多的,細細的雨絲輕輕地飄落,劉芯兒走在這迷霧蕩漾的雨裏,頭髮蒙著水汽像披了一層薄紗,她努力讓自己的眼眶也多點濕潤,嘴微微地抿著,面無表情地往前走著,像是一個充滿憂郁又神秘的女人。

  前方是一座摩天大樓,很時尚現代的設計風格,不過,在這濕冷的雨季裏,卻透露著冰冷,讓人沒有了暖意。

  劉芯兒走進這幢樓的大廳,前台美麗的接待過來彎腰輕語:" 陽太太早,總經理正在開會,請您在會客室稍等。" 劉芯兒點頭朝電梯方向走去,進電梯,按了二十六樓。

  專屬電梯果然快,劉芯兒剛理了理頭髮,就到了,肖秘書已在門口等待,她對劉芯兒抱歉一笑:" 太太早,總經理還在會議當中,請您稍候。" 劉芯兒點點頭,直接向陽林遠辦公室走去。

  關上門,往舒適的沙發上一躺,輕輕呼了氣," 得穩住,劉芯兒," 她對自己說," 不要怕,沒有什幺大不了的,等他一來,你就果斷地說出自己的決定,要有壯士斷腕的勇氣,一定能抗衡得了他!"可這打氣的話並沒爲她穩住多少,她緊張地站起來,走到酒櫃邊爲自己倒了杯XO,喝得太猛,一大杯酒全倒入口中,嗆得她難受,更難受的是頭馬上變得暈呼呼地,眼睛都快看不清沙發在哪了,摸摸索索左搖右晃地挪到了那,馬上五體投地式趴在沙發上,不舒服地嘟啷著誰也聽不懂的話語,睡大覺去了。

  陽林遠走進辦公室,看到睡得不知身在何處的劉芯兒,眼裏閃過一絲異光,他從容地脫下西裝外套,解開領帶,扔到辦公桌上,緩緩地解著真絲襯衣的紐扣,一步一步朝劉芯兒走去。

  劉芯兒此時夢裏自己正對著狼狽苦苦求著自己的陽林遠得意地哈哈大笑,看著他可憐的樣子心裏真是太爽了,一不小心,還真地笑出聲來。

  陽林遠看著劉芯兒傻呼呼的笑得流口水,顯然在做什幺美夢,他森然一笑,將她翻過身來,頭枕在自己腿上,她嗯嗯兩聲,找了個舒服地角度,嘴裏竟吐了個泡泡,他楞了一下,忽然聞到一股酒味,看了看劉芯兒绯紅的臉蛋,他用力捏下去," 痛……痛哦。"劉芯兒夢到自已笑得正得意,那陽林遠卻陰險地對她笑了笑,伸出手就朝她小臉蛋捏過來,痛苦地睜開眼睛,去發現自己正躺在陽林遠的腿上,他正對著自己溫柔地笑著,低沈性感的男中音在耳邊迴蕩:" 親愛的老婆,一晚不見就耐不住想我了?"劉芯兒只覺得臉轟地一下燙得不行,她跳離陽林遠兩米遠,雙腿腳發軟靠在辦公桌上,卻發現陽林遠衣服扣子都解到小腹了,露出強壯性感的腹肌,一行濃密的毛髮向下伸向西裝褲裏面,真想看看那毛髮的盡頭啊。

  劉芯兒嚥了嚥口水,擡著看見陽林遠似笑非笑的眼神,一副就知道你在想什幺的樣子,她頓時火冒叁丈:" 剛才你是不是用力捏我臉了!"" 哪可能,疼你都來不及," 陽林遠無辜地眨眨眼:" 快過來老婆,坐我身上。"" 真是無恥,什幺話都說得出,不怕人笑話!"劉芯兒心怦怦跳,別過臉去,卻不防陽林遠瞬間就將她摟入懷中,一起倒向沙發上。

  劉芯兒剛想掙紮,小嘴卻被吻上了,張嘴想喊,陽林遠靈巧的舌已狡猾鑽進去,煸情地挑逗著她的柔軟的舌尖,一會吮吸著她的舌,一會輕咬她的唇,讓她都快忘了呼吸。

  他的大手從衣服下鑽進去,利索地解開胸衣,直接捉住她盈盈堪握的豐滿,緩緩揉捏起來。

  劉芯兒只覺得自己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手不心貼上他的胸,溫燙的感覺讓她捨不得離開,不自覺地想摸摸看其他部位是否也一樣讓人迷醉,于是就越摸越下,摸到他腹下濃密的毛髮,不忘小力扯一把。
00244831lu1i3wgy9y1gzn.jpg
  陽林遠被她這幺一扯,低低地哼了一聲,放過她的小嘴," 老婆,原來你這幺想要我呀,別急,馬上滿足你。" 說完他就把她的衣服幾秒锺脫得精光,頭一低埋到她的胸前,將粉嫩的乳頭含在嘴裏大口吮吸起來,時不時還發出啵啵聲音,表示他吃得很陶醉。

  劉芯兒只覺得頭昏昏的,身體偏偏又酥又麻還帶著說不上的空虛,只有靠在陽林遠的部位才舒服,真想全都溶化在他身上得了,免得這幺難受,她呻吟著:" 你,你討厭,快走開啦," 說這話,還真有點心虛,實際上哪捨得。

  幸好陽林遠知道她的口是心非,不聽她說,邊親邊說:" 寶貝,用嘴也行的。

  乖,幫我把皮帶解了。"她聽話地解開皮帶,還順便將他的褲子褪到小腿,被陽林遠登掉後,夫妻兩人總算徹底袒裎相見了。

  陽林遠修長的中指輕輕地探入劉芯兒已經濕熱的甬道,配合在突起的陰蒂上按壓的大幺指緩緩抽送,帶出一股股熱流,劉芯兒像一只小白兔被大灰狼完全掌控,除了呻吟也沒別的感應了。 " 啊……嗯……不要……停……" 她已經迷失。

  陽林遠被她甜美的叫聲刺激得口乾舌燥,不由將伸出舌頭舔弄那流著清泉的甬道小口。

  正在這時,手機響了,劉芯兒一聽那熟悉的旋律,猛然清醒過來,她急忙從衣服堆裏找出手機,一按接聽,裏面傳出好友雲雅的聲音:" 芯芯,正事,千萬記得正事!" 也不等她回答,就挂了。

  這是劉芯兒讓雲雅打的提醒電話,就是爲了防止她被陽林遠用這種羞人的手段對付她,害她每次都被弄得昏昏沈沈地累得只想睡覺,無數次慘痛的經驗讓她費盡心血想到用這個辦法提醒自己,果然是非常之有用呀。

  陽林遠懶洋洋地趴在劉芯兒身上,遺憾地想:這小家夥變聰明了。

  劉芯兒用力把陽林遠推起來,自己邊從四處搜衣服穿上,邊說:" 討厭鬼,我今天有正事和你談,不準做那個。"回頭一看陽林遠還是赤裸地坐著,巨大的陽剛蓄勢待發,剛硬挺拔,她心跳又加快了,真想趴回他懷裏,陽林遠誘惑地眼神看著她,說:" 寶貝,小寶貝需要你,有事以後再說。" 說完還控制那陽物向她點了點,龜頭溢出晶瑩的水珠,越來越大顆。

  她吞了吞口水,暗罵陽林遠真是個大妖孽,時刻都在發情。

  她覺得自己快受不了了,趕緊把衣服扔在他身上,遮住那引人腿軟的家夥,清清喉嚨,說:" 我去洗手間,你趕緊穿上衣服啦,我今天一定要和你說清楚。

  " 看著劉芯兒美麗的背影,陽林遠有種想歎氣的感覺,已經躲了幾個月,看來這次是到認真解決的時候了。

  他穿好衣服,坐到辦公椅上,眼神一斂,好一個溫文爾雅的男人,像一杯溫暖的綠茶,浸人心扉,回味無窮,讓人不自覺地相信他,想要將心事告訴他。雲雅說他做心理醫生比較合適,容易讓病人進入治療狀況。

  劉芯兒磨蹭半天終于從洗手間出來了,看來是做好了心理準備,一開口直奔主題:" 我要去山裏,當初說好的,我們結婚,你就說服我爸媽,讓我去山裏兩年。可是結婚都半年了,你還沒和他們說,你怎幺可以欺騙我!"" 芯芯,你知道最近我很忙的。再過些日子好嗎?" 陽林遠心在吐血:難道你老公我在你心裏就這幺沒地位,結婚才半年,就想著離開我。

  " 我知道你忙啦,每天好晚才回來,一回來就抱著人家那個。所以我今天特地過來和你說一下,晚上早點下班,去我爸媽家裏吃飯,順便就提提這事,一定要說哦,不然我會生氣,後果會很嚴重!" " 什幺後果呀,芯芯。" 陽林遠不怕死地問道,和劉芯兒說話讓他疲憊的身心得到了充分的休息效果。

  " 離,家,出,走!" 劉芯兒氣得直叫:" 讓你找不著,哼哼,看你怎幺辦!

  " " 想都不準想!" 陽林遠一聽,也生氣了,劉芯兒這老婆當的,一天到晚沒有家庭觀念也算了,現在還想學跷家小孩,真是幼稚之極,這風氣可不能助長," 你今天就在辦公室呆著看點你愛看的小說,晚上回爸媽家再說。我要開始辦公了。

  " 說完正氣凜然地翻開文件,不再理會劉芯兒。

  劉芯兒一看陽林遠生氣了,心裏突突的,別看陽林遠一副無害的樣子,其實脾氣一點都不小,而且最可恨的就是只會對她發火,對別人總是風度翩翩的,讓她恨得牙癢癢的也沒法和人說,因爲沒人相信一副老婆萬歲的他私底下就會對她管東管西。沒辦法,她只好拿起存放在他辦公室裏的小說,看了起來。

  
Contents
色狠狠色狠狠综合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