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玄坤白灵传

精彩内容:


  禦靈宗乃是玄坤大陸數一數二的大門派,時值一甲子一度的宗門大考,萬余
名弟子均一席白衣,浩浩蕩蕩的立于山門演武大殿之下。濃郁的真氣環繞著大殿,
天空之上彩霞飛舞,仙鶴爭鳴,莊嚴肅穆,一片祥和。

  門主齊禦天與夫人鳳白靈並坐于殿內,主坐四方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
靈體虛影環侍,殿下萬余名弟子只能望見門主夫婦模糊的身影,所有人都屏住呼
吸,目光堅毅的,眼中盡是崇敬與狂熱。

  掌門齊禦天已逾九百高齡,在玄坤大陸內,百歲時便無敵手,而今更是半步
入道,即將跨入修仙者行列,徹底擺脫天地大道的束縛。門主夫人鳳白靈來曆更
是了得,據傳幾百年前便有玄坤第一美人的稱號,其家族更是神秘莫測的修仙世
家 -流雲鳳家。

  關于掌門夫人的傳說有很多,有言鳳白靈年齡已逾千歲,修爲甚至高過掌門,
半只腳已經踏進了傳說中的道境。不過這些都是門內下層弟子間的野趣雜聞,多
有幾分神話色彩。畢竟宗門內見過夫人真容的弟子寥寥無幾,別說妄圖看破夫人
的護體真氣,就算是在夫人身前稍有不敬的想法,都會受到神魂壓制。

  經年下來,門內弟子無不把掌門和夫人當成神仙一樣尊重,各類傳言神乎其
神,也就不足爲奇。

  門主齊禦天起身向前,背負雙手,玄絲青蟒道袍無風自動,向殿下無數弟子
緩緩傳音道:「內門大考頭十二名弟子出列,依名次領取獎賞。」

  其聲靜慈如風,待傳入衆多門下弟子耳中,卻浩浩如洪荒之音,威嚴回響不
絕。門主大手一揮,各種天材地寶仿若憑空出現,刹地出現在殿前,堆積成一座
散發著濃濃靈氣的小山。縱使見過數次的弟子,也無一不爲掌門玄密高深的手段
所折服。

  「謝掌門!」大殿前十二名精英弟子身姿挺拔,聞言齊齊低頭拱手稱謝。七
名男弟子皆儀表不凡之輩,或劍眉星目,或面如冠玉,或沈穩莊重,他們年紀各
異,但無一不是英氣逼人,風姿飒爽。五名女弟子亦是如此,她們身段窈窕容貌
絕美,或秀麗端莊,或冰凝冷豔,其中任何一女下山行走,都足以令世俗男子發
狂。

  掌門手臂輕擡,靈氣小山分成十二份,各自化作儲物戒指,飛至領賞弟子身
前。十二人接過賞賜,神識一掃後皆目露興奮之芒,再度俯首稱謝,各自運轉玄
力,飛回陣列之中。

  掌門微微颔首點頭,深邃的目光中暗含笑意,再次傳音道:「外門考核頭九
名弟子出列,由夫人親自傳授密法。」

  九名十二叁歲的少男少女不敢怠慢,紛紛閃身自不同方位的少年弟子方陣中
快步跑向殿前。限于禦靈宗宗規,若超過十五歲無法進入內門,則貶爲雜役弟子,
故而在這外門,大部分皆爲十至十四歲的少年少女。

  掌門夫人鳳白靈向夫君微微颔首示意,而後一襲宮裝長裙飄然而起,殿下數
萬弟子赫然擡頭,只見裙擺間先天真氣流光異彩,夫人自大殿浮空而下,猶如天
仙降世,緩緩落入殿前廣場之上。

  見此一幕,各個弟子眼中的敬畏之情更盛,那幾個年少弟子的方陣中則多出
不少羨慕的目光。若是得掌門夫人親自傳授密法,少則叁五年,多則可頂數十年
苦修!要知道凡人壽命不過百年,得密法相助不僅可以壽元大增,而且將來修行
更是一片坦途!

  只見掌門夫人玉手一擡,身形外自上而下浮現出一層白色光幕,而列在陣前
的第一名少女同時不由自主的浮身而起被吸入光幕之中。少女入門時日不長,並
不知傳授密法是何等方式,突覺自己漂浮在空中,先是一驚,待沒入掌門夫人的
光幕之後,又是一喜!待大約一刻锺後,少女再次自光幕浮身而出,此時少女的
臉上挂著絲毫掩飾不住的笑容。

  一名名少年弟子相繼被召入光幕中,根據慣例,每名弟子傳授密法的時間大
約半刻锺到兩刻锺不等,每名弟子的靈根和修煉的功法不一,掌門夫人也會根據
不同的資質,傳授不同的密法。而掌門本人,則會在夫人傳授密法的同時向其他
弟子講解立派心法《禦靈心經》,作爲每次大考的固定收尾,待夫人傳授完所有
密法後,整個儀式就正式宣告結束。

  在平常日月中,如果內外門想要獲得類似的獎勵,除非爲門派立下大功,否
則只有再等一甲子,寄希望與下一次的宗門大比取得好名次。

  演武大殿前掌門洪音寥寥,弟子無論長幼皆聽得如癡如醉時光流逝恍若不知。
轉眼間,只剩一名待傳授密法的少年弟子,其身形也隨著前一名弟子淡出光幕,
而慢慢沒入掌門夫人的仙力當中。

  「弟子參見師娘!」那少年進入光幕後即單膝跪地拜服在地,只見眼前依舊
真氣缭繞,縱使相隔尺許依舊不見掌門夫人鳳白靈真容。

  「起來吧。」掌門夫人聲若仙樂,短短數字應答,就令少年心神蕩漾,眼中
隱約泛出淫邪之芒。

  少年咧嘴一笑,起身向有若神女的師娘走去,一把扣住眼前之人的腰身,「
師娘~」

  要是光幕外弟子看到這一幕,肯定覺得這少年失心瘋,敢對師娘不敬,怕是
剝皮抽筋都是輕了!少年埋頭而下,只覺香軟無比,不禁猛的吸入一口香氣,腦
袋還在胸口胡亂磨蹭起來。但意外的是,掌門夫人並沒有阻止少年的無理舉動,
只由得少年在身後雙手上下胡亂揉捏,肆意輕薄。

  「嘿嘿,師娘,這幾天我想你想得好苦,快抱我起來。」少年撒嬌似的一席
話語,擡頭燦笑著望著師娘鳳白靈。少年身高只齊師娘胸口之下,就算惦著腳也
只能勉強夠到眼前完美之人的胸口。

  掌門夫人輕歎一聲,俯身下去環住少年的臀部將其托至面前。這一幕如果出
現在凡世之中,恐怕所有人都會認爲是再正常不過的母子之間的親密互動,可是
此刻正在萬人的禦靈演武廣場之上,而這兩人也斷然不是母子!

  「師娘真乖~」少年師娘破開護體仙霧,盯著眼前如夢似幻的絕美的面容,
無比滿足之情油然而起。

  若是有他人見到這美人的面孔,肯定會感歎這世上怎麽有這麽美麗的人!正
道是肌膚雪白如凝脂,峨眉委曲似柳岱,明目一颦勾人心,櫻唇輕啓攝人魂。天
下俗人不能語之沈魚羞花閉月,古今文士亦不忍題雲裳月貌花容。縱是青史明君
斷會因此禍國,亦是清純少女定能因此懷春。千人千面,萬人萬美,集天地之精
華,合日月之靈氣。

  那少年目光如織,一遍遍掃視著面前完美的面孔,只盯得那美人美眸微閃,
盡出現一絲嬌羞。少年見此忍不住吞咽一口口水,眯著色迷迷的小眼睛瞥著兩瓣
朱唇,淫虐之心大起。少年伸舌潤了潤自己略感幹燥的嘴唇,做勢就要吻向師娘
人。見狀,掌門夫人趕忙閃頭避開少年,慌忙道:「你師尊和數萬弟子在外,怎
敢如此!」

  「看不到的。」少年兩手空閑出來,扶住師娘一頭青絲,生生將面孔掰向自
己,而後嘟嘴貼去。若是鳳白靈運出億萬分之一的元氣,就足以將這少年震得屍
骨無存!

  「冤孽……」鳳白靈竟不運氣躲避,任由少年將自己頭顱掰過,見已避無可
避,只得閉眼迎上了少年的雙唇。少年見師娘不再反抗,便更加肆無忌憚,伸出
舌頭在師娘櫻唇上來回舔舐,不時縮舌回口品嘗,仿佛師娘唇上有什麽可口的糕
點;舔弄一番後,他將雙唇整個貼上師娘的雙唇,並發出滋滋的聲音,淫猥的吮
吸起來。

  他吮吸片刻後再次伸出舌頭舔弄師娘的雙唇,弄得師娘的雙唇上晶瑩剔透,
如此反複數次,少年似乎依然意猶未盡,雙手將師娘一頭美發向後一拉,師娘只
得順勢仰頭望起。而少年幹脆扭動腰身,雙腿整個跨在師娘高聳的雙峰之上,任
由師娘雙手穩穩的托起自己的臀部。

  略微調整了一下身位,少年滿意的再次向師娘的雙唇俯去。這次少年張開大
口,想要一口將師娘的雙唇含入口中。不過由于兩人體型差距比較大,少年並不
能一口含下少婦的雙唇,只得含住部分忘情的吮吸起來。

  少年一時吮得不能自己,兩眼都直將將發白,而嘴上的攻勢愈發伶俐,仿佛
要將師娘的雙唇吸進自己的肚裏才罷休。如此吸完了再舔,舔完了再吻,而後再
吻再吸。幾番過去仍不罷休。突然師娘再次閃開,低聲開口,聲若蚊蠅,「已過
去一刻锺,我送你出去。」

  「師娘別急,再拖延一刻锺也無事。」鳳白靈正還想說什麽,少年卻一手握
住師娘的臉頰,繼續狠狠的吻下了去,這次他將舌頭伸入檀口攪拌,攪出口中香
氣彌漫,別人不知,少年卻知之甚多,師娘的香津,吸一口,即可讓凡人延壽十
年!

  鳳白靈用香舌頂出小舌,怕傷著那少年,絲毫不敢動用體內玄力。仙顔凝色,
月眉輕皺,嗔道:「你可知分寸,若是被你師尊知曉,定然饒不了你!」

  「我有自知之明,放我下來吧。」鳳白靈聞言,運轉玄力將少年放下,護體
仙霧重新籠罩全身,仙霧內的絕美容顔重新恢複了甯靜。

  鳳白靈正要送少年出去,那少年眼中邪光一閃,有了新的主意。小袖一甩,
雙手背到身後,眯著小眼笑道:「師娘,將仙霧散去,褪盡衣衫,亵衣亵褲也不
能留。」

  「我已盡數依你,爲何非得如此!」鳳白靈千年修行,本早已超脫凡情,此
刻罕見動怒,引得體內玄氣紊亂,道心不穩。

  少年面色一沈,沈聲道:「那師娘今日是斷定不聽我言,要送我出去了?我
若就不肯出去,師娘你又能耐我何?」

  鳳白靈身軀微微一顫,道:「今夜叁更,我去尋你,隨你心願。」

  「不必等到那時。一刻锺內,取出我元陽,自可送我出去。師娘,速速脫衣。」
少年見師娘不作答,仰頭輕笑一聲,擡袖理了理衣衫,不急不徐歎道:「哎呀—
—若是一刻锺內無法讓我元陽外洩,我會做出何事,我亦不自知。待師尊破去這
玄力壁障,在數萬同門面前,師娘要如何自處?」

  鳳白靈美眸黯淡,心念一動,散去護體仙霧,身上衣罩自動解開,輕飄飄落
在地面上。無暇的玉體若仙玉雕成,美輪美奂。玉體光華外洩,立在少年身前,
不禁讓他想要上前膜拜。強行按奈住體敬畏之心,少年引導著體內暴走的欲念,
操縱著貪婪的目光在玉體上肆意遊走。他立在原地強作鎮定,淫笑道:「師娘,
時間不多了啊,還等什麽?莫非師娘想靜待一刻锺,讓仙體被數萬同門瞻仰?」

  鳳白靈向前踏出一步,輕擡玉手又驟然放下,曼妙紅霞浮出玉肌,低聲道:
「要我……如何做?」

  少年雙手抱頭,悠然道:「今日之事,按我剛剛所言,自然是全憑師娘做主。
我就人在這裏,師娘可要抓緊時間了。噢,當然,不能使用一絲玄力。」

  「羅永!你莫要逼我,那種事……我如何懂得!」

  「師娘才是莫要說笑,你我交媾不下數十次,你難道不懂?」

  鳳白靈玉面泛紅,目光躲向一旁,低聲應道:「每次與你行那等事,我都將
五感封閉,現在……怎知該如何做。」

  羅永面露驚疑之色,啞然失笑道:「原來師娘每次竟將五感封閉,弟子今日
才知。不過……師娘與師尊成婚已逾數百年,難道不知男女之事?憑我年歲,同
門與我年紀相仿者知其奧妙者大有人在。說來也奇怪,若是師娘不知男女之事,
那雪兒師姐是從何處蹦跶出來?」

  鳳白靈面露猶豫之色,緩緩道:「雪兒乃是我本家孤兒,並非我親生骨血。
我與你師尊,一心修道,並無男女之事。本打算飛升之前,與你師尊各留下一縷
元嬰,孕育成道嬰,將來延續宗門基業。今日我將此事告知你,是想你知,我鳳
白靈一心向你,望你遵守諾言,替我保守秘密。」

  羅永聞言,暗道師娘心思缜密,表面上向自己吐露等隱秘之事,可暗地裏…
…若是羅永未得到那死去老者的玉簡,想必也會被掌門夫人這一襲言語所打動。

  「師娘啊師娘,當我是十二叁歲的小孩,那麽好騙?噢沒錯,我就是十叁歲。」
羅永心中冷笑,表面上不動聲色,揮手作出一副無奈狀,「與師母的約定,我自
會遵守。我羅永亦非大奸大惡之輩,只是我本凡俗之軀,六根未淨,無法超脫欲
念束縛。我亦知修道之人不該心存邪念,無奈師娘仙姿玉色,我心性不穩,無法
抗拒誘惑,否則心魔叢生,定將我反噬。」

  羅永低頭猛歎一口氣,「唉。罷了罷了,既然如此,今日我便不爲難師娘。
還是我來引導師娘吧。」

  說完,羅永解開腰帶,胯下陽穢之物驟然彈起,猶如毒龍出世,一柱擎天。
他撫摸了幾下龜頭,撚出馬眼上一絲晶瑩,笑道:「請師娘將此物含進口中,細
細品味,便可獲得弟子之元陽。」

  鳳白靈美眸中驚訝之色大顯,「將此物含進口中?這如何使得?!此事斷然
不可!」

  「師娘此前與我交合之時封閉五感,自是不知你已將弟子此物含過數次。弟
子想,既然弟子元陽對師娘有妙用,自然口服更好。」羅永表面做出恭敬狀,耐
心向師娘解釋。他心中冷笑更甚,若不是你所修功法,缺不得我這一味至純元陽,
今日你會站在這裏與我好好說話?

  你修行千年,若當真不知男女之事,那你此前如何修行,是讓師尊自贖,把
元陽裝進玉瓶內送你飲用?那老者又爲何會絕精而亡?同門皆將你奉若天仙,你
唯獨框騙不了我!哼哼,今日,我便陪你好好玩玩,揭穿你的真面目!

  羅永不動聲色,繼續說道:「弟子愚昧,修真一途舉步維艱,唯有對這男女
之事稍有涉獵。男女之事,本是陰陽結合,天地道法自然,其中的妙處,弟子萬
分想要讓師娘好好體會。因弟子無他法孝敬師娘,唯有此等妙事想與師娘分享。」

  這少年言辭懇切,低頭抱拳道:「還請師娘莫要辜負弟子一番美意,盡情品
咂弟子陽具,定會知道弟子所言非虛!至于其他美事,便由弟子日後慢慢教導師
娘體會。」

  鳳白靈緊張之色漸緩,仙顔露出淡笑,柔聲道:「羅永,師娘知曉你是誠心
孝敬,只是這當前情勢,實在不便,若是今晚叁更,師娘定然開放五感,好好品
嘗你所說的妙處。」

  「今晚叁更?可是……」羅永面露難色,跪俯在鳳白靈玉足之前,悲聲道:
「弟子……弟子修爲不足,怕是無法今夜叁更,此時一心所念,便是將這陽具送
進師娘口中,還請師娘成全!」

  羅永做撓心痛苦狀,「弟子剛想強壓住欲念控制心魔,只覺心魔已然反噬,
就快就將我意識占據,到時候,到時候……啊!師娘!快,將弟子陽具含進口中!
弟子等不及了!」

  羅永敢如此妄爲,自有自保的依仗。他心中暗道,師娘,我今日便要看看,
你是真的不谙世事,一心修道,還是說,你是我們整個禦靈宗內,最虛僞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