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无码刺激性A片短视频言情女王琼瑶的感情史,比她的小说更精彩

精彩内容:

2019年5月23日,林婉珍對自己的女兒說:

你(轉)告訴他(平鑫濤),我原諒他了,不生氣了。

當晚,平鑫濤安詳離世。

他終于在生命的最後一刻,獲得了前妻的諒解。

這個橋段,不是電影,而是由言情女王瓊瑤參與“演繹”的,活生生的人生。

一:瓊瑤父母的“師生戀”。

故事還要從1938年4月20日講起。

那一天,袁行恕生下了一對龍鳳胎,其中的“鳳”就是瓊瑤,所以袁行恕給女兒取了個小名叫“鳳凰”。

不過,當時的“鳳凰”還叫“陳喆”,“瓊瑤”是此後她給自己取的筆名。

瓊瑤的母親袁行恕是北京的名門閨秀,正正宗宗的“大小姐”。袁家後來出了很多大佬,當然,這是後話了,暫且不表。

▲瓊瑤母親袁行恕(左一)童年時與父母、弟妹,中間略胖女孩爲袁行正。

接著講。

養尊處優的袁小姐長大後,卻不顧家人的反對,也不顧世俗的眼光,愛上了自己的國文老師陳致平。

陳致平比袁行恕大7歲,是來自湖南的貧寒學子。

在當時的人們看來,除了“學識”,這個窮酸書生一無所有。

可是沉醉在愛情中的一對戀人,才不管那麽多。在袁行恕20歲那年,兩人許下了一生的承諾。

雖然袁家極力反對,但無奈袁行恕已經有了身孕……

就這樣,當時滿腦子只有“愛情”的袁行恕嫁給了自己的老師。

(題外話:很多年後,瓊瑤也“師生戀”時,袁行恕激烈地反對,大概就是不願讓女兒重蹈自己的覆轍吧。不過這也是後話了。)

不過,袁行恕到底還是年紀小,“大小姐脾氣”上來時就和陳致平吵架,外加孕期脾氣暴躁,她的第一胎竟然意外流産了。

不過,沒多久後袁行恕就再次懷孕並生了一對龍鳳胎,這其中的“鳳”當然就是前文提到的瓊瑤啦,“龍”就是瓊瑤的弟弟陳玨。後來,夫妻倆又生下一個男孩。

▲年輕時的瓊瑤和林青霞。

不過,上天並沒有留太多的“歲月靜好”給這一家子,瓊瑤出生後的那幾年,社會愈發很動蕩了。

無奈之下,1944年,父母帶著幾個孩子們,從四川跑到湖南衡陽,去投奔瓊瑤的爺爺。

到了湖南之後,一家5口在老宅內過了2年太平日子。這段時光,將“最美好的童年”留在了瓊瑤的記憶裏。

爲什麽說是“最美好”呢?因爲接下來,磨難要來了。

2年之後,老宅這裏也“不太平”了,一家人只能繼續走。

▲年輕時的瓊瑤顔值很高,即使站在林青霞邊上,也差不了多少。

1944年夏至1945年秋,一家人跑到重慶 。

1947年,一家人跑到上海。

1948年,一家人又回到湖南衡陽 。

1949年,一家人跑到中國台北。

亂世裏的這一路,走得極爲辛苦。

在最痛苦時,他們甚至想過赴死。但好在,最後生活還是安定了下來。

到了中國台北後,父親陳致平到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書,母親袁行恕則在台北市立建國中學當國文教師。

而瓊瑤本人呢,被父母送到台北第二女子中學讀高中。但與成績優異的弟弟和妹妹們不同,瓊瑤的成績常年吊車尾(國文除外)。

二:與國文老師的“師生戀”。

9歲時就在報刊上發表了自己第一篇文章的瓊瑤,不喜歡“讀書”。她想當個作家。而父母不理解她的這個偏門“夢想”。

在連續兩次高考落榜後,瓊瑤決定辍學,專心投入到寫作中去。

而父母並不看好她的這一決定。

▲年輕時的瓊瑤,也是女神級別的。

那個時候,唯一欣賞她的人,是她的國文老師蔣仁。

年輕的瓊瑤,將對蔣仁的這份“感激”化成了愛情,走上了母親的老路——想要與自己的老師“白頭到老”。

做出這個決定時,瓊瑤18歲,而蔣仁卻已經43歲了。

這相差25歲的兩人,比起當時陳致平與袁行恕的7歲年齡差,尤甚。

或許是聯想到自己當初的不容易,因爲過早地懷孕結婚,袁行恕中斷了學業,還離開了自己的大家庭,跟著丈夫顛沛流離,受了許多苦。

而現在,袁行恕將女兒面臨的所有問題都怪罪在蔣仁身上。

袁行恕覺得蔣仁無法給女兒幸福,你看都還沒在一起,女兒就決定辍學了,還企圖吞安眠藥了斷……

這怎麽可以?

于是,憤怒的袁行恕不顧女兒的苦苦哀求,堅定地跑完了所有能跑的機構,直到蔣仁身敗名裂,被學校辭退。

此後,她將瓊瑤看得很緊,防止這段感情“死灰複燃”。

活在痛苦中的瓊瑤,急欲擺脫這樣的境地,于是,在慶筠出現後,她立馬就看到了“幸福”在前頭向她招手。

叁:與慶筠“女強男弱”的婚姻。

慶筠是筆名,他的原名叫馬慶森,是畢業于台大文學系的高材生。

當瓊瑤還在收拒稿信時,慶筠的文章已經在許多報刊雜志上發表。

他一下子就成爲了瓊瑤的偶像,盡管他很窮。

慶筠住在幾片木板搭成的小屋裏,風一吹,屋子就不停地晃動。

慶筠說自己發表在報刊雜志上的文章,只是爲了“謀生”,要寫,就要寫真正的“藝術”。

他說只要有創作的決心就夠了,他向瓊瑤發出邀請,說不如就我們兩人聚在一起,向共同的目標努力吧。

瓊瑤很感動,除了國文老師,慶筠是第二個認可她的人。

但母親袁行恕卻依然不同意,她說:

跟著他怎麽養活你呢?女孩子一結婚就完了,你這麽年輕不去念書想什麽呢?

可是瓊瑤的態度很堅決,父母怕瓊瑤想不開又會“自我了斷”,也就只能同意了,畢竟這次不是年齡差巨大的“師生戀”。

1959年4月,瓊瑤與慶筠結婚。

結婚後不久,慶筠進入高雄的一家鋁業公司工作,生活條件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兩人開始安定下來。

而瓊瑤則全職在家寫作,剛開始她的退稿很多,後來她發現寫“愛情”就不太容易被退。于是,她開始往這個方向鑽研,寫“言情”。

眼見著瓊瑤取得了一定成績,慶筠也想要重新開始寫作,創作“有格調的文字”。

慶筠瞧不上瓊瑤的情情愛愛,他說要寫就要寫《紅樓夢》一樣的作品。但是經過他的幾次嘗試,均反響平平。

後來,慶筠所在的公司組織去國外進行考察,爲期一年。

當時瓊瑤即將分娩,但因爲考慮到慶筠是在爲這個“家”而奮鬥,瓊瑤還是同意了。

到了國外後,慶筠像一只出籠的小鳥,到處玩耍好不快活。而瓊瑤獨自寄居在婆家,因爲丈夫不在身邊,常常感到委屈。

後來,公司給的錢不夠花,慶筠就問瓊瑤要錢。

瓊瑤的收入只有“稿費”,于是,她開啓了自己的“高産寫作”生涯。

1963年,瓊瑤將自己的長篇小說《窗外》寄給了《皇冠》雜志,這部小說很受皇冠社長平鑫濤的欣賞,她很快就拿到了稿費。

小說被刊出後,引起了強烈反響,瓊瑤一下子就成爲了在文壇大放異彩的人氣新秀。

可慶筠看過這部小說後,卻臉色不太好,他批評瓊瑤說:

如果一天到晚寫這些沒深度的東西,一輩子都不會進步。你會陷在流行通俗的窠臼裏再也跳不出。

對于丈夫的“不認可”,瓊瑤既生氣又傷心。她說自己才氣不高,有地方發表,就很滿足了。

▲瓊瑤談到慶筠,表示自己不太喜歡“對工作沒有什麽熱情”的他,兩人的婚姻並沒有持續多久。

與瓊瑤越寫越受歡迎不同的是,慶筠自己卻已經寫不出來了。他開始酗酒,賭博,想盡一切方法逃離現實。

對于瓊瑤的成功,他不能接受,他對瓊瑤說:

不要以爲掙幾個臭稿費有什麽了不起,要不是我上班養活你,我自己早成作家了。

除此之外,瓊瑤的《窗外》,靈感來自于她與國文老師的那段師生戀,這更令慶筠生氣了。

他說:

書賣得到處都是,全世界都知道你愛的是中學老師,而不是我!

妻子越成功,他越自卑,覺得所有人都在背後偷偷地議論他。爲此,慶筠也寫了一篇文章,投稿到報紙的副刊,在這篇文章裏,他編了一些故事,將瓊瑤痛罵了一頓。

瓊瑤說:

我不知道你這麽恨我。

隨後她第一次提出離婚。

慶筠問她,你是想要讓兒子沒有爸爸還是沒有媽媽?

▲瓊瑤顔值很高,她捧紅的“瓊瑤女郎”們,就是按照她的審美來挑的。

四:插足平鑫濤與林婉珍的婚姻。

1963年冬天,也就是寫成《窗外》的那一年年底,瓊瑤應平鑫濤的邀請,到台北接受電視專訪,也因爲這個契機,兩人第一次見面了。

自此,瓊瑤開始與平鑫濤有了更深的接觸。

因爲時常爆發的爭吵已經嚴重影響到瓊瑤的寫作效率,在她與平鑫濤訴苦時,平鑫濤說那不如就換個環境吧。

▲平鑫濤與原配林婉珍以及3個孩子。

于是,1964年上半年,在平鑫濤的協助下,瓊瑤搬離了與慶筠在高雄的家,住到平鑫濤爲她租的台北房子裏。

這套房子,就在平鑫濤自己家的斜對面,爲了讓瓊瑤安心寫作,平鑫濤還爲她雇傭了傭人。

1964年夏天,瓊瑤與慶筠結束了那段5年的婚姻。

一個獨自住在台北的女人,在生活上總有不便,于是,瓊瑤常常去平鑫濤家串門,與平鑫濤的妻子林婉珍也相熟了起來。

▲1968年平鑫濤爲妻子林婉珍拍攝的照片,林婉珍是典型的大家閨秀,溫婉善良。

林婉珍嫁給平鑫濤,屬于典型的“下嫁”。

當時的平鑫濤是台肥公司的一名會計,而林婉珍是“廠花”。

當平鑫濤猛烈追求林婉珍時,其實剛開始她是拒絕的。

出身于棉紡巨賈之家的林婉珍表示:

你不是我理想的對象。

但平鑫濤並沒有被這句話嚇退,他給林婉珍寫了一張紙條,上書“曾經滄海難爲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總之我非你不可了。

▲平鑫濤和林婉珍的婚紗照,看起來郎才女貌,很登對。

不久後,林婉珍就被浪漫又多才的平鑫濤給打動了。

接下來,兩人水到渠成地結婚了。

婚後,爲了發揮平鑫濤的“特長”,由林家出資,平鑫濤創辦了《皇冠》雜志,而林婉珍成爲了他的“一號員工”。

所謂的“一號員工”,就是樣樣都要幹。

▲平鑫濤林婉珍以及兩人的3個孩子。年輕時的平鑫濤極爲帥氣,事業成功又英俊的他令瓊瑤無法抵抗。

多年後,林婉珍回憶起那段創業的日子,她寫道:

當別人帶著女朋友到處去玩時,我這個女朋友,約會就是幫他包書、幫他處理訂戶,從婚前一直處理到婚後

一邊忙于協助丈夫創業,另一邊,林婉珍還爲平鑫濤生下了3個孩子。

夫唱婦隨,一切都看起來很美滿。

可是,瓊瑤的出現,卻改變了這一切。

瓊瑤剛去平鑫濤家串門時,笑著對林婉珍說:

你的小兒子,跟我兒子一樣大呢。

因爲這句話,拉近了兩個女人的距離,一度兩人還變成了好閨蜜。

但漸漸地,隨著“上門”的次數越來越多,這份同事間的感情,鄰裏間的感情,悄悄地變了味。

有一次,幫傭跟林婉珍說:林婉珍不在家時,瓊瑤穿了一件新衣服,特意跑過來,去問平鑫濤好看不好看。

林婉珍覺得很奇怪,你買了新衣服,爲什麽要來問別人的老公好看不好看?還特地找上門來問。

不久後,林婉珍發現瓊瑤家的窗簾換成了平鑫濤最喜歡的大紅色,她聽到兩人在電話裏打情罵俏,而平鑫濤回家的時間,也越來越晚。

甚至,林婉珍在家裏的五鬥櫃中發現了一封瓊瑤寫給平鑫濤的情書。

這一切,都表明瓊瑤與平鑫濤之間的“同事”關系,已經變味。

在1963年寫出《窗外》之後,瓊瑤的事業愈發紅火。進入高産期的她又陸續寫出了《幾度夕陽紅》、《煙雨濛濛》、《六個夢》、《庭院深深》、《水雲間》、《一簾幽夢》、《心有千千結》、《梅花烙》等小說。

▲瓊瑤劇中,馬景濤的“咆哮”表情,意外走紅網絡。

這些小說被翻拍成電影,電視劇,火遍了兩岸叁地,更是捧紅了多位瓊瑤女郎(比如林青霞、劉雪華、陳德容、蔣勤勤、金銘、陳紅等等),瓊瑤小生(比如秦漢、秦祥林、林瑞陽、劉德凱、馬景濤等等)。

書籍、電影、電視劇的大火,也爲瓊瑤以及平鑫濤的事業帶來了一個又一個的巅峰。

兩人賺得盆滿缽滿。

▲瓊瑤與平鑫濤在開機儀式上。

如果說早期平鑫濤是瓊瑤的“貴人”,那麽中後期,瓊瑤變成了平鑫濤不可或缺的“招牌”。

兩人,已經互相離不開對方,從感情層面,也從事業層面。

當時的瓊瑤,已經撐起了皇冠的半邊天。如果瓊瑤離開,換一家出版社,她依然是“當紅作家瓊瑤”,但岌岌可危的“皇冠”怎麽辦?

而對于瓊瑤來說,平鑫濤是第叁個欣賞她的人,在感情層面,她無法離開平鑫濤。

可這一切,對林婉珍和她的3個孩子來說,是一件“殘忍”的事情。

到了後來,瓊瑤與平鑫濤之間的感情,不再藏著和掖著,這令林婉珍絕望至崩潰。

林婉珍透露過,在叁個人的那段長達10多年的感情拉鋸戰中,她曾想從叁重大橋上跳下去一了百了,可是想到還有3個年幼的孩子,她又不忍心。

瓊瑤的母親,也不看好這段感情,她認爲平鑫濤只是看中了女兒的商業價值,她對著平鑫濤大罵:

她能幫你賺錢,維持你的皇冠,你根本不安好心,你要人財兩得!

轉頭,她又對瓊瑤說道:

這種男人又要家庭,又要兒女,又要事業,又要風流名氣,最後毀掉的是你!

但是,好不容易才“抓”到愛情的瓊瑤,這一次卻沒有聽媽媽的話。她問平鑫濤什麽時候娶她,平鑫濤回答說:

我孩子還太小,你願不願意等我幾年。

瓊瑤聽到這個答案,又聯想到母親的話,決定退出這段沒有結果的感情。

▲後排左4平鑫濤。前排左1林婉珍,左2瓊瑤,兩人在未決裂前,還當過一陣子好閨蜜。

當她向平鑫濤提出“分手”時,平鑫濤說想帶她去一次烏來(新北南端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看過壯闊的景象後再做決定。

平鑫濤開著車,載著瓊瑤在環山公路上行駛。

一路上,瓊瑤說著想要分手的理由,而平鑫濤說著不能分手的理由,兩人由剛開始的“討論”,發展到後來的“激烈爭論”。

氣急敗壞之下,平鑫濤讓瓊瑤下車。隨後他關上車門,發動引擎,打算沖下懸崖“一了百了”。

瓊瑤嚇壞了,她撲到車頭,死死地趴在引擎蓋上,緊緊地抓住後視鏡。

隨後,平鑫濤踩下了刹車,兩人在懸崖邊擁抱哭泣。

題外話:都說“藝術來源于生活”,這個橋段,果真很“瓊瑤”吧?

接著講。

發生了這個“命懸一線”的事件之後,兩人下決心要“不抛棄,不放棄”,堅持在一起。

可沒多久後,瓊瑤接到了一個電話,一位陌生女人在電話裏將所有難堪的詞彙都用到了她的身上。

受不了羞辱的瓊瑤,立即找到平鑫濤和林婉珍,在見面聊了一個多小時後,瓊瑤決定去歐洲嫁人,徹底離開這個傷心之地。

▲瓊瑤和平鑫濤結婚時的媒體報道。

在瓊瑤飛到歐洲後的第叁天,平鑫濤打了個電話給她:

我離婚了。

1976年,林婉珍簽下了那一張小小的離婚協議書。

1979年,林婉珍與平鑫濤正式辦理離婚登記,隨後,平鑫濤與瓊瑤登記結婚。

至于原因,平鑫濤是這樣說的:

你比較堅強,她比較軟弱。

典型的,令人參不透的理由……

從1979年瓊瑤與平鑫濤結婚,到2019年平鑫濤去世,整整40年。

期間,除了“賺得盆滿缽滿”,紛爭也不少。

在2016年至2017年時,平鑫濤因爲中風失智要住院。

瓊瑤主張不給平鑫濤進行插管治療,因爲他曾在遺囑裏寫想要“有尊嚴”地死去

當我病危的時候,請你們不要把我送進加護病房。我不要任何管子和醫療器具來維持我的生命。

瓊瑤的這個主張,遭到了平鑫濤與原配所生的3個子女的激烈反對。長子平雲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痛斥瓊瑤照顧父親不用心,他說瓊瑤照顧父親全靠使喚“1個秘書、2個看護、1個傭人”。

▲瓊瑤表示在平鑫濤住院後,自己受了許多委屈,她把事件的經過,寫到了新書裏。

平鑫濤與林婉珍的3個女子認爲父親只是“失智”而不是“病危”,有繼續治療的權利,有“活下去”的權利。

面對責難,瓊瑤似乎早就預料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麽,她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寫道:

想到接下來,全世界的人,大概都會知道我不肯給鑫濤插管的事。我可以聽到,我成了大家酒余飯後的談話資料:‘你們知道那個瓊瑤嗎?當初搶人家丈夫,過了幾十年好日子,等到平鑫濤老了、失智了,她就不想照顧而要他去死!’ 我想到阮玲玉去世前留下的‘人言可畏’四個字……

最終,瓊瑤在這場口水戰裏示了弱,她公開對平鑫濤的子女說“對不起,我錯了”,並把丈夫的護理權交還給他的幾個子女。

▲瓊瑤發文悼念平鑫濤。

她痛苦萬分地表示:

我現在萬念俱灰,也不再相信人間有情,我跟你們爸爸之間五十幾年的感情,在你們的攻擊下,也變得蒼白薄弱!

2017年8月,瓊瑤出版了新書《雪花飄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後的一課》,在這本10萬字的新書裏,上半部分瓊瑤寫出了平鑫濤從患病到插管的過程,下半部分追憶兩人結婚多年的生活點滴。

算是對平鑫濤3個子女爭奪護理權的完整回應。

但這個回應,卻令矛盾升級了。

▲瓊瑤花葬平鑫濤。

在2017年的年底,瓊瑤公開亮相,宣布收回自己65本書的版權,不再交給平鑫濤的皇冠出版發行。

根據瓊瑤的說法,她並沒有和皇冠進行任何授權合同的簽訂,把書給皇冠發行,純粹就是“和平鑫濤愛的約定”。

其實,當“愛情”與“利益”挂鈎時,怎麽樣去美化它,都不會太“純粹”了。

但林婉珍嫁給平鑫濤,卻真的不是因爲“利益”,兩人走到一起時,平鑫濤還是個什麽都沒有的窮小子。

▲林婉珍出版了回憶錄《往事浮光》,回憶自己與丈夫的點滴以及瓊瑤的出現。

2018年,88歲的林婉珍代表自己以及3個子女發聲,出版了回憶錄《往事浮光》。以“沉默50年,終于發聲”爲亮點,回憶了自己當初是如何與平鑫濤一起創辦皇冠,後來瓊瑤又是如何介入了自己的婚姻,她將一頂“小叁”的帽子結結實實地扣在了瓊瑤腦袋上。

林婉珍回憶道:

婚姻裏最大的問題,就是瓊瑤……我可能就是鑫濤眼中的搪瓷盤子,耐用,裝燙的、裝酸的、裝苦的、裝辣的都沒問題,怎麽用都不會破、不會壞……

而瓊瑤就是骨瓷,脆弱、易碎,需要小心呵護。

▲林婉珍在離婚後,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對于丈夫的背叛,林婉珍在書中感歎道:

鑫濤跟我‘共苦’之後,選擇離開我,與瓊瑤‘同甘’。他生命中最好的日子都是跟她一起度過的……但是‘同甘’了這麽久,現在他老了、身體不好了,就無法忍受與他‘共苦’。到頭來我才明白,原來‘同甘共苦’不是一個詞,而是兩個詞。我的角色,是‘共苦不同甘’,她的角色是‘同甘不共苦’。看來鑫濤努力了一輩子,終究還是沒有找到跟他‘同甘共苦’的伴侶。

▲瓊瑤在節目中坦言是“愛”害了她。

瓊瑤與平鑫濤之間,暫且我們認爲就是“真愛”吧,但這份愛,是建立在傷害別人的基礎上,怎麽看都不太光彩,更不應該被歌頌。

平家的子女說:

如果一段愛情是建立在傷害另一個人、建立在另一個女人的犧牲上,那麽這樣的愛情無論如何並不偉大,也不值得拿來歌頌炫耀。

這種“自私”的愛,倒是很符合瓊瑤劇中宣揚的“愛情大過天”、“真愛無敵”觀點。

比如在瓊瑤的《一簾幽夢》中,費雲帆有這麽一段台詞(下圖):

看完,你是不是感覺有些“別扭”?

再比如《新月格格》中的這一段(下圖):

插足別人婚姻的新月,面對被氣瘋的原配,說出了這句經典台詞:

我是來加入這個家,不是來拆散這個家!

然後男主努達海接戲(下圖):

努達海對著原配們說:

可我愛她並不代表不愛你們了,這兩份愛完全不抵觸的嘛!

可能你會說《新月格格》時代背景是古代,叁妻四妾很正常。

但是《情深深雨蒙蒙》裏何書桓的台詞,又是怎麽回事兒(下圖)?

我不是天下唯一一個,爲兩個女人動心的男人吧!

將“自私”以“愛情”的名義進行包裝,也只有在電視劇裏才會被“認可”了。

▲林婉珍娘家出錢,資助平鑫濤創辦了“皇冠”。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在林婉珍與瓊瑤的這段“感情糾紛”裏,根本就沒有“贏家”,笑到最後的,只有平鑫濤。

林婉珍娘家出錢,資助他辦起了“皇冠”。

瓊瑤將“皇冠”推向“輝煌時代”,讓他賺得“盆滿缽滿”。

到最後,兩個女人還在爲他爭風吃醋。

所以說,千萬別妄圖成爲“瓊瑤式”的女主,畢竟就連瓊瑤自己都坦言:

這樣的相愛太慘烈!縱使有來生,我也不想重來一次!

你喜歡瓊瑤嗎?對于她的感情生活以及她的作品,你怎麽看呢?

歡迎留言給問娛,談談你的看法。 无码刺激性A片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