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绣榻野史[作者:明代·情颠主人]

精彩内容:

繡榻野史 明·情顛主人

  上卷(一)

  西江月

  論說舊閑常見,不填绮語文談;

  奇情活景寫來難,此事誰人看慣。

  都是貪嗔夜帳,休稱風月機關;

  防男戒女被淫頑,空色人空皆幻。

  話說揚州地方有一個秀才,姓姚名同心。因住在東門裏,便自號叫做東門生。

  真是無書不讀,又通曉佛家道理,愛做歪詩,又喜吃些花酒。原是一個極潇灑的人,先娶魏家的女兒做媳婦老婆。這魏家女兒與東門生,都是甲子年間生人,容貌甚是醜陋,終日裏代病,故此東門生魚水上不得認意。後來到二十五歲上就死了,東門生前妻不美,定要尋個極俊俏的做繼室媳婦。

  又有一個小秀才姓趙名大裏,比東門生年紀小十二歲,生得標致得很。東門生千方百計,用了許多的手段,竟把大裏哄上了。白天是兄弟,夜裏同夫妻一般。東門生雖則死了媳婦,卻得大裏的屁股頂缸。又過了幾年,東門生到了二十八歲,忽有個姓孫的媒婆,來說隔街瓊花庵西首,姓金的綢緞鋪老板的女兒,年方十九歲了,又白又嫩,又標致得很,東門生十分歡喜。便將盛禮定下,揀了個上好吉日,娶過門來。

  東門生見了模樣,真個美貌無雙,一發歡喜得很,略略一打聽,人說金氏做女兒時節,合小厮們常常有些不明不白的事。東門生也不計較這樣事兒,便是新婚,又舍不得丟了大裏,大裏日日在屋下走動,沒人疑惑他,大裏的娘叫做麻氏,人人都順了口兒叫做麻婆婆。麻婆婆二十歲守了寡,教大裏讀書,十分嚴緊照管,自己身子著實謹慎,大裏供著他,也是極孝順的。

  癸已年東門生叁十歲,金氏二十一歲,大裏十八歲,麻婆叁十叁歲,大裏是麻氏十六歲上時節生的。麻氏要替大裏尋個標致女兒做親。大裏說正要用心讀書,好趕科舉,不要妻小哩。就稟了麻氏出外邊尋個朋友,依舊合東門生一處看書,隔一日才回去看望麻氏。東門生也常在外邊書屋裏同宿,一發親密了。

  大裏因在他家讀書,常常看見金氏,心中愛他道:“天下怎幺有這樣標致的婦人,怎得等我雙手捧住亂弄不歇呢?”金氏也因見了大裏,愛他俊俏,心裏道:“這樣小官人,等我一口水吞了他才好哩!”兩個人眉來眼去,都有了心了。

  東門生略略曉得此風聲,只因愛金氏得緊的意思,倒要憑他們快活呢。又常恨自家年紀小的時節,刮童放手铳,斲喪多了,如今年紀長來,不會久弄,大裏又是嫡親的好朋友,心裏道:“便待他兩個人有了手腳,倒有些趣味。”

  一日,東門生合大裏正吃酒飯,來喚金氏同坐吃飯。金氏搖著頭不肯,道:“羞人答答的,怎幺陪了客人坐呢?”東門生笑起來道:“他便叫做我的阿弟,就像你一樣的老婆,都是我戲過的。說甚幺羞人呢?”金氏掩著口笑道:“你合他有些緣故,我合他甚幺相幹,怎幺好與他同坐呢?”東門生道:“不要論長論短了。”

  金氏才走來同坐,因此上每日叁餐,定然同吃。

  後遇東門生生日,叁人同坐吃酒,大裏金氏偷眼調情,兩人欲火,不能禁止。

  大裏假意將筋兒失落于地上,拾起時,手將金氏腳尖一捏,金氏微微一笑。金氏取了楊梅一個咬了半邊,剩下半邊,放在棹上,大裏見東門生不來看,即偷吃了。金氏又微笑了一聲。到晚酒散,兩下別了。雖日親近,只是有些礙難,東門生又沒有個冷靜所在兒,兩下裏思量,真是沒有計較。

  一日,東門生合大裏在書房裏說起幾年幹事的趣向,東門生把棹拍敲一聲,道:“我怎能夠把天下極妙婦人著實一幹,方才暢快我的心。”大裏道:“阿嫂的標致也是極妙了,哥哥要尋一個,真叫做得福不知,又叫做吃肉厭了,又思想菜吃呢?”東門生道:“阿嫂新來的時節原好看,如今也不見怎的了!”大裏道:“我看起來便是,如今滿天下也沒有像阿嫂好的。”

  東門生笑道:“阿弟道他美貌,怎幺不眼熱呢?”大裏笑道:“親嫂嫂便是眼熱也沒用?”東門生道:“那個有甚幺難,當初蒼梧饒娶了老婆,因他標致,就讓與阿哥了。難道我不好讓與阿弟幺?”大裏笑道:“哥哥若做蒼梧饒,與小弟便是陳平了。只不知阿嫂的意怎的?”

  東門生道:“婦人家都是水性楊花的,若論阿嫂的心,比你還要熱些哩,你便晚上依舊在這書房裏睡了,我就叫他出來。”大裏連忙作了兩揖,道:“哥哥有這樣好心,莫說屁股等哥哥日日戲弄,便戲做搗的衕桶一般,也是甘心的,這樣好意思,怎幺敢忘記了,我日裏去望望娘就回來。”東門生道:“正是。”大裏跳鉆鉆的別了東門生走去了。

  東門生就進房裏來,見金氏吃過晚飯,正要脫下衣服去睡,東門生就親了一個嘴兒,金氏問道:“大裏去不曾?”東門生應道:“去了,方才被他說了許多的風月語兒,聽的我十分動興,你可快些脫的光光的拍開,來等我一射,出出火氣。”

  金氏笑道:“這個事,是我與你本等事兒,那用別人撺哄。”

  就脫了褲兒,仰眠在凳上,兩腳慌忙拍開,手捏了東門生的屌兒,插進屄裏去。東門生急急抽送,金氏笑問道:“方才大裏說甚幺風月的話兒,哄的你這樣興動,你便說說我聽,待我發一發興。”東門生道:“當初我與他炒茹茹,還嫌我的屌兒大,又怪我射的長久。過了二年,他的屌兒大似我的,又賣弄自家許多的本事道,會整夜不泄。合他戲的婦人,定弄得屌屄腫破呢!常州有個小娘,極有本事,屄裏會吞鎖,男子漢極會戲的,只好一百來抽就泄,被他弄了一夜,到五更那小娘七死八活,討饒才罷!”

  金氏笑道:“誰叫那小娘沒廉恥,要他歪纏呢。”東門生道:“看了大裏這根大屌兒甚是有趣,不要說婦人家歡喜,便是我也是喝采的,長八寸叁分,周圍大四寸多些,硬似鐵锟,又火熱一般的,若是就如大娘娘在,如今定請他去合薛敖曹比試一試。”就摟了金氏,道:“我的這心肝的騷屄,必須等這樣大屌兒戲弄才有趣哩。”

  金氏聽了,十分過不得道:“你不要說了,我骨頭裏都酥去了。你稱揚他這樣本事,待他安排的我討饒,我才信哩。”東門生道:“晚些我叫他來在書房裏,合心肝睡一睡好幺?”金氏閉了眼點點頭,道:“我要死了。”東門生道:“我心肝這樣愛他,一向怎幺不合他弄一弄呢?”金氏道:“方才是你說的,怎幺道我愛他,便是我愛他,又十分愛你,怎幺分了愛與別人呢?”東門生道:“他合我極好的,你是我極愛惜的,你兩個便好好何妨,我就約他來,只是你放出手段,弄得他,到明日待我笑他,不要等賣嘴才好。”

  金氏笑道:“實不相瞞,我家爹爹有兩個小老婆,一個是南方小娘,一個是杭州私離了出身的,常常在家內合嬸嬸、嫂嫂、姑姑、姊姊們說話兒,也責弄女人本事。我盡知道些,我恐怕壞了你的精神,不舍得簸弄,我要肯做,雖是镔鐵風磨銅羚羊角金剛鉆變的屌兒,放進我的屄裏去,不怕他不消磨哩。”東門生道:“我的心肝說的是,我如今也不戲了,待你睡一睡,晚些好合他征戰。”東門生拭了屌兒,又替金氏拭了屄邊滑流水,起身出房來,金氏自家上床去睡了。

  卻說大裏回去望娘,在家裏心急,等不到夜晚,先寫一個帖兒與東門生道:

  陽台之會若何?古人雲:“得千金,不加季布一諾。”

  嫂之貌,不啻千金;而兄之信,實堅于季布,即當披甲持戈,

  突入紅門,先此奉上戰書,呵呵。

  東門生看過又寫一個帖兒回道:

  取笑他,說撒毛洞,主已列陳齊邱,若無強弩利兵,恐

  不能突入重圍耳。必得胡僧貢寶,方可求合也。此後。

  大裏看過了帖兒,看看的日頭落山,好月亮上來了。大裏來到東門生書房裏,東門生笑道:“嫌早些,你也忒要緊呢!”大裏笑道:“哥哥發了善心,早一刻也是快活一刻。”東門生道:“你在書房裏且坐著等候,約有一更盡才好出來。”大裏道:“專等,專等。”

  東門生即進到房裏來,見金氏睡了,方才醒轉來,正要走下床來,東門生摟住叫:“我的心肝,真睡了這一日。”把手去摸摸屄邊,驚問道:“怎幺屄邊這等濕的?”金氏笑道:“你方才說了這許多的風月話兒,睡去只管夢見有人戲弄,因此這等濕的。”東門生道:“你夢見是那個戲你?”金氏笑道:“你管我做甚幺?”

  一把手扯住東門生屌兒道:“你好好來,戲得我爽利才歇。”東門生摟了金氏道:“我的心肝,我的屌兒欠大不爽利,就有大裏的屌兒射進屄心裏去,我的心肝才能爽利呢。他來在書房裏了,我就同你出去。”金氏笑道:“只好取笑,當真決使不得的。”東門生道:“這些婦人家,慣會在丈夫面前撇清,背後便千方百計去養漢,你不要學這樣套子。”

  金氏摟了東門生笑道:“我的心肝,我養漢只怕你怪我,你若不怪,我的心肝,不瞞你說,那一刻不是要合他弄一弄呢。你從前叫我同他坐了吃飯,我看了嘴臉身材,十分愛著他,前日天氣甚暖,他不穿褲子,著吳羅衫兒,裏邊那屌兒,硬骨骨的跳起來了。我屄裏騷水不知流了多少,把我一條銀紅軟紗褲兒,都濕透了。還有許多的迹痕哩!你去看看,你如今當真不怪我,今晚我便出去,只是我合你好得緊,便把心裏事都說了,你知道了你切不可肚裏冷笑我。”

  東門生道:“是我要你做的,決不怪你,決不笑你,我就同你出去,他等許久了。”金氏道:“且慢!且慢!腳也不曾洗得。”東門生笑道:“你只管去睡,不起來洗,到上轎時候,現穿耳躲,這是要緊的,待我替你洗。”便把金氏屄,捏弄洗了一會。東門生道:“可惜這樣一個好屄屄,等他受用,只許你合他一遭,便要進來。”金氏笑答道:“不去由你,去了由我,便多一遭,也管我不得了。”

  遂拭凈了起來,金氏要穿褲兒。東門生笑道:“不用穿了,左右就要脫去。”

  金氏笑道:“不要亂說,婦人家全恃男子漢來扯褲兒下的時節有趣兒,你不知道這裏頭的妙處。”當下便穿衣褲完了,東門生又捏了金氏的腳道:“真個小得有趣,你可換了紅鞋,少不要擱在大裏肩頭上,等他看看也動情。”金氏即將紅鞋換了。

  又叫東門生去到床頭席下,取了汗巾來。東門生道:“你真個停當拿本錢的。”

  便尋來遞與金氏手,扯手來到書房門邊。金氏笑道:“實有些羞人難進去。”

  東門生道:“整日見的,你見了他,自然就不羞了。”就推著金氏走到書房門外,東門生叫大裏開門,道:“今晚你到快活,實費了我千方百計的力氣,方得叫他出來。”便把金氏推進書房中去,東門生反把門扣了。道:“我自去不管了。”

  金氏故意將身子往外邊走,大裏摟住道:“我的心肝。”就親了一個嘴,道:“如今我的心肝,沒處去了,定任憑我弄了。”東門生在窗外張看他。只見大裏抱了金氏在腳凳兒上,燈底下椅子上坐了,看看金氏,叫:“我的心肝,怎幺這等生得標致?”連親了六七個嘴。把手去摸摸屄屄。金氏又將裙兒撚住,裝不肯的模樣,道:“且慢些!”就動身要去吹滅燈火。

  大裏忙遮住道:“全要他在此,照你這個嬌嬌嫡嫡的模樣兒。”著力扯褲,褲帶散了,脫下來,便把手捏住屄皮。叫道:“我的心肝,我好快活。”就推金氏到床邊,替他解了裙兒,扯去了褲兒。把兩腿著實拍開,就把屌兒插進屄裏去。金氏裝出羞答答的模樣,把衣袖來遮了臉兒,大裏扯過道:“我的心肝,我合你日日見最熟的,怕甚幺羞哩?”一發把上身衣服脫去,脫得金氏赤赤條條的,眠倒在床上,皮膚就似白玉一般可愛,大裏捧了金氏臉兒細看道:“我的心肝,我每常見你,不知安排得我屌兒硬了多少次。今日才得手哩!”

  那時金氏興已動了,著實就鎖起來,一個恨命射進去,一個也當得起來。緊抽百數十抽,真個十分爽利。大裏屌兒便大泄了。金氏笑道:“好沒用!好沒用!”

  大裏笑道:“我的心肝,不緊笑我,我的屌兒是午間便硬起來,直到如今,心中真等得緊了,我看你這等標致模樣,我怎幺忍得到如今。第一遭,你便見我的本事。”

  金氏走起來要穿衣服,大裏道:“你今晚還要到那裏去,我還不曾弄你起頭哩!”這時節,大裏實在精來了,屌頭不會即硬,又恐怕金氏看破著力支撐,抱金氏到窗前道:“我與你凳上照了燈做好弄,我今晚定要盡我的興力才罷哩!”

  抱金氏仰眠在凳上,大裏伏在金氏身上細看一回,連親了六七嘴,咂得舌頭的搭質著的響,道:“我的心肝,臉兒我日日看得見明白了,身子合屄屄還不曾看得仔細,如今定要看看。”先把兩個奶頭捏弄,又圓又光滑滑的,貼在胸膛上。把皮摸撻,金氏是不曾生産過的,並沒一些皺路,摸到腰間。大裏道:“好個柳葉腰兒。”

  摸到小肚子下頭,像個饅首突起,上面生些軟細細的黑毛,稀稀的幾根兒,大裏百般捏弄,拍開看看,就像熟紅桃兒開列一般的。金氏把腳勾了大裏的頭到屄邊。大裏把口咬舔,把舌尖在屄裏面舔卷。看金氏騷興大動,屄皮張開,兩片翕翕的動,騷水亂流。大裏屌兒又硬起來。把金氏屁股掇出凳頭上,兩腳擱起肩頭,看金氏,一雙小腳兒,道:“我的心肝,真個是金蓮叁寸。”即把紅鞋兒脫了,裹腳去了。捏住道:“我想前日吃酒的時節,假失了筋兒,得捏得一捏,道是快活了。不想今日待我解了裹腳,在此捏弄。”就把屌兒盡根射進去。

  金氏十分快活,笑道:“你屌頭直頂我裏頭屄心裏,便不動也是快活的。”大裏盡力抽拽,一氣抽了二百余抽,抽得金氏渾身酥麻了。摟住大裏道:“我的嫡嫡親親心肝,弄的我過不得了,我怕這許多羞呢,不得了!我要把從小兒手段放些出來,你卻不可笑我。”

  只見金氏迭起腰來,迎著屌兒,腿又搖,底鼓又顛,閉了眼,歪了頭,口中做出百般哼哼嗳嗳的腔兒,只見屄會開亦會夾,把屌兒吞進吐出,緊抽緊鎖,慢抽慢鎖,騷水流了許多,把屌兒都浸濕透了。只聽得葉著響聲不歇。

  上卷(二)

  東門生在窗外看了半晌,也興動起來。把手緊緊擦著自家屌兒,一邊看一邊弄,弄得精兒濺在書房窗下矮 腳邊。心內道:“這樣一個標致的老婆,等他這樣脫得光光的拍了爽利戲射,瞞诓自家躲差,那知道這折本白白送他燥脾胃,實在有些氣他不過。只是愛金氏得緊,又是送他出來的,把老婆丟去憑他了。”

  悶悶昏昏回到房中去。正見丫頭塞紅,靠著挂畫的小桌打盹。東門生心內道:“這丫頭一向怕家主婆利害得緊,便是偷他,也是戰陡陡的。我如今且好合他敘敘舊交。”就向前抱住親了一個嘴,又把舌頭伸出,把塞紅牙齒上撬兩撬。

  只見塞紅從夢裏驚醒道:“啐!啐!啐!是那一個?”東門生笑道:“是我,你道是那一個呢?”塞紅道:“夜深了,睡倒不睡,只管胡纏做甚幺?”東門生道: “你家主婆不在這裏,我合你正好弄弄哩!”塞紅道:“只恐怕娘就回來。”東門生道:“你娘正在那裏弄,他丟了我,合別人弄一弄,我如今也合你一心一意弄罷!”塞紅道:“你有這樣好心對我,只怕我沒有福就窩了。”

  東門生走到金氏床上去,就脫了衣服合塞紅一頭睡。塞紅把裙子褲兒都脫了,仰眠在床上。東門生把屌兒插進屄裏去,原來因方才在書房外邊,把精兒弄出來了,陽氣不濟,一下抽去,合屌頭銮轉,就似蝣蜒一般,把龜頭搠了幾搠,塞紅呀的笑起來,道:“你的屌兒到自自己戲了。”

  東門生過意不去,一來是羞,二來是性急,連忙把手將那搠弄得起來。只見屌眼有些俨水兒流出,一發像個綿花團了。塞紅道:“這樣沒用的東西,也要我累這個名頭,我自家合阿秀去睡,你自已睡了罷。”東門生道:“弄便不弄,你且睡一會兒,只怕待一會兒又會硬起來,我同你盡興罷。”塞紅道:“我便合你睡,就像宮女合內相睡,只好咬咬摸摸,倒弄的人心嘈,有甚幺趣兒?”東門生心裏說,留他同睡,其實支撐不過,因塞紅是這等說,假放他下床去,自家朝床裏邊睡去了。

  卻說大裏合金氏在凳上弄的騷水流來,又抽了一二千多抽,叫道:“我的心肝,爽利幺?”金氏說道:“不說起我的骨髓裏都癢去了。”

  大裏把屌兒抽出來,又把口來舔咬一回。且仔細看弄,見屄門裏有個黑痣。笑道:“我決中了。”金氏道:“怎幺?”大裏道:“我常聽見相面的說,屄上有個痣,決定做夫人。你既是夫人,我定是做官了。”金氏道:“不要亂說,起來做好。射得我快活!”

  大裏又把屌兒插進屄裏去,盡著力,重抽輕墩,緊送了八百回,又盡根推進抵住屄心賤幺幾十轉。金氏滿身麻木,口合舌頭都冰冷,昏渾不動。大裏把口布氣,金氏方才開了眼,摟住大裏,叫道:“我的親親心肝,幾乎射殺了我。”

  且看了大裏道:“我的風流知趣的心肝,這個才是我的老公,恨天怎幺不把我做了你的老婆?”大裏笑道:“你如今不是我的老婆,是我甚幺?”金氏道:“是你娘。”大裏笑道:“娘字上面多添一小字。”金氏笑道:“我既是小娘,今夜你得出閣錢。”

  大裏摟了叫道:“我的心肝,天下若有這樣標致,又有風韻知趣小娘,便是一百兩銀子一夜,也是出的。”金氏笑道:“拏來!拏來!”渾了一回,金氏道:“不要閑話,我有一件本事,要合你做一做,待本事還錢便了。”大裏道:“你說來。”金氏道:“去到床上睡。”

  兩人精赤赤的抱了頭頸上床,叫大裏仰眠了。金氏騎跨在大裏身上,把頭調轉,兩手捏了屌兒,屌口來品咂,又把舌頭在屌頭上卷舔,把屄門向大裏口邊磨擦,要他舔刮。

  金氏道:“這叫做鸾顛鳳倒,便是鐵漢子也弄矮了。你曉得幺?”大裏道:“快活難當。”應道:“我曾聽見不曾做,看如今真個過不得了。”金氏咬住屌頭,只是不放。大裏道:“我的精要來在你口裏,你不要怪我。”大裏忍不住精就泄了,金氏一口都咽下去了。大裏道:“我的心肝,怎幺弄得人這樣快活?如今調轉來。”金氏道:“我還要咂他硬起來,才罷!”

  又含弄扯擦了一回,屌兒仍舊紅脹突起來了。金氏轉頭來把屄正對著屌兒一下坐進去,連墩連鎖,只管搖蕩,大裏的精又著實泄透了,約有一盞半來的,就覺得倦了。便摟住金氏在肚皮上,叫:“我的心肝,你的屄真個是世間少的,我屌兒這等龜了,還是這等咬住在裏頭,真正叫沙屄哩,就在我身上睡一睡也罷。”金氏道:“我還要你硬起來。”

  大裏笑道:“我如今討饒了,我倦的緊,不會硬了,明日晚頭再做心肝射哩。”金氏道:“虧你做買賣,圖下來遭哩!”大裏道:“今夜其實不曾盡興,我的本事,決用明日出來一試,才是知趣的心肝。”金氏道:“我心裏也不曾盡興,我決對你說了出來,與心肝試本事。”大裏道:“你若不出來,我就要死了。”金氏道:“心肝若不信,褲兒留與你做當頭,只待我穿了單裙進去罷。”大裏道:“這個極妙。”

  只聽見雞叫,看看窗兒都亮了。金氏道:“我要進去。”方才穿了衣服,纏了裹腳,著了鞋下床來,把手又扯住大裏屌兒,道: “怎幺有你這一根棒槌,這樣長的鋸了樣糙的東西,塞進屄心裏,真滿屄都是屌筋塞住,再沒一點漏風擦不著的去,妙得緊得緊。人說屄有五樣好,五樣不好,好的是緊暖香幹淺,不好的寬寒臭濕深,我是緊暖不消說,若說香的,定用問我心肝才知道,幹幹淺兩個字我自曉得沒分了,說有臭的,我只是不信。”

  大裏道:“心肝的屄說緊也難道。”金氏道:“不是我的寬,怎幺你這等大屌兒射進去的順流呢,你的屌兒比別人不同,屌兒也有五樣好五樣不好,你的屌兒再沒有短小軟蠻尖的病,只有大硬渾堅久的妙處,實是難得。東門生一向合我戰的時候,泄的極快,像雄雉打水一般,一泄了,這一夜裏再不硬了。怎學得你這等妙處,真是個活寶貝,憑你結發夫妻,也丟在腦後。只恨你泄了也就不會硬了,定用咂得我興過才去。”又把大裏屌兒扶起,嘔了一回。方才出門去。

  大裏送到房門外邊,又親金氏五個嘴,親得金氏舌頭兒辣焦焦的。又把屄來捏弄,指頭擦進去,恨命的挖了幾下。金氏也扯了大裏的屌兒不肯放,蹲倒身子,口來咬屌兒一口,叫:“我的心肝,待我咬落了才快活。”大裏道:“饒他吧,咬落了今夜晚早些出來咬他。”金氏道:“曉得,曉得。”兩人分別去了。

  金氏進房裏來,東門生方才睡覺醒來。金氏摟住東門生道:“我的心肝,我的心肝,丟了你一夜,你不要怪我。”東門生道:“屄昨夜快活不快活?”金氏道:“不要你管。” 竟騎在東門生身上,把屄拍開含住龜頭兒,連搓幾搓,才有些硬掙起來,插得進去。東門生道:“你好好把昨夜裏的事說與我知道,難道他弄了這一夜,你還不爽利幺?又還要我來滿載哩!”

  金氏便從頭至尾,細細告訴他說:“你去見他用笑他,怎幺這等沒用東西,直等我安排的討饒。若說他這根屌兒,不瞞你說,真是極妙的一射進屄裏去,就覺爽利殺人。”就急摟住東門生,道:“我今晚還要合他一睡,我的心肝,你肯不肯?”東門生笑道:“引你不得了,就像是小娃子吃糖,吃了一塊又要一塊的,再去也不妨,只怕我的心肝吃力。”一邊說,金氏一邊在上面動,東門生忍不過精兒來了。金氏方才下身來,金氏用汗巾把屌兒拭幹,又把屄門擦凈。但見日高叁尺,東門生道:“這時節大裏必定還睡哩,等我寫一個帖兒笑他。”

  東門生要起來寫,因方才弄了這次,頭暈眼花,只得叫塞紅把紫檀匣裏瓦現捧來,叫阿秀把古雕拜匣內羅龍文的墨,磨起來,取出尊生館粉箋一付,依在床邊就寫道:

  吾弟叁敗于金,可見南宋無弱兵矣。昔日跨崔之興安在

  哉!屈首請降,垂頭喪氣,徽欽之辱,亦不是過。可笑!弟

  即當招兵買馬,卷士重來,以圖恢複。毋使女真主得志,謂

  我南朝無人也。

  寫完叫小厮余桃,吩咐他:“你可送這帖兒到書房裏,趙小相公收折。”原來余桃是北京舊簾子胡同,學小唱出身,東門生見他生得好,新討在家裏炒茹茹的。

  余桃拿了帖兒,竟到書房裏來,正撞著大裏梳頭,隨接了帖兒,看完,呵呵的大笑,作回柬道:

  昨者輕敵,遂有街亭之恥,然亦佯敗以驕之。尊谕叁伏,

  不啻巾帼兌遺,令人努氛勃勃。晚當被甲躍馬,誓矢得決一

  雌雄,必叁犁膚廷,倒深入不毛,直搗其巢穴而掃腥膻,然

  後已。此複。

  余桃領了回帖兒,送交東門生。東門生見了回帖兒,也嘻嘻的笑。念與金氏聽。且道:“你怕不怕?”金氏道:“不怕!不怕!包今夜晚定要他跪了討饒呢。我聽他書裏說話,不過是要戲得我屄穿洞破的意思。又打觑我騷,可恨!可恨!今晚你不待我出去,我定要去了,你可寫去道,定要斬了和尚的頭,剝了將軍的皮,搶了兩個雞蛋,放在熱鍋裏,弄的稀爛哩!”東門生道:“你真說得好,不消寫帖兒,我見他就與他說。”兩個方才叫塞紅拿衣服過來,穿了下床來,又是中飯過了。

  那裏曉得大裏曾遇著過一個方上人,會采戰的,贈他丸藥二包。一包上寫著字道:“此藥擦在玉莖上,能使長大堅硬,通宵不跌,倒頭,若不用解藥,便十日也不泄。”一包又寫著:“這藥入于婦人陰戶內,能令陰緊幹燥,兩片漲熱,裏邊只作酸癢,快樂不可勝言,陰精連泄不止,若進多遭不用樂,陰戶腫疼,幾日不消,若男子要泄,含冷水一口;婦人陰戶上,把甘草水一洗,便平複如舊。”又寫道:“此藥只得施于娼婦,人家女人不可用,此藥能損壽,多用則成弱癥也。”大裏看完笑道:“今晚也願不得我,定用于他見一番手段了。”先取一粒抹在自家屌頭上,又取一粒結在汗巾頭上,袖帶了揚州有名回子做的象牙角先生,怎幺得個好天色夜呢。

  卻說東門生吃了午飯,正要睡睡,只見學裏的差夫來叫道:“明日學院到淮安去,打這裏經過,就到瓜州地方去接。”東門生忙叫余桃取了衣巾,出門去對金氏道:“今日晚頭我不得回來了,等他走來,你就留在房中宿了,一發便宜了。”金氏道:“你不在家裏,我決不做這樣事。”東門生道:“只要你心裏不忘了我就是了,我如今去,就與他說你恨他的意思,叫他夜晚早些進來,我明日晏後回來,驗你的看是好的,才見他的本事呢。”金氏笑了點頭,送了東門生出房門去。

  金氏回到房中,心裏十分歡喜道:“天下有這等造化,晚頭才好像意一弄哩。”

  特特的另鋪過了床上鋪蓋,就騷興動得緊,把門關了,脫了褲兒,對著鏡兒躺在醉翁椅上,兩腳跷起,把屄拍開弄,報著道:“真生的好,不要說新心肝見了愛他,便是我自看了他也愛的。”

  又見屄旁邊兩片,暗暗翕動。笑道:“這兩片東西真不長進,昨夜裏戲了一夜,還不厭煩,今日又這樣騷了。”又看了屁股道:“男子漢喜歡男風極多,他今夜裏必定要同我做這個事,只是弄屁股眼,若等他有些龊龊帶出,就倒興了。我曾見本官說,把紫菜塞進去好些。”又把茉莉水連屄合屁股眼,前前後後都洗了一遍,道:“他怎知我這樣,在這樣奉承他。”遂拭幹了。又道:“我那新心肝,便是這一歇來了何妨呢?怎幺定要直到夜晚,真個急殺人哩!”

  卻說東門生出廳房前,到書房中尋大裏說話,大裏早已去了。也因學院經過,打聽要接不要接,湊巧撞著了齋夫,送了他幾分銀子,不要他去了。東門生走到街上,正好遇著大裏,說道:“學院經過我學中,有名的定要去接,不得回家,你可去幺?”大裏道:“撞見齋夫的緣故訴說了。”東門生因輕輕道:“你既不去,我已吩咐他,備了床鋪等著你,夜晚進去就是了。他真個惱你不過哩。”大裏道:“曉得,曉得。”分別了東門生。心裏十分歡喜,道:“他既不在家裏,那裏用到晚頭才去。”就一步步竟到東門生家來。

  這兩個丫鬟吃了午飯,都在那裏打盹,冷冷靜靜的,竟到金氏房門邊,金氏聽得有人走來,問道:“是個甚幺人?”大裏應道: “是我。”金氏歡喜得緊,忙穿了單裙,走到門邊,笑問道:“你好大膽,直到這個所在。”大裏道:“恐怕有人來,快開門!”金氏道:“你跪在外面,我才開門哩。”

  大裏就雙膝跪在地下,金氏開了門,就笑起來。連忙扯起,二人同進了房,把門閉了。金氏摟了大裏叫:“我的心肝,我正在這裏想你,你就來了。”大裏道:“今日是天作成,等我兩個快活哩。”只見房裏靠東壁邊,挂箸一幅仇士洲畫的美人兒,就如活的一般,大裏看了道:“這倒就好做你的行樂圖兒。”

  把一張萊州水磨的長桌挨了畫兒,棹子上擺了許多的古董,又擺著各樣的春意圖兒,梳頭桌子上,放象牙鑲嵌的豆柏楠減妝一個,上邊鋪了一張班竹萬字床,挂了項月白百蝶湖羅帳子,床上鋪了一領絕細的席子,放了一個長藤枕,兩眼花絲細的單被,把沉速香薰的噴鼻子香的,枕頭邊放著一個宋朝金胎雕漆雙頭牡丹花小圓盒,盒兒裏面盛著真正緬甸國來的緬鈴一個,原來東門生是不會久戰的,常常弄過了,只得把這個東西放在屄裏邊,方才了興。

  大裏看了道:“我舊年到南京科舉去,院子裏馬蘭湘家裏耍了,見他的床鋪與你家差不多的。只是馬蘭湘極出名的小娘,趕你的腳底毛不來哩。”就抱住金氏親了一個嘴道:“心肝,快些脫光光的,待我插進去。”金氏道:“你去關了窗兒,忒亮得緊,叫我羞殺人呢,怎幺脫的下去?”大裏道:“我合你還甚幺羞哩?正要亮些才妙呢!”只把銀條紗糊的格子窗推上,又替金氏把衣裳光光的脫去了。大裏把手去摸摸屄道:“昨日晚像是我弄的腫了,且拍開等我看一看。”這是大裏要放藥進去,假意說話兒,金氏那裏知得,金氏應聲道:“生得這樣胖的。”

  就睡倒,便拍開叫:“大裏,你要來看,除非你的屌兒是鐵打的,方戲得我屄腫。”大裏把丸藥一粒放在手指上,假意弄摟,把藥輕輕放進屄裏去,笑道:“如今真個不腫,晚些定要他腫哩。”金氏笑道:“你真有這樣本事,我憑你怎樣弄會射殺了我,我才見你好漢子,決不討饒的。”大裏道:“如今說開了,牢記!牢記!”金氏一頭跳起來道:“我倒脫的光光的等你,看你倒穿著衣服只管胡說。”

  也來替大裏脫衣服,解下褲兒來,看見大裏的屌兒棒槌一般的大,便雙手拿住。道:“我的心肝,你像個被曲鳝呵了胞的,怎幺比昨夜又大了些?”大裏道:“你怕幺?”金氏道:“天下只有嫌屌兒小的,那有放屌兒不進去的屄。我正全要他爽利一爽利,那有怕他的理?人說的好,開開了羊飯店,憑你這大肚子。”就把口來咬咂道:“我的心肝,這根屌兒,全是這頭兒生的有趣,頭兒去了皮,又急筋又跳,擦得我的屄門邊極快活。”

  這時節金氏藥氣發動了,只覺屄裏邊熟烘烘的,裏面酸癢難當不得,就起來坐在醉翁椅子上拍了。扳著對大裏道:“爲何我的屄裏熱起來,又酸又癢?”大裏道:“只是騷得緊,有甚幺說哩!”金氏道: “我每當便騷,不是這等,今日比前兩樣的了。”大裏道:“婦人家陰精要來,方才是這樣的。”金氏道:“心肝!快拿屌兒來射進。”

  大裏故意不放進去,只把屄門邊捱擦。金氏道:“如今一發弄的我過不的了。

  ”看他歪著身,扭著腰,搖臂腿擺,十分酥癢難過,真是有趣。大裏笑道:“如今著手了。”就把屌兒插進屄裏去,一氣盡力重抽了七八百抽。金氏閉了眼,昏昏睡去,只見陰精大泄。原來婦人家陰精比男子漢不同,顔色就如淡紅色一般,不十分濃厚,初來的時節,就像打嚏噴一般,後來清水鼻涕一般,又像泉水洎洎的沖出來。大裏就蹲倒了把口去盛吃,味極甜又清香,比男子漢的精多得一半。

  大裏笑道:“真是天下極奇的模樣了,我今日才知道婦人家陰精是這等的。”

  把舌尖盡數舔吃,金氏開了眼,醒了來道:“我今日異樣,屄內癢真受不的,比一向一些不同,就像有萬根尖嘴蟲在屄心裏亂咬,癢鉆進骨頭裏去的,又熱又酸,你越抽我越過不得,方才來了一陣,才略略好些。”把頭向地下看道:“有好些流出來,爲何地下不見了哩!”大裏道:“都是我把口來盛吃了,你還不知道,真個是魂魄散了,那裹還知道?”

  正講話的時節,金氏道:“不好了!又發了!又像方才一般癢起來了。”忙拿屌兒來,大裏忙把屌兒射進屄裏去,重抽一千余抽,道:“今日定要弄的你爽利。”

  金氏口裏咿咿啞啞、吱吱呀呀,叫道:“心肝,快些抽不要歇,今日決要快活殺了,我實過不得了。”

  又見眼口開明昏暈去了。陰精大泄,大裏又把口來盛吃,比頭遭一發多了。金氏醒來道:“真是好笑!若說起今日屄裏頭快活,真要做甚幺神仙,便是刀在頭上殺,也只是快活了。知道了若還我的屄,只看是這樣,怎幺得他結來,來這等一陣,實是出了一身冷汗,口裏合舌頭,合手腳都是冰冷的。他在這裏看見,地下有許多狼籍,必定愛惜我,你如今只是來了等我吃還便罷。”

  大裏笑道:“今日我只要心肝快活,是這等竭力奉承,你到埋怨我,且看我這一根鐵棍樣的屌兒,不放在你這騷屄裏,叫我放在那裏去?今日定用做你不著等我射的爽利,包你定射不殺了。”金氏道:“說的我又癢了。”快些把那屌兒,因又插進去,墩了七八百墩,研了一百來研,撬了一百來撬。金氏道:“如今再來的不許你吃了,好好把茶盞接你,等我看看。”大裏道:“曉得。”

  又著力往上面骨梗邊,刮一陣,擂一陣,又往下面近屁眼的處在,摩了一陣,著實擦了一陣,又突了一陣,才憑屌兒在屄中間盡根到頭,抽了二百數十抽,金氏口中只是叫道:“心肝!我要死了,如今我只是熬不過了。我怎幺诓戲得這樣快活呢?”

  大裏見金氏又有些酥暈過去,把屌兒拔出來,拿角先生套了插進去。盡力緊抽,又抽了五百多抽,金氏暈去了。大裏忙把茶盞接在屄門邊,只見這一番來,屄一發張開,兩片喘動,就像馬鼻頭割開一般,陰精頭裏湧出滾滾流出來,接了半茶盞。大裏看他陰精這一番出的,比前更覺多些,放在床邊,金氏開了眼,醒來一看。道:“真真有趣。”遂叫大裏吃了。大裏接來,亦更清香,遂一氣飲盡。

  金氏見大裏把陰精吃了道:“心肝,真有趣人也。我的陰精已出來叁次了,你的屌兒也似無力了,我去到竈上做些飯來你我吃。”金氏遂起身穿了衣服,往竈上去了。大裏見金氏去了,自己想道:“怎幺有這樣知趣的婦人?我又有這樣受用的造化。”便把屌兒捏弄。

  上卷(叁)

  卻說金氏到了竈上,屄門二片腫起來,走路看些礙人,暗笑道:“如今做出來了。明日我的心肝回來,看出怎幺好,一定被他笑倒。”忙叫丫頭道:“塞紅,今日趙官人在我房裏,安排酒進去吃,你們兩人,可換上幹凈衣服來服侍。”又道:“阿秀,你拿燈進去。”

  阿秀拿了燈到房裏來。大裏摟住阿秀,親了一個嘴,問道:“你娘在那裏?”

  阿秀道:“在竈上呢。”大裏扯住阿秀道:“在此等我弄一弄。”阿秀道:“娘要打。”慌忙走出去對塞紅道:“娘今日閉了房門,在房裏一日,我道做甚幺,原來又是他在房裏,我娘這樣一個標致的人物,虧他受用。”塞紅道:“趙官人這樣一個標致的人,虧娘受用哩!”

  卻說金氏辦了一個精致攢盒,開了一覃叁白酒備完了,叫塞紅拿了攢盒,叫阿秀拿了酒,同進房裏來。大裏摟了金氏叫道:“我的心肝,叫你這樣費心。”就在床前擺了一張小八仙桌,大裏上面坐,金氏下面坐,塞紅灑酒,兩人對飲了十數杯。

  大裏道:“我不會吃悶酒。”就走下來合金氏一同坐了。抱了金氏在懷裏,一手拿了酒杯,一手去摸金氏的屄道:“我的心肝,緣何腫的是這樣的,疼不疼?”

  金氏笑道:“不要你管,你且吃酒。”就把酒吃到口裏,含了送過在大裏口裏,連送了四五鍾。大裏道:“我要把酒放杯在心肝屄上,灑了酒一發快活。”金氏道:“你要是這等,有甚難處呢?”就叫:“塞紅,去拿圍圍的。”

  沒奈何,大裏來脫去金氏衣服,光光的仰眠在床上叫道:“阿秀,塞紅,墊高起腳來,把枕頭又墊起屁股來,把酒杯正正放在屄裏。”大裏吃了四五杯道:“有趣,有趣,好個盛酒的杯盤。”金氏道:“不好!弄的屄裏,又是日裏一般酸癢起來了。”大裏道:“正要你癢,竽我再盛些精來沖酒吃。”金氏道:“這個甚妙,把杯拿去了,快拿屌兒來,你一邊戲弄,一邊戲酒也好。”

  大裏道:“我只管抽你一百抽,吃一杯酒。”金氏道:“使得。”叫阿秀道:“你數數,到一百抽,塞紅就灑酒。”大裏一氣重抽了一百抽,吃了一杯酒。金氏道:“我屄裏癢得緊,快些重重的抽。”大裏就狠命的亂抽,阿秀那裏數得清。

  大裏笑道:“有過二百多抽了。”金氏道:“如今吃兩杯酒便是了。”大裏道:“如今待我自家記數,且看抽多少呢?你娘的精才來。”大裏又盡根抵住屄心,掘搗有一個時辰。叫塞紅道:“我也不耐煩記數。”且流水灑酒來,一連吃了十數杯。金氏笑道:“抽了一千多抽,爲何屄裏只是酸癢不見,便再重抽些。”大裏又緊抽緊頂幾百回。金氏道:“如今我過不得了!要死了!”只見金氏面皮雪白,手腳冰冷,口開眼閉,暈過去。

  大裏把屌兒拔出來,忙把茶鍾盛在屄門邊,只見陰精依舊流出來。流了大半茶鍾,塞紅、阿秀笑道:“這是甚幺東西?”大裏道:“這是你家主婆的騷精,我射出來的,你兩個少不停一會兒,也要是這等射出來哩!”塞紅見金氏不醒,忙問大裏道:“如今怎幺了?”大裏笑道:“這樣騷癢漢精,我射殺罷了,要他做甚幺?”

  就把口對了金氏口裏接氣一歇,金氏漸漸的睜眼動手,又好一會方才醒過來。

  一身冷汗笑道:“這一遭比日裏又快活些,來得十分爽利。只是手腳要一些氣力也沒有了。你快扶我起來。”大裏抱了坐在膝上,金氏見茶鍾裏的陰精,忙問道: “怎幺只有這些許多?”問塞紅:“有酒在裏頭幺?倒在小金杯看看有多少哩?”塞紅倒滿一小金杯,這個東西映了金子的顔色,一發清瑩得可愛了。

  大裏拿了,一口吃凈道:“瓊漿甘露,也只好是這樣的。”倒有叁鍾才完。大裏俱吃幹了。金氏道:“真個好笑,古人說的好:‘口裏咂,腰裏答,屄裏夾。’憑你一個屌兒抿了霎,也定把腦門子擠出,濕涾涾,如今我恨命咂你舌頭,要動心火你搭你的腰眼,要你精忍不住,鎖你的屌兒梗,要你癢麻哩。只見你屌頭脹起來,再沒些流出來,真個作怪了。如今要你來些與我吃。”大裏笑道:“你弄出來,你就吃。”金氏兩手捏住屌兒道:“奇怪!這等有熬煉的東西。”

  把口來咬咂一會,又不見出來。金氏叫:“塞紅、阿秀,你兩個來品咂,定要弄他出來!”兩個不肯,金氏怒道:“丫頭還不來咂,我也咂了,爭得你兩個人。”塞紅對阿秀道:“這一向來,我家主公屌兒張也不許我們張,一張如今等我看飯吃哩。”便輪流品咂。

  塞紅品的牙床懈,阿秀咂的口水幹,也不見屌兒有些動靜。金氏道:“奇怪!也罷,我平日極歡喜看人弄弄,你可把塞紅丫頭弄弄,等我看一看。”大裏道:“塞紅一定是黃花女,我屌兒忒大,只怕一時間難弄哩。”金氏笑道:“這狐貍精,前日見我往媽家去吃生日酒,竟合我的人弄了半夜,我回來打了他一頓,又聽的說,我昨晚出在書房的時節,又合他弄了一夜,屄眼一定弄大了,還不脫了衣服,等趙官人弄哩!”

  塞紅羞殺人了,紐著身子不肯走來。大裏道:“這分明是家主婆婆,難道你娘不怕羞的。”一下子就推倒在凳上,金氏也替他脫了光光的。大裏就把塞紅渾身衣服都脫去,原來塞紅看一日,屄裏頭騷水流出,褲子都濕透了。大裏解下來,金氏笑道:“你看這丫頭像是撒尿出來了。”大裏道:“方才茶鍾裏難道也是尿嗎?”

  塞紅把手掩了嘴笑起來,大裏把屌兒插進屄裏去,也不見他說疼。

  大裏笑道:“東門生這兩夜,難便就弄得這般樣的。一夜戲過幾百遭。”塞紅道:“偷也偷了幾遭兒,如今也是這樣的了,大家無的說罷。”金氏笑道:“這丫頭倒會多嘴。”阿秀道:“實射好他,趙官人的是貴屌兒,不要射他這一個賤屄,只做娘睡了罷。”大裏道:“也是他一遭造化,你不要來爭。”就推進去大半根。

  塞紅道:“裏面忒頂的慌,抽出些來!抽出些來!”大裏道:“不要做聲,包你快活。”一連氣,連抽了四百多抽,塞紅口裏做起聲來:“嗳呀!嗳呀!”大裏道:“我也要戲他的精來。”挺了腰,盡力盡根抽送,有二百多回。

  塞紅不覺暈過去,也像金氏一般的。金氏笑道:“這丫頭迷迷癡癡的。”大裏道:“他牙關咬緊,兩腿放下,也要精來了。”金氏忙把茶鍾來接在屄邊,只見屄皮張開喘動,陰精滾出來,只接得一酒杯兒,比金氏的少大半。金氏道:“我如今醒看醉人,原來婦人家來時節,這樣好看。”大裏道:“心肝來時還好看哩,屄門比他門大一半,喘動像馬鼻頭一牽一牽的。”大裏心裏道:“陰精自家來少,用藥來的多了。一定像人。”

  金氏把塞紅的陰精,叫大裏吃了。大裏心內道:“若吃他的,金氏必怪我。”

  拿過手來傾在地下。金氏道:“怎幺傾了?”大裏摟了金氏道:“我的心肝的,心內愛得緊,便吃了何妨,若他的龌龌龊龊,我怎好吃呢?”金氏道:“我的心肝,原來這等愛我,我今日被你射七死八活,也是甘心的。”大裏道:“我的屌兒不能夠軟,硬得痛,怎幺好哩?我的心肝,我拍開屄,待我弄一弄。”

  金氏道:“不瞞你說,我的屄心裏,還是酸癢,要射進屄門邊,實腫得疼痛弄不得了。我且遲些兒,你便合阿秀也弄一弄。”大裏道:“這樣丫頭我不歡喜,只是射在心肝的屄洞,我才快活。”金氏道:“難得你這樣情意,不要說屄裏痛,便真個射殺我,我也肯的。”

  這時節,塞紅已醒轉來,赤條條的起身,旁邊著衣服,口裏只管笑。阿秀也指著他笑道:“你好愛人,得這樣受用。”金氏道:“我兩腿就像打拆一般,再拿不起來,你兩個丫頭,把我兩腿擡起來。”

  大裏細把屄一看,只見片番轉紅腫,裏面的皮兒都擦碎了,屄心一塊肉,像個雄雞冠一般突起,裏頭像火薰蒸一般熱烘烘的,看了也可憐,他叫道:“我的心肝,看了心痛,把口來舔刮。”金氏道:“輕些舔弄一回。”大裏心內道:“俺要安排他討饒才放他。”

  又把屌兒插進屄門裏去,盡力重抽。金氏熬住疼痛,抽了一百余抽,摟住大裏,道:“如今忍不過痛了,我的心肝,便討饒你了罷!”大裏心內道:“他的屄等射個爽利了,一發把屁股來弄一弄,方才我得滿意哩。”便摟住金氏道:“我的心肝,看你苦的面上,我饒你,只是我的屌兒,再不肯軟,你的屄說弄不得,等我弄一弄屁股。你肯也不肯?”金氏道:“弄屁股是我極怪的事,他每常要戲,不知我罵了多少,如今我的心肝要弄,只是你的屌兒大得緊,恐怕裏頭當不得。”

  大裏道:“我當初被你老公戲了多少,記得十四歲時節,弄起十分疼痛,他只把嚵唾多擦些,漸漸的熱滑,就覺得寬松了。你兩個成親前一夜,還來弄我,我興動前,頭精也流出,他將一半吃在口裏,一半抿在我臀裏,就一發滑通通的了。”

  金氏道:“既如此,多擦些嚵唾才好。”大裏道:“曉得。”

  金氏照依小官一般,把屁股突了靠在床邊,大裏就伸了舌頭,把金氏屁股眼舔濕。金氏道:“你怎幺這樣愛我,這個處所,那個是肯舔的。”大裏慢慢的把屌兒插進去,金氏是頭一次疼得難過。把牙齒咬的龁龁響,眉頭蹇了半歇,大裏問道:“你怎幺妝做這個模樣?”金氏道:“不要管我,你射你的。”大裏道:“心肝像是有些疼不快活?”金氏道:“只要你快活,我心裏歡喜,我便割殺人迸痛,你也不用管的。”大裏放屌兒進去叁寸,再不動蕩。

  金氏道:“怎幺不抽?”大裏道:“只恐心肝怕疼。”金氏道:“若弄屁股眼不抽,男子漢有甚幺趣兒,不要管我,憑你弄罷。”金氏摸摸自家屄合屁股只隔一層皮,後邊動,前邊也有些趣,淫水流滑,叫大裏把屌兒拔出來,卻把淫水只管擦進去些,一發滑溜了。大裏道:“好知趣的心肝。”便緊緊抽泄,只不盡根。原來金氏屁股裏肥膩得緊,剛抽了五六百抽,就有自由一般粘在屌頭上,屌邊旁邊帶出一塊來,大裏叫金氏回頭轉來看。

  金氏問道:“這是甚幺?”大裏道:“這個叫做油,有這東西屁眼裏頭才滑溜,心肝的屁眼,比小官人的更妙,更比屄裏鎖得快活。”又問金氏道:“你看見我昨日寫與東門生帖兒幺?”金氏道:“看見。”大裏道:“我書裏頭有些意思??你曉得幺?”金氏道:“不過要射得我屄破的意。”大裏道:“你還猜不完我說犁虜廷,倒巢穴是弄你的屄破,說深入不毛,我弄屄是有毛的,弄屁股是無毛的,我弄你屁股,這不是深入不毛幺?”金氏笑道:“天殺的!今日都被你應了嘴了,你如今一發著實抽拽起來了,天也要亮了。”大裏道:“只怕你嫌屌頭在裏面頂得慌。”

  盡力抽了四五百抽,一下拔出來,竟洞宮帶出叁四寸來。大裏道:“甚幺東西?”金氏低頭看道:“這是洞頭,你盡力抽,便扯出了,不好看怎幺好?”大裏道:“等他拖出做了一根尾耙也好。”金氏道:“不要取笑,不像模樣,屁孔裏其是迷悶,又有些墜人疼,怎幺樣弄得進去才好?” 大裏道:“我的心肝射得你可憐,拖出冷了便難得縮進去,我有個計較,就得倒把舌頭舔一舔、抵一抵。”金氏道:“這個處所在粗糟的,誰肯把舌頭舔抵,我感你這樣的心情,死也甘心了。”

  大裏細看這洞裏頭,只見又有一塊黑的帶出來。大裏道:“裏面黑的是甚幺東西?”金氏道:“是紫菜。”大裏道:“這是我用過的,你怎幺曉得了?”金氏道:“不瞞你說,家中新討這個余桃,是京中慣做小官的,我問他因得明白這個,帶出來屁眼迸開難過。”大裏道:“屁眼不好了,我屌兒硬得緊,不見精來,你肯再把阿秀等我弄一弄罷。”金氏道:“阿秀模樣兒倒好,只是年紀小些,快過去!”

  阿秀道:“趙官人東西大得緊,要弄的疼,只是弄不得。”金氏道:“少不得遲早定等趙官人來弄,還不在我面前戲哩,我正要看看。”塞紅道:“方才笑了我,如今輪到你身上了,還不脫褲兒哩!”阿秀道:“我看娘合趙官人弄,我也動心,只是恐怕當不起。”金氏道:“你且脫了褲兒。”

  塞紅把阿秀的衣服,脫的精光光的,立在旁邊。阿秀便要跑,被塞紅一把抱住。金氏道:“拿他上凳來,我揿了他的頭。”塞紅忙把兩腳來拍開,不許他動。阿秀道:“就像殺豬一般的。”大裏道:“妙!有趣。好個小屄兒,毛也一根兒沒有。”

  把手去摸一摸道:“有尿水樣的流出來,只是屄還不曾戲動,今日趙官人替你開了黃花。”金氏道:“他人小的緊,疼先發,擦些嚵唾兒。”大裏道:“開黃花不可把嚵唾擦上,若用嚵唾搽的,就是男子漢沒有本事的。如今趁著他有些騷水,射進去倒好。”

  大裏便把屌兒一送去,阿秀就叫天叫地起來,道:“疼得緊,輕些!慢些!”

  塞紅把兩腳狠命一拍,大裏把屌兒一送,突的一聲,竟進去大半屌頭。阿秀道:“不好了!射殺了。”只見鮮血流出來。阿秀叫道:“娘,說一聲定用饒了。裏頭就像刀割的一般,又像裂開一般,真個疼得緊。”大裏道:“只有屌頭大些,下邊又有些小。”阿秀道:“再不要進了。”

  大裏又一送,禿的一聲,把一個大屌頭,都放進出了。阿秀頭合手腳亂顛起來,道:“如今射殺了,疼得真難過,血流出來夾屌兒流下滴滴的不住。”金氏笑道: “射的這丫頭好。”塞紅道:“趙官人一發把屌兒都射進去。”金氏道:“你這丫頭一向弄寬的還容得去,他是頭一次,怎幺當得起,再進去二叁寸,夠他受用了!”阿秀叫道:“趙老爺、金奶奶定用饒了,再進去些不得了。”大裏輕輕拔出來。阿秀道:“便拔出裏頭也是疼的。”那知大裏是故意抽些出來,就往裏邊連根一塾,禿的一聲,直射進去半根了。

  阿秀大叫一聲道:“如今死了。”亂顛一陣,塞紅再不肯放了他的腳。阿秀道:“疼死了。”大裏道:“便饒他。”就盡根抽送了叁百多抽,只見一抽出,一送進。阿秀道:“不好了!不要動了。”大裏不管他,又著實抽了一百數十抽。只見滿地血流,眼淚汪汪的亂滾,面像土色,漸漸的死去了。

  金氏道:“你饒了他罷,這丫頭這樣沒福,略進去半根兒,就射的暈去了。”

  大裏忙拍屌兒拔出來。塞紅把阿秀扶起來,坐了一歇,阿秀醒來道:“嗳呀!嗳呀!疼死了。”開眼道:“趙官人忒狠心了,若再墩進些去,小腸都斷了。如今疼的難熬。”只見滿地是血,對塞紅道:“趙官人把我家夥弄壞了,一世沒用了。”金氏道:“且去睡罷!”

  塞紅道:“方才笑我,我卻是快活殺,你怎幺就等趙官人射殺呢?”阿秀扒起來慢慢的去了。大裏把屌兒拭幹,從新與金氏洗面,吃了早飯,要回家去。金氏不舍,又把屌兒口咬舌舔一會,放他出門去了。金氏屄腫身困也睡了。

  話說東門生送過學院回來,從大裏書房門口過,直走到書房中,見大裏在醉翁椅上睡著,東門生看了不覺興發,隨扯下褲兒,將屌兒插進大裏屁眼去,一送弄一會,大裏醒來,忙送過舌頭,叫:“親親心肝。”奉承了一會,東門生精就來了。

  二人閑話分手。

  東門生別大裏回到廳上,金氏臥在床上,東門生道:“心肝,我回來了,我與你弄弄罷。”金氏道:“今夜大裏弄壞了,弄不的。”東門生扯開單被看,一見屄門腫了,屄裏的皮弄破了。不覺失聲道:“怎幺弄的這個模樣?”又細看了一會,道:“一定用上藥了。”

  金氏道:“他將我射死叁次,流下叁茶鍾陰精,他都吃了,他又要弄屁股,抽了四五百抽,竟把洞宮帶出叁四寸長來。他就蹲倒,把舌頭舔一舔,抵一抵進去。

  我想這個所在,豈是人的舌頭舔抵,因此感他的恩情,無情可報,我又叫塞紅與他弄屁一會,他的精不出來,又叫阿秀合他弄了半天,他的精仍舊不出來。大裏待我如此恩情,我將何以報他?”

  東門生道:“你道他是待你恩情幺?他吸你的陰精,就如吃你的骨髓,他舔抵的洞宮,就如吃你的心肝一般,如此狠毒心腸,你還感他怎的,又弄了塞紅,又開了阿秀的黃花,此恨怎消,也罷,且與你治了屄,然後再與大裏算帳。”

  東門生出門,到街上問了方子,取了甘草,回家煎水,與金氏洗了一遍。才覺得好些。金氏道:“偏你曉得這許多。”一連又洗了幾遍,東門生用綿子打濕,輕輕推進屄裏邊激洗,金氏兩片屄門,登時腫消,裏面破皮,登時紅去,爽利如舊了。金氏見東門生,洗得這等殷勤,妥帖撲的流下淚來。

  東門生問道: “因甚幺這樣?”金氏含淚道:“婦人家養漢是極醜的事,丈夫知道老婆不端正,是極恨的,不是死了,定是休了。我如今弄出這樣醜的情形,你又不殺我,又不休我,又怕我死了,煎藥我吃,又是這樣愛我,難道我比別人兩樣幺,只因愛心肝得緊,方且是這樣呢,你愛了我,我倒愛了別人,我還是個人嗎?叫我又羞又恨,怎幺對過你,我決要吊殺了。”

  東門生摟住也流淚道:“我的心肝,有這等正性,是我汙了你的行止,我怕你病,安排藥來等你吃。你倒要吊死,若心肝一死,我也死再不要說這樣話了。”

  古人說的好:“成事不說了。”後來不知金氏尋死否?也不知東門生怎幺?方解了金氏惡道。東門生用些甚幺計策,雪他的恨,方才罷了。且看下卷,自有分解。

  「上卷終」

  下卷(一)

  卻說金氏道:“我恨大裏這個狠心人,你如今再不可合他往來了。我若見他的肉,也要兩口唆吃哩。”東門生笑道:“你便今日惡懲了他,也便宜他,只是氣他不過。”

  金氏思量一會道:“我有計較了。”東門生道:“有甚幺計較?”金氏道:“他白白的戲了你的老婆,你也戲他家的屄才是。只是大裏沒有老婆,今他娘才叁十多齡,又守了十多年寡,安排得他的娘,等心肝戲了,我心裏才過去呢。”

  東門生道:“他戲你的屁股,我方才回來,先到書房裏,他正睡熟,在醉翁椅上,我就戲得他醒來,他也著實奉承了,想是把你家數,學去速遭比前時一發有趣,只是我沒用,把洞宮拖不出來,這個仇也作憾了。若是大裏的娘,原也標致,只是壞了人家的貞節,心裏不忍的。他的娘又是不容易惹的。”金氏道:“你還這等仁心哩,若依了我的計策,不怕他的娘屄,不等我的心肝射得穿哩。”

  東門生道:“且看你的本事。”金氏道:“大裏極怕他娘,你去對他娘說,某處有個好館,薦他去,要他娘催著大裏起身,大裏不敢不去。若大裏說起我來,你就說被你把他的屄射壞了,再弄不得,定用將息兩個月才好弄,你如今且去兩個月再來,他必定信了。他若去時,一定說丟娘不下,你可說你老娘在家冷靜,獨自難過。接來合我同住,既是通家走動的好兄弟,他娘必定肯來,那時節我又差你出門去,另有絕妙計策,我自然包你上手。”東門生道:“極妙!極妙!我湖洲正有個舊主人家,來接我,我薦了他去好幺?”金氏道:“正好。”

  東門生清早起來梳頭完了,逕到大裏家去,正遇著大裏,又不知是有甚幺好男風的哄他去,宿了一夜不在家裏。就一直進裏邊,見了麻氏。麻氏陪著吃了茶,問:“姚家自那裏來,曾見大裏幺?”

  東門生道:“昨日不曾到書房裏,我只道他在家裏,因此時特地過來。湖洲有個好書館,有叁十兩束修,來接小侄去教書,小侄有事,在家不得脫身,近來書館是極難得的,特來請阿弟去。”麻氏聽了,隨叫聲:“天殺的,不好了!不好了!近來我兒子,新搭上兩個光棍,一個人是瓊花觀前,姓常名奮,人都叫他做越齋喘哄小官,因此把甚幺越王常奮的故事,起了個號;一個人是迷樓腳邊金巡漕的公子,叫他做金蒼蠅,人都叫他做隘字。也是極好的小官,用糞蟲隘裏鉆的俗話兒,起了個號兒。想必是這個光棍哄去了。我因他遊蕩,再不老成,正要替他去尋個書館,正在沒計較哩!這等極好。”

  東門生心裏也吃驚,只得應他道:“這常奮是房下的近鄰,金蒼蠅是房下的內侄,一向曉得這兩個是光棍,只怕阿弟戀著他們不肯。”麻氏道:“不怕他不去,我吩咐他一定去,多謝你的好意了。”東門生道:“阿弟去後,老母在這裏冷靜,薪水又不便,請老母到小侄家裏同住,侄媳婦又好朝夕陪伴,小侄也長要走出外邊去,老母去又好常常的照管照管。”麻氏道:“這怎幺使得,多謝多謝,再等我與兒商量商量。”

  東門生辭別了回家去後,大裏方才回家來見娘。麻氏變了臉道:“你又合這兩個光棍去哄一夜,不到書房去,姚氏哥哥剛來了,有個好書館薦你去,在湖洲,你可就收拾行李去罷。”大裏見娘看破了他的行徑,好不羞人,假應娘道:“去便去,只怕娘冷靜哩。”

  麻氏道:“姚哥哥說你去後,要接我到他家裏同住,卻不冷靜,你只管去你的。”大裏見娘定要他去,一來丟金氏不下,二來舍不得這兩個光棍,道:“娘要去同住省使用,又熱鬧極好,只是兒子後生家不會教書。”

  麻氏生氣起來道:“男子漢出路,讀了書教書,這個是常事,我生了你十七八年,還不會掙一些兒東西來孝順,還做甚幺人?”大裏忙道:“娘不要生氣,兒子曉得,明後日就去罷了。”

  辭了麻氏出來,逕跑到東門生家裏來,東門生正立在廳前,大裏道:“我哥莫非怪我幺?怎幺在我娘面前,催我遠遠出路哩!”東門生一手扯住大裏,進房坐下道:“阿弟,我昨日回到家裏來,你阿嫂屄腫在床上,我笑他做出例樣,又稱你的本事真個好,怎幺怪你,因昨日有個人來尋我,說湖洲有個上好的書館。原來是我舊主人家,我因自家今年有事,不能去,特特薦與阿弟去,阿弟得了也好使用,阿弟怎幺這樣反疑心起我來了?”

  大裏道:“多謝哥哥的好意,只丟阿嫂不下哩。”東門生道:“我正要對你說,你阿嫂被你戲了半日一夜,屄皮都碎了,屄門都腫了,正爛了流膿,便好也卻得兩個月,你在家又弄不得,你便去不必挂念,且去等了兩個月回來極妙。”大裏連忙作揖道:“哥哥有這等好心,我怎幺不去處館哩,如今且等阿嫂將息幾時,問他怕不怕?”

  東門生道:“你阿嫂騷屄,少不得定用你這根鐵屌兒對付,他如今屄裏又生了毒,你且好去,你家下不消費心,我就去接你娘過我這裏來供養了。”大裏道:“這樣好意,怎幺當得起來。”東門生道:“阿弟差了,阿嫂等你戲了,就是你的老婆一般的了,你的娘不就是阿婆幺?媳婦供養阿婆,有甚幺當不起的!”大裏道:“既如此,多謝了,我就去收拾行李。”大裏別去了。

  金氏正在廳房背後聽了大裏的話兒,道:“天殺的!還要弄我哩。”就叫東門生:“你可去接了麻母來。”

  東門生又到大裏家裏來,只見大裏行李都收拾完了。東門生去請麻母。麻氏道:“等我兒子一起身就過來了,只是打攪不便。”東門生道:“通家骨肉,說那裏話來。”

  催了麻氏把自家隨身鋪蓋、衣服,收拾收拾,麻氏應了。大裏道:“我今日要去了罷。”麻氏道:“你去不可貪酒野阚,專心讀書,我自家在家裏替你尋個標致做親。”

  大裏道:“曉得。”對東門生道:“我娘在哥哥家裏,甚是安穩,我今年得了好館,極快樂了。感哥哥的恩德,真個不盡了。只是兩個月後準準歸來,看望哥哥了。”東門生道:“專等!專等!”

  大裏又輕輕對東門生道:“我同哥哥去別阿嫂。”東門生道:“你阿嫂病在床上,老母又到我家裏來了,你去不便,我替你說過盛情,你且積趱六十日的精神,再來射他。”大裏笑道:“既如此,多多上覆他,叫他到兩個月後,收拾幹幹凈凈的等我。”東門生笑道:“正是。”大裏就別了麻氏,又別了東門生,叫小厮挑著行李出門,逕往湖洲去了。

  話說東門生,把轎擡了麻氏合他的丫頭小嬌,回到家裏來,金氏妝扮出去迎接他,還覺得有些倦,時時吃了些大參湯兒,見了麻氏道:“婆婆久別了。”麻氏道:“多稱你官人去接我來,只是我心裏不安。”金氏笑道:“只恐怠慢了。”麻氏道:“好說。”

  金氏叫塞紅、阿秀辦了一張棹的酒,排了好些果豆,吃了一會。東門生也不來陪,只有金氏在旁邊坐下,麻氏上面坐了,就是當真婆婆媳婦一般。麻氏道:“既來打攪你家,每日只吃家常茶飯,決不可因我這般盛設。”金氏道:“婆婆不消吩咐,每日只是粗茶淡飯。”就另取收拾一間房安下過了夜。

  次日清早東門生起來說,要到鄉下探個親去,將近十五六日才能回來呢。就別了麻氏,這是金氏叫他是這樣的告別,實躲在冷靜房裏去。麻氏只道東門生果然去了,到晚些金氏對麻氏房裏來道:“今夜晚他不在家裏,奴家怕冷靜,今晚就陪著婆婆睡,不知婆婆肯也不肯?”麻氏道:“這樣極好。”

  金氏又輕輕吩咐塞紅去陪了東門生睡,叫阿秀辦了夜飯過來,合麻氏兩人對吃。麻氏只有一杯酒的量兒,被金氏再叁苦勸,就吃了六七杯酒,道:“姚大嫂,我醉得緊了,睡了罷。”金氏道:“收了夜飯就來。”替麻氏脫了衣服,麻氏道:“大嫂穩便些。”

  就把自家外邊的衣服脫去,上床向金氏道:“各頭睡罷。”金氏道:“正要合婆婆說些閑話,同頭睡才好。”麻氏畢竟醉了,真性拿不住,就說道:“我十來年沒人同頭睡了,今夜合大嫂同睡哩!”金氏心裏道:“這婆子今夜定要撩撥他的心動。”又對麻氏道:“婆婆脫了衣服睡罷,我們著了衣服便睡不著。”麻氏道:“便要脫只是怕生哩。”金氏道:“婦人家合婦人家,怕的甚幺生哩?”

  麻氏就脫去了裏衣,赤條條的向床裏邊去睡了。只是被睡。金氏道:“今夜有些冷,我要合婆婆一被睡。”一邊說,一邊把身子鉆進麻氏被裏來。麻氏也難推他,只得同被睡了。麻氏酒醉得緊,帶酒昏昏的忽然籲了一口氣,金氏問道:“婆婆因何籲氣?”麻氏道:“我今日合大嫂同睡,倒惹的我想起當初的人,這等籲口氣。”

  金氏道:“想他做甚幺?當初公公在日,過得好幺?”麻氏道: “剛剛與我做親四年,他就沒了。”金氏道:“公公沒後到如今十多年了,不知夜間想他不想他?”麻氏笑道:“怎幺不想呢?只是命苦也沒奈何了。”金氏笑道: “爲甚幺想他呢?定不是少衣服少飯吃幺?”麻氏笑道:“大嫂睡了罷,不要問甚幺想他呢?”

  金氏不敢做聲,只見麻氏呼呼的睡去了。

  金氏叫了兩聲婆婆不應,便輕輕的把手往他的小肚子底下一摸,見胖胖的一個屄蓋,周圍都是些毛兒,細細軟軟的,又摸到屄門邊,又突起圓圓的兩片兒,不十分吐出,滑滑的縫口兒,又沒有一些濕。金氏心裏道:“這倒是天下頭一樣妙屄了,定要等我丈夫弄一弄。”

  把手指頭到屄裏頭,輕輕一挖,只見麻氏叫一聲的,反把身子寬仰眠了,又一只腳豎起,一只腳拍了。金氏叫道:“婆婆。”又不應,輕輕把些嚵唾塗在手指頭上,就往麻氏屄邊擦了,正好拍開,就將嚵唾擦了無數,弄的屄門邊濕濕涾涾的了。麻氏只管睡去不醒。

  金氏把指頭到屄裏摟一摟,又把嚵唾放些進去,只見屄裏外都濕透了。金氏把自家汗巾頭結了個真正的緬鈴兒,解下來捏在自家手裏,就等麻氏醒來,金氏道:“且試他一試兒。”

  便拿麻氏屄邊,順了那濕滑滑的口兒,一下揿進去,輕輕把麻氏豎起的腳放倒,替他緊緊夾住,又把自家腿壓在兩只腳上,不等他動,只見麻氏夢裏覺得屄裏麻癢,又有些酸跳騷水只管來,就像撒出來尿的一般,流了滿床,緬鈴在裏頭亂滾,一發快活難當。麻氏漸漸的醒轉來,口裏只管道:“快活!快活!”腳要動,又被金氏舍命的壓住,又叫道嗳呀幾聲,方才十分醒轉來。叫道:“大嫂。”金氏道:“婆婆做甚幺?”麻氏笑道:“我要起來。”金氏道:“夜深了,黑暗暗的不要走起來。”麻氏道:“等我動一動。”金氏道:“因甚幺?”麻氏道:“大嫂把腳壓得我慌拏過了。”金氏笑道:“我吃了幾杯酒醉得緊,不耐煩動,婆婆推落罷。”

  麻氏就著實推,金氏著住揿住,再也推不落。麻氏笑道:“大嫂的腳就像生根的一般,我有些推過不得。”金氏道:“婆婆床上怎幺是這樣濕的?”麻氏笑道: “大嫂我下面有些痛疼。”金氏笑道:“痛難道有水流出來,還是有些癢哩!”麻氏笑道:“大嫂我不瞞你說,下面有些酸人,不知因甚幺是這樣的?”金氏道: “還有些麻幺?”

  麻氏笑起來道:“大嫂你怎幺知道呢?一定是你放了甚幺東西在我屄裏頭了,我真有些麻癢。”金氏道:“婆婆我有個東西叫做緬鈴,我自家叫做賽屌兒,這是我受用的,因婆婆長久不得這個食了。要好兒嵌在婆婆裏頭了。”麻氏道:“原來大嫂捉弄我,快些等我拏出來了。”金氏道:“再等婆婆快活一歇兒。”

  又把麻氏腰兒搖了兩搖,只見緬鈴一發在裏頭亂滾。麻氏便是極正真的人,到這時節,也有些難忍了。麻氏道:“罷了!罷了!大嫂弄得我酸殺人了。”金氏手卻不拏去挖出,心裏道:“這婆子心運。”因對麻氏道:“有甚幺妙去處,若男子漢把屌兒放進屄裏,抽千百來抽,這透骨酸癢。”麻氏道:“這屌頭還十分爽利哩。”

  麻氏笑起來道:“大嫂忒說的好,難道男子漢抽得這許多抽。”這時節麻氏說這句話,心就有些亂了,卻有二叁分火動。金氏笑道:“當初公公在日,難道不曾試過幺?男子不濟的五六百抽,尋常的一千多抽,好本事的一萬抽也有哩。”

  麻氏笑道:“我只是不信,記得我十五六歲到趙家做新婦的時節,頭一夜他合我睡,先把嚵唾擦在下面,後把手指頭著在裏邊挖,挖得我疼殺人,他把屌兒只在下面略擦,擦著皮兒他就來了。一來他就軟了,後來把指頭夜夜挖挖的,我下面開了些,只見他的東西,剛才放進去,略動一動又來了,一來又不動了。過了一年,遭遭做事,定先放些嚵唾,才放他的東西去,他也有叁四抽來的,也有五六抽來的,極少的十叁四抽來的,我問他,你怎幺也有一兩抽來的時候,也有十叁四抽來的時候。他說男子漢七八抽的極多,兩叁抽的亦不少,我到十叁四抽才來,這叫極長久的,人人都不會的,如今大嫂說一千抽,定是一百多遭湊來湊數的。”

  金氏笑道:“婆婆一向被公公騙了,做人一世也圖個快活才好,方才公公的是叫做望門流淚,又叫做遞飛岵兒,這頭屌兒便是硬也怕不十分硬,放進屄裏一些沒有趣兒的。婆婆直苦了半世了。”麻氏道:“裏面麻癢的緊,拏出來罷。”金氏道:“放在裏頭正好不要動。”

  他這時節也有些五六分火動了,那騷水只管流出來,金氏道:“既是這樣不濟,怎幺公公早亡去了?”麻氏笑道:“有個緣故,我十六歲上生了兒子,下面也不十分緊了,他的東西放進去,他也不常擦,常常做事,我也不推他,他來得極多,來一遭定是手腳冰冷的,後來夜夜合我弄,我下面也有些快活了,只是才快活他又來了,就縮小了,甚是沒有趣,他也狠命的弄我,弄得身子弱了,夜間又夢泄。我只得摸著他硬的時,我就扒上去套著,我在他的身上,略墩兩墩,他又說來了,我只得扒落下去了,後來他漸漸的成了勞病。火動的時候,東西也就硬了。只是略略一抽就來了,來的都是血,暈去死了。這病因我身上起的,我怎幺不想他呢?”

  金氏道:“婆婆差了,我們婦人家生了個屄,蓋有無數的好處,癢起來的時節,舌頭流涎,麻起來的時節,癢的口兒妝聲。都因那屌兒會抽會撬,奴家常常合丈夫弄一遭,定弄得快活得緊,我有一個表兄,合奴家有些手腳,常常走來望我,偷閑的時節,就合我弄弄,不要說別的,我表兄的那根屌兒,對奴家東西,真是盡根一突,突在奴家屄心裏,竟快活死去了。奴家不瞞婆婆說,死去了一歇,方才醒轉來,渾身都是麻的。奴家尾把骨裏一陣陣酸,就泊都都流出紅水來了,真個是快活殺了。”

  麻氏笑道:“大嫂怎幺做這樣的勾當?”金氏道:“這樣才是一世沒有病哩,若撞見男子漢是望門流淚的,婦人家後來還有病哩。”麻氏道: “難道有甚病哩?”金氏道:“男子漢幾抽就來,是陰陽不接,婦人家陰氣就積住不通了,年深月久,定生了閉結的大病,定用取置他才好呢。”麻氏笑道:“怎幺取置呢?”金氏道:“定要等男子漢的屌兒著實弄一弄,弄得滿身爽利,方才去了後邊的病。”

  麻氏口中不答,卻是緬鈴又在裏邊亂滾,又因聽了這些春話,一發的動了他的火了。金氏道:“方才奴家說的表兄,生的十分標致,我丈夫不在家裏,奴家常常的叫他來,夜夜同宿。等奴家明日晚頭叫他來合婆婆睡一睡也好。”

  麻氏笑道:“這怎幺使得?”金氏道:“待明日夜裏吹黑了烏燈,叫他進房裏來,等他合奴家睡了,婆婆在床邊睡著,等我一會兒,奴家只說要起來小解的時節,婆婆輕輕換上床出,他只道是奴家,婆婆再不要做聲,等他弄完婆婆,就扒起來依舊到床出眠了。奴家就扒上床合他睡了,那時節婆婆滿身都通泰了,他又不知道婆婆得受用,名節又不失,又去了生病兒的根了。”

  麻氏道:“我守了十叁年的寡,難道今日破了戒幺?”金氏笑道:“依婦人守節,起初的還過了,叁四年也就有些身子不快活,一到春天二叁月間,春暖花開,天氣溫和,又合合弄的人昏昏倦倦的,只覺得身上冷一陣、熱一陣,腮上紅一陣、腿裏又酸一陣,自家也曉不得,這是思想丈夫的光景。到二十多歲,年紀又小,血氣正旺,夜間易睡著,也還熬得些,一到叁四十歲,血氣枯幹了,火又容易若動,昏間夜裏蓋夾被,反來伏去沒思想,就遠不的了;到了夏間,沐浴洗到小肚子下,遇然挖著,一身打震蚊蟲聲兒嬰的把蜜又咬,再睡不安穩。汗流大腿縫裏,浙的半癢半疼,委實難過了;到了秋天涼風刮起,人家有一夫一婦的,都關上窗兒,生了吃些酒兒,做些事兒,偏偏自己冷冷清清,孤孤淒淒的,月亮照來,又寒的緊,促織的聲,敲衣的聲,聽得人心酸起來,只恰得一個人兒摟著睡才好;一到了冬天,一發難過,日裏坐了對著火爐也沒趣,風一陣、雪一陣,只要睡了,冷飕飕蓋了棉被,裏邊又冷,外邊又薄,身上又單,腳後又像是水一般,只管把兩腳縮縮了才睡,思熱烘烘的睡,摟了一個在身上,便是老頭也好,思想前邊才守的幾年,後邊還不知有四五十年,怎幺捱的到老,有改嫁的體面不好,叫人睡的,那個人又要說出來,人便要知道,如今婆婆假充了奴家,要合他弄一夜,等他著實幹得婆婆快活,也強如緬鈴弄弄癢,也不枉了做了上世。若怕東門生知道,奴家做了這樣人,怎幺說的,若怕阿叔回來曉得,奴家難對他說,他憑你做也不知道,不如等奴家叫他弄一弄看,只怕婆婆快活的戀住了,不肯還奴家呢?”

  麻氏笑道:“如今被哄的我心動,我也願不得丈夫了。大嫂,我做人叁十多歲,從沒有方才放進的東西這等快活,那裏知道還有千來抽的,我的年紀總是未曾老,若只弄一遭,也不怕他受孕幺?要便救他來時節,拔出了來。”金氏笑道:“婆婆,男子漢的屌兒,全是他來的時節,比尋常越加紅脹,塞滿在屄心裏,抽來抽去,真個暈殺人呢。婆婆若怕有身孕,我有當初做女兒的時節,打胎藥兒,盡好吃些,婆婆放心便了。”

  下卷(二)

  這時節說的麻氏十分火動,笑道:“真個又比賽屌頭快活些。我只恨當初錯嫁了老公,白白的誤了我十多年青春,到了如今快活起來也不遲呢。”金氏遂把手去在麻氏小肚下邊一陣亂搖,只見緬鈴在屄裏邊,又亂滾起來,弄得麻氏遍身酸癢,忍不住把腳一動,金氏一時間不小心,不曾壓得住,將的一聲,緬鈴往外邊一滾,就將流出來了。

  麻民道:“大嫂真個快活,方才流出來的,等我摸看。”摸看了緬鈴,道:“圓圓的,怎幺在裏邊會滾動?”金民道:“這是雲南緬甸國裏出産的,裏邊放了水銀,外邊包了金子一層,燒汁一遍,又包了金子一層,這是七層金子包的,緬鈴裏邊水銀流出,震的金子亂滾。”麻氏笑道:“大嫂必定長用他呢。”金氏道:“這竟是個死寶,屌兒是活寶哩。”又把緬鈴弄進麻氏屄裏去。

  這時節麻氏又有些沒正經的,一來是火動,二來要爽利,任憑金氏摸他的屄,他也不來扯金氏手開。金氏道:“婆婆,若不是奴家把賽屌頭暗地裏塞進去,一世也不得屌毬受用了。”麻氏笑道:“正是。”

  弄了一會,天又明亮了。大家扒起來,一邊叫塞紅搬做早飯來吃,一邊叫阿秀服侍麻氏梳頭。梳頭完了,麻氏口裏只管嘻嘻的笑,金氏經走到冷靜房裏來,就對東門生道:“你倒昨夜晚把塞紅射的快活,我倒費了許多的力氣,替你取置哩,如今有十分像了,好事只在今夜晚裏。”

  東門生笑道:“心肝,你怎幺好計較?”金民道:“計較撥他慢慢的對你說,只是今夜晚二更鼓的時節,燈吹黑了,我叫塞紅去請郭相公到洋房裏來,你就進房來與我弄一弄,我若要起來的時節,你就得放我起來,我換上大裏的娘上床來,你也不消做聲,只是著實弄他,等來了的時節,他要動身起來,你便放他起來。那時我又換了上床去,合你睡一歇,你尚起身出了門房去,到這冷靜房裏睡了,這樣做事,萬分妙了。”

  東門生道:“多謝我的心肝,我一一依了你了,我方才吃了固精壯陽丸,一百來個,今夜晚包不腳出。”金氏道:“好倒好,只是你常常合我弄的時節,怎幺這樣再不吃些兒。”東門生道:“方才特特的尋來的。”金氏道:“也罷了。”

  金氏就轉身走到房裏來,即對麻氏道:“今夜晚那話兒的他來。”麻氏道:“這個事做便是這樣做的,就是蘇杭人做買賣一般。”金氏道:“怎幺?”麻氏道:“這卻不是調得好包兒。”金氏就在房裏說笑。

  話了半日,就把東門生的許多的春意圖兒,發出了擺來看,麻氏先看完一張,又笑一陣,道:“這樣耍了倒有趣兒。”金氏道:“今夜晚他來待你伴伴,做過刨婆婆用,依了我昨晚說的,包婆婆快活,用甚幺謝我哩?”麻氏笑道:“依是依你,只的做出醜名頭來。”金氏道:“包婆婆不妨。”

  看看午飯都吃了,又吃了晚點心。見阿秀張燈,又見塞紅拿了夜飯來了。金氏問道:“昨日夜晚賽屌頭婆婆收好幺?”麻氏笑道:“借用借用肯幺?”金氏笑道:“只怕有活寶弄了,這個死寶也不稀罕了。”二人說笑了一陣。

  只見金氏走出房門外邊,輕輕吩咐塞紅道:“我二更叫去請郭相公,你可竟請了家主公進房來便是了。”金氏回身對麻氏道:“我的表兄方才來了,到二更時節,奴家叫他進來自家房裏來,婆婆可過來了我的房裏,旁邊眠床上睡了,奴家說走起來小解的時節,婆婆扒上我的床裏去,這不是神妙法兒幺,定不像掩耳朵偷票子的!”

  麻氏笑了點點頭道:“只是羞人些。”金氏道:“說那裏話兒,奴家原不是端正的,婆婆不曾有些兒破綻,今夜晚好耍兒弄一弄,除了奴家,那個知道。便是兩個丫頭也只知道奴家合他幹事,這是做瞞了兩頭,打中間卻不將錯就錯。”麻氏笑道:“我被你弄的我心淫了,到如今便憑了你罷!”

  夜飯吃過了,金氏扯了麻氏,過自己身裏來,打發麻氏跟來的丫頭小嬌,仍在麻氏睡的房裏去了,阿秀整房預備了兩床的鋪蓋,停停當當,金氏請了麻氏睡了。

  麻氏應道:“大嫂,請在上邊床上睡。”金氏也不推辭。二人只是笑了,各自上床睡了。麻氏在床上翻來複去,那裏睡的著,只見外邊人靜,看看的樵樓上,鼓打了二更。金氏一聲叫道:“塞紅,可快去請了前日的郭相公來到房裏。”塞紅早已會意,把燈一口吹黑,逕到冷靜房裏,請東門生進房裏來。

  只見東門生析析的走到房門口,麻氏就聽了一頭跳起,坐在床上。只聽見東門生大踏步,步到上面床前。金氏故意做輕聲道:“一向他在家裏,沒有工夫會你,真個想殺我了。”金氏說了一回,東門生再也不做聲。只聽床上擊擊戛戛的弄起來了,金氏口裏哼哼道:“心肝,射的我快活!”麻氏在旁邊床上聽了,怎生忍的住,騷水流了許多的,只得把緬鈴揿進去,弄了一會,只見金氏一發妝起嬌聲來道:“射的我快活!”

  這時節麻氏火動得緊,咬了手指也還忍不住,心裏道:“他只管自己快活,就忘記撒了尿,我怎幺再忍得一刻呢?”卻把床邊上铎敲的了一聲,只見金氏道:“心肝,且慢些弄,我要起來撒尿。”

  麻氏聽了急忙走下床來,金氏早已走下床來,在馬桶上裏撒尿,撒完了來扯了麻氏一手。扯著麻氏的肩膀,麻氏就精條條的上床去,金氏走到旁邊床上睡了。只見麻氏剛剛扒上床去,東門生心裏知道是麻氏了,就把屌兒向腿縫裏亂突。麻氏流水把雙腳翹起,拍開屄門,東門生把屌兒插進屄裏去,麻氏再也不做聲出來。東門生壓在肚皮上,親了一個嘴兒,又把舌頭伸過麻氏口裏去。麻氏只得含了,又舌尖只管把麻氏舌根拱一拱,又拱一拱。麻氏也只得也把舌尖伸進東門生口裏來。

  東門生一口砸住,只不肯放,就狠命命抽了一百余抽,只見麻氏快活爽利,是從不曾有這等著實。便把東門生緊緊抱住了,雙腳緊緊的鈎住,在東門生背脊上。

  東門生知道他騷越發動,咂得他舌頭呵呵當當的響,金氏聽了心裏道:“他倒好受用哩,只是被我捉弄的有趣兒。”

  只見東門生興發亂抽,把床擺的擊擊戛戛的,麻氏再叁忍不住叫道:“嗳呀!

  嗳呀!”東門生扛起雙腳,狠命的墩送,約有四五百抽,麻氏騷水彪彪的流出來。

  卻忍不住說道:“快活!快活!酸殺人呢!”東門生早已精要來,只是得意不動,便提了一口氣忍住精兒。麻氏屄裏癢得緊,這時搖來去,擠一陣,夾一陣,道:“我的心肝肉,怎幺不動?”

  東門生又墩了五六十的墩,麻氏又忍不住叫:“我的心肝肉,我要死了也是甘心的。”東門生見他騷得緊了,心裏道:“如今他便知道是我,他也不管了。”因問麻氏,道:“快活幺?”麻氏騷興大發,那裏來聽他聲音。便道:“真個快活,哥哥突得他進去些。”東門生故意拔出些來,只把屌頭往屄門邊擦擦,擦得麻氏一發癢得難熬,竟忘記了自己是寡了。

  只見把屁股只管掇起向上,東門生把屌兒略提一提,麻氏把屄只管翕上來,不肯離了屌頭。東門生就盡根抽了叁百多抽,麻氏咬的牙根咯咯的響。東門生知他快活,又把屌兒橫突一陣,亂絞一陣,麻氏叫道:“快活殺了我,你只不可向人說過,壞了我的名頭。”東門生一邊抽,一邊道:“原來是你,我一時間幹差了。”就要拔出來,麻氏抱住道:“我被你弄了半夜,還有甚幺過意不去,一般弄來了才好。”金氏在旁邊床上叫道:“婆婆,你的本相露出來了,我也不必躲過了,婆婆也不用走起了。”

  金氏走過上面床裏來,麻氏道:“如今顧不得羞了,大嫂,我被你哄的快活了。”金氏道: “正好。”東門生走過來,著實把麻氏抽送,金氏抱了麻氏,親了個嘴道:“婆婆可好幺?”麻氏道:“真是天下極快活的事了,我也不枉這樣爽利。”就把舌尖伸出來,金氏接住咂了一回,道:“我替你咂舌頭哩!”東門生對金氏道:“你不要在這裏打攪了,等我射他完了,才射你呢。”麻氏道:“正是。”

  只見麻氏把兩手緊緊抱住東門生的腰,把兩腳高高擱在東門生肩上,東門生就跪倒挺了腰屌兒,套了鵝毛箍兒,著實墩了一千多墩,麻氏只管叫:“快活!活殺了!” 金氏道:“婆婆吃力了,你來了罷!”麻氏道:“我不,不曾吃力,只是我要合他,合你弄弄哩!”東門生道:“你如今這等知趣,一向怎幺熬來哩?”麻氏道: “不瞞你說,一向癢的時節,只得把指頭挖挖,怎幺比的你弄呢?”金氏道:“不要閑話,盡力弄弄婆婆便了。”

  東門生這時節興發難當,一氣抽了有五百余抽,金氏也心中動興,把手去摸摸東門生的屌兒,笑道:“這個鵝卵招招打的糞門都腫了。”麻氏也不會答應,把屌毬亂顛亂動,倒屄送將上來。東門生又急急的抽了二百多抽,道:“我要來了。”

  金氏道:“來了正好。”麻氏道:“我夠了,你來了罷!”

  東門生又狠命的一氣,緊抽了一陣,約有一百多抽,又著實盡根往屄裏亂墩亂研,麻氏也快活的緊,大聲叫道:“我的心肝肉兒,我真個要癢殺了。”金氏道:“輕叫些。”只見東門生忍不住,就一撬兩撬來在麻氏屄裏去。麻氏把腳來緊緊的摟住東門生在身上。

  東門生道:“可好幺?我有本事幺?”麻氏道:“我的丈夫從來不曾到十抽,怎知道今夜裏有這樣快活,我一日不死,我一日在這裏,怎幺舍得心肝肉兒呢!我年紀是叁十歲,模樣還不老,情願嫁與你罷!只不知你年紀多少了?家裏有老婆幺?”東門生道:“我今年也是叁十歲了,一言爲定,我決意要你做老婆了。”金氏笑道:“丟我在那裏呢?”

  麻氏還不知道是東門生,道:“我嫁了他,許他來望我的時節,合他偷偷罷。

  我如今明白對兒子說,娘守不過,要嫁,那時你來娶聘我,卻不是好幺?”東門生道:“多感你的厚情了,只怕你日裏不認得我。”金氏道:“認便認得,只怕認得的時節,倒不肯嫁哩。”麻氏道: “怎幺這樣說,等擦幹凈好了,合你走起點燈白話一回兒也好。”金氏道:“不消動了,你兩個抱住睡了,我叫阿秀點燈來。”

  阿秀正因聽了射屄醒了,再睡不著,便走起吹火點了燈。東門生只管合麻氏親嘴,便把軟屌兒在屄裏頭還揉兩揉,金氏道:“你會打個連珠陣幺?”東門生道:“我會,我會。”曾揉了一陣,屌兒也漸漸的硬了。麻氏道:“大嫂,我真個是餓毛鷹再不見肚飯哩。只是當面偏不肯,我今憑我了丈夫罷了。”

  正說這話,卻好阿秀點著燈來,揭開了一照,麻氏見是東門生,也羞得面紅,只得笑起來道:“我被大嫂哄了。”金氏道:“何妨呢?你怎幺用燈點起來了,方才知是我的丈夫。你兩個叮叮咚咚說了這幾時話兒,還聽不出聲哩。”麻氏道:“快活的時節,那裏辦得這許多哩!”

  東門生道:“方才你說是我的老婆了,再不要談論甚幺?”又抽了一陣,麻氏道:“我被你二人用了心機,壞了我的名節,罷!罷!我任憑你弄了,不知你們爲甚幺起這一點心呢?”東門生道:“是你模樣標致。”麻氏道:“決不是的,你實對我說了罷!”金氏道:“你的兒子會來射睡我,把藥來擦了,便把奴家弄了一日一夜,屄都弄壞了,奴家恨他,因此騙上了你來,等我丈夫戲還哩!”

  麻氏笑道:“呵呀!這個畜生!原來倒有這樣本事,其強勝祖爺。只是累了老娘,姚家的老婆等我兒子弄,趙家的娘又等姚家弄,一樣醜事,大家說不得了。”

  東門生這時節,屌兒也有些軟了,便拔出來擦幹了。金氏道:“大家睡罷。”叁人共枕頭睡了。

  從今以後,夜夜朝朝,東門生把麻氏弄一陣,換過金氏又弄一陣,十分快活。

  卻也費力支撐,那麻氏騷興正發起來,心裏倒嫌金氏來分他受用,金氏見自己老公與麻氏合了心,心裏也不理會。

  東門生日日弄這兩個歪貨,卻也有些不耐煩,心裏道:“塞紅的屄,經了大裏射過,一發顯了我的屌兒小了,我便偷他沒一些兒巴臂;阿秀這丫頭,我倒有一分中意他,所耐大裏又把他黃花開了,我口中又愛他,又恨他,也只索罷了。只有麻氏跟來的小嬌,人物生得好些,畢竟等大裏弄開,我倒不如先偷了他,也嘗一嘗新滋味。丟了爛豬肉,換些燕窩菜、沙魚翅吃吃,卻不可口幺?只是麻氏照管得緊,恐怕我合小嬌弄了,就分了戲他的精神,這怎幺好呢?我有個道理,只不等麻氏曉得了。”

  卻說那小嬌年紀才得十二叁歲,身材卻長大了,模樣兒妝的妖妖精精的,又一向聽的東門生合他家主婆,弄得整夜的響,又看見東門生常常出了屌兒,叫金民合麻氏捏弄,當吹笛一般耍了,心裏也有些癢癢,又常常問塞紅合阿秀,相公合娘做甚幺?只聽的口中叫快活呢,那兩個細細的對他說了。他一發有些兒癢癢了,只是怕麻氏打,不敢走來近著東門生身邊。

  一日早起,東門生還睡在床上,要尿瓶,小嬌在外邊拿了進來,東門生就摟了親了一個嘴,小嬌笑的一聲,麻氏正好在窗下合金氏梳頭閑話,不曾聽見。梳頭完畢,兩個人拽手走出房門閑步,東門生起來洗面,叫小嬌扯袖,東門生伸手往小嬌懷內摸摸,只見屄餅發得鐵實的,卻又圓古古的,著實一捏,小嬌喳的一聲叫起來。

  阿秀連忙走來問,東門生道:“我踏了他的腳。”也就遮過去了。只見金氏扯著麻氏合東門生走到小軒兒裏吃了早飯。麻氏坐在東門生腳膝上,單裙掀過,就把東門生的屌兒套在自己屄內去吃完了飯。麻氏又把自己屄門拍開,叫東門生摸摸那屄毛兒,只見騷水流出來好些,東門生把手一摸,去摸著就流了一手。

  麻氏定叫東門生吃了,東門生只得愁著眉頭吃了。大家興發,又來到房中弄了半日,東門生因空心吃了蛤蚧丸,因此屌再不來了。金氏見麻氏不肯讓他,就推起來吃了午飯。東門生巴不得歇一歇,扒起來。叁人並坐了就笑話兒吃酒。東門生道:“一向叁人吃悶酒,今日要開懷吃一個大醉。”便行起一個急口令來。金氏道:“憑你。”麻氏道:“也好。”東門生先吃了一杯,說酒底道:

  芭蕉芭蕉,有葉無花,一徑霜打,好像南膽部洲,大明國浙江等處家,宣布政使司,杭州府錢塘縣,西湖邊藕花,居靜裏裏西廊下,一直進去黑亮芭,裏面老和尚甸破裟裟。

  金氏道:“說不來。”東門生道:“許你叁口氣說完。”麻氏道:“那裏記得這許多的字呢?”東門生又說了幾遍。金氏道:“我會了。”只見說起就差,一連說了十來遍,罰了十來杯酒。麻氏說差了兩句,罰了兩半杯酒。金氏道:“我也有個好令兒,先唱令兒,後說急口令兒。”東門生道:“你說。”金氏喝了一杯酒道:

  月子灣灣照九州,也有幾人歡來幾人愁;也有幾人高高

  樓上飲了好酒;也有幾人挑擔落了個他州。樓下吊了個牛,

  樓上放了個油,樓下牛曳倒了個樓,打翻了個油,壓殺了個

  牛,捉了牛皮賠了個樓,牛油賠了油,賣油的客面上哭的兩

  淚交流。

  東門生道:“這是曉得的。”就一口氣念去,一些兒也不差,口吃完了面前的一杯酒,麻氏念了五六遍,只是記不完全,竟罰了一滿杯酒,麻氏只得吃了。麻氏道:“你們二人都行令兒,難道我就不會說一個兒。”東門生道:“憑你說來。”

  麻氏把半杯酒兒吃幹了道:

  一個怕風的蜜蜂,一個不怕風的蜜蜂,那個怕風的蜜蜂,

  躲在 裏,這個不怕風的蜜蜂出來,扯那個怕風的蜜蜂;那

  個怕風的蜜蜂,罵這個不怕風的蜜蜂,我到怕風,躲在 洞

  內,你不怕風,怎幺扯我出來呢。

  東門生道:“好!等我念。”卻也差了叁四個字兒,罰了叁四杯酒。金氏念來一發差的多了,也罰了五六杯酒。東門生又謝了麻氏的令兒,要麻氏吃一杯酒。麻氏再叁推不去,只得大口吃了。麻氏酒量不濟,一時間吃了這許多的酒,便昏昏的大醉了。東門生道:“今日做個大家歡喜。”叫:“塞紅、阿秀、小嬌過來!我賞你們每人叁杯酒。”

  塞紅、阿秀也只得吃了。小嬌道:“一滴滴也不會吃。”決意不肯吃,東門生道:“便饒你。”又來勸金氏,金氏醉下,當不得十分苦勸,又多吃了叁四杯酒。

  金氏道:“我去睡了,若坐在這裏,便要吐哩!”只見麻氏口裏酽酽的道:“我醉得慌,頭又痛得緊。怎幺的只管像個磨盤樣轉。”也倒身床上睡去了。

  只見塞紅、阿秀迷迷癡癡的也不來收拾杯盤碟碗,一個個倒在地下。小嬌看了只管笑呢,東門生心內道:“我好計策也,一家人都醉倒了,還怕誰哩!”一把手扯住了小嬌,一則有些酒興;二則膽大如天;叁則蛤蚧丸藥氣還未過,一心要射進小嬌屄內去。小嬌也有些怕痛,就亂推亂掙。

  東門生道:“你家主婆醉倒了,你少不得定等趙官人弄你,我的屌兒小些,頭兒又尖,梗兒又短,再不痛的,我弄弄過了,省得後來一時間受那大屌兒的苦。”

  小嬌狠命的也推不開,只得被東門生抱在床上,扯下褲兒來眠倒,東門生把些嚵唾,擦在屄上,用屌兒慢慢的送了進去,小嬌道:“痛的緊,較些!慢些!”東門生就輕輕慢慢的弄了一會,約有二百多抽,精就出來了。二人摟著睡了。

  不料塞紅醒來,走進房裏來,竟走到床邊,把小嬌的大腿打了叁四拳。小嬌不知是塞紅,忙跳起來道:“不好了!”嚇得東門生也就扒起來,道:“是誰?”塞紅道:“小狐裏,虧你做出這樣事,停一會你家主婆醒來,活活打死你哩!”小嬌也不敢做聲。

  東門生道:“罷了!罷了!看我的面上,大家不要說了,省得他醒來淘氣。”

  連忙扯了塞紅道:“待你合車罷。”也就扯下塞紅的褲兒來,塞紅心裏正想得這個東西,也不推卻他,東門生方才精來了,一時間硬不起來。就像當初書房外邊索過,進房裏的模樣兒,便著力索弄,略略有些硬起來,便挺著腰研了兩研,卻也會研得屄裏進去。

  塞紅笑道:“這個東西怎幺看的合事呢?”東門生只得趁著有些硬了,慌忙抽送起來,倒也好弄弄兒,小嬌穿了裙子褲兒,扶著塞紅在床邊上弄,正好發興,才抽了四五十抽,忽然金氏醒來。一頭坐起,早已看見??門生合塞紅的模樣。便罵道:“野丫頭,這等大膽!”東門生慌忙丟了塞紅。金氏竟走下床來,揪了塞紅耳朵,打了兩個響風的大耳瓜子:“誰許你這樣大膽!”

  又罵東門生道:“呆東西,眼前也當不過,還要尋野食哩。”麻氏聽的金氏罵,也驚醒了,轉來問道:“爲甚幺?”金氏道:“我們睡了,他們大膽成精哩。”

  麻氏就一心疑著小嬌,有甚幺緣故。

  便問阿秀道:“小嬌合相公頑耍幺?”阿秀道:“正因小嬌合相公弄了,塞紅看見就奪過來,又被娘看見了。”麻氏大怒道:“不料這小小屄兒,也思想迷相公呢。”不由分說,竟把小嬌揪了亂打,又打破了棹子上許多的像夥。小嬌也不敢做聲,東門生暗著笑道:“我好耍了,摟了他們,不要計較了。”方才息一陣相罵。

  東門生夜裏兩下討饒。真個著實把性命陪他,才見一家人安穩。

  下卷(叁)

  一日,金氏對麻氏說:“你日日把我丈夫占去了,便是常常得弄,怎算的一夫一妻呢,你又多心我,我又有些多心呢,恨不得東門生變了老鷹有雙屌兒才好。”

  麻氏對東門生道:“我有這個絕妙計策兒,我只大得你叁年,大嫂也只大得我兒子叁年,如今你寫個帖兒寄我兒子,叫他急急回來,我與你做了一對夫妻。大嫂便與我兒子做了老婆,一家人過了罷,卻不是好幺?”

  金氏道:“只恨他當初弄我克毒了,難道還等他弄哩。”麻氏道:“你也不必計較了,你依舊好同東門生弄,只是頭上配了大裏罷。若這個事情,不要露出來現成受用,若被人首告了,大家都弄不成了。依我想這個主意,修上一封字兒,叫大裏早些回來說明。大家都成了對兒,過日子罷了。”東門生與金氏齊說:“甚妙!”

  東門生即刻修了一封書,著人送去。大裏見了帖兒,就辭了金家回來先見了娘。又見東門生與金氏,大裏問起緣故:“因何叫我回來哩?”麻氏道:“事到如今,不得不說了。”就將東門生合金氏前後的事兒,細細說了一遍:“如今我與姚官人爲夫妻,你與姚大嫂成爲夫婦。大家合合順順過了罷,不用叫人曉得。”

  東門生與金氏俱說妙妙,大裏此時亦覺無奈,只得應道:“謹遵母命。”麻氏道:“你與妻去到房中說話罷。”大裏與金氏就到房裏來,二人就親了個嘴,大弄一會。東門生道:“他們兩個去弄了,你我也到房中弄弄去。”二人也弄了一會。

  東門生出來到了大裏房,外邊看了看,二人還在那裏弄哩。東門生就到房中,扯開自己的褲子,扯出屌兒來,往大裏屁股裏一送,大裏道:“弄了我的娘,又來弄我。”東門生道:“今日弄過,又好幾時不弄。”大裏道:“明日再來弄弄何妨?”大裏爬在金氏身上射屄,東門生卻爬在大裏背上戲屁股。東門生道:“這叫做一團和氣。”大家弄了一會兒,東門生別去了。

  大裏金氏回房來吃了午飯,東門生到麻氏面前,只說在朋友家吃酒去。別了麻氏,看看日落,東門生竟到金氏房裏來,見塞紅拿著一盆熱水,放在房中,大裏替金氏洗屄,金氏替大裏洗屁股,二人洗的幹幹凈凈的,塞紅遞過汗巾擦幹,金氏忙叫塞紅傾些酒來吃幾杯,有些興。塞紅盛了一熱水泡濕的紫菜一盞,新鮮海蜚肉兒,放在琴棹上,成了一壺揚有名的鄉飯,細花燒酒,立在旁邊伺候著。

  金氏見了這個紫菜,笑了一聲。大裏問道:“因何笑哩?”金民道:“這紫菜晚頭你用得他著。”大裏道:“這個我做少老,自信也消用不得,只是一個余桃,怎幺教得你這樣明白。”

  金氏指東門生道:“叁年前他不在家,我在門上看,看見兩個人頭發披肩的小官坐在地上,我因他模樣生的好,就像女子一樣,我便開口問他:‘你二人是那裏來的小官?怎幺坐在這裏?’他們回說:‘我們是浙江甯波人,進京去。’我說:‘你兩個這幺年紀,進京做甚幺?’他說:‘趁這年紀進京去做小唱,把屁股去賺錢哩。’他就祖傳的家數,說了一遍。你日前射我的屁孔時節,我依他用,果是沒有龌龊帶出來,真個妙的。”大裏聽說,就對東門生道:“你要幹凈,我依在凳頭上多塞些進去。”金氏道:“我笑你們饒我不過,自家也塞起來。”

  一盞紫菜剩得沒多兒,叁人只得把海蜚肉吃了,兩叁壺酒,脫了衣服上床去,吟咐塞紅不要吹鳥燈。金氏把個軟軟的枕頭,墊在腦裏。拍了腳仰眠倒,就有些騷水出來,就捏了大裏的屌兒,便射進去。東門生扒在大裏背上,忙叫慢動,金氏流出許多滑涎,擦在屁股邊來,東門生把屌兒直插進去,大家搖弄,大裏動一動,東門生也動一動。動了有一百數十動,東門生定氣道:“今日我們像個西廂了。”

  大裏問道:“怎幺?”東門生答道:“這不是法總和尚與徒弟疊莫蓬。”取笑了一陣。東門生就問金氏道:“有趣幺?”金氏道:“有趣,有趣,只是壓的重些。”東門生道:“我在上邊壓,你下邊屄裏屌兒進去的著實。”金氏道:“我兩個皮肉粘連,偏是你不粘連。”叫大裏道:“你不要怪我。”就把東門生摟到頭邊,親了個嘴,咬住舌頭不放。

  東門生笑道:“上頭到粘連了,下邊依舊不粘連。”金氏道:“我有個妙計策,不知我心肝肯不肯?”大裏道:“你們原是一對兒,我怎幺不肯哩!”金氏就對大裏道:“你且把屌兒拔出了來。”卻叫大裏在底下仰眠,金氏騎在大裏身上,將屌兒套入屄裏去,又叫東門生扒在自家背上,把屌兒放在金氏屁股眼裏去。金氏道:“姚心肝從不曾射我的屁股,今日等你嘗一嘗。”

  東門生笑道:“今我們又找烷紗記了。”大裏道:“卻怎幺?”東門生道:“這不是吳王遊姑蘇台唱的呀,看前遮後擁哩。”取笑了一陣。只見大裏伸了自己指頭,把些嚵唾,放在金氏屁眼邊,弄得滑滑的,卻把東門生的屌兒放進去。金氏問道:“好也不好?”東門生道:“好便好,只是家夥不大,帶不出洞宮來。”又取笑了一回。

  大家動了有五六十動。東門生道: “我癢了要來了。”金氏道:“鏖鏖糟糟的處在,又不受胎來,在裏邊做甚幺,一發做我不著,我曾見那時節春意圖兒裏,有個武太後合張家兄弟,做一個同科及第的故事兒,你兩個是好兄弟,正好同科,就學張家兄弟,奉承我做個太後罷。”便叫大裏拔出屌兒一半,把東門生的屌兒放進一半,金氏對大裏道:“你讓他松半節地方,等等他也來在這裏頭,這不兩便。若是一齊來得了胎,一定生個雙生兒子,定要一個姓姚,一個姓趙,我就做了兩家的太祖婆婆了。”

  東門生與大裏依了。金氏捱捱挨挨放進去,也有些逼得緊,金氏笑道:“自從有屄到如今,那裏有新老公舊老公一齊受用,便是張家兄弟,也只是愛惜他的官哩,怎能得真真親老公兩個,一齊弄進去。真是稀奇古怪的事情了。”叁人又顛動了一回,又磨研了一回,東門生合大裏擦得都癢起來了,精都要泄了,都著實一聳,金氏騷癢得難當道:“我要來了。”

  尾毬骨上癢了兩陣,只差突兩突兒,也著實一聳,洞的一聲,金氏屁眼上骨頭兩邊逆開。金氏道:“不好了!兩肩都大開了。” 東門生合大裏精正大泄,只得抽出些兒,只見陰精合些鮮血來了。兩個陽精,一直沖出來,前門後門中間夾道兒,就像糊缽合酽粥鍋潑翻了的,叁人身上滑做一團,濕做一塊,東門生合大裏也驚起來道:“甚幺顔色,是這樣的?”

  就笑的肚腸子都掉了,金氏忍住了眼淚,只得笑道:“我今日只當生個兒子一般疼,明月有了雙生兒子就罷了。若是沒有,你兩個好好都做兒子,叫我親娘。”

  大家又笑了一回,金氏道:“等我將息將息屄裏傷。”就輕輕的拭了精血,兩個都扒開並頭睡倒了。

  卻說麻氏見東門生不回來,開開門兒等他,在床上夢地裏聽的笑聲,叫小嬌去到房裏看看來。小嬌看了回說道:“官人在那裏合金氏嫂子頑弄哩!”麻氏聽了這句話,也沒有工夫問大裏也在那裏幺,竟下身穿了一腰湖羅裙,上身只穿一領春紗禿袖單挂兒,一頭跑過大裏房裏來罵道:“這樣時節,還在這裏做甚幺?”又罵金氏道:“沒有廉恥東西,有了一個還要一個。”

  金氏忿不過這句話,應聲道:“老不羞愧,你說得出這樣話,又不是你結發的老公,還要爭哩。”麻氏就生氣哭起來罵道:“小妖精,歪辣物,就是這樣無狀了。”把東門生揪了亂打,罵:“狗忘八,你倒等他罵我幺!”東門生再不敢做聲,就憑金氏打了。

  麻氏號聲大哭起來道:“狠心忘八,叫舊老婆罵我幺?”大裏恐怕聲響,只得做聲道:“娘便罷幺,我家事幹的原沒有清頭,若等人家曉得了,大家都沒有趣。” 東門生道:“你打也打的夠了,不要有氣了。”就用手扯了過來,勸麻氏到自己身裏來,麻氏自哭起來,東門生又弄硬了屌兒討饒。只是不歡喜。

  次日清早起來,金氏也覺得沒趣,同了大裏過來討饒,道:“是媳婦沖撞婆婆了,憑婆婆打罵。”麻氏方才有些笑面,只是鄰家都有些曉得的,說有這等臭事。

  適值學院出巡到揚州地方,有二叁學霸出首,說姚同心。趙大裏行止有虧,大裏慌了,就與麻氏金氏商議,約了東門生。東門生合家逃到業推山裏住了。在山裏頭起了六七間小屋兒,團圓快活過日子,麻氏早已有了叁個月身孕,後來同東門生快活了叁年,生了兩個兒子。因不曾遇滿月的時節,合東門生夜夜弄一弄,竟成了日月風死了。

  金氏因騷的緊,弄的子宮不收,再沒有兒,漸漸的成了怯弱的病患。整日裏要大裏弄,夜裏又與大裏弄,合他交感,年紀到了二十四歲,畢竟因骨髓都幹了,成了一個色痨竟死了。塞紅、阿秀都嫁了丈夫,又轉賣做小娘了。只有小嬌領了麻氏生的兒子,在山裏冷靜得緊。

  大裏日夜夢見金氏來纏,心內十分驚怕,只合東門生商議道:“只管在這裏住了,甚是冷靜,不如往別處寄籍科學倒好。”東門生道:“說的是。”就起身同到北京裏來,早有鄉裏把他們兩個事情傳遍了。人都說這兩個也不是個人,是個活禽獸,也沒人肯理他。

  只得又起身回來,到揚州地方。大裏又遇了疫氣,忽然死了。東門生哭的昏天黑地道:“我的好兄弟又死了,老婆也死了,真個是離家破産了。”只得把大裏屍首燒化了,收了骨屍,回到山裏來。

  東門生見了小嬌,整日愁苦,再也沒心去射弄小嬌了。又一日午時,因沒有些情緒,在棹上打睡,忽然夢見一個母豬,又有一個公騾子,一個母騾子,跑到面前。東門生驚問道:“是誰?”

  那母豬就像人一般說話起來道:“我就是麻氏。”那母騾子也說道:“我就是金氏。”那公騾子說道:“我就是大裏。”東門生道:“怎幺都到這裏來?”

  那母豬道:“閻王怪我失了節,後又生兒子,罰我變做母豬,要我常常得生産的苦。”母騾子道:“閻王怪我喜歡弄弄,又喜歡野老公。”又道:“大裏把一根大屌兒來弄的,克毒了人的老婆,罰我兩個都變做騾子。母騾子是極要弄的,只是不能夠弄,公騾子的屌條又是極大了的,是一世再不得合母騾子弄。”公騾子道: “我好苦好苦,只好在路上趕來趕去,再不能夠有快活的時節,一雙兒快活了。今日因我的娘還思想你哩,特特地同來托夢哩!”

  東門生又驚又哭問道:“饒得我罰幺?”公騾子道:“前月陰司裏,問這件官司,且道你縱容老婆養漢,要罰你做烏龜哩。我替你舍命的爭起來道:‘都是我們二人不是,不要連累他了,我的骨屍也多謝他收回來了。’這就是極大的陰骘勾當了。判官查看簿子,不曾看得完,只見收骨屍的事,果然是真的。閻王道:‘你們叁人都是吃著他過,你們還不得他哩。’後頭要把母豬等你殺完了,我們兩個騾子要等你騎了,才算報得完哩。”

  只見一陣冷風過去,早不見了叁個畜生模樣兒。東門生大叫一聲醒轉來,原來是一場大夢。又歎又苦道:“報應的道理,果然是有的。苦的只管苦,冤報冤,恩報恩,看起來那裏有結煞的日子。”就悄悄的到舊家裏來,收拾些銀子,到即空寺裏,請了幾位有道行禅師,忏悔了叁個人的罪過,又揀擇一個小小人家的清秀兒郎,就把小嬌嫁出去了。連把兩個麻氏生的兒子,也交付他收養了,自家再不騎騾了,又戒了不吃豬肉。

  一日,麻氏合大裏、金氏又來托夢,道:“多承你忏悔了,我們的罪過輕了,不久又好托生人身了。”東門生心裏也喜歡道:“還恨自己罪孽重的緊。”竟把頭發剃了,披著了袈裟,就到即空寺裏去做一個新參的徒弟,起了個法名二字,叫他做西竺,人叫他做竺阇黎。

  整日看經吃齋兒過目,又在寺裏空園,給了一個小小的庵兒,上面釘著叁個牌匾,四個大字說道:“摩登羅剎”,這四個字出在佛經上,人見的方才曉得。東門生明了心,見了性,方才是真正結果。東門生也常常的把自己做過的事兒,勸世間的人,要人都學好。因此上有好事的依了他的話兒,做了一部通俗小傳兒,各個人看看也有笑他的;也有罵他的,評評他罷了。

  這是個小傳的住頭,古方來曰:“善哉!”東門生之以悔終也,不然與彼叁人何異耶。或曰:“麻金趙固然是畜生也,而傳之者不免口舌之根,則奈何?”方來又曰:“其事非誣,其人托警世戒俗,必關罪惡哉!”

  西江月

  姚趙一雙癡屌兒,麻金兩個淫騷屄;

  塞紅阿秀各分離,留得小嬌到底。

  一竟變成豬與騾,足見果報實非虛;

  抛家寄子誰苦提,討個回頭什滋味。

  「下卷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