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龙骑士传说】【完】

精彩内容:

傳說中世界是由不沉之月上巨大的生命之樹誕生的,生命之樹上結了108顆種子,每顆種子都誕生出了世界上的一種生物,越後誕生的生物就越先進。第105個誕生的生物是龍,106個是人類,107個是光翼人,而第108種生物,也是最後成熟的一顆種子,則會誕生一個神,神會把這世上所有的生命毀滅,然後由生命之樹重新開始創世之旅。

  光翼人發現了這個秘密,他們在神的種子成熟之前用封魔印將神封住,避免了世界被神所毀滅,並在不沉之月上建立了自已的國家以此來監視神。但神的力量是那幺的強大,雖然被封住,神的力量仍然不斷地發出來,光翼人也因此獲得了比其它種族更爲先進的文明和長生不死的秘密。

  光翼人的首領是一對姐弟,姐姐想和其它種族和平共處,弟弟卻是一個野心家,最後野心家勝利了,光翼人發動了以人類和龍族爲主要目標的戰爭。在吸收了神部份力量的光翼人面前,人類的抵抗是慘烈而又悲壯的,龍族也不是對手,最後,擁有高度智慧的人和有勇無謀的龍族聯合起來,將龍之魂魄注入人的身體,創造出擁有人的的智慧和龍的力量的新的生物——龍騎士(這個構思太巧妙了,我的淫龍戰士就是從這裏開始構思的)。

  人類靠龍騎士的力量開始了反擊,七位龍騎士指揮著人類的軍隊和光翼人作戰,經過十年的戰爭,在犧牲了五位龍騎士後,終于攻入光翼人的首都,龍騎士力量最強的老大——赤眼龍基特與光翼人首領開始了一對一的殊死戰鬥,最後雙方同歸于盡,這場戰爭史稱「神龍戰爭」。

  龍騎士中唯一活下來的暗黑龍羅珊、基特的女友,被姐姐所救,得知了神的秘密,姐姐要求羅珊幫助她守護著神,不讓神複活滅世,並給了她長生不老的力量。

  赤眼龍基特當時被石化之劍刺中身體,化爲石像,經過一萬年的風風雨雨,咒語的力量逐漸消失,他也複活過來,並因石化而保住了青春,他在一個小村子裏娶妻生子,生下了下一代的龍騎士――故事的主角達特。不久之後,基特失蹤了。

  達特長大後的一天,他居住的村子受到襲擊,女友謝娜(她是白甲龍的龍騎士的傳人,同時也是神在人間的真身)失蹤了,于是就爲了謝娜,主角開始了冒險之旅。

  在冒險的過程中,主角遇上了暗黑龍羅珊,由于達特長得極像她的戀人,兩人間産生了一種微妙的感情,在她的幫助下,達特找齊了其它幾位新一代的龍騎士,最終救出了謝娜,並發現是一個叫大帝的人想讓神複活,經過一番戰鬥,他竟發現大帝的真正身份竟是自己的父親——赤眼龍基特。

  「這個世界太肮髒了,還是讓神成爲神吧!」父親說。

  「不!」達特抽出了他的赤龍劍,兩條赤眼龍的戰鬥可謂是世紀之戰,最後當然是主角勝利了,但他發現這個人並不全是自己的父親,因爲他的另一半竟是被殺死的弟弟——光翼人的首領。

  原來在一萬年前的那場戰鬥中,雙方的劍是同時刺中對方,弟弟自知無法生還,索性將自己的靈魂也通過石化之劍注入了基特的身體。

  故事的最後是神到底還是成了神,而且是同時擁有龍騎士、光翼人力量的龍神(弟弟將自己作爲神的真身和神同化)。龍騎士和龍神之間的戰鬥很快就開始了,雖然七位龍騎士聯手一次又一次地將神打倒,可是龍神卻一次又一次地站起來,而且變得越來越強,最後基特犧牲自己,和羅姗聯手將神封入了無盡的黑暗空間,而生命之樹也在大火中燒毀,不沉之月崩潰,達特及時救出謝娜,漂浮在危險和幸福交錯的空中,而只有羅姗,抱著身體冰冷的基特懷著悲哀地神情,消失在隕石深處……(故事到此就結束了,羅姗可是我最愛的女主角啊,怎幺能這樣?來,讓我爲你逆天改命吧!!)***********************************「基特,我們終于可以永遠在一起,永不分離了!」羅珊悲傷地以望著身體冰冷,停止呼吸地基特說,淚水一滴滴地灑在基特蒼白的臉上。

  四周的空間在不斷地收縮,崩潰,地心引力早已不起作用,大量隕石漂浮在空中,不斷浮動、撞擊著,一道道的閃電不停地劃過長空,時間和空間在這裏都扭曲了,光明和黑暗在不斷地交錯,這裏很快就會消失在異次元空間裏。

  「珊,你在哪?快回答我!!!!!」達特的聲音從後面傳來:「你趕快走吧,這裏就要消失了,不要和我一起死在這裏,你還有謝娜呢!」「那你呢?你要和父親一起死嗎?」「不,我不同意!」「你快走吧!」羅珊此時的目光就像死魚一樣地無神:「你忘了在地穴的時候,你曾對我說我很像你過去的情人嗎?你忘記了我們一起共患難的日子了嗎?

  你知道嗎,其實我是很……「「可我是你父親的情人啊!」羅珊打斷了達特的話。

  「那也是一萬年前的情人了,你爲他守了一萬年的活寡,沒必要再爲他而去死!」父親很小時就離開了他,所以達特對父親的感情並不是很深。

  世上沒有完美無缺的人,縱使是龍騎士也不例外,人總是自私的,達特也不例外,面對自己喜歡的女人要爲別的男人去死,他也認爲很不公平,盡管那個男人是他的父親,何況是有名無實,從未屢行過父親義務的父親。

  「你走吧!」「枯的花是不會再開放的,不要總是懷念過去的東西,去追求你自己的幸福吧!」達特大聲吼道,此時的他,頭發在光明和黑暗交替變換的空中根根豎起,充滿了舍我取誰的霸氣,「有我在,我決不會讓你去死!」說著一拳打在羅珊的身上,將她擊昏。

  「父親,如果你真愛羅珊的話,就不應該讓他陪你去死!」「塵歸塵,土歸土,你放心地去吧!」達特左手抱著羅珊,赤眼龍的炎龍之火從右手發出,將父親的屍體燒成了灰塵,飄散在空氣中。不沉之月終于完全崩潰,發出燦爛的光芒,比一百個太陽加起來還要亮,接著光明瞬間消失,轉變爲一個黑洞,消失得無影無蹤。

  「達特呢?」紫電龍問:「不會死了吧?」「在那呢!」一手抱著昏迷不醒的謝娜的碧玉龍(碧玉龍是一個美麗的16歲的少女),一手指著遠處的一個亮點說。

  「我會好好地照顧羅珊的,替你完成你應盡的責任,父親!」忘著消失的不沉之月,達特淡淡地說。一切都結束了,但新的故事才剛開始。

  不沉之月之戰結束,其它幾位龍戰士從此各奔東西,只有達特和兩個美女在一起。在一間小房裏,謝娜和達特之間的一動不動地面對著,他們間的冷戰已持續了幾個小時了。

  「我哪點比不上她?」望著昏迷不醒的羅珊,謝娜酸溜溜地說。

  過去,在一起戰鬥的日子裏,她沒爲羅珊和達特之間那個說不清的暖昧關系少吃醋過。其他幾人趁早跑了,多半是因爲怕叁人之間的爭風吃醋殃及魚池而已。

  「我不如她溫柔?不如她美麗?還是什幺?!我們倆是從小青梅竹馬長大的啊!」謝娜越說越氣,竟然把身上的衣物脫了個精光,露出足以讓世上所有男人噴血的魔鬼般的身材來。

  她,天生有勻稱的骨架、驕人的叁圍和俏麗的面龐,加上金色的短發,這世上實在是找不到幾個比她更美的女人來了。

  「算了吧!」謝娜看著目瞪口呆的達特歎了口氣:「我讓你選她,但有個條件,你也要選我。畢竟大家都是患難與共的戰友,畢竟羅珊多次不惜犧牲自己救過她。」「什幺?」達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這也是他心中最理想的選擇只是不好開口而已。

  「便宜全讓你一人占盡了,你還說!」謝娜輕笑著抱住達特,伸出根手指在頭上輕輕地敲了一記,高聳的乳房靠在達特身上,惹得他欲火狂升。兩眼深情看著謝娜湛藍的雙瞳,愛不釋手摸著母親的臉龐,雙唇輕輕地咬住左乳前挺突突的櫻桃上,右手已滑落到謝娜圓鼓鼓的臀部,不急不促的揉捏著,有時小指輕扣臀縫,左手捧起如白玉碗般的左乳,摩擦自己的臉龐,似乎在重溫兒時兩人間舊夢。最後看著謝娜微微隆起的私密之處,覆蓋著卷曲的金色陰毛。

  達特的手已移至她的處女地手指頑皮的在她的兩片小陰唇中遊移著。另一手更不輕饒的在她的玉乳上撫揉愛憐著。

  「我要吃了你!」達特含著乳頭說。

  「吃吧,要吃你就吃吧!」謝娜一邊微微呻吟著,一邊含糊地說,一邊也迫不及待地脫下了達特的衣物。很快兩人就完全相同,一絲不挂了。

  他摟著她,深深的吻著她,赤裸的上身貼著她,劫後余生的癡男怨女是最饑渴的,一旦情感爆發開來,就有如洪水般一發不可收拾,兩人早已忘了在一邊昏迷不醒地羅珊了。

  「嗯!過兒!」謝娜扭動著,想再接觸多一些。

  「別動!你這小妖精!」謝娜尖挺的乳峰撩得達特快發狂了,她附在他耳邊輕輕的呢喃。

  「啊!……」謝娜尖叫起來,因爲此時達特已將嘴移到她的下身,伸出長長的舌頭舔著她沒有被開發過的處女地。「不要!」她忍痛不住按住達特的頭,表面上看好像要阻止他,事實上是希望他舔得更深、更爽。

  達特的雙手慢慢地翻開兩片小小的陰唇,嗅著密汁的香氣,舌頭輕撥著洞外的小肉球,流水聲細細的響起他在謝娜下身不停地舔著,一雙大手也在她身上四處遊移著,摸遍了處女身上的每一個角落。在他的挑逗下,謝娜也淫蕩得有些近乎誇張地叫著。

  「至少,我得到了達特的童貞!」謝娜心中有些得意,但想到將來要兩女共事一夫,她也有點酸酸的,不過她很同情羅珊,不管怎幺說,謝娜也是個心地善良的女孩子。

  (我的老婆將來要是有這樣開明那該多好!去死吧!周圍的女生扔過來一堆的碎磚頭。)「你的下面好濕呀,老婆!」達特從謝娜的下身抽出手來,上面粘滿了粘乎乎的粘液,謝娜羞愧得轉過頭去,抓過邊上的枕頭遮住臉。

  達特舉起了他的武器,當然不是名揚天下的赤龍劍,而是一條長近九寸的超級大肉棒。赤眼龍是火焰之龍,生活于地心炎漿之中,吸收了大地至陽至剛的力量,所以擁有赤眼龍之魂魄的達特,其實要比一般的男人要強壯好幾倍,謝娜肯讓步實在是明智的選擇,否則她一人嫁給達特後非要被他活活幹死不可。

  達特那紅通通的龜頭抵在她的入口,緩緩的推進,她心跳不己,卻又不敢去看,將頭埋得更深了。

  「我來了!」達特在她的耳朵旁輕輕地吹了口氣。

  謝娜感覺小穴內傳來無可言喻的快感與輕微的疼痛,巨大的肉棒分開處女窄小的肉壁,「噗」的穿過了她的處女膜,直往小穴內深深地貫入。

  「啊!」兩人一同輕喊出聲,謝娜扔掉枕頭,緊緊地抱住了達特的熊腰,牙齒緊緊地咬在達特的肩頭。

  處女的肉穴緊湊無比,達特只插入就覺得自己快到高潮了,他慢慢的抽出,用力的再進入那銷魂穴。起初行九淺一深之法,而後漸漸加快速度,她分泌出的大量蜜汁使得達特的抽取動作更深更快,他無法控制自己的力量,每一下都重重地撞入她最深處,每一次都將自己盡根送入。達特完全發揮出了自己大肉棒的強處,每一下都深深地插入謝娜的體內,重重地撞在子宮上,每一下都讓謝娜發出放浪形骸的尖叫。

  在達特天下無敵的武器面前,高潮中的謝娜空有一身武藝也無從使出,只能乖乖地迎合著他的攻擊!漸漸地,那種快樂舒爽的感覺也由剛開始時的苦樂參半變爲了後來無窮地快感,謝娜只能拼命扭動著身體,不知天高地厚地迎合著達特的撞擊。

  兩人越戰越勇,動作也越來越誇張,由原來最原始的男女面對面地對抱著交歡,變成了狗交式、側交式,每達到一次高潮,兩人就變換一種姿勢,這哪像剛剛失去童身的處男和處女啊,簡直是西門慶和潘金蓮在偷情!

  謝娜一次又一次地發出一陣陣歇斯底裏的尖叫,在經曆了無數次的高潮後,她像只章魚似地跳起來,張開四肢,雙腿緊緊地纏住達特的腰,雙手勾在達特的脖子上,主動的送上少女,不,應該說是少婦的香吻,兩人的舌頭緊緊地交纏在一起,達特也把一排排岩漿般火熱的精液送入謝娜的體內。

  此時的謝娜早已兩眼乏白,昏死過去。

  ***    ***    ***    ***羅珊從昏迷中醒來,達特的那一拳讓她睡了一夜。

  「你不應該救我的。」望著坐在面前的達特,羅珊淡淡地說。此時,她才發現自己身體上只穿了件睡衣,高聳的乳房,滑潤的肌膚若隱若現地,比不穿衣服更動人。羅珊下意識地擡頭看了眼達特,好在達特眼中一點色欲的成份都沒有。

  「一切都是謝娜做的。」達特一眼就看穿了她心意,想中暗笑,女人就是這樣,心都死了,可是還是對自己的貞潔那幺在意。實際上羅珊的衣服是達特親手脫的,嘗到了性愛滋味的他哪會是只不吃魚的貓?而且是脫得一絲不挂,羅珊全身上下早就讓他摸了個夠,當然了,身上的睡衣也是達特親手給她穿上的。

  「嫁給我,姗!」「不……」她還想說些什幺,可是嘴卻被達特封住了,羅姗還想掙紮,卻被達特緊緊地壓在床上。達特身上那男子漢獨有的氣息,透過薄薄的睡衣無孔不入地滲入她的體內。

  一萬年沒有被男人碰過的她,身體特別的敏感,很快身體就不受意志控制,起了強烈的反應,羅姗羞人地發現,自己的下身有點濕潤了。

  「如果不是遇上大帝,你一定會嫁給我的!」達特看著她的美麗的黑眼珠,那帶著憂郁的眼光是那幺的動人,更豎定了達特的決心:「我一定要得到她,並讓她一生都快樂。」他的身體還是緊緊地壓在羅姗動人的肉體上。他的用詞很巧妙,不是稱父親,而是大帝。

  「不要!」羅姗一邊抗拒著達特的侵犯,一邊忍受著從達特身體傳來的陣陣強烈的快感,事實上這世上只有死去的基特得到過她的身體,但那已是一萬年的事了。

  一萬年,對一個性欲強烈的女人來說那是多幺長的一段日子,若不是爲了看守神,她早已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那你怎幺對謝娜解釋?」羅姗擔心自己抗拒不了達特的魅力,拿出謝娜來抵擋。

  「她要我把你也娶過來,我們一起過小叁口的日子!」「什幺?」在驚愕中,達特的唇再次吻了下來,而且一雙手也越來越不老實地透過薄薄的睡衣下擺,一寸一寸地向上侵犯。

  羅姗的手緊緊地抓住達特的手,想阻止它,可是自己的身體卻越來越軟,手也越來越無力,終于,最後防線失守,一對飽滿完美的乳房終于落入了達特的手中。羅姗最後精神防線也全部崩潰,沉浸在達特充滿魅力的侵略中。

  「成熟的女人就是不一樣。」達特一邊捏著一邊想,好有彈性。

  「我這是怎幺了?」羅姗心裏想,我不是想以死殉情嗎?爲什幺會這樣?可是身體的反應卻不容她再想下去,很快,達特就脫光了她全身的衣服,自己也赤條條地和她揉在一起。

  「爲了救一個心靈破碎、一心尋死的女人,使點手段也是應該的。何況是我最愛的女人之一。」達特暗笑著。

  在羅姗昏迷之時,他在她身上使了淫降術。對于擁有龍的力量的龍戰士來說,一般的毒藥或是春藥對他們來說就和吃糖沒什幺兩樣,但這回達特下的不是一般的淫降術。只要是有生命的生物,就會有發情期。人類是世上唯一可以控制自己發情期的生物,但這只是人類用自己的理性控制了自己的欲望。達特下的降術的降種就是將混有謝娜和他自己交合後的精液。這種東西的作用只會激起羅姗體內沉睡萬年的春情,何況它包含了赤眼龍和白甲龍兩位龍戰士的力量。

  當達特的身體接觸到羅姗的身體時,男性獨有的氣息通過皮膚的接觸,緩緩地滲入羅姗的體內,從而一點點地引發出她體內的欲火。

  達特這時最恨的是自己只有一張嘴、兩只手,爲什幺不多生一雙手呢?

  他來來回回在羅姗的身體撫摸著、吻著、舔著,謝娜是只半熟的果子,而羅姗則是早已熟透待摘的蜜果,味道自然大不相同。

  由于淫降術的作用,加上羅姗本來就很喜歡達特,很快她就春情大動,口中呻吟連連,下身更是一江春水流不盡。達特跪在她面前,用手分開羅姗的兩條美得無可挑剔的玉腿,將大肉棒緩緩地插入羅姗的小穴中。

  「我來了,我的女神!」達特吻著羅姗的唇,雙手柔著她完美無瑕的雙乳,輕輕地念道,雙手用力一捏,下身猛地一挺。

  「啊!」羅姗發出充滿足和快樂的叫聲。一萬年了,一萬年的禁欲生活積下來的欲火,終于在這個年齡足以作他曾曾曾……加上幾百個「曾」還不夠的大男孩身上得到了發泄。此時的她,早已忘記了達特是自己情人的兒子這一事,張開雙腿,緊緊地夾著達特的腰,忘情地迎合著達特一下接一下的撞擊。

  「珊,我終于得到你了……」達特一邊喘著粗氣,一邊狠狠地插著,一雙大手不停地在她的雙乳上用力狠狠地捏著。自從遇上羅珊那天起,他就被這個女人深深地吸引著。巨大地肉棒狠狠地插入羅珊久旱多的小穴中,驚起淫水一片。

  「啊、啊……再重些,好……」「OH!我要死了……啊!……」春情大發的羅珊此時比世上任何一個妓女還要淫蕩百倍,扭動著水蛇腰,揮舞著亮麗的長發,加上足以迷死天下所有男人的面孔,讓交歡中的達特欲仙欲死。

  兩人從床上打到床下,瘋狂地作著愛,雙方殺得性起,竟同時打出龍騎士變身,變身後兩人的力量大增強,床功自然也跟著水漲船高了。

  兩人最後竟然從屋內殺到屋外,達特張開身後赤眼龍的雙翼,羅姗全身緊緊地纏在他的身上,兩人飛上高空,就在空中瘋狂的做愛,蜜水、淫水不斷地從交合處流下來,灑向大地。

  「怎幺了,下雨了?」巨靈龍修運氣實在太差,一滴甘露竟無巧不巧的灑在了他的鼻尖上。

  「怎幺搞的?濕濕的、滑滑的,還有點怪的味道?」他摸了一把,伸到鼻尖嗅了一下。就算他想破那個大腦袋,也不會明白這竟是天上那兩人交合時流下的蜜水。

  一朵雲彩擋住了修的視線。

  「看我的無敵風火輪!」在天上,達特殺得性起,自創一招,他放開羅姗,讓羅姗做自由落體運動,身體以肉棒爲中心,飛快旋轉著。

  「啊……」羅姗被這招殺得昏頭轉向,幾乎昏死過去,她感到下身好像被一支電鑽不停地狂鑽,鑽得她淫水狂流,高潮疊起。

  「愛人……老公……猛男……好爽!……」幸好這是在空中,否則可是有礙視聽啊!

  就這樣,兩人在高空中不停地做著愛,一次又一次地達到高潮。叁個小時之後,達特抱著已成半死狀態的羅姗,兩腳發軟地從天下落下來。

  「太過份了,你們竟然從地上搞到天上!」看著從天上下來的兩人,河東獅也火了。

  「對不起,老婆……」達特懷抱著羅姗,像偷吃了糖被大人捉住的小孩,真不知說什幺才好。

  「我要懲罰你!」謝娜說。

  「怎幺做?」「我要你像對她那樣地對我!」說著謝娜迅速地脫光本就不多的衣物。

  「天啦,讓我死了吧!」達特差點被嚇昏了,要知道,他已在兩個女人身上幾乎一停不停地幹了近六個小時了:「這樣大的運動量,恐怕就是龍神也受不了吧?」二年後,在一個小小的村子裏,謝娜和羅姗先後爲達特生下二男一女,新一代的龍騎士誕生了。

  【全文終】